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变装俏佳人】(51-60)【作者:钟莉莉;改编:playczb1】
【变装俏佳人】(51-60)【作者:钟莉莉;改编:playczb1】
改编:playczb1
字数:4443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51章、惊艳

  好久没开车,赵紫薇实在手痒,抢了驾驶位置。而陈怡慧依然笑个不停:「紫薇,我觉得你该交个外国男朋友!」

  「怡慧,你知道我只喜欢女孩!」

  「那你为什么引诱他,哼,居然裸露给他看,开放得像唐朝女人;现在人家想跟你交朋友了,你却保守得像清朝的女人!」

  「你怎么知道唐朝女人开放?」

  「当然了,唐朝女人的性观念很开放,经常休丈夫再嫁,她们穿性感的衣服上街,偷情就像现在的男人一样随便。最好的例子是杨贵妃,她每天要做几次,所以胸部才像你一样丰满,哈哈!」

  赵紫薇气得在拍她手臂。「怡慧,你太放肆了,不像女孩!」

  「你像就行了!」陈怡慧嘿嘿一笑,在她大腿捏了一把。「其实每个人心底都有一种放纵的想法,到真正要做,就变得犹豫不决。所以,人只能在自己的小范围内,有限度的放纵!」

  「怡慧,别为自己找借口!」赵紫薇摇摇头。以前赵子强没认为这是放纵,可变成女孩却看不顺眼了,难道是男人的双重标准?

  「才不是借口呢。」陈怡慧轻轻抚摸她的手臂。「其实Wilson挺帅的,人又
高大,做你的男朋友挺有面子的,不会让你失礼!听说洋人做那事很猛的,够你受的了,一定很销魂!」

  「怡慧,你嘴里怎么不长几颗人牙啊!」赵紫薇气得打她的手臂。「你喜欢介绍给你好了,你正好可以把英文学好!」

  「哈哈!可他已经认定你了,非你不娶。你的皮肤很光滑,他的身体健壮,你的咪咪很大,他那东西很大……」

  赵紫薇呛了几下。「怡慧,你真是个坏女孩,怎么尽想到性!」

  「配合你的需要啊!」陈怡慧咯咯地笑,「女人不坏,男人不爱,不是吗?」
  赵紫薇气极反笑,这女孩有一个淑女的外表,却充满了邪气,也许真如她所说的:女孩只对喜爱的人才坏。可自己就是被这个邪气女孩迷住了,不然怎会穿上裙子。

  按照陈怡慧指的方向,赵紫薇将车开进一条似曾相识的街道,她疑惑地降下车速,问要到何处。陈怡慧这才解释,今天要回陈家大宅,因为她父母想见一次赵紫薇。「就像我们请了一个杀手,计划开始这么久,却连这个杀手都没见过,怎么谈工作!」

  「怡慧,你说话有毛病,你请一个杀手,何必知道人家长什么样子,只要人家能办事就行了!」

  「我想让他们看看,你是男杀手还是女杀手!」陈怡慧一脸得意,「他们一定想不到,赵紫薇既漂亮又有魅力!」

  「怡慧,你真的没事干,早知这样,我就不来了,我还有事做呢!」赵紫薇不高兴了,「你明白吗,知道我身份的人越少越好!」

  陈怡慧叫道:「这叫什么话,那是我父母,你的委托人!」

  「那天到公司开会,我见过你父亲了,还说过两句话!」赵紫薇比她更不满,「你还知道是委托啊,我做了这么久,也没见你付钱给我。接杀手的规矩,你应该先付一半,事成后再付另一半。」

  「杀手的规矩?哈哈!」陈怡慧大笑,「那几十条裙子,和几十瓶化妆品,事成后都归你,算是我们的委托经费!」

  「放屁,那只是活动经费,不是报酬。」

  陈怡慧认真问:「子强,你现在并不缺钱,干吗急着要钱?」

  「我怕你们赖帐啊,你父母可能很讲信誉,可你是无赖!」赵紫薇将车开进陈家大门,笑道,「其实我想买一部新的笔记本电脑,现在的电脑有点大,不适合女孩,但我每天都离不开它!」

  「哦!」陈怡慧点点头,她并不在乎这些钱。「子强,你认为怡倩会不会喜欢你?」

  「她已经喜欢上了,但我不知道是不是你想像的那种喜欢。应该说,她不一定会爱上赵紫薇,但赵紫薇对新海公司很重要!因为,她不可能找到比我更适合的总监!」

  陈怡慧惊讶了,明白赵子强的确变了。三年前分手,她就是想寻找这样自信的男人。为什么他明明穿着裙子,他明明有一个淑女般的外表,那男子气却更浓了?

  ******

  「爸,妈,这是紫薇!」

  陈牧夫妇看着这个年轻女孩,高佻、青春、漂亮,只是他们都没想到,这个穿着蓝色碎花裙的女孩,是上个月出现过的赵子强。陈牧甚至没认出她是几天前的赵紫薇,因为当时她穿着正规的套裙,而不是今天这身俏丽的花裙。周影盯着她看了两次,也没发觉特别,也以为这女孩是女儿的朋友而已。

  陈怡慧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爸,你在公司见过她啊,怎么不记得了?她就是赵紫薇、赵子强啊!」

  「什么?」陈牧手中的报纸掉了下来,太不可思议了,这竟然是在公司看到的白领女孩。周影也大吃一惊,与丈夫四眼相对,这明明是个漂亮女孩,怎么可能是那个英俊而男子气的赵子强。

  赵紫薇不好意思低下头,脸红了,双手都不知道如何摆放。她才明白根本不是陈氏夫妇要见她,而是八卦的陈怡慧拉她来展览,她回头瞪陈怡慧一眼,却被回敬一个鬼脸。

  陈牧手越看眼睛越大,越看眉头越深。周影惊讶地走上前端详,这女孩竟然是计划里的人物,她绕着赵紫薇转了两圈,问陈怡慧:「她,她真的是赵子强?她明明是个女孩!」

  陈怡慧立即点头。「对啊,不过她现在的名字是赵紫薇!」

  赵紫薇看到陈氏夫妇夸张的表情,觉得很好玩。她确定自己的形象不错,干脆将小外套脱掉,露出白晰的臂膀,这吊带裙是新买的,今天才第一次穿出来。她眨眨眼睛,轻盈地转了两个圈,蓝色裙子旋转成一个圆筒,长发和耳环也随着舞动,煞是漂亮。

  周影待她停下,忍不住上前抚摸那头乌黑长发。「好看,好看,人长得漂亮,气质也好,不比怡慧差!」

  陈牧也坐不住了,站起走近赵紫薇,想看清她的脸,谁知周影猛地拍了他手臂一下。「老陈,别这样,你都几十岁的人了!」

  陈怡慧大笑,笑得腰都弯了。陈牧干咳两声:「上次见过一眼,不记得样子了,只记得个子高高的。说实话,这女孩确实漂亮,我看两眼也是正常的!」
  「看就看,凑那么近干嘛,人家可是女孩子啊!」周影说完,转过来端详赵紫薇,然后点点头。她凑近这女孩的脸,有些困惑,伸手想摸,可又不好意思。「嗯,你不介意我摸摸看吧?」

  赵紫薇以为她要检查自己的脸,便点点头。看到两位长辈童心未泯的样子,忍不住想跟他们亲近,便闭上眼睛等待一只手触摸。

  可是,周影的手却伸向她的脖子,上下扫了个来回,然后道:「看就不明显,摸还摸得到!」

  赵紫薇才明白她在检查男性的喉结,还行,过关了。陈怡慧很兴奋,她努力向父母推销赵子强,希望第二阶段也顺利。她对母亲道:「爸妈,第一步的工作,紫薇已经做了。接下来她会做得更好,现在同事都开始喜欢她了,包括怡倩,你们不用担心!」

