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我和我的男人】(22)作者:神秘海峰
【我和我的男人】(22)作者:神秘海峰
字数:6846


    第二十二章:我是男?我是女?

  其实我曾经想过是否要继续发表,因为我虽然零七八碎的写了我的一些经历,但这个阶段要写的内容,确是实实在在发生的。这个经历就像一个刚刚愈合的伤疤,一旦被猛烈地撕开,疼痛会更加的严重。但是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思考,我还是决定写出来,因为我总要面对这些惨痛的经历。我想说的是「人活着没有那么多非黑即白的决绝,更多的是彷惶中的犹疑,这恰恰是生活中悲哀的来源。」不过我还是采用虚实结合的笔法来描述,毕竟我想完成的是故事,而不仅仅是流水账。

  上次我谈到了在办公室的激情,让楠撞见。之后的很长时间我们都无法互相面对。我请了一个长假,在家休息。家里那个没心没肺的男人根本没有感觉任何的不安。当他被楠发现的时候,下意识的愣住了。知道我站起身整理衣服的时候才回过味。悻悻的用我的内裤擦擦鸡巴,提上裤子。一边穿一边说:「没事」。而我则大脑一片空白,我只想赶紧逃离这个让人尴尬的地方。最好明天永远不要来临。可第二天依旧来临了。我从来没有感觉时间如此之快,如此的无法等待。我迅速做了一个决定,请长假。病了。

  男人跟我回来后上床就睡了。现在起来看着我窝在沙发上,就走过来问:「怎么?还想呢?一宿没睡?」

    「呼~」我无力的呼出一口气,用手捋了一下头发。

    「怕什么?大不了就公开嘛!」男人说着。

    「你?」我吃惊地抬起头。「公开?怎么公开?」

  「哪有什么?就说你是女性心理不就完了。现在谁管这事?一帮变性的明星在电视上来来去去的。你以为这有什么呀?」男人满不在乎的说着。「以后你就穿着女人的衣服就好了。」

    「唉~~你不懂~~」我嘟囔一句。但心理却有些莫名的踏实。

  「我有什么不懂?」男人站在我面前,用手抚摸着我的头,让我贴在他的小腹上。

    「没什么,你就变成女的好了,我没什么,我不在乎!」

  「噗嗤~~」我笑了一声。「你当然不在乎,先不说我要面对公司同事,这些同事你都不认识。就算将来我变成女人,挨刀做手术的也是我,又不是你。我变成女人,你不是更可心了。」我双手环抱着他的腰。「不过,我现在只有你可以踏实面对了。」

    「要不你就当我的女人吧?」

    「别开玩笑了。」

    「我没开玩笑,你没想过吗?其实,你的内心真的是女性化的。我比你清楚。」

    「你怎么清楚?」

    「你的反应啊!」他说完,眼里闪烁着狡猾猥亵的目光。

    我立刻明白了他说的意思,脸一红,低下头不再看他。

    「你看,你现在的反应,还说不是吗?」

  他说的也许是对的,我其实真的应该是个女人。我从小就喜欢跟女孩子玩。但是对于强势的男孩子总是言听计从。尤其是对于男孩团体中发号施令的老大,总喜欢在他身边。也许我内心真的是个女孩子,只不过从来没有被自己正视过。
    我抬起头看着男人,我虽然想到了这些,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男人双手抚摸我的头,让我的脸在小腹上蹭来蹭去。「你还不去上班?」我闭上眼享受着小腹的毛蹭在脸上的痒痒的美感。「我请假了。先过段时间吧。顺便可以听听公司的风声。」「嗯~~那你应该放松一下。」我感觉下巴有个东西顶了我一下。我下意识的低头,一下子坐正了。「是你想放松吧?你还有这个心思?」

    「老婆~~」一脸的赖样。

    「离我远点,滚~~」

    「来吧,这样你才能忘记不愉快!」男人抱起我,腻味起来。

  我承认,他说的是对的。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不去想楠,不想公司,不去想我将面对的那些未知的事情。

