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女人的痣】(63-64)作者:渤渤汹涌
【女人的痣】(63-64)作者:渤渤汹涌
字数:11489


               (六十三)

  「以后不要去见颜霁了!」,郭颖很霸道的说道。

  「……」,我白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那……,算了,你以后少见,就是要见她也得跟我报备,好不好?」,她撅着嘴撒娇道。

  「有必要吗?」,我牙疼的问道。

  「当然!省的你们俩又搞出什么东西来!嗯?」,说到这,她突然皱起了眉,紧紧盯着我眼睛,狐疑道:「上次你去她家看她的时候,有没有……?说实话!」
  「没有!绝对没有!她婆婆还在她家呢,我怎么可能!」,我吓得赶紧举手发誓、保证、解释。

  「哦……,这次我就信你,要是让我知道你骗我,哼哼,我就把它给你拽断了!」,她又一次的抓住阴茎,威胁道。

  我暗地里抹了把冷汗,大呼侥幸侥幸,差点玩火自焚了!

  「还不快起来!不是跟曾老师约好了?」

  「……,那你怎么不起来?」

  「昨晚伤心了一夜,我要再睡会儿!」,她怒道,说罢便把我给推下了床,被子一卷蒙头睡了。

  ……

  和曾老师一起跟未来的老板见了面,基本上谈妥了明年考研的事情——只要过了分数线就没什么问题。

  临走前,在校园里曾老师问我,你小子怎么又换女朋友了?

  我很委屈很无辜的看着她道,你可冤枉我了!可不能用「又」字啊,我这人一向很专一的!

  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道,你小子别跟我贫嘴,我还不知道你!不过你这个女朋友挺不错的,我挺满意……

  我心里埋怨道,你又不是我妈,你满意啥?嘴上却说:「有啥好的?能花钱,也能挣钱,否则我也不会辞职来考研了,试用期的工资都赶上我了,再过几个月,我真的成了吃软饭的了……」。

  她手指指着我笑道:「你这是大男子主义!」。

  没等我开口反驳,她又道:「我看着她对你很好啊,很会疼人的一个人,而且你们俩看着也挺有夫妻相……」。

  我瞪大眼睛看着她道:「这都能看出来?」

  「你和她看起来倒是很像的……」

  「其实,她是我表妹……」,说完后我就有点后悔,不过想到她是我的老师,相当于半个娘,也就不那么担心了。

  「表妹?亲表妹?」,她诧异道。

  「姨家的,从小玩到大,算是青梅竹马。曾老师,你不会也对着有偏见吧?」
  「偏见倒不至于,在我们那个年代这事挺正常的」,她的表情倒不像说谎,她继续道:「你家里人知道吗?他们同意了吗?」

  她算是问到了我的软肋,我苦着脸摇摇头道:「哪敢说啊!一直瞒着呢,回到家都是偷偷摸摸的,唉,我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她没有接我的话,沉默了一会儿却有些感慨的说道:「以后即使国家承认表兄妹结婚,估计也不会再有这种婚姻了……」。

  我听后也是一阵黯然,然后就破口大骂道:「他妈的这操蛋的国家,这混蛋的法律!」

  「你呀你!在我这个女老师面前还骂脏话,你小子……」,她在我脑袋上拍了一巴掌,哭笑不得道。

  「别哭丧着脸了!走你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你说呢?」,她倒安慰起我,「好好努力吧,我祝福你们俩!」。

  ……

  「曾老师真的这么说的?」

  「骗你干嘛?」,我白了她一眼道。

  「她真好!她要是我妈该多好!」,郭颖撅着嘴感慨道,「你说你这个坏胚子怎么能遇到这样好的老师?」

  「别做白日梦了!赶紧收拾收拾退房走人!」,我捏着她的脸蛋儿笑道。
  「哦!知道了!」,她满脸不情愿的嗔道,「哦,对了,你考研的事情谈好了吗?」

  「谢谢啊!你还没忘了正事!谈好了,只要过了分数线应该问题不大。他还让我现在辞职去他公司干一段时间,让我婉拒了,妈的,放着好好的国企不干,跑他那个成立没多久的皮包公司干,我傻呀!真把我当成刚毕业没经验的二逼了?」
  「嘻嘻,看来你今天算是干对一件事了,来,啵一个,算是表扬你了!」,她笑眯着眼睛道。