  赵紫薇脸红道:「伯母,我还许多地方做得不好,每次怡慧见我,都能挑出毛病,要做到真的让人满意,差得太远了!」

  「她挑你的毛病是因为她知道你是男孩,我们就不知道啊!」周影笑呵呵,「没有人十全十美,怡慧的毛病就不少!」

  陈怡慧向母亲做个鬼脸,说:「我看未必,等紫薇适应女孩的生活了,什么事做不出,可能伤害男人比我还多呢!」

  赵紫薇又气又好笑。「你很希望我变成你这样的人啊!」

  陈怡慧立即回应:「我不好吗?不然你怎么会喜欢我!」

  陈氏夫妇皱起眉头,女儿怎么这样说话。陈怡慧意识到漏嘴,便自作聪明地解释:「紫薇看到穿裙子是这么漂亮,才被我拉上船的,其实她也喜做女孩的感觉!」

  赵紫薇哼了一声,这女孩为了掩饰过错,什么话都编得出。三年前如此,三年后还是一样,要说变化,就是说谎的水平提高了。

  陈怡慧见她这副表情,知道被看穿了,便一把挽着她的手臂说:「紫薇,待伙我们去逛街吧,买两条新裙子,好不好?」

  陈氏夫妇看着有点怪,可面前是两个女孩在挽手,这一下真的疑惑了,分不清赵紫薇是男是女了。赵紫薇察觉到有点微妙,便对周影道:「怡慧帮我租的公寓很好,环境很安静,一个人住得很舒服,我就怕做完这些事了,我舍不得搬出来!」

  周影笑道:「如果你喜欢,那就住下去吧!」

  赵紫薇心里感动,想不到第一次以女孩形象出现,便赢得他们的喜欢,太意外了。本来还担心陈氏夫妇对男扮女装有异样的看法,现在看大可不必。陈怡慧拉她坐下,忽然意识到什么,将手松开了。陈牧夫妇他们又对视一下,笑了,也不知这是赞许还是苦笑。

  周影问:「紫…薇,你真是第一次扮女孩吗?」

  「以前试过一次,因为跟朋友打赌了,就扮成女孩!」赵紫薇编了一个小故事,「怡慧不知从哪儿知道这消息,就来找我了!」

  「呵呵!」陈怡慧沿着这子虚乌有的故事编下去了,「当时我看到她的照片,还不相信她男的。嗯,我花了一番力气才说服她了,幸好她喜欢这份工作,不然就困难了。」

  「原来这样!」周影道,「这次之后,你会留恋女孩生活吗?」

  「不,我争取在三十岁前结婚,娶一个可爱的女孩。」

  这话从一个漂亮女孩口中说出来,要多怪异就有多怪异。还好,在场的人都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倒是赵紫薇觉得不对头,低下头来。她忽然意识到坐姿不对,立即并拢双腿,拉直裙子。

  因为赵紫薇的到来,陈怡慧让保姆休息了,她不想让外人知道赵紫薇与陈家有什么联系。陈怡慧解释说:「怡倩自小和保姆很亲,什么话都说,所以,现在还不能让怡倩知道。」

  接下来,赵紫薇向陈牧夫妇介绍了自己的工作,和新海的情况。「怡倩是个好女孩,工作很认真很努力,将公司当作自己的事业来经营。我想,不论以后是我喜欢她,还是她喜欢我,都是不合适的。希望你们能够重新考虑其他方法,我不忍心骗她!」

  陈怡慧急了,道:「紫薇,只要能够帮到怡倩,我们都愿意尝试,即使这次不成功,我们也不愿放弃!」

  周影紧张地道:「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不能退后了!你也付出这么大的代价,现在退出太可惜了,这虽然不是个好方法,但也要试一试吧!唉,怡倩这孩子!」
  「对!」陈怡慧道,「紫薇,已经开始就不要放弃。即使在感情上帮不上,你在工作上帮她吧,你有这个能力,别埋没了机会。」

  赵紫薇不出声了,在这样的环境里,她只好保持中立了。人家甚至不怕可能对陈家造成负面影响,除了爱大概没什么可解释了。虽然陈怡慧的方法有点卑鄙,但如果这个计划能为他们带回一个健康开朗的女儿,那自己穿上裙子,这个牺牲也是应该的。

  话题一直围绕着陈怡倩,听着许多陈怡倩的故事,赵紫薇觉得有些恍惚。陈家的热情,那些随意的动作和话语,仿佛把她当作了自己人。这究竟是假象,还是陈家人虚伪到了极顶?

  这一瞬间,赵紫薇好想融入这家人中间,这种融洽的气氛是自己一直寻找的。她忽然觉得冷,忍不住抱紧双臂,是自己的裙子太单薄,还是房间里冷气太厉害?
  陈怡慧看到她的脸色变了,立即问:「紫薇,你怎么了?我把冷气调小一点好不好?要不,把外套穿上吧!」

  赵紫薇摇摇头。「我没事!」她的心跳得厉害,因为那不是冷而是害怕,她问自己:如果帮陈家做完了这件事,我是不是会喜欢这家人?

  隐隐约约中,她觉得,如果这种感觉是真的,那日后对陈怡倩的感觉可能不止是喜欢!可以女孩的身份去爱她,可行吗?
        
             第052章、珍珍出现

  中午,赵紫薇随着陈家人外出用餐。在车上,周影继续问陈怡倩的事情,赵紫薇在前座不停地扭头回答,言辞极尽赞美陈怡倩的智慧与美丽、优雅的气质和管理才能,这令周影很高兴。

  陈牧极少说话,他怀疑这个女装男孩能起多大作用。他一直认为,自己花高薪请了一个花瓶,赵紫薇叫价那么高纯属敲诈,可是大女儿说此法可医治陈怡倩,他也只好答应。

  到餐厅之后,陈牧开始问新海公司的运作情况。一谈到工作,赵紫薇便涛涛不绝,描述新海现状,提出见解,引经据典,有条有理。陈牧有些意外,这女孩仿佛不是才进新海,而像是比陈怡倩的工作时间还长。上菜之前,他们已经谈了十分钟,陈牧越听越吃惊,这个改装女孩对市场运作十分在行,跟陈氏的经理比并不逊色。他不由得看了女儿一眼,难道女儿那番吹牛的话是真的。

  两母女看着他们谈得那么融洽,有些奇怪。陈怡慧道:「妈,你看到了吧,男人就是这样,谈起工作没完没了!」

  周影没有回应,脸上是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她这时不相信赵紫薇是男孩了,她发的纯粹是女声啊。

  陈怡慧一脸坏笑地贴近母亲。「妈,如果你不知道紫薇是男的,你现在会不会很生气,给她一个耳光?」

  周影又气又好笑,轻轻打了她一下。「这丫头,说话没大没小,你把你妈想成什么人了?」

  「妈,你和我一样,都是女人啊!」陈怡慧格格地笑了,因为她知道,赵紫薇在许多人眼里,就是一个成熟美丽的女人。

  周影终于投降了,在女儿耳边说:「她的确是个漂亮的女孩,很迷人,不用多久,就会有男人喜欢她了。」

  陈怡慧点点头,低声道:「妈,跟你说吧,已经有人在追她了!」

  「真的?呵呵!」周影看着丈夫跟赵紫薇谈到公事就没完,说不清心里吃醋还是高兴。过了一会,她低声道,「我猜测,男人只敢欣赏她,敢靠近她的男人肯定很少!」

  「为什么?」

  周影瞥了一眼赵紫薇,终于摇摇头,在女儿耳边道:「因为她的气质很好,男人面对她会有些胆怯,不敢靠近她!」

  「妈,你真厉害,怡倩也这么跟我说!她的确是这样的人,又随和又高傲,可能有才华的人都是这样吧!」陈怡慧拉着母亲的手,得意地说,「妈,我跟你们说过,子强是广告高手,你们不相信,老是以为我吹牛。」

