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刺客】作者:石砚
【刺客】作者:石砚
                刺 客
 

 字数:5107字
 
  我是个万人恨的杀手,从小就在师父身边学艺。对我们来说,道德、正义什 么都不是,我们只认识两样东西——金和银。我们也不管什么江湖规矩,向来不 当面下手,在我们的字典里只有两个字——成功。我们出手的结果也只有两个: 生或死。
 
  自从师父死后,师兄弟们各自寻求自己的发展,我也不例外,这些年杀了些 个不知名的小角色,赚了几文酒钱,虽然没有饿肚子,但看着别人大把大把的花 金子,使银子,心中总是不甘,就盼着有朝一日接下个大买卖,赚上一笔一辈子 都花不完的钱。
 
  这机会终于来了,有人答应我一笔足以买下半个京城的钱,并预付了一半订 金,要买前宋军正印先锋官,女将萧赛红的人头。
 
  萧赛红可是个尽人皆知的名字,除了女元帅穆桂英,还有谁的名气比她更响 亮呢。她年轻貌美,武艺高强,心思缜密,功勋卓着,为什么还有人会要她的命 呢?管他呢,对我来说,她的命很值钱,只这理由就足够了。
 
  话虽如此说,要杀萧赛红可不容易,单说武艺,辽邦众将无人与之相敌,大 宋国朝也只有曾作过元帅的浑天侯穆桂英和大刀王怀女与其不相上下而已,我一 个小小杀手,更不可能是其对手,能杀得了她吗?对于这一点,我还是很有信心 的,否则也不会接下这烫手的山芋,因为我是个好杀手,我有别人所不具备的优 势,足以抵消武功上的不足。
 
  我的优势是什么呢?
 
  一是空间——我们向来是从背后下手,她在明我在暗,只要我不动,她就永 远不会知道谁是想杀她的人;二是时间——俗话说:「不怕贼偷,怕贼惦记」, 动手的时间在我掌握之中,她只能被动地等待。
 
  有了这两种优势,还怕杀不了她吗?
 
  不过,话说回来了,就算这样,要她的命仍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以她的武 功,一般人百步开外就已经被她发现,就算我这样已经可以列入一流高手的人, 在用上龟息术的时候,即使连眼睛都不眨,最近也只能藏身在离她十步左右的距 离,这个距离用来偷袭一个高手还是太远了点儿。她是个女将,决不允许任何陌 生人靠近她的身体,更不用说是一个陌生的男人,所以,也不可能扮作什么人靠 近她。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
 
  别忘了,杀手最重要的武器就是时间和耐心,这一点我是不缺乏的。趁她不 在,我已经数度出入她的住宅,仔细了解了那里的所有通道和防卫力量。虽然她 家护院的人不少,但只要不是萧赛红本人,以别人的能耐是不可能发现我的踪迹 的,所以,出入萧家对我来说并非难事,只要杀得了她,全身离开也不算什么, 一切关键都还是一个:怎么靠近她?
 
  我观察了她很久,对她的生活起居已然十分了解。她是个警惕性很高的女人, 她居住的内宅除了老管家以外,没有命令,任何男人都不允许跨进一步,就算是 她的女亲兵也都各守其位,离开八尺之外,睡觉时更只有最贴身的两名女亲兵守 在房中侍候。我当然可以躲过那些女亲兵靠近她的卧房,但决不可以太近,否则 就会被她发现。看来,这一条路又不通。
 
  且慢,我突然脑中灵光一闪,这看起来不通的路却是最好的路。
 
  萧赛红是个勤奋的武将,每天鸡鸣便起,习练武功,然后,去校场看部下操 练,饭在校场吃,一直到晚饭后才回来。回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沐浴更衣,洗去 白天的一身臭汗,然后看一会儿兵书,准时入睡。
 
  沐浴更衣时就是我动手的最佳时机。
 
  第一,那个时候她会把贴身女亲兵也打发出去,独自一人呆在房里,如果我 出手快,完全能够在不惊动别人的情况下行刺成功;第二,她是个女人,而且小 姑未嫁,当她裸身面对一个男人时,我猜她第一个反应不是反抗或反击,而是设 法遮羞,这就给了我从十步以外偷袭的时间;第三,即使她发现有人行刺,也不 会喊叫求助,因为对她来说,被人知道曾当着男人的面暴露身体的耻辱比死更可 怕。
 
  当然,她也许会聪明到先痛下狠手,杀了我再掩盖自己曝光的事实,对此我 也准备了万全之策。对于所有杀手来说,逃跑的本事都是最好的,所以,一击不 中,跑掉还是不成问题的。我可以逃到室外,再大叫:「我看见了萧赛红的光屁 股!」这同我手中的刀一样锋利,一般的女人也许会含垢偷生,而萧赛红是一定 会蒙羞自尽的。
 
  我看好了这个机会,便趁她不在的时候预先作了布置。首先在她堂屋后窗上 事先戳了几个小洞,并用一根极细的丝绳拴住,试好了长度。当我隐身于屋后大 树上的时候,就可以看到房内的情况。我的眼睛是经过严格训练的,比一般人要 强许多倍,透过那不大的小洞可以看清房内的一切。我已经在这里观察了好几天, 恰好可以看到萧赛红每天脱衣服的太师椅。
 