  「……,停,再亲下去就走火了!信不信现在就办了你?!」

  ……

  在回上海的高铁上,郭颖闭着眼睛打着瞌睡,我却想起了颜霁,想着想着就自嘲的苦笑起来,我发现,自己有点无耻了,虽然我给自己找了个借口——那天自己喝多了,所以一件小事就容易冲动的放大——但现在想来,我真的没有资格责怪她,毕竟她是他的妻子,她是他「儿子」的母亲,而那个他却不是我……
  于是,我拿起手机,一个字一个字的斟酌了良久,才给颜霁发了一条短信:对不起,那天醉了,临走前连句道别都没有对你说,你别生气好吗?

  过了一会儿,她回道:「我为什么要生气,你歌唱得不错……」。

  操!我捶着额头哀叹,苦思冥想了一会儿,回道:「他没发现什么吧?」
  按下发送键后,我有点得意,在这事上我和她肯定有共同语言。果然,很快便收到她的回复:「没有啊!你长得那么丑,哪有我儿子帅?真自恋!哈哈……」。
  操!我暗骂,回道:「没有我的种子,你哪能生出那么帅的儿子!指望他的那张驴脸?」

  「滚!你可以去死了!」

  「别生气了!下次我好好补偿你!」

  「怎么补偿?」

  「舔你!」

  「……」

  「你什么时候痒了,就告诉我,即使在天涯海角,我马上飞过去!」

  「滚!」

  ……

  「我当时怎么敢跟你眉来眼去的,不说他会发现,就是你那个精明的像只小狐狸的女朋友,发现了怎么办?」

  「她已经发现了……」

  「发现了什么?」

  「孩子像我……」。

  「……,你真的可以去死了!你俩咋样了?哈哈哈……,我好开心!」,她在短信里幸灾乐祸,我甚至能想象出手机屏幕前的她,笑得花枝招展,真的恨不得过去把她掐死!

  「笑够了,就不要生气了!我会去看你的!」,我咬牙切齿的回道,一边打字,一边想着下次见到她非得狠狠的操死她!

  「你们没事就好!省的怪我破坏你们的感情……,好了,我不生气了,记得把短信删了!」

  操!她都被我教坏了……

  「这是我给你制定的复习计划!」,当天晚上,郭颖趁我洗澡的功夫给我做了一张时间表,哦,用她的话来说是「复习计划」。

  「亲爱的,这个……,这个就不用了吧……,你看看,怎么还有跑步、健身的项目?」,我苦着脸道。

  「那当然,要劳逸结合嘛,就这么定了!哦,你需要我帮你复习英语吗?你的口语那么差,满嘴的ChineseEnglish……」

  「呔!你也太瞧不起我了吧!遥想当年小爷高考英语好歹140分,哪有你说的这么不堪!」,我急红了脸怒道。

  「虽然耳朵不太好使,但研究生英语入学考试可不考听力和口语,嘿嘿……,放心吧,小爷考个60分是没啥问题的!」,我马上又腆着脸道。

  「哼!就这么一次机会,你自己没把握好可不要怪老娘不再给你机会!」,她瞪了我一眼嗔道。

  「老娘……?郭颖,你啥时候变成这样了?我那个可爱的表妹呢?你还我!」,我捧着她的小脸痛苦的说道。

  「少来!赶紧看书去!」,她笑着把我的手打开,催道。

  「不是吧?今天就开始?要不我们先爱爱吧……,好,我这就去,你别动手!」,
我按住她拧我的手,呲牙咧嘴道。

  「还不快去!11点之前别上床!否则就别碰我!」

  「……」

  时隔两年重新捡起书本,只是以我现在的状态,根本就静不下心来,遑论用三个月的时间看那么多的专业书。因为是跨专业,所以那些专业书对我来说算是全新的,虽然本科时候有过接触,但真要学好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所以只用了半个月,我就瘦了五六斤,睡眠严重不足。

  于是便想给自己放个假,放松一下,只是一直没有机会。

  那天正好周六,我一个人在咖啡店里看书,午后的阳光让我昏昏欲睡,这时收到了宋佳楠的短信,还是问我怎么不联系她?