  周影有点吃惊,刚才一瞬间,她还真的疑惑了,似乎陈牧真的有一个红颜知己。还好,她不是真女孩……周影对自己说。她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丫头,你老实说,她只是你的普通朋友?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我说的关系,你明白,啊!」
  「是好朋友,也是普通朋友啊!」陈怡慧脸控制不住地红了。

  周影没有追问,即使女儿长大,即使她变得狡猾,做母亲的仍然容易看穿。过了一会,陈牧结束跟赵紫薇的谈话,扭过头来望着周影,脸上惊讶的表情抑制不住。他皱着眉头,一言不发,周影看到丈夫的脸色变化,不禁问是怎么回事。
  陈牧想了想,低声道:「怡倩跟她比,差距不小啊,不只是经验,能力也是。我看啊,怡倩可能不适合这份工作。」

  周影愣了愣,没想到丈夫贬低女儿抬高别人,她不高兴了。「只要怡倩喜欢这工作就行,没必要做出大成就,这是她的寄托。」

  「我知道!」陈牧点点头。「我只是想说,太难为怡倩了。这孩子,这两年受苦太多了,可她从来不抱怨。现在回头看,我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度过的,我们给她的支持太少了。」

  周影听到丈夫的话,鼻子酸了。天下父母都一样,痛爱自己的子女,不管出什么状况。他们能忍住那么久不去找女儿,除了面子上的原因,也想给女儿一个自我调整的空间。

  赵紫薇跟陈牧高谈阔论一番,无法知晓他的印象,可她意识到,陈牧比以前的老板好很多。也许,找到好工作就象找到伴侣一样奢侈。那份快完成的地产分析报告,也许可以交给陈牧吧,他可能会重视吧,可这种中年男人有点世故,会不会轻视我呢。

  陈怡慧一直担心父母不接受女装的赵子强,现在看到父亲欣赏赵紫薇,心里欢喜,心头大石放下来。陈牧跟妻子聊了一会,转过来问:「怡慧,你怎么没跟我说她有这样的工作经验?」

  「爸,你怎么啦?今天不是带来让你们看了吗!」陈怡慧不知道父亲问的是什么,反正不敢说是前任男友。

  「唉,真可惜!」陈牧看了赵紫薇一眼,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赵紫薇听不清他们的话,有点紧张地看着陈怡慧。可陈怡慧同样莫名其妙,不明白父亲要表达什么。周影轻声告诉她:「你爸的意思是,紫薇是个人才,只是,如果她不做女孩,大概也不愿意在陈氏企业做下去,太可惜了!」

  赵紫薇吃了一惊,没想陈牧对自己评价这么高,心底忍不住欢喜。陈怡慧更加意外,她向来不太关心赵紫薇的工作,她在乎的更多是情情爱爱。她高兴道:「爸,如果紫薇在陈氏工作得开心,自然愿意留下来。紫薇,子强,你说是不是?」
  赵紫薇笑笑没有回答,而是低下头来,可是那漂亮的裙子和高跟鞋,却第一次令她心痛了。这就是残酷的现实,她才意识到遇到一个知音老板,却要因为这女孩身份而失之交臂。

  现场沉默了,因为大家都想起最初的计划了,赵紫薇是来帮助陈怡倩摆脱困境的。陈怡慧第一个沉不住气,道:「子强,你说啊,你不是喜欢这份工作吗?」
  「我当然喜欢!」赵紫薇笑笑,心里却满是酸楚。

  「你不是说怡倩是好女孩吗,那就娶了她!」

  这句话令大家震惊了,这个想法像天方夜谭,可是,陈家请她回来,不就是计划让她与陈怡倩相爱吗。这明明是个青春漂亮的女孩,要娶另一个女孩不是笑话吗?可是他们没有笑,因为这不是笑话,而是一个很无奈的现实。赵紫薇比谁都清楚,自己不可能留在陈氏工作,陈氏夫妇同样不会容许有个穿裙子的女婿。
  周影首先叹了一口气,道:「吃饭吧,趁热!」

  接下来,大家都在低头吃饭,话也说得不多。赵紫薇的心却无法再平静,陈怡慧的最后一句话,让她听到十分突然。真希望今天穿的不是裙子、高跟鞋,而是牛仔裤、波鞋,可能吗?进入新海半个多月,她不太记得原来的任务了,只是当作自己的工作。现在才意识到,自己同样面对感情问题啊,但跟陈怡倩怎么可能呢。

  几个青年男女走进餐厅,在他们隔壁桌子坐下。赵紫薇不经意地抬起头,一颗心立即狂跳。天,那是珍珍,她怎么会来这里?过了一会,珍珍也朝周围看,目光也扫到这边来了,扫过去又转回来,最后目光停在赵紫薇的侧面。珍珍眉头紧锁,显然她认出来了,这是上次在超市碰到的红裙女孩。

  赵紫薇心里发毛,完了,这次死定了。她在桌子下紧握陈怡慧的手,指着珍珍的方向,轻声道:「前几天在超市,那个人!」

  陈怡慧一听就立即明白了,她利用眼睛的余光确定那个人是珍珍。她一向有急才,故意问:「紫薇,广告拍得怎么样了,上次你不是说,那个客人很挑剔吗?」
  「是啊,不容易,有的客户不容易沟通!」赵紫薇照实回答,她尽量将声音放柔和,可是连陈牧夫妇都听出她的声音异样。

  「我记得你说过,你弟弟也是个行家啊,如果你们经常交流合作,那还不是小菜一碟啊!」陈怡慧从手袋里掏出小镜子,放在不起眼的位置观看珍珍,又掏出手机写字。

  赵紫薇立即明白她的意思,道:「你是说子强啊,他是挺厉害,不过,谁也不知道他在哪儿!」然后又故意笑道,「怡慧,你只见过他一面,该不是喜欢上他了吧,他可是有女朋友了!」

  「我又没说喜欢他!」陈怡慧装作不好意思的样子,「我只是说,能结交他这样的朋友也不错。他既然没结婚,见面吃饭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吧!」

  陈氏夫妇听得莫名其妙,相互看了一眼,都不明白。他们见陈怡慧递来手机,上面写了几个字:装聋作哑,紫薇有危险。

  赵紫薇不知道另一端珍珍是什么反应,只好继续做戏。「怡慧,喜欢就喜欢,你又不比那个杭州姑娘差,找机会接近他吧,我帮你。」

  忽然,周影向她们做了一个手势。陈怡慧惊讶了,因为从镜子看到珍珍走过来了,但她还是继续说:「那好啊,下次见面的时候,你把他带来!」

  赵紫薇刚想说话,忽然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请问你认识赵子强,对吗?我是他的朋友!请问他现在在哪儿?他是不是有了新的女朋友,他在杭州还是上海?」

  赵紫薇的心几乎蹦出来了,她的双手紧张得抓紧了裙角,努力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可惜她做得不好,如果珍珍偏离一下视线,一定看到她的双手在发抖。赵紫薇的脖子不会动了,可是,她必须扭过头来,即使是世界末日。