    我顺从的跟着他的节奏,像个木偶一样随着他的动作摆出各种他希望的姿势。

    「你会是个很好的TS. 」男人在进入我身体的一刹那,说了这么一句。
    「TS吗?为什么不是女人?」我闭上眼感受着肛门的饱满。

  「就是要气死那些女人呀?」男人凶猛的开始进攻了。我睁开眼看着男人,男人也在死死的盯着我的眼。

  「气死女人?啊~~还不是为了满足你?」我因为肛门受到猛烈的刺激,紧皱着眉头,用哀求的眼神,气喘吁吁的呼应着。

  「这里在丰满点,真的就太棒了!」男人猥琐的揉着我的胸。「应该很饱满的那种。你会迷死人的。要不我们尝试一下吧。」

  「不要~~啊~~」男人一下子把我抱了起来。悬空的姿势。他用手托着我屁股,一下一下抛弄起我的身体,让我自然地往下坐落到男人的肉棒上,一次又一次地狠狠干着我的肛门。

  强烈地快感冲激而来,我下意识地咬住男人的肩膀,双腿自动环上男人的腰际,让我俩更加密合,连带我硬挺的鸡鸡也在我裸露的腹部和男人衣服的布料间磨擦,爽快地开始溢出前列腺液。接着我便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然后是塑料套被撕开的声音,一个滑溜的薄膜便套到了我的鸡鸡上。

  那是保险套,男人在我的鸡鸡上套了保险套,但我不解的是,既然他身上有戴这种东西,为什么不用呢?紧紧的收缩中可以感觉到,插在我肛门里的粗壮的鸡巴,和我的肉壁间并没有任何隔阂,就这样直接而激烈地与我敏感的肛门壁上的嫩肉接触,我甚至可以感觉到阳具上的阵阵脉动。男人拍了拍我的屁股,发出啪啪两声,放下我的左腿,并拉高我的右腿,就着结合的状态,硬是将我转过身去。那奇异的插入角度,和未曾有过的磨擦,让我爽的差点滑落在地,幸好男人是这么强壮。

  「你看你的样子,如果胸部再丰满起来,我就把你娶回家!想不想!想不想!」男人飞快而又野蛮的开始冲击我的身体。

  「想~~我想~~老公~~快~~我要射了~~」我全身一阵痉挛,射在保险套里,再顺着柱身滑落至大腿根部。男人捧着我的臀肉,用力往结合处搓揉挤压,制成更大的快感,取下我的保险套后,将保险套在我面前晃晃,将我的精液全部倒进我的嘴里。更将手指伸进我嘴里,不让我闭上。

  「自己的精液味道如何?再叫,我要你叫,有多爽就叫多大声,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有多喜欢被男人操!」沙哑低沉的嗓音微微喘息着,犹如帝王的命令般,我下意识地放声叫出来,舌头舔弄着那沾满了我的精液和股间肠液的手指。
  男人猛的顶住我的屁股,这个世界立刻安静了。喘息了片刻,男人拔出了插在我身体里,已经满足了欲望的阳具。起身拉开柜门,又转回身凑到我上。
  我脑海一片空白,感觉男人往我的嘴里为了什么东西,又让我喝了一口水。我下意识的咽了进去。「这是什么?」我无力的问。「雌性激素类的药物。」男人抱着我。「你是我的老婆,我要让你更美。」我瘫在他的怀里,「你是不是早就想好了?」我悠悠的说,但我什么都懒得做了。

  后面的日子,男人不停跟我做爱,之后喂我雌二醇。我开始感觉胸部胀胀的了。当然不像小说里那样,很快就变大变明显,但也有了雏形。男人每次做的时候更加凶狠的揉我胸了。

  「我想辞职。」请假的日子快结束了。我要回到公司了。为了不再面对尴尬,我做出了这个决定。男人的嘴离开我的奶头,看着我。可手依然在我的大腿和屁股上。「可以啊,工作可以再找。你下一个环境可以有个新的开始。正好你可以和我一起出去玩玩,也算散散心。换个环境做爱更刺激。」