  一个多小时后,她出现在我的面前。

  半年未见,她似乎又变了模样,更苗条了,身上也有了一股淡淡的成熟女人味儿。

  我放下书,站起来上下打量着她,笑道:「你又漂亮了!」

  她巧笑嫣嫣的俏立在那,抿着唇道:「是吗?」

  我有点看直了眼,直到她嗔道:「你不请我坐下吗?」

  「坐啊!」,我赶紧为她拉开椅子,「喝什么?」

  她瞄了一眼桌上的杯子,道:「跟你一样,碧螺春?」

  我笑道:「很少有女生在咖啡店里喝绿茶的,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
  「那是因为你见得少」,她白了我一眼道。

  「怎么在看书?还是……,这是什么书?」,她一边翻着书,一边皱着眉问道。

  「哦,准备考研,所以临阵抱佛脚,你来了正好,我们聊聊天……」,我说着递给她一杯茶。

  葱指不经意间碰触到我的手指,柔腻的感觉让我情不自禁的按住了她的指甲,她愣了一下,脸色微红的嗔道:「有人……,你怎么想考研?」。

  我笑了笑,却没有松手,反而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她,道:「这么久没见,我都有点想你了!」

  「哦?」,她抬起那双杏眼,撅着嘴嗔道:「只是有点想?」

  「呃……」,我尴尬的笑了笑,心里却感慨为什么女孩儿都这么敏感?
  「是挺想你的!」,见她眉头一皱,我赶紧又道:「你想我了吗?」

  「嗯……」,她似乎很害羞,用力挣脱了我的手,脸上淡淡的红晕变得酡红,快速的垂下目光,又小心的抬起来看着我道:「最近一直想你……,不是」,她咬着唇道:「只是想见你……」

  「哦?是吗?」,我忍着笑,问道:「到底是一直在想我?还是只是想见我?」,
说罢,便一手抓住了她的小手,小手捧着茶杯,很温暖,「说实话!」

  她的手在我的掌中徒劳的挣扎了几下,最后她低声道:「想你!」

  我不再挑逗她,只是跟她喝茶聊天,不一会儿她便恢复了往日的模样,不时的抿唇轻笑。午后的阳光洒在她的脸上,她的脸很精致,很白皙,没有看到那几颗淡淡的雀斑——她今天化了一层淡妆。

  「我晚上得回家……」,我对她说道。

  「哦?」,她有些失望的看着我,一脸的落寞。

  「嗯,所以……」,我说着便又握住了她的小手,小手很柔腻,「附近有家酒店……」。

  她的手在我的手中颤了颤,似乎想缩回去,只是被我用力的握住,她皱着眉头娇嗔道:「我不要……」。

  「不要什么?」,我笑道。

  「不要去酒店……」,她咬着唇低声道。

  「不去酒店去哪?野战?现在太阳这么高,会被发现的……」,我笑得更加开心,手指在她的掌心轻轻的画着圈,她似乎有些怕痒,小手一下子便握成拳,把我的手指紧紧握在掌心。

  「你好色哩!我不想理你了!」,她羞恼的嗔道。

  我却知道这只是她矜持的姿态,只是笑笑不再理会她,转头把服务员叫来结账。

  「你放手!很多人呢!」,她在我身后娇嗔道。

  「哦?」,我停下脚步,扭头笑道:「怎么害羞了?」

  「你很讨厌!我的手都痛了!」,她揉着小手抱怨道。「对了,你为什么要考研?你还没告诉我呢!」

  「这……,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等过会儿到酒店里再慢慢跟你说……」,我本想说「等过会儿在床上告诉你」,可一看到她那张还略显稚嫩的娇羞的脸庞,我就赶紧改口。

  「你真色!人家想你,可不是想跟你那个……」,她咬着唇嗔道。

  「哪个啊?」,我笑着问道,「我只是想跟你聊聊天……,好了,快走吧,时间不早了……」。

  「你!」,她跺了跺脚,只是又被我握住了小手,几乎被我生拖硬拽的进了酒店。

  随着房门关闭时发出砰的一声轻响,她似乎一下子就软到在我的怀里。
  「你好坏!在电梯里就摸人家!」,她娇喘着嗔道。

  「谁让你这么漂亮呢!你难道不知道我很喜欢你穿黑丝吗?你打扮的这么性感,我哪里能忍得住?」,我一边吻着她,一边抚摸着她的大腿,大腿上的黑丝并没有成为障碍,反而给了我一种异样、另类的快感。