  珍珍盯着这张转过来的脸,整个人像木头一般定住。她嘴巴动了几下,才有声音出来:「子强,真的是你,你变成女孩了?」

             第053章、紧追不舍

  完了完了,被珍珍认出了,这辈子全完了……赵紫薇明白,这个游戏到此结束了,要怎么解释,才不会被她骂变态呢。

  「我……」赵紫薇双手绞得太用力,几乎将裙摆撕烂。

  陈怡慧插话了:「紫薇,紫薇,干吗不请你的朋友坐下来!」

  赵紫薇身体一震,回过神来,道:「你是子强的朋友啊,我是他的姐姐紫薇,请问你是?」

  「子强,你……!」珍珍哆嗦一下,竟然说不下去了。因为她站得高,看到赵紫薇的胸口了,那深深的乳沟,丰满的双峰。她使劲咽了两下,揉揉自己的眼睛,无法抑制惊讶和恐惧,这根本就是女人的胸部啊,哪里有赵子强的影子。珍珍无法呼吸了,用尽全力才吐出蚊子音量的话,「我是珍珍,子强的女朋友!」
  「哦,请坐。」赵紫薇的手颤抖,连拉椅子都没力,还是陈怡慧完成了这个动作。发现珍珍的目光,她本能地用手掩住胸口。

  珍珍犹豫一下,还是坐了下来。这张脸明明是赵子强啊,怎么有另外一个女孩长得一模一样呢,可这女孩胸部丰满,双唇腥红,秀发乌黑,眉似弯月,还有那闪光的耳环、夏季风情的吊带花裙。珍珍嘴里喃喃:「你和子强长得一模一样啊,刚才我还以为你是子强呢,真对不起,也是的,子强怎么可能变成女孩呢?」
  「是啊,我们很像,见过我们的人都这么说!」赵紫薇的话有点颤音,可珍珍在震惊中,没听出来。看着曾经朝夕相伴的女孩,赵紫薇/ 子强无法平静,但又能做什么,而且大家一样穿着裙子。

  「紫薇,请你的朋友喝茶!」陈怡慧见到气氛紧张,便递过一杯茶,「紫薇,你们慢慢聊吧,不要紧!」

  这声声紫薇的叫,是提醒她坚持女孩的身份。赵紫薇看到她眼睛的关注和忧虑,不禁有些难受。两个都是自己喜欢的女孩,看来只能牺牲一边了。「珍珍,我们见过面吗,我觉得你有点面熟!」

  珍珍立即点点头。「是的,上次在超市,你穿着红色的裙子。当时我叫了你,你没听见!」

  陈怡慧插话道。「我想起来了,当时你和男朋友在一起!」

  「他不是我的男朋友,只是普通朋友!」珍珍脸红了,回头看了同伴一眼。她把目光转回来,从头到脚打量赵紫薇的身子,最后目光停在裙子下的光滑小腿。
  赵紫薇问:「你们闹了什么矛盾啊?上个月他打电话给我,说工作没了,要到杭州去,我以为她会来我家,但一直没见。」

  「我想,他已经不认我这个女朋友了!上次吵架我跟他说分手,现在我好后悔!」珍珍伤心地道。她脸上阴晴不定,是继续认定赵子强,还是放弃追查。「你有子强的地址和电话么?」

  赵紫薇摇摇头。「我们很少联系,我打过他的电话,但他的手机一直关机,我想,他可能不在上海吧。」

  「他是在躲避我!」珍珍低头道,「我知道我错了,我很想跟他说声对不起,请他原谅我!」

  赵紫薇浑身发热,血一直往头顶涌,几乎要张口说:我就是子强。陈怡慧见到她脸涨红,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知道不妙,立即插话道:「紫薇,如果能够帮助她,你就帮吧!紫薇,好吗?」

  一句话里叫了两次紫薇,立即将她敲醒,如果向珍珍坦白,现在的工作就无法做下去。赵紫薇只好道:「如果我见到子强,会转告他,有什么矛盾要解决好,不要采取逃避的方法!」

  「好的!」珍珍有些失望。这时才发现大家都停下动作看着,显然干扰人家吃饭了,她抱歉地笑笑,又对着赵紫薇道,「恕我冒昧,我知道子强的姐姐几年前嫁到美国去了,你真是他的姐姐?」

  赵紫薇吓了一跳,立即道:「其实我是他的堂姐,他进入广告公司的第一份工作是我介绍的,他没跟你说过吗?他父亲跟我父亲当年因为某件事翻脸,一直势成水火,我们表面是不来往的!」

  「哦!」珍珍点点头,虽然那眼神仍然飘忽不定,怀疑不断。「姐姐,如果有子强的消息,请你通知我,好吗?」

  「好的!」赵紫薇点头答应,在餐纸上写下手机号码。「这是我在上海的临时号码,过几天我就回杭州了!」

  珍珍向陈家众人鞠躬表示歉意,走回朋友那边。赵紫薇松了一口气,几乎崩溃了,她明白今天的挡箭牌是胸部。陈怡慧庆幸这对昂贵义乳起了大作用,不过,为了妹妹花钱怎么都值得。

  陈牧夫妇也听出大概了,他们经验老到,没有发问,因为场合不对。陈怡慧为避免冷场,说一些闲话,赵紫薇也随便应两句,沉默只会让珍珍怀疑,因为用餐过程中,珍珍不停地望过来。

  周影知道呆下去不是办法,便结了帐。赵紫薇跟珍珍道别后,也离开餐厅。珍珍盯着赵紫薇的背影,两次要追出来,可看到她扭动腰枝的动作,那飘逸的裙子、尖细的高跟鞋,就没了勇气。

  走出餐厅的一刻,赵紫薇脚软了,跌坐在台阶上。陈怡慧和咨客都慌忙过来扶她,陈牧夫妇也关切地询问。陈怡慧让父母先回去,由她陪着赵紫薇就行了,陈氏夫妇交待两句,便搭出租车走了。

  离开餐厅范围,陈怡慧问:「紫薇,你没伤着吧?」

  「没事,刚才坐久了,脚麻!」赵紫薇喘了一口气,使劲揉屁股,她的臀部不如真女孩脂肪多,所以痛。

  发现她一言不发地向前走,而不是走向停车场,陈怡慧心里焦虑。到底赵子强跟珍珍好到什么程度,人家讨论过结婚,这感情肯定差不了。「子强,你是不是还爱着她?」

  「谁?」赵紫薇一时没反应过来,一会才说,「我不知道!」

  陈怡慧拉着她的手臂。「子强,回答我,你还爱着珍珍么?」

  赵紫薇皱眉想了一会,摇摇头。这么多天,并不是特别想念珍珍,即使想到了也只是难过,而不是心痛。

  「那就好,不然我就担心怡倩了!」陈怡慧松了一口气。

  赵紫薇一惊,抬起头看她。她一直把接近陈怡倩当作一项任务,即使现在对那女孩有更多的好感,也不认为会变得亲密。刚才在陈家,感觉到这家人的亲情,自己冲动地想得想融进去。可是,对陈怡倩来说,自己也是个女孩啊,怎么爱?
  陈怡慧拉她走进商场,在一张长椅坐下。「珍珍看你的胸口好久,这是她死心的原因,说明她认不出是假的。既然这样,子强,你干脆打电话说明,你有新女朋友了,让她死心吧!」

  「我说不出!」赵紫薇心乱,虽然分手了,可对珍珍还有牵挂。

  「子强,我不是破坏者,也没有幸灾乐祸的意思,我只是提醒你,你和珍珍已经分手。」陈怡慧握着她的手,「我真心希望你跟怡倩好,如果你们能够结合,我们全家都会高兴!」

  「胡扯,你父母都不会同意!」赵紫薇淡淡地说。她只感觉到陈牧夫妇的欣赏,却无法感觉到他们真有撮合的愿意。

  陈怡慧怕她胡思乱想,拉着她往商场里走,不停说话。赵紫薇想,既然无法改变,那就暂时忘记吧,看着五颜六色的衣裙,她的眉头慢慢舒展。女孩用购物来发泄是有道理的,很快,她便与陈怡慧有说有笑地讨论穿衣之道了。