  「你除了发情,真不知道会想什么。听你意思,就像现在你玩的够不刺激一样。行了,别舔个没完。还没多大呢。起来吧。我想想,上班后就办这件事。」
    转眼请假的时间到了,我忐忑的来到公司。

    「哟~~好久不见,怎么觉得有点变样了?」前台看着我调笑着。
  「没有吧?」我讪讪一笑。激素对皮肤起作用了?正想着看见楠进了大门,看了我一眼。脸上的微笑瞬间消失,一言不发的走进了公司。除了楠以外,别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看来那件事大家都不知道。这样,我也长出了一口气。
  老板出差了,我跟部门经理说了我的想法。他表示因为我是公司唯一兼着设计和业务两块工作的人,一个是工作交接可以先开始。但辞职申请要等两个月后老板从美国回来。工作交接怎么也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我也就同意了。

  在每次的工作会,只要我和楠都在。楠总是低着头。针对别人问的工作问题,三言两语。面对质疑的问题,则含糊其辞。而我则每次答非所问。知道我俩关系的同事都关心的八卦着。只有我自己知道是什么情况。每次我都会借口拜访客户,提前离开公司。

  在后来的几周时间里,我发现楠很消沉,那个侵犯我的同事趁机跟她走的很近。我曾经在茶水间跟楠相遇的时候提醒她注意这个男人很色,但她很冷淡的抬起头,眼睛都不看我,轻蔑的口吻送出一句话:「哼,他起码正常,不是送屁股给别的男人玩的。」我瞬间凝固了。

  老板从美国回来了,带回一个新的项目。我和部门经理一起去找他。由于我是公司的主力,所以老板再三挽留我,见我去意已决。据答应我做完这个新项目我就可以离开公司。由于没人知道我的那件糗事。我也就同意做完再走了。
  大约过了七八个月,我家的那个男人找了份工作要经常出差,我长期的大剂量吃激素的药,身体有些明显的变化,为了遮盖这些我不得不穿起肥大的衣服。项目进展的异常顺利,再加上楠的冷漠,我觉得还是提前辞职。由于项目进展得非常称心。老板也就同意了。同时还说如果有需要,还是希望我能以私活的角度考虑。我当然面子上也同意了。

  在我办理完手续后,在送别聚餐中,楠跟那个男人一直在一起说说笑笑。那个男人对楠亲密的调笑,甚至动手动脚,楠一点都不反感,反而很配合。我这个时候才听说她俩半年前已经处上恋人了。我沉郁的心情更加焦虑。

  饭后依依的告别,对不知真情的同事而言只是一次欢聚。对我而言却是实实在在的永别。楠跟我的同事一起走到我的面前,可恶的男同事邪恶的看着我,眼里充满了色欲。

  他端着酒杯话里有话的对我说:「一路保重,没事回来看看,毕竟同事一场,更何况我们这种关系。」别人当然听不出来,对我来讲却极其刺耳。

    「对了,忘了告诉你。」同事一把搂过楠。「我们应该一起祝福你。」
  楠很不习惯地扭动了一下身体,似乎想挣开,但却没有成功。她低着头红着脸,抬起酒杯。

    「一路珍重吧!」声音很轻,但我感觉像炸雷一样。我一饮而尽。
  当晚,我喝多了。吐得稀里哗啦,我感觉很多人在拉着我,但我顾不过来,我只求一场大醉。吐完接着喝,喝完接着吐。直到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好像在一个颠簸的船里,一会儿上,一会儿下的摇晃。头疼的厉害,但眼睛睁不开,周围没有什么感知。我只是感觉身体很轻,因为酒桌上吐得太厉害的原因,我能感觉我什么都吐不出来了。但似乎又有酒灌进我的喉咙里,我呼吸不了,憋得慌。我突然感觉到我跟楠在一起的日子,我们亲密的在一起,聊天,做爱。突然楠手里拿着一个男性的假阳具,冲我笑着说:「你要接受它吗?」
    我傻傻的看着楠的脸,说:「只要是你,我就接受。」