  她努力的推开我的脸,抚着微微起伏的乳房,一双闪着水光的杏眼看着我,问道:「你上次为什么不打招呼就走了?把我一个人扔下……」

  我傻眼了,没想到都到了这个时候她竟然翻旧帐。

  「我跟你说了啊!我说有事先走了……」,我斩钉截铁的说道,「我那天是真有事,你洗澡的时候接到电话,让我赶紧过去……」。

  「真的?」

  「真的!」,我说完,便又低头吻上了她的红唇,道:「骗你是小狗!」
  「唔唔……,那你后来怎么不联系我了?」,她又一次推开我的脸,嗔道。
  「你不是有男朋友吗?我怕打扰你……」,我无耻的找了这么一个借口,只是她似乎很吃这一套,只见她撅着嘴道:「那我就原谅你吧!」

  接着便听她道:「我分手了……」。

  操!怎么又遇到这种事情?!一分手就想到了我!上次是何家,这次是宋佳楠,难道我看起来很像备胎吗?

  「哦?什么时候的事?」,我微微皱眉,问道。

  「暑假里,吵了好几次,就分了……」

  「……」,我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便低着头看着她,她被我盯得有些不自在,垂下首嗔道:「你……,你这么看我干吗?」

  我挑起她的下巴,眯着眼睛笑道:「你说呢?」

  「不……,不知道」,她摇头道。

  「我想干你!」,说罢低头吻上了她的嘴,手也在她的大腿上和屁股上不断的游走。

  「啊!」,随着一声痛呼,阴茎进入了她的身体,秀气的眉毛紧紧蹙成一团,她咬着唇道:「轻点!」

  「哦?还疼?你男朋友没开发你?」

  「没,没,没有……」,她慌乱的说道。

  「说实话!有没有!」,我用力的将阴茎插到底,追问道。

  「啊!痛!有……」,她张开红唇痛呼道,「不过就两三次……」。

  「操!两三次还这么紧!」,我一边抽送着阴茎一边骂道。

  「你好粗鲁!不准说脏话!」,身下的女孩儿忍着痛嗔道。

  「那我现在在干吗?」,我淫笑着问道。

  「不知道……」,她咬着唇摇头道。

  「在操你!」

  「呸!流氓!」,她轻啐道。

  「是吗?我是流氓?」,说着,我开始加快抽送的速度和力度,只把她操的连连痛呼。

  「我是流氓吗?我在干什么?」,我一边操她一边问她。

  「啊啊,好痛!你不是流氓,轻点……,哦……,你在操我!啊……」
  「来句日语吧」,我停了下来,突发奇想道。

  「呸!才不要呢!人家不会!」,她娇喘着使劲摇头道。

  「怎么可能不会?叫一声我插一下,不叫我就不动了!」,我淫笑着威胁道。
  「你好坏!你是个坏人!」,她羞急的抓着我的胳膊道。

  「叫一声!」,我狠狠的把阴茎插到底,命令道。

  「痛い」,她马上低呼道。

  「啥意思?」

  「你无赖!不告诉你!」,她嗔道。

  「到底什么意思?」,我又狠狠的插了一下。

  「不要,我告诉你,是痛的意思……」,她急道。

  「早说嘛!」,我捏了捏她的乳房笑道。

  「来个雅美蝶……」,我淫笑道。

  「呸!」,她羞恼的嗔道。

  「不要!啊,我说,我说!%

  我听着是还真是那么个味儿,便欲罢不能,只想让她一直这么叫下去,于是一阵狂风暴雨的抽送。

  ……

  「下次什么时候见我?」,完事后,她躺在我的怀里轻声问道。

  「你没高潮?」,我没有正面回答她。

  「痛……」,她皱着眉嗔道。

  「下次还找我吗?」,我笑着问道。

  「嗯……」,她抬起头来,咬着唇问道:「你有女朋友?」

  「……」

  「你说呢?」,我很后悔今天见了她,更害怕她赖上自己,纠缠不放……
  「应该有,否则为什么那么急着回家?」,她撇撇嘴道。

  「那你还……?」

  「我也不知道」,她撅着嘴摇头道,「或许我的第一次给了你……」。
  「停!」,我赶紧打断她,急道:「我当时可不知道你是处女……」。
  「你很无赖!」,她羞恼道,「我又没说让你负责,你急着撇清什么啊!」
  「哦,这样啊!吓死我了!」,我拍拍胸口松了口气道。