  看着原来的男朋友变成姐妹,陈怡慧只能说是幸运。这个人是赵子强的时候,没有任何女性的气质和倾向,穿上裙子却宛如女子一般。不要说那高跟鞋和化妆品,甚至动作和仪态都是标准的女孩,这无法用喜好来形容了,说天性可能更恰当一些。

  在穿衣镜前,她们换上各自挑选的裙子端详。赵紫薇穿上一件三层雪纺纱的粉色连身裙,陈怡慧则挑了一件挂颈露背式的红色大花连身裙,两个仪态万千的女孩让人注目。

  陈怡慧笑道:「紫薇,你穿这粉红色好看,很有女人味啊!」

  「你不也是吗?」赵紫薇嫣然一笑。这粉色连身裙精美而优雅,她只想试试过瘾,因为它不适合日常穿着。

  可陈怡慧看穿她的心思,干脆让营业小姐开单了。看着她去付款,赵紫薇叹了一口气,迷恋女孩的身份到这个程度,到底是好是坏呢。陈怡慧回来,发现她已经换回原来的裙子,奇怪了:「紫薇,干吗换下那裙子,直接穿走不就行了!」
  「我可没你那么骚!」赵紫薇换回原来的碎花吊带裙,自然许多。「我觉得这粉红色适合晚上,白天太张扬了!」

  陈怡慧却不想换下新裙子,她说:「紫薇,把小外套脱掉吧,我们一起性感,我露背,你露肩!」

  赵紫薇犹豫了,通常晚上才敢这样,白天都要加一件小外套。她朝周围看了一圈,其它女孩也是这般,于是脱下外套,肩膀立即一片清凉。陈怡慧笑道:「将来你变回赵子强,也应该时不时穿裙子,譬如说周末!」

  赵紫薇眨着眼睛:「怡慧,如果我真是女孩,你还会对我那么好吗?」
  陈怡慧一愣,是啊,以前妹妹穿得比自己漂亮,自己都有点不舒服。「你说对了,因为你虽然有女孩的外表,可你的心还是男人,你工作的时候很认真,你跟人相处很真诚,这一切我都喜欢!」

  「我知道!所以我知道我适合什么人,适合走什么路!」

  「那你不想珍珍了?」

  「不属于我的,没必要去想了!」

  陈怡慧却皱起了眉头,这是说珍珍还是说陈怡倩?

  来了商场,她们少不免要逛一阵。不用多久,两人就提着几个购物袋了。赵紫薇说不清,这种男儿身女儿貌的情况会持续多久,可是,她实在享受这清凉的裙子,和它带来的好心情。

  走出商场几步,珍珍突然冲过来拦住她们。「你就是子强,为什么不承认?」
  赵紫薇身体哆嗦,说不出话来。陈怡慧见势不妙,抢先道:「小姐,你认识那个子强多久了?」

  珍珍道:「一年两个月!」

  陈怡慧知道赵紫薇可能抵挡不住,便先替她顶住。「我认识紫薇三年七个月,她男朋友我也认识,他们下个月结婚了。你凭什么认定她是你的男朋友?一个是男的,一个是女的!」

  珍珍吃了一惊,转过来盯着赵紫薇。「子强,刚才在餐厅人多,我不想破坏气氛。你为什么跑那么快,这不就说明你心虚吗?」

  陈怡慧道:「你还知道破坏气氛啊,刚才那两位就是紫薇的父母,你让人家都没有味口吃饭了。你那么蛮横,不要说你先跟人家分手,看到你这样,人家迟早也会跟你分手!」

  「你……我不跟你说,我只跟子强说!」珍珍眼睛紧盯赵紫薇,「世上哪有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的,肯定是你扮成女孩了!」

  「你这个人……」陈怡慧还要说,却被赵紫薇一把拉住了,道,「珍珍,你是子强的朋友,我也不骂你,可你也要讲道理啊!」

  珍珍鼻子一酸,哭了。「我做错事、说错话了,你也不用这样对待我啊,为什么跑去扮女孩啊?还隆胸,太过份了!」

  陈怡慧恼了。「你真笨,男女都分不清!」

  「这是我跟子强的事,跟你无关!」珍珍瞪她一眼,然后转向赵紫薇,「除非你让我检查身体,不然我就认定你是子强!」

  赵紫薇怕得浑身颤抖,这不是要命吗?她心一横,装作生气地骂道:「珍珍,你真恶心,难道要我把裙子脱下来给你检查!」

  「不用,你和我去洗手间,让我检查这里。」珍珍指着她的胸。

  陈怡慧再也忍不住,骂道:「你真变态,居然要人家脱衣服给你检查,你到底知不知羞耻啊?」

  「不关你的事,你滚一边去!」珍珍恼怒地瞪她,「我知道子强肯定不会变性的,因为他喜欢女孩,他喜欢跟我做爱!」

  陈怡慧被吓住了,她虽然厉害,可对着火气冲天的珍珍,也只能退让。赵紫薇怔住,珍珍说话没这么大胆过。「好,我跟你去洗手间。不管结论如何,我都会劝子强跟你分手,你不值得他爱!」

  珍珍愣了,这句话伤害她了,尽管她说不清爱赵子强多深,可她需要这个男人。她把心一横,道:「你不让我检查,我就认定你是子强!我先去洗手间,如果你真是子强的姐姐,就跟我来!」

  陈怡慧急了,拉着她手,道:「紫薇,别理她,我们走。」

  赵紫薇看着珍珍的背影,心里又痛又怕,终于还是对陈怡慧摇头。陈怡慧看着她们一前一后走进商场,心一下沉到了湖底。

              第054章、验身

  「珍珍,我跟你进来,并不是代表我会让你碰我!」

  「那你进来做什么?」珍珍瞪着她,「你敢扮成女孩,为什么不敢进女厕?」
  虽然两人都穿了高跟鞋,但她比珍珍高一个头,珍珍盯着她的脸。「你肯定是子强,如果你是姐姐,不可能长得那么高!」

  赵紫薇眼睛一转,想到刚才陈怡慧说过,一起吃饭是她的父母。「怎么不可能,刚才你也看到我的父母了,他们不是很高吗?」

  她们在洗手间旁的墙角说话,珍珍坚持要验身,可赵紫薇不想进洗手间,珍珍便说:「那我们到楼梯通道里,那里应该没人!」

  赵紫薇还没回答,珍珍拉着她的裙腰往里走,她害怕裙子被扯破,只好跟着走。算了,还是考虑坦白吧,反正到这个地步了。

  「你把高跟鞋脱掉,我就知道了。每次我穿高跟鞋,几乎跟你一样高了,可是你还是坚持要我穿,因为你喜欢,你不记得吗?」

  「是吗?我老公也这样说过,好像男人说的话都差不多啊!」赵紫薇脸皮厚起来,反正灯光不算亮,脸红也没人知。这一个月,她连「我男朋友」这个词都说不出,这次竟然在危急中说出来了。

  珍珍指着她胸部。「那你让我检查这里,刚才我们约好的!」

  「我可没答应你!你量完我的身高,又要去称我的体重,称完体重还要检查我的身体。你有完没完,再这样无赖,我就走了!」

  「子强,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你恨我就算了,为什么要变性!」

  「笨蛋,男女都分不出!你在餐厅里不是看过了,难道你想让我脱光给你看?」赵紫薇哼了一声,决定再狠一点,「你不觉得你变态吗?如果我向你提这样的要求,你会怎么想?」

  「我会让你摸的,全身都行!」珍珍指着她的胸部,「我检查这里就行了,其实地方我不看!你跟子强一样,被我气的时候就是这样,你要是不让我摸,我就认定你是子强!」

  「无赖,怪不得你提出分手,子强也不挽留,活该!」

  「你说什么?再说我就对你不客气了!」珍珍居然扬起手。

  赵紫薇见她那么凶,不禁退后一步,她真害怕这种不讲理的女孩。算了,如果她发现就招供吧。「我这里只有最亲密的人才碰过,今天让你碰算是个破例了,你要答应我,不能向任何人提起!」