  「我来试试」楠调皮的说着,然后把假阳具插进我的肛门,并且一边插一遍问:「很舒服吗?」

    「啊~~轻点~~」

  「被它操舒服还是操我舒服?说实话!」楠问道「你和它~~啊~~你也长一个吧~~操我,啊我觉得好舒服~~」我被它挑逗的话言乱语突然楠的脸变了,像凶神恶煞一样,把我转过身,让我趴下身子。我忽然发现楠真的长了一个男性的生殖器,我惊慌失措。楠却一下子捅进我的身体。

  「小贱人,干死你!让你骚!」楠口气变的十分的凶恶我回应着楠的羞辱,忍受着她的冲击,放浪的叫到:「干死我,只要能让你高兴!接受我,我都给你,都给你~~啊~~没想到你当男人好猛啊~~」

    「是吗?你终于认清你婊子的本质了?干死你!」

    「对,我就是你的男婊子,你就是我的老公」

  「那岂不是你当我老婆啦?」楠直起身子,一只手压着我的下巴,我感到一种受虐的快感。

  「对,我是你老婆~~你是我老公~~我让你操~~」我回应着「那你怎么生孩子啊?我可想要个孩子呢~~」楠猛烈的冲击我的身体「我生~~」

  「你生个屁~~操~~屁股还真会夹~~怎么调教的~~」楠恶狠狠的说「都是老公调教的~~」我快感越来越强烈「你的鸡巴还是硬的哦」楠挑逗地說.「因为老公操的太爽了~~老公的鸡巴更硬啊~~干得我好爽~~」我下体开始麻麻的,我知道我要到高潮了。

  楠似乎干得更爽,将我翻成正面,彻底将我的双腿扛在她肩上,双手扶起我的屁股,继续用猛力的抽插着,整个房间充满了性交的淫声,两人交合的叫床声,搭配着性器紧密结合的啪啪声,还有屁眼被大操出的滋滋声,外加上两人激烈交媾引起的床的吱呀声,形成一幅超淫的画面。

  楠的鸡巴不停的在我体内进出,一下又一下的猛烈的操着我。我闭着眼睛全身心地体会被心爱女人操的感觉。

  楠的鸡巴很硬,像一根铁棍在我的肛门里肆虐。我的鸡鸡被干的也硬硬,没有一丝缓和的余地。酸酸的,涨涨的。

    「你的鸡巴好硬啊!」

  「就是为了干你呀。」楠一边操我,两只手在我身上游走。拍着我的屁股,捏着我的胸部。我的两条的大腿则紧紧的环绕他的腰部。死死的缠着。

    楠把我的腿推了上来。我的屁股则完全的暴露在他的眼前。

    「讨厌~~啊~~」

  楠一边操,一边用两手掰开我丰满的屁股,看着他的鸡巴一插到底的反复进出。这感觉太充实了。

  体内的鸡巴疯狂的挤开密实的肠肉,戳到我的前列腺的触点,「咕叽咕叽」的搅动声越来越响,屁眼里被鸡巴挤出的淫液我都能感觉到,正顺着两人的交合处往下流。

    「天啊!好深……嗯……好舒服……老公……啊!」

  「趴着~~还是从后边操你爽~~」楠说道我顺从的又趴在了床上。楠抱着我那又大又圆的屁股没有任何温柔的,只是发泄的撞击着。随着她抽插,我感觉我的屁股前后乱颤,跟女人的乳房一样抖出花来了,楠拍打着我的屁股。

  「看着骚屁股还抖出的肉浪了」楠一手抓住一半臀肉使劲的揉捏,胯下更用力的往里操,我感觉两个阴囊都想塞进我的身体。

    「操死你!老子今天就把你制服了,干个够本!看你这骚货还发不发骚了!」

  太猛烈了,我的鸡鸡随着楠的操干,龟头一下一下的在身下甩动,龟头流出的汁水我能感觉到全都甩了出来,滴在我身下的床上。楠的手伸到我的下边,捏着我的鸡鸡。

  「骚货~~留这么多水~~」然后楠用手指在奶头处不停的搓着,搓完又捏着我的鸡鸡来回的蹭,继而再捏奶头,再用手指抠弄,反反复复。

  这一连串的动作就像真的在玩女人奶头,被楠揉搓着胸膛,这强烈的羞耻感直冲大脑皮层,使得我的感官更加敏感,身后楠还在用又硬又烫的大鸡巴操干着,仿佛把我操个对穿才罢休,两只大手像揉面团似的捏着我的屁股,我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太厉害了……啊啊……要被操坏了……老公……啊……」我因为太过激动,肛门开始紧缩。