  「……」,她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道:「我感觉自己好贱!」

  「……」

  我眼睁睁的看着她下了床,就连狼藉不堪的下体都没有擦,便穿上了内裤,很快穿好衣服,红着眼睛咬着唇哽咽道:「我走了,不再理你了!我很讨厌你!」
  「我很讨厌你……」,我耳边不停的响着这句话,寻思道:到底是讨厌我呢?还是不讨厌我呢?直到房门关上的那刻,我才确定,她是很讨厌我的,讨厌到头也不回的便离开了!

  操!点了根烟狠狠的吸了一口,我骂道,你真是个无耻的人!

  我想,又一个女孩儿离开了我……

  操!你怎么这么无耻!

  ……

               (六十四)

  回家前,特意跑了两公里,搞的浑身是汗。

  「咦?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郭颖看着我满身是汗,诧异道。

  「嗯」,我一边换鞋一边点头道,却不敢抬头看她,「我先去洗澡了……」。
  这是我想好的一招,省的回到家跟她拥吻时,让她闻到身上的味道——宋佳楠的味道以及酒店沐浴露的味道——她的鼻子很灵。

  果然,她笑着嗔道:「你别过来亲我,我嫌弃你!快去洗澡!」

  或许是因为内疚,或许是因为对未来的恐惧,那天之后,我竟然安心的复习了三个多月,也没有再联系颜霁,甚至跟郭颖做爱的次数都少了很多。偶尔也会想起那句「我很讨厌你!」,心情便是一阵低落,于是拼命的不去想,可是愈是如此,愈是想的更多——她似乎成了我的一个魔咒,忘不了的魔咒。

  出了考场,抬头看着NJ熟悉的天空,有些阴霾,暗道:小爷终于出狱了。在想到底是去洗个澡呢,还是洗个澡呢,还是洗个澡呢的时候,我接到了郭颖的电话:「赶紧回家,不要在那边瞎晃荡!」。

  好吧,她是如此的了解我,竟然踩着考试结束的钟点,一句话便打消了我所有的不良企图。

  「今晚好好犒劳你……,亲一个」,她笑道。

  「我好看吗?」,郭颖躺在沙发上,对站在门口目瞪口呆、口水横流的我说道。

  操!我用力的咽了咽口水,下面竟然不争气的硬了。「小妖精!」,我恶狠狠的说道。

  「你饿了吗?」,她依然斜躺在沙发上,嘟着红唇问道。

  「你是先吃饭还是……」,她咬着唇道,声音妩媚而充满诱惑。

  「还吃什么饭!先吃了你再说!」,我关上门,用最快的速度扑过去,居高临下打量着她。

  「吻我!」,她道。

  低头含住了诱人的红唇,轻轻的舔了舔,有点甜,她在唇上涂了一层淡淡的口红,我抬起头道:「你这小妖精!打扮的这么性感,这不是勾引我犯罪吗?!」
  「性感吗?」,她眨着眼睛笑道,穿着黑丝的长腿缠上了我的腰,双手搂住我的脖子,嗔道:「吻我!我想要了……」。