  「你放心,我不会说的!」珍珍立即道,然后又补充一句,「最多,我也让你摸我的啦,这样你就可以消气了!」

  「我为什么要摸你?你那里应该留给你的男朋友!」赵紫薇有些好笑,心想,那地方都摸过几百次了。

  珍珍小心翼翼把手放在她胸口,但隔着衣服和文胸,这手感不太真实,于是她加大了力气。赵紫薇不知道怎么反应,就故意把身体抖动两下,仿佛被碰到了敏感的位置。珍珍看到她的动作,不禁皱着眉头。「不可能的,明明是子强,怎么会有Ru房?」

  赵紫薇说:「行了行了,有人来了!」

  珍珍回头没看到人,赵紫薇整理衣裙准备离开了。珍珍眼睛一转,一咬牙,朝她的脚胫踢了一下。赵紫薇「啊!」地一声,痛得蹲下来,捂着小胫道,「你怎么打人啊?」

  珍珍迅速伸手进她的领口里,用力捏紧她的左乳。「你做什么?」赵紫薇叫了起来,可是她蹲着,被珍珍这么一压站不起来。珍珍捏了左边,又换了右边,眉头皱得厉害。赵紫薇急了,将她的手打开,满脸通红地站了起来。珍珍捂着被打的手,一脸的沮丧。「完蛋了,居然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赵紫薇懊恼地侧过身,将文胸调好,装模作样地骂道,「你捏得好痛,你是不是女人啊?」

  珍珍沮丧地低下头。「对不起,我只是检验一下,到你摸我了!」

  「我才没你那么无聊,我要告诉子强,让他永远都不理你!」

  「不对,你就是子强!」珍珍叫起来,拉着她的手臂不放,「如果你是女孩,不可能让我摸那里,这么私密的地方,没有哪个女孩愿意让个陌生人摸。」
  赵紫薇吃了一惊,原来只想着应付一下,如果被识破就承认。没想到珍珍又找到了新的理由。「珍珍,别胡闹,看在你是子强朋友的份上,这次我不跟你计较,再胡说八道,我就要骂你了!」

  「不行!」珍珍蛮横起来,「除非你让我检查下面,不然我就告诉所有的朋友,说你是男的,包括你刚才那个朋友!」

  赵紫薇气得发抖,她摸了胸还要检查下身,如果她态度好一些,自己就坦白了。珍珍看她没说话,竟以为默许了,便欺近蹲下,右手伸进她的裙子。赵紫薇一咬牙,照着珍珍的脸就是一巴掌。

  珍珍呆了,半响才反应过来,她哭起来。「你打我?」

  「对,就是打你!」赵紫薇豁出去了,「我要教训你这个狂妄无知的小丫头,没大没小,一点教养也没有,怪不得子强不要你!」

  「你打我?」珍珍十分伤心,「你从来不舍得骂我,更不用说打我了,你…你打我?」她靠着墙,泪水簌簌地掉下来,「你不是子强,子强最疼我了,根本不会对我动手!」

  赵紫薇的心痛得厉害,虽然这一掌留了力,还是打得不轻。「珍珍,对不起,我不想的,我……」

  「你不明白的,我真的很想找到子强!我想不可能了,子强说我蛮横不讲理,从来不为别人着想。他肯定不爱我了……」

  赵紫薇有些激动,想伸手去为珍珍擦试泪水。「珍珍,对不起,我想告诉你,其实我……」

  「别说了,你真的很像子强,如果你们站在一起,我就不会认错了!」珍珍拭去眼泪,向她鞠个躬。「对不起,姐姐,原谅我的失礼。如果你见到子强,请告诉他,我爱他!」

  看着珍珍掩面跑出去,赵紫薇愣了好久。跟她相处那么久,甚至谈及结婚了,连爱字都没说过。赵紫薇眼泪在眶里打转,这叫什么事啊,心爱的女孩就在面前,却要假装不认识。

  她心不在焉地走下台阶,忽然高跟鞋一歪,几乎摔倒。这是怎么回事,穿了高跟鞋那么久,从来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陈怡慧焦虑等到她出来。「紫薇,你跟她说了?」

  赵紫薇苦笑一下。「怡慧,我不想做女孩了,至今天为止吧!」

  「不行!」陈怡慧急了,拉着她的胳膊。「你告诉我,如果今天没见到珍珍,你会不会这么想?」

  赵紫薇摇摇头。「今天不想,并不代表我就一直做下去!」

  「今天你跟我爸谈得多投契,我看得出来,你很兴奋,因为找到了一个好老板,他欣赏你。」陈怡慧抓着重点。

  赵紫薇一怔,停下脚步,为什么珍珍不是这么了解我呢。这女孩真厉害啊,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欣赏又怎么样,我不可能一辈子做女孩?我要恋爱,要结婚,晚上要抱着心爱的人入睡!」

  「我知道!」陈怡慧挽紧她,「你曾经说,男人最重的是事业,现在正是这个时期!做好事业,你还怕将来没人爱你么?」

  「你看我现在是男人吗?如果真的是事业,这是赵紫薇的,跟赵子强毫无相干,我现在有什么理由高谈事业?」

  「你错了,成绩虽然赵紫薇的,可是经验是你的。你有本事,你也知道我父亲欣赏你,即使以后不在陈氏工作,我父亲也会向别人推荐你,他在商界是有份量的。子强,我承认我很自私,一直想留你在身边。可我知道你不属于我,你有自己的世界,有你的事业!帮助怡倩的计划你可以不当一回事,可是把新海搞好,让它达到上市公司的标准,对你不是一个挑战吗?」

  赵紫薇有点吃惊,这女孩口才了得。「怡慧,我不能以这样的身份工作!即使你父亲承认我的才能,将来为我写一份推荐信,我也不可能向别人证明,赵子强就是赵紫薇。」

  「你不用证明,即使这名誉是赵紫薇的,但经验是赵子强的,谁也抢不走。子强,我不是一个好的管理者,所以我没有进入陈氏帮手,但我知道你是这样的人。前几天我跟怡倩吃饭,我发现她嫉妒你。这嫉妒不仅是女孩本身的因素,还包括你的管理经验和才能。」陈怡慧思维灵活,开导人是一绝。「你说过怡倩是个好女孩,那就帮她搞好新海,积累了这些经验,你再做其他工作就容易了!」
  赵紫薇苦笑。「怡慧,你口才好厉害,为什么不去陈氏帮手。我想,你做得不比怡倩差!」

  「呵呵!」陈怡慧笑了,「我只会说,不会做!」

  「我也这么认为!」赵紫薇点点头。

  「你敢笑我?」陈怡慧朝她手臂打去。发现赵紫薇情绪缓和了,她才松了一口气。

  可是她们没了逛街的欲望,走向停车场取车。赵紫薇认真地说:「怡慧,我在工作上很自信,许多人说我狂妄自大,连怡倩也这么说。可是在你面前,我却是另一种状态,我没有表现过这些专断,甚至没有霸道过,这根本不是我的个性!」
  陈怡慧轻叹一声,这正是她害怕的。「三年前,我的确认为你不够成熟,偶尔还认为你没出息。现在你的自信让我有点害怕,因为你说的怯懦,并不是害怕,而是你心里有我,你在乎我。」