  军人的优点是严格守时,这也同样是她的缺点。就如我算好的一样,萧赛红 一刻不差地回来了,在女亲兵帮助下去了盔甲,也一刻不变地叫女亲兵准备好了 洗澡水,然后独自一人,锁上房门准备沐浴。
 
  她一成不变地站在那太师椅前,开始脱衣服,虽然窗纸上有洞,我也无法看 清她的身体,只能从那小洞中看到一点点肉色的光斑摇曳着,证明她在那里活动, 而真正用来了解她的动作的是听觉,这也是我们杀手特有的功夫。我听到她脱了 上衣,去了肚兜儿,解下罗裙,然后弯腰将亵裤向下一褪。这是最好的时机,亵 裤缠在脚上的时候她迈不开腿,就难以躲闪。
 
  我从树上一跃而起,挺弯刀象箭一般射向后窗,那根丝绳的另一端绕过树岔 就抓在我手上,当我的头靠近窗口时,绳子被拉紧,将窗户打开,正好让我穿窗 而入。
 
  象我预料的一样,正准备将亵裤从脚腕上除去的萧赛红听到动静直起身来两 手拉开对敌的架式,突然意识到自己身上寸缕无着,强烈的羞耻感使她失去了武 将应有的反应。她不知所措地看着我和我手中的刀,本来举起来准备搏斗的手突 然收回去,一只手横在胸前遮住双乳,另一只手下伸捂住了私处。
 
  她没有躲闪,脚腕上缠着亵裤也无法躲闪;她也没有反击,因为那就意味着 她要主动将女人的部位暴露在异性面前;她更没有呼救,那会有更多的男人看到 她的裸体。她选择了死,看着我的刀切过来,她抬起头,闭上美丽的眼睛。 
  我的弯刀在她雪白的颈部轻轻划了一下,刀很锋利,只这轻轻一划,便切入 她的咽喉一寸五分,这就足够了,她的气管、食道和血管都被割断,剩下的就是 等待死亡的最终降临。
 
  她猛地睁开眼睛,仍然一动不动地站着,愣愣地看着我,胸脯迅速地起伏着, 随着那起伏,从颈部切断的刀口中发出呼噜呼噜的排气声。血喷着泡沫从伤口出 冒出来,流过细长的脖颈,在颈窝处略顿一下,又向下流入深深的乳沟中,再从 下面流出来,绕过深凹的肚脐,一直流到捂住下体的玉手上,然后顺着两条修长 的玉腿流入地上的亵裤中。
 
  过了一会儿,她那红红的小嘴微微张开,仿佛要说什么,但没有说出来,一 丝鲜血却顺着嘴角流下来。她的眼睛里充满了复杂的表情,是羞辱?是悔恨?是 不甘?还是其他什么?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乞求。
 
  难道对一个杀她的人还要乞求吗?是的,我明白,她是在求我赶快走,不要 让人看到,她不愿意别人知道她是光着身子死在一个男人面前的。但我不会走, 我还要等着取她的人头呢。
 
  看出我没有离开的意思,她绝望地将眼睛垂下,两颗晶莹的泪珠流出了眼眶。 她的身子慢慢地变矮了,因为她的双腿弯了下去。她先跪在地上,然后坐在自己 的脚上,再弯腰团成一团,最后侧倒下去,她在尽最大的努力让自己在死去的时 候羞处仍在有效的遮掩中。我看到她仍然用那种眼光看着我,然后那美丽的眼睛 便失去了原有的光彩。
 
  这个时候,她那蜷曲的秀腿突然蹬踢了起来,缓慢、有力而漫无目的的在半 空中划着圈儿,象一只垂死的母鸡,把缠在脚腕上的亵裤彻底弄离了身体。大约 蹬了七、八下,两脚开始尽力绷直,腿却又慢慢蜷缩回去,整条腿象筛糠一样抖 动着,最后终于完全停止了挣扎。
 
  直到这时,我才张开握得出汗的左手,平静了一下狂跳的心脏,然后走过去 准备取下她的首级,这时,我感到身体发生了反应。
 
  这个女人我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她冷艳,性感,每次看到我都有一种占有 的冲动,特别是戎装在身的她,更有一种一般女子所不具备的特殊媚力。但那时 候,她是正印先锋官,我却是不敢见天日的冷血杀手,虽有欲心,却没有机会。 
  行刺的时候,她虽然赤身露体,但彼时的我所能想的就是能否成功,甚至当 她已经中刀以后,我仍然担心她会不会死前作一次可怕的反击,所以并没有注意 到裸体的萧赛红有多美,多迷人。
 
  现在,一切都按我预想的实现了,甚至没有惊动就站在屋外廊下的两名女亲 兵,我清楚,我现在想对她作什么,都不再需要担心什么,那一份色欲之心便不 由自主地袭上心头。
 
  我在她身边停住脚步,站在上面向下仔细观看。她比一般女子高,甚至比一 般男子都高一些,这使她的双腿显得异常修长美丽,一双弯弯的金莲瘦瘦的,纤 细小巧,令人不敢相信那竟是长在一个这般高大的女人身上。
 