  压抑了很久的欲望如泛滥的洪水,冲溃了堤坝,裹挟着身体扑向她,舌头撬开她的牙齿,捕捉到嫩滑的粉舌,用力的吮吸起来。

  「哥哥,我好湿,操我!」,她在我身下不安的扭动着腰肢,娇喘着道。
  来不及脱掉她的丝袜,阴茎隔着丝袜粗暴的进入了她的身体。

  「啊!」,她秀眉轻蹙的低呼一声。

  「疼?」,我咬着她的红唇问道。

  「不痛……,有点磨!轻点!」,她嗔道。

  「你的水真多,你听……」,我淫笑道。

  「讨厌你!哥哥,温柔点,操我!」,她星眸微闭,粉舌轻吐。

  「操!今天非得操死你!」

  「啊!好深!哥哥,爱我!我好想它,想你的鸡鸡,操我!」

  ……

  有道是:「菜花戏蝶吮花髓,恋蜜狂蜂隐蜜窠。花心柔软春含露,柳骨藏蕤夜宿莺。花叶曾将花蕊破,柳垂复把柳枝摇。金枪鏖战三千阵,银烛光临七八娇」。
  「哥哥,我要死了!好难受!吻我,张天,吻我!我好美!美死我了!」。
  星眸含露,粉汗如雨,鬓乱钗横,娇喘吟吟。

  「我戴套……」,我喘着粗气道。

  「不要!射给我!安全期!」,她紧紧抓着我的胳膊,急道,「用力操我!哥哥,用力操我!」

  有些凉的夜晚,我却挥汗如雨,半截的黑丝还套在她的小腿上,在灯光下闪着丝丝的水光。我一边吻着她精致的脚丫,一边用力的抽送阴茎,大腿上出了一层薄汗,有点湿滑,所以手有点打滑。

  「哥哥,从后面操我!」,她似乎觉察到了我的状况,咬着唇道。

  「不!我喜欢面对面的操你!看着你的脸操你!」,我急喘着道。

  「可你这样用不上力,我喜欢你用力的操我!」,她娇嗔道。

  扑哧一声,丝袜在我的手中成了碎片:「这样不就行了!」,说罢,我便分开她的两条大腿,全身压了上去,打桩机般的做着最后的冲刺。

  「啊啊啊,哥哥,我要死了!爱我!用力爱我!」

  ……

  「你好粗暴!」,她细喘着嗔道,「下面都肿了!」

  「刚才你不是很爽吗?」,我抚摸着满是细汗的乳房笑道。

  「嘻嘻……」,她在我的怀里偷偷笑着,道:「我好爽!」

  「爽?难道不美吗?」,我捏着她的鼻子问道。

  「美啊!」,她眨着眼睛道,「过程很美,结果很爽,嘻嘻……」。

  「你这个小妖精!」,我哭笑不得道。

  「哥哥,你好了吗?」,她抬起头来,艳丽的脸颊上露出诱人的神采,咬着唇道:「我还要……」。

  「操!憋了这么久,你想一次榨干我啊!」,我怒道。

  「我不管!人家还想要!舔我……」,红唇微张,粉舌轻舔着唇角,妩媚道:「我也舔你……」。

  ……

  「你也不问问我考的咋样?」

  「有什么好问的,过了你就去读,过不了那就不读了呗!」,她白了我一眼道。高潮后的脸上满是红晕,濡湿的红唇一角还残留着一缕精液。

  我苦笑道:「看来你还对这保留意见啊!」。

  「哥哥……」,她撒娇道:「人家想早点生孩子嘛,你别苦着脸,我不说了还不行……」。

  「你这个小狐狸精!时不时的给我提个醒……放心吧,答应你的事肯定忘不了,要不咱俩现在就开始?」,我摸着她的乳房淫笑道。

  「讨厌!人家累了,抱抱睡觉……」,她娇嗔道。

  「操!我还没吃饭呢!」

  「咯咯……,那我去给你热饭……」

  吃饭的时候郭颖道:「你什么时候放假?该准备回家了……」。

  我埋头吃饭,头也不抬道:「随便!」

  「其实我不想回家」,她撅着嘴道。

  「为什么?」,我抬头瞥了她一眼。

  「回家后你就不理我了!还得偷偷摸摸的……」。

  我有点烦躁的扔下筷子,道:「那你说咋办?告诉我爸妈,告诉你爸妈?」
  「可别!」,她急道,「算了,以后再说吧……」。

  于是,本来好好的一顿饭,让一句话给毁了心情,吃的索然无味。

  躺在床上,郭颖突然对我说:「我们只同居,不结婚吧!」

  「瞎说什么呢!不结婚怎么跟家里交代?等着吧,这次回家你妈肯定要问你的婚事,我妈也得问我,还得先想法糊弄过去……,唉,烦死了,睡吧,不想了!」
  于是,深夜里相拥在一起的两人,像极了一对苦命鸳鸯,对自己的未来一点把握都么有,只能不停的唉声叹气……