  赵紫薇点点头。「我知道,我想告诉你,我在其他女孩面前不是这样,只是在你面前,我才有点软弱!」

  陈怡慧紧紧挽着她的手臂,没有追问珍珍的事情。她明白,一个工作自信的赵子强,也会在感情上成长成熟。或者,他跟跟妹妹有更多的共同语言吧,因为他们是同一类人。

  「怡慧,我来开车吧!我喜欢事情都在我掌握之中,即使有过退却,有过犹豫,但我的方向是不变的!」

  「我知道,这是我欣赏你的地方!」陈怡慧握着她的手,将钥匙递过去。「子强,如果我结婚了,你还愿意跟我好吗?」

  赵紫薇静静地看她,缓缓地摇头。

  陈怡慧心里难受,其实她就知道答案,但就是忍不住问。看着赵紫薇启动车子,自如地操作。她明白,这个人已经控制了自己。
        
            第055章、一对俏冤家

  「紫薇,听说你又否定张莉的方案,有明显的错误吗?」

  「她将房地产广告的意念移植到空调,这是个不错的主意,但她忘记了一点,上海在海边,湿度大是最明显的区别,这跟内陆不一样。防潮和去湿应该成为重点,她没留意,是严重失误!」

  听过张莉的诉苦,陈怡倩不得不充当和解人,劝过一轮又去找赵紫薇。「紫薇,你否定她的时候,把语气放轻些,态度缓和些好吗?要不,你以后先把意见告诉我,我跟他们说!」

  赵紫薇笑了。「我语气很缓和,而且我是单独跟她说,关了门。怡倩,你这个老板好奇怪,这样怕员工受伤害?权威就是权威,跟尊重没关系,我尊重他们,但我仍然要保持我的权威。」

  陈怡倩脸色一沉。「你是想说,我的管理有点不合适了?」

  「怡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你不必赞同我的所有做法,但请你支持我,让我去做这些事,这就表示这是对我的支持。」

  陈怡倩不悦,这明明是说明自己管理无能。「紫薇,我希望你对事不对人,大家都知道张莉跟你有矛盾。站在我的立场,我必须平衡你们的争论,不要过于偏激,带个人情绪到工作上!」

  「你放心吧,我没有带个人情绪。怡倩,你有三个月时间检验,现在只是第一个月。」赵紫薇语气温和,内容毫无妥协之意。

  类似的「闭门会议」有几次了,下属都知道厉害,从不在这个时候来请示工作。争论升级时,赵紫薇觉得不妥,但又说不出为何。开始是要引起陈怡倩注意,可真正融入了,想停也停不下来。

  按小梅的说法,她们简直就是一对冤家。她崇拜这位新总监,把她当成了偶像。「紫薇姐,你跟怡倩简直是两个极端。你们都很坚持,不过你有错的时候会认错,怡倩从来不认错。」

  「哦!」赵紫薇笑笑,「以前没人跟陈怡慧吵过架吧?」。

  「以前陆总监从不跟她吵,只是悄悄回来改方案!有时看着你们争吵,我的心就提着吊着!她是老板,又是女孩子,自尊可厉害了。我真的替你担心,要是怡倩大发脾气怎么办!」

  赵紫薇笑了。「既然这样,总要有第一个人做这件事!你放心吧,怡倩虽然自尊心很强,可是她不会记仇!」

  小梅有点怀疑:「你真的这么想?」

  「是的!」赵紫薇都明白这是谎话。跟众多女孩相处过,自然知道,作为女孩子,陈怡倩会记仇,但作为老板,她不能记仇。这只是赵紫薇一厢情愿,她以为穿上裙子,就拥有了女孩的一切。

  随着时间推移,赵紫薇对新海的变革一点点显现。她融入总监的角色,指导新人,评议工作,修改设计方案。同事给她起个绰号「NO总监」,有新提议就有人说:「我同意有什么用,你去问NO总监吧!」「这叫新官上任三把火,当然要对我们的方案说NO了!」「怎么回事啊,要显示有本事,也不必全部否决别人的方案啊!」

  她跟陈怡倩的争论,成为新海的一道风景。张莉甚至跟同事打赌,赵紫薇不可能熬过三个月试用期,偏偏有时又看到赵紫薇与陈怡倩说说笑笑,让她气坏了。
  改变来自一个沉闷的下午,会议室里,新款手机企划案又被赵紫薇否决了。她批评方案之后,将设计理念和潮流资讯天花乱坠说了一大通,仿佛上课一般。小梅和李勇军听得吃惊,而陈怡倩和张莉气鼓鼓却无法反驳,理论的确不如人。
  开完会,陈怡倩怒气冲冲来到总监室,关上门。这一次争得有点激烈,两人脸都红了。即使陈怡倩手舞足蹈,即使引经据典,还是被赵紫薇占了上风。赵紫薇甚至开始调侃她,以前跟女孩老是吵不赢,变成女孩后,居然连本带利要回来了,太妙了。「怡倩,你那么年轻,抓的都是老观念。创意是没有套路的,借鉴和抄袭是没有意思的,创新才有用。」

  「赵紫薇,别以为多做两年就代表正确。经验多是没用的,广告业是新人取胜,你的观念才是老套的,过时了!」

  「不,恰恰相反,我的经验说,应该这样。」赵紫薇笑了,「你也宣布过,技术上的事由我决定,你这个老板旁观!」之前三次争论证明她对,自然不当陈怡倩的话是一回事,惹怒这女孩有一种调戏的成份,纯属是赵子强的男人本性在作怪。

  陈怡倩终于像小女孩一样地发火了。「赵紫薇,如果证明你是错的,那我就炒掉你!」

  「好的,我等着!」赵紫薇微笑着,反正走早一些更好。

  陈怡倩发现吓她没作用,气得大叫:「赵紫薇,我……」

  赵紫薇等待一场疾风骤雨,可陈怡倩竟然转身向外走。不知是气还是紧张,她脚一崴几乎摔倒,虽然抓到门把,还是有点狼狈。赵紫薇慌张地跑去搀着她,关切地问:「怡倩,你没事吧?」

  「没事,应该没事!」陈怡倩扶着她手臂,轻轻活动着脚腕。「如果有事,我就跟你没完,是你把我气成这个样子的。」

  「那好,我不气你了!」赵紫薇立即点头,然后加了一句,「等你的脚好了再气!」

  陈怡倩又恼又好笑。「紫薇,我怀疑你以前的男朋友都被你摧残得体无完肤,从来不敢反驳,甚至说话都不超过五十分贝。」

  「呵呵!」赵紫薇心里好笑,自己竟然成为野蛮女友类型了,看来气人是件有趣的事。「别把我说得那么恐怖,我跟朋友很友善的,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
  「是吗?为什么我感觉不到!」

  赵紫薇柔声道:「你已经感觉到了,而且不止一次!」

  陈怡倩抬起头来,她说的是什么,是电梯里的触碰,是看时装表演时那种亲密,还是牵手时的欢喜和紧张?

  「怡倩,痛得厉害吗?」赵紫薇将她扶到沙发,然后蹲下来替她脱掉鞋子,轻轻为揉捏按摩。

  「当然痛,啊,轻点!」陈怡倩哼了两声,「对对,就这样揉,咦,紫薇,没想到你还会按摩!」

  「我会的东西多了,你没见到而已!」

  「哼,一点都不谦虚!」陈怡倩虽然恼她,这时也忍不住闭上眼睛,慢慢享受这按摩。

  赵紫薇按着这只纤秀的脚,心神不定,因为那女性的芳香如此沁人。只要稍微扭头,就可以看到那裙里的风光了,可她不敢。

  陈怡倩忽然道:「紫薇,你的咪咪很圆润,比我的大!」

  赵紫薇一惊,抬头发现她在盯着自己胸口,一张脸发热得厉害。她立即掩住胸口,侧身站起,快速拉好裙子,才坐回沙发上。今天的吊带裙领口有点低,一弯腰就容易被人看到风景,如果珍珍看不出破绽,应该没事吧。「怡倩,把脚搁在我腿上,我给你揉!」

  「紫薇,没想到你会脸红,呵呵,那些人还说你豪放呢!」

  「豪放?什么意思?」赵紫薇立即想到张莉那些恶毒的话。

  「呵呵,没什么!」陈怡倩觉得差不多了,便站起来走几步,又跺跺脚。「好像没问题了,紫薇,你揉捏得很舒服。如果能帮我做个全身按摩,那就更好了!」
  「不行,我只喜欢异性按摩!」赵紫薇故意道,可这句话说得底气不足,这无疑是说和男人肌肤相亲,有点恶心了。「你没事就好,不然我今晚睡不着了!」
  「哦,是吗?他一定很喜欢你的手势吧?」

  「还行!」她们心照不宣,这个「他」是什么人。

  陈怡倩笑笑,道谢后离开了。看着她的背影,赵紫薇冒出一个念头:其实她是个好女孩,我有这个福气吗?