  「贱货,啊,屁眼真会夹,天生给人操的贱逼。」楠的口气越来越粗鲁「老公,老公,我的屁股只给你操,啊啊。」在楠的奋力一顶中,我射了出来,楠也因为我射精时肛门的收缩刺激的她喷射在了我的体内。

    「骚逼,挨操都能射,你说你是不是被老子操的命。」楠稍作停留抽了出来。

    「啊~~啊~啊!」我醒来了,不是楠。是那个可恶的同事!

  「为什么是你?!」我一下子坐了起来,但我的喉咙里糊一样黏腻,发不出太大的声音。我「咳」的一声,知道我喉咙里的是什么了。

  「真爽~~这次真是干的淋漓尽致,口爆一次,你这小嘴嘬的我,差点把我的鸡巴吸进去。哎呀~~不枉我辛苦一场把你拉回来。」可恶的男人喘着粗气说。
    「楠呢?」

  「吃完饭她就回去了,其实她在床上也挺浪的。」男人淫笑着说「你这样怎么对得起她?」我气愤的质问道「操,我他妈给你刷锅,你还问我怎么对得起她?」男人也抬高声音。「也就是你是我老婆,要不是我他妈早就把你干了,我会要她?」
    我无言

  「她怀孕了,妈的,一个没留神。真么那么准。还是你方便,不会怀孕。」男人站了起来,开始穿衣服。

    我愕然,低沉的警告他:「楠是好女人。你不能辜负她」

  「是好女人,唔~~累死我了,她确实是个好~~女~~人。哈哈~~好到一碰就怀孕,一怀孕就不让我碰了,说是对宝宝不好。操,这段时间存的精华,全给你了。算作纪念吧」

  「你不能这样!」我叫到「她又不去打胎,闹的我不娶她还不行。好歹是我的种」男人穿好衣服。「不过这种女人娶回家也好,不会出轨。哈哈~~你知道为什么?她不敢在别人面前脱衣服,因为她的大腿内侧靠阴道的地方,我刻了字,贱货两个字。」

    「为什么?禽兽!」我咬牙切齿地说

  「我禽兽?哈哈!那天他去公司是我让他去的。我说你到公司会发现一个特殊情况。结果……是你把她害成这样的。那天我看她跑出公司,我就知道我达到目的了。看她那么消沉,我就觉得这是个机会。我就陪着她,陪了一段时间,她就跟我上床了。女人嘛,总是脆弱的。可能因为我干的她太爽了,她哭着说她是个贱货,趁她精神恍惚的时候,让她同意我刻这两个字。这样她无论如何也只有跟我了。不管我要不要她。我终于有个女性奴了。哈哈!!她还真是随叫随到,在床上我怎么干都行。哎呀~~她的肛门也挺紧,就是没你的会夹。不过没事,来日方长嘛。」男人点上一支烟,「我走了,跟你干的太爽了,我回去再去调教调教她,操,这个骚逼也挺带劲的。」

  「你无耻!」我被激怒了!一下子冲了过去,但是我因为喝的太多,激烈的做爱体力消耗太大。被他一巴掌打倒在地。

  「操,骚货!你还装男人!刚才瞧你被操的浪样!再说了,你是不是吃什么药了?快一年没碰你了。你的身体感觉更像女人了。关键有奶子了。哈哈~~你呀!省省吧。在你临走的时候又享受了一下你的身体,感觉还是蛮不错的。另外我还拍了几段视频。主要是照你的浪样。这样我玩那个小贱货的时候也有个小情趣了。」男人说完,打开门扬长而去,留下我,赤裸着身体趴在地上无言的抽泣,任由精液顺着屁股沟缓缓流出……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梦晓辉音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