  ……

  果然,回到家的第一天,母亲就旁敲侧击的问我,有没有女朋友啊?甚至背着我偷偷的跟郭颖打听,而姨妈也做着相同的事情。

  我和郭颖只能相顾无言。

  「我们去你奶奶家住几天吧!」,她道。

  「嘿嘿,你是不是又想了?」,我捏着她的脸蛋儿淫笑道。

  「呸!流氓!」,她红着脸啐道,「我是烦,受不了我妈的盘问,真是的!」
  只是下一刻她便变了脸,搂着我的脖子撒娇道:「不过,人家也挺想你的嘛,嘻嘻……」,

  「才回家住了一天就走?」,母亲瞪着我嗔道。

  「去看我奶奶啊,顺便接她来过年!」,我理直气壮的回道。

  「那郭颖去干吗?」,她皱着眉头道。

  「你管那么多闲事干吗!」,父亲竟然帮着我说话,这让我很诧异,我偷偷的给了他一个感激的眼神,只是被他狠狠瞪了回来,「早去早回!你可得给我当心点!」

  「……」,听了他的话,我浑身一哆嗦,总感觉他话里有话,本想再说几句话,查证一番,却被他一句「还不快滚!」给赶出门。

  「你带这么多东西干嘛?今天都二十六了,你打算在那边过年啊!」,我看到郭颖竟然拖着个小箱子,头痛道。

  「我就是想在那过年,不行啊!」,她白了我一眼没好气道。

  我愣了一下,因为她的反应有点激烈,问道:「难道吵架了?离家出走?」
  「嗯,大清早都不让我清静,吃饭的时候又唠叨,烦死了!」,她撅着嘴嗔道。

  我无奈的叹口气,接过她的箱子,道:「走吧,你开车!」

  换了一个环境,郭颖果然很快便又开心起来。她拉着我奶奶的胳膊撒娇道:「姥姥,今年我在这过年好不好?你就别去我姨夫家了,去那边过年多没意思!」
  「那可不行!我可不能让你在这过春节,你妈不得埋怨死我啊!」,奶奶拍了拍她的脑袋笑道。

  「哦……」,她撅着嘴应了一声,一脸的不高兴。

  我赶紧把她拉走,省的过会儿再出什么幺蛾子。

  晚上,郭颖如之前一样,偷偷的钻进了我的被窝。我握着睡衣下的一对小白兔笑道:「你现在都熟练了,动作很麻利啊!」

  「你又笑话我!」,她掐着胳膊上的肉嗔道,「嘻嘻,还是你这里暖和!」
  「你说,顾萱现在在干什么?」,她突然问道,黑暗里看不清她的脸,只有一双亮晶晶的眸子。

  「你怎么想起了她?」,我紧紧的搂住她,弹了弹她的嘴唇问道。

  「可不是吗?每次来这里,都不由自主的想起她,嘿嘿……」,黑暗里,她傻傻的笑道。

  「我也不知道……」,我也有些伤怀,「或许……」。

  「或许什么?」,她趴在我的胸口,瞪着闪着亮光的眼睛问道。

  「或许在哪个男人的怀里……,就像我们现在这样,嘿……!」,我苦笑道。
  「呸!你真够无耻的!」,她轻轻的咬着我的下巴嗔道,「你们都分手了,你还不允许人家再找?」