  下午,一个花店职员捧着鲜花走进写字楼,大家都以为那是收花冠军小梅的,没想到鲜花送进了经理室。众人意外了,因为陈怡倩失恋后就跟鲜花无缘了,这无疑说明她有了新的开始。听小梅说到这件事,赵紫薇只是「嗯」了一声,眨着眼睛没说话。

  新广告的方案仍然没有进展,赵紫薇也不满意自己的设想,到下班还是没有头绪。她干脆放下属们回家了,自己盯着电脑屏保的照片,这张新海合影变得亲切,反而珍珍有些遥远了。实在不喜欢这心情,明明还爱着珍珍,却没有朝思暮想的感觉了。

  陈怡倩走进来。「紫薇,还没做完吗?我可以帮点什么?」

  「还差一点,快了!」赵紫薇迟疑了一下,「我有一些新构思,你看看哪些合适?」话一说出来,她马上后悔这谦虚了。

  事情跟预料的一样,两人又开始激烈「讨论」,各执一词,互不相让。天,自己上辈子一定跟这女孩结了怨,不然今生见面怎么尽是吵。「紫薇,你真固执,难道你没听过别人的意见吗?」

  「我怎么没听,你不是说换成红色吗,我同意了!」

  「我不是说这种细节,而是主要方面、大方向。你总是以为自己的想法正确,难道别人的意念都是垃圾?」

  「我没说是垃圾啊,但这么多个方案,我当然要选最合适的!」赵紫薇也有点气了,说:「我是创意总监,我有决定权!」

  陈怡倩也气了:「我是老板,我话事!」

  赵紫薇已经有点昏了,这些方案令她少了许多脑细胞,没想到陈怡倩来横插一杠。「你这个老板只管请人炒人,技术由我负责。」

  「我这个老板什么都管!」

  「除非你炒掉我,否则这个决定权还在我手里!」

  「那好,我现在就炒掉你!」陈怡倩毫不犹豫地说。

  赵紫薇吃惊地看着她。「什么?」

  「哈哈!」陈怡倩大笑,「今天到此为止,明天再继续!」

  赵紫薇也笑了。「明天就明天,明天你一样吵不过我!」她第一次觉得,欺负女孩是件乐事。

  陈怡倩来气了。「紫薇,我发现,你真是个不讲理的女人!你不但不讲理,还是个小气的女人,从来不让我!」

  「呵呵,你没道理,我为什么要让你?」赵紫薇笑了。自己每次跟她争,都说得头头是道,反而陈怡倩经常有点理屈词穷。

  真不可思议,每次争论前,赵紫薇都提醒自己忍耐。可结果还是寸步不让,气得陈怡倩够呛。要引起她的注意早就做到,怎么没罢手,难道自己太贪心了,一心想着让这女孩喜欢上自己。

              第056章、彷徨

  跟赵紫薇在电梯道了再见,陈怡倩来到地下停车场。她想邀请赵紫薇吃晚饭,却说不出口。人家可能赶着回家,或者赴约,她那样的女人,怎么可能没有男人,自己开口也是碰壁。她叹了一口气,大家都是不错的女人,为什么人家风光无限,自己却孤单一人。

  她根本不了解赵紫薇的生活,却认定人家丰富多彩,在这个成熟女人面前,她有点胆怯,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对赵紫薇,用「不简单」不足于说明,这女人工作精练无比,任何花招都逃不过她的眼睛,说话总是有条不紊,谈起案例随口道来,仿佛都是她经手一般。她穿套装稳重大方,柔中带刚,换上花裙俏而不媚,柔而不娇。想到每次都吵不过这个女人,陈怡倩有点气,这女人凭什么不给面子自己,自己毕竟是老板。恼归恼,但她就是想接近这个女人,甚至心底有种隐约的感觉,也许她会是自己的知己。

  刚启动汽车,手机就响了。陈怡倩将耳机戴好,接通了电话。

  「怡倩,我是章俊!」

  「哦,你好!」陈怡倩心里骂,这可恶的家伙,上次时装发布会跑得比兔子还快。

  作为章氏企业的传人,章俊以风流闻名,追求女人的本事跟他的商业头脑一样高明。不过,市民熟知的不是他的商业成绩,而是他的八卦新闻,他上娱乐版比经济版多几十倍。他曾经追求陈怡倩,但陈怡倩只当他是家族朋友,没有跟他亲密的想法。「怡倩,喜欢那束花吗?今天一直忙,忘记打电话给你了!」
  「哦,花是你送的?谢了!」陈怡倩哼了一声。「你做事不能光明正大么,连名都不敢署,我的同事猜测是我自己花钱买的!」

  「哈哈,那我明天再补送一束署名的!」

  「怎么想到要打电话给我?说吧,什么企图?」

  「打给你不应该吗?你是我的朋友。」

  「你忙啊,一个星期有八个约会,时间排得密密麻麻,听说连你父母要见你,还要跟你的秘书预约。」

  「哈哈,怡倩,你说话还是那么呛,一点面子都不给!」

  陈怡倩当然不相信他送花是一时兴起,因为和鲜花一直送来的还有一条手链。「章俊,像你这种人,脸皮那么厚,怕什么!你不是说过吗,商场上就是要厚颜无耻,这跟你的生活方式一样啊,人家打了你左脸,你一定把右脸伸过去。然后,等人家转身的时候再给他一刀,让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怡倩,别把我说得那么恐怖!」

  陈怡倩终于格格地笑出声来了。「你这家伙,还好意思说,每隔三个月就登报换女朋友,你那花花肠肠全世界都知道!我要是有你那张厚脸皮,那颗黑心,我的新海早就发达了!」

  「天地良心,怡倩,别人可以这么说我,你不能,因为你是我的好朋友,你了解我!」

  「呸,谁是你的好朋友,别靠近我两尺以内,我可不想上报纸,跟你沾在一起就倒霉!」陈怡倩骂起他又狠又毒,丝毫不留情面,她一边说一边笑。也许是很久没人供她骂,这一骂十分解气。

  「怡倩,你太凶了,跟你的漂亮不协调,真担心你嫁不出去!」

  「放心吧,没人要也不会考虑你!」

  「只怕过不久,我要担起这重大责任啊,那时候不知是你倒霉还是我了!」章俊被她骂了这么多,居然没跳起来。

  「唉,我也担心有那么一天!」陈怡倩明白,倘若到陈氏集团做个什么副总裁,大概只能找个「门当户对」的世家了,章俊可能就是候选人。

  「怡倩,几时出来吃饭,一起发发牢骚,骂骂各自的父母吧!」

  陈怡倩立即道:「吃饭可以,只要你把广告交给新海做!」

  「哦,这个可能性很大呵!」

  这家伙搞什么名堂,口口声声章陈两家是世交,但只限表面功夫,不但见面不多,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