  她赤条条地倒在地上,蜷缩的身体泛着白色的肉光,她的腰肢细细的,柳枝 般柔若无骨,使浑圆的臀部更加曲线玲珑。她上面的手横在胸前,遮掩着一对酥 乳,下面的手从前面伸在两腿之间,紧捂着女性的秘处。
 
  我感到十分冲动,蹲下身去用手抚摸着她光滑的皮肤。她的身体很白,很细 腻,象抹了一层蜡,油腻腻的感觉十分美妙。两条臂膀比我见过的这个年龄的女 人要粗一些,那是因为练武的原因,但也显得更加性感。那脚很小巧,摸上去软 软的,让人爱不释手。
 
  我在她的脚和腰之间来回抚摸着她的身体侧面,用心感觉着她的曼妙曲线。 
  然后我想要看看她的那些地方。她的屁股圆圆的,捏上去柔软而富有弹性。 随着我的抓握,肥白的臀肉之间露出浅褐色的小小菊门,我用手捅了捅,放在鼻 子边嗅了嗅,原来这么知名的女将军屁眼儿也是臭的。
 
  我还想进一步观察,她的手却把那些地方挡住了,我抓着她的手指想把她的 手从那地方拉开,感到十分费力,也许是她的腿把手夹住了。我把她翻过来,让 她仰面躺在地上,她的两手居然还牢牢地挡在那三个地方,这女人的自我控制能 力该有多强!但她毕竟已经死了。
 
  先把她横在胸前的手用力拉开,露出两颗挺拔的乳峰,她的乳头本来是红红 的,现在因为血液的大量流失而变得略有些发白,不过这丝毫也不影响她乳房的 诱惑力,使我情不自禁地抓住她们揉搓了半天。
 
  我把她的两条长腿分开,然后用抓着她伸在两腿间的手指用力一掰,终于让 他离开了那个令我迫不及待想看到的私处。她的阴阜不算太高,但圆圆的,生着 不疏不密的卷曲黑毛,那黑毛一直向下分布,并逐渐稀疏下去,到阴唇的中间就 完全消失了。两腿间最诱人的地方就是那两片紧夹在一起的肥厚阴唇,和它们之 间肉缝中的一切。
 
  我用手指轻轻地将阴唇分开,里面的皮肤粉红的,两片薄薄的小阴唇半掩着 中间的孔窍,小阴唇后面的联合处湿湿的,我用手沾了些液体到鼻子边闻了闻, 那不是尿,而是女人的阴精,是在她临死的时候因强烈的刺激而分泌出来的。 
  我的手指加了些力,把她的阴唇分开得更大些,从她阴道口那完整的半月形 皮膜便知道她真的还是个黄花姑娘。
 
  我感到一种强烈的欲望袭上心头,也顾不得她已经是个没有生命的尸体,抓 住手脚将她拎起来走向浴桶。我把她泡在水里,仔细把她身上的血污洗净,然后 又把她抱出来,让她的两腿垂在桶边,上身则扎在水中。我分开她的臀肉,重新 露出那女人的神秘地方,然后自己褪下衣服,露出我那早已硬得象铁棒一般的阳 具,从她的后面插了进去。
 
  她的里面仍然保持着身体的温度,仍然保持着十足的弹性,虽然我并不是第 一次干女人,但从没有象今天这样爽的感觉。她已经死了,用不着考虑让她享受 快感,所以我只管按自己的需要用力捅刺着,每次都深及底部,小腹撞在她富于 弹性的屁股上发出啪啪的声音。我越弄越重,越弄越快,直到我自己终于控制不 住地喷射起来。
 
  完事之后,我用她的大手巾把自己擦干净,没有用水,因为水中已经满是血 污。现在我要的都有了,应该离开这里了。我重新拿起刀,把她那颗美丽的头割 下来,用她的罗裙包裹起来。开始也曾想过把她的下身儿割下来带走作个纪念, 后来就放弃了。
 
  女人被别人的男人干了总是怕被人知道,而男人干了别人的女人则唯恐别人 不知道。特别是萧赛红这样的知名女人,玩儿过她是个十分值得夸耀的事情,所 以,我决定留下她那带着我精液的羞处,那样当人们发现她的尸体的时候就知道 她已经被杀她的人占有了。
 
  我把那颗曾经美丽动人的人头挂在腰间丝绦上,把刀拿在手里,然后重新越 窗而出,按事先探好的路线飞跃数道高墙来到街上,几个腾跃已经来到城边。爬 城对我这样的一流高手来说太容易了。我翻过城墙,拔脚如飞,一眨眼已是数十 里之外。
 
  我飞快地走着,心里充满了自豪感,我杀了别人杀不了的武林高手,玩儿了 别人不敢玩儿的冷美人,这是多么值得夸耀的事情?!我得赶快去告诉雇用我的 人,用萧赛红的人头去换那剩下的一半钱,我就可以痛快地大把花钱了。不过我 知道,从此后,我再也不可能遇见如此令我兴奋的女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