  「……」,我白了她一眼,可惜夜太黑,不知道她有没有看到。

  「我知道你肯定挺不好受的」,她摸着下巴上的胡茬,柔声道,「可你不是还有我吗?哥哥……」。

  「吻我!张天!」,她俯视着我道。

  「唔唔……,你想憋死我啊!」,不知过了多久,她用力的推开我的脸,娇喘着嗔道。

  「你又湿了!」,我捻着手指淫笑道。

  「那你还不进来!操我!哥哥……」,她舔着我的耳朵,诱惑道。

  「哦……,好烫!哥哥,我想它了!操我!」

  ……

  天还未亮,郭颖如往常一样的醒来。

  「还走吗?」,迷糊中我又把她拖回被窝。

  「嗯……」,她轻声回道。

  「不想让你走!」,我执拗的用力抱住她,「别回去了!」

  「不行!会被发现的!」,她摇头道。

  「发现就发现吧,我豁出去了!」,我翻身把她压在身下,恶狠狠道。
  「真的?」,她的眼睛很亮,在晨曦中闪着水光。

  「嗯!被发现了我就摊牌,再这样下去我会疯的!」,我点头道。

  「吻我!哥哥……」,她扭动着腰肢,大腿根磨蹭着我的阴茎,「我要你好好爱我!」

  早饭吃的有点晚,因为我和郭颖起来的比较晚。

  「小颖,多吃点!」,奶奶满脸笑意的对郭颖道。

  刚才在床上肆无忌惮的她,现在竟然被奶奶盯得满脸通红,只顾着低头喝粥。
  我却忍受着桌下大腿上的剧痛,呲牙咧嘴的按住她的小手,凑到她耳边小声道:「别捏了,奶奶都知道了!今晚就直接去我房间,嘿嘿……」。

  「流氓!」,她红着脸啐道,「那怎么办?万一告诉你爸妈……」。

  「告诉就告诉呗,我想奶奶肯定力挺我!哈哈……」,我得意地笑道。
  「真的?」,她眨着眼睛道。

  「你没看到她挺高兴的?」,我看了眼对面的奶奶,说道。她的耳朵不太好,只是一脸笑意的看到我和郭颖窃窃私语。

  「嘻嘻……,姥姥真好!」,她眯着眼睛笑道。

  我白了她一眼道:「怎么对你有好处的人,你都觉得是好人?」

  「当然!」,她抻着脖子道,「难道对我不好的人才是好人?」

  「你就是个小狐狸精!嘴甜!」,我捏着她的小手笑道。

  「你说奶奶会不会跟姨妈提我们的事?我有点怕……」,她撅着嘴一脸担忧,所以又一次提到这事,我知道,她如此反复确认,寻求的只是心理安慰而已。
  「说呗,早死早超生!」

  「呸!哪有你这么说话的!」,她怒嗔道。

  「那就等着看看呗!我哪知道!」,我白了她一眼道。

  没想到,事情真的被郭颖说中了。奶奶去我家的当天晚上,吃饭的时候像是很随意的对母亲说道:「你们早些年不是给小颖定了娃娃亲?」

  母亲张大了嘴巴,一脸吃惊的看着奶奶,父亲在奶奶面前屁都不敢放一个,愣了一下便低头吃饭。

  「妈……,现在国家不允许啊!」,母亲急道。

  「哦,没事,我就突然想起来了,我这是老糊涂了……,吃饭吃饭……」。
  母亲狐疑的看了我一眼,心不在焉的吃着饭,不过目光不时的瞥向我,让我浑身不自在。

  「说!到底怎么回事?」,饭后母亲进了我的房间,就质问道。

  「啥呀?」,我一脸无辜道。

  「你奶奶怎么会提那件事?」,她皱着眉头问道。

  「我怎么知道!或许奶奶很喜欢郭颖呗,你又不是不知道,郭颖嘴那么甜,很会哄人的……」

  「张天,我可告诉你!不准打郭颖的主意!要是让我知道,看我怎么收拾你!」,
她点着我的额头威胁道。

  「看你说的……」,我咧着嘴艰难的笑了笑,在她转身出去的时候,嘟囔道:「我要是打了她的主意,你怎么收拾我?」

  「什么?!」,她转身死死的盯着我,「你再说一遍?」

  「没,没什么!我是说我肯定不会!」,我急忙辩解道。

  母亲走了一会儿,父亲在房间门口探头,瞪了我一眼道:「你……,你奶奶跟我说了,你使劲作吧!我帮不了你!」

  我狠狠的打了个冷战,一阵恐惧涌上心头……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除了母亲,其他人都知道了,如果母亲知道了,她会不会硬生生的拆散我和郭颖?

  应该不会,肯定不会,她不会这么做,不会的!我在心里不断的自我安慰,越想越烦躁,就穿上衣服出了门。

  身后传来母亲的声音:「又去见谁?」

  「郭颖!」,我头也不回的说道,反正我已经豁出去了,早死早超生!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