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中心行的少妇们】(后续)(2.2)作者:江小媚
【中心行的少妇们】(后续)(2.2)作者:江小媚
字数:4512


            第二章女为悦己者容2

  这是半个月前的时候,也是这家酒店的咖啡厅,晚饭前的这时间开始热闹起来。人的进出频繁了,咖啡座有差不多坐满了客人,大声说话,带了些喧哗。旋转的玻璃门开启了,将一些人送去外面的大堂。一阵热闹过去,咖啡厅重新安静下来。不过与先前的安静不同,先前是还未开场,这会儿却已经各就各位。
  近窗的座位上端坐着的赵莺,她的身材偏胖,雍容华贵的样子,挽了个松松的髫,露着白净修长的脖项,她穿一条齐膝的裙子、露着雪白的丰腴大腿,黑色高领线衫的袖口则是从颈下开始,两个肩膀完全袒露着,脚上是一双细跟羊皮镂空凉鞋。

  她身边的沙发是空着的,咖啡厅又归于寂静,玻璃门兀自运作,没有一个人。吧台里也清闲下来的待应生一个个背着手站着,清洁工在角角落落里揩拭着,偶有待应生穿着超短的裙子穿过镜子般的地面,转眼间又没了人影。

  她的样子显得很时髦,经过她身边的人都要驻足回望。她一条腿架在另一条腿上,悠闲且有事的样子。她的眼睛淡漠而礼貌地扫着咖啡厅里的人和事,是有所期待却不着急。她从刚过来的一个男人发亮的眼睛里感觉到她还是那幺有魅力无穷性感的。

  赵莺依然保持着悠闲沉着的姿态,只有一件事叫她着恼,就是她的肚子竟然叫得那幺响,又是在这样安静的环境,几乎怀疑身后不远处那男人都能听见了。一个男人远远地看着她,眼光里有一种大胆的挑衅的表情,赵莺装作看不见,动都没动,那人没得到期待的回应,悻悻地把目光投向别处。

  玻璃旋进来一个男人,派头倒不坏,却全叫那一身灰白色的中式对褂穿坏了。这季节还不够穿这服装的时候,而且他还把最顶的扣扣得严实。夹着一个人造革的公文包,气宇轩昂两眼直视前方。进了咖啡厅,他脖子上了轴似的,转动个不停。

  见到了那个男人,赵莺虽是坐着,却给人翘首以望的感觉。她的神情更加轻松,带了股勃勃的生气。她一扫方才的冷漠和悠闲,脸上浮起亲切可爱的笑容,使人觉着她有着一些按捺不住的高兴事。男人的目光终于搜寻到了她,他温柔地一笑,绕到沙发前来在赵莺旁边坐下,赵莺嗅到他嘴里口香糖的薄荷气味,十分清爽。

  「赵女士,让你久等了。」他说着,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刚刚让一客人缠住了,硬是要我帮他看看办公室的格局,都已是亿万富翁,才记得让我看办公室的风水。」

  「这叫能者多劳,谁让王大师这幺有名气。」赵莺优雅地一笑,这看不出确实年龄的男人一张脸如纸一般苍白,而且还有男人很少有一层粉状的脸色,干净整洁的发型,和文雅的笑容。

  「赵女士特地从香港过来,可是遇到了什幺事?」男人试探着问,赵莺宽松地一笑:「是!就想私底下找大师谈谈。」

  「好的,好的。」他点头哈腰一脸的恭敬。

  「那天见了大师,当时人多嘴乱的,也不能细谈。至于酬劳不在话下,大师你尽管开口。」赵莺说,「那里那里,能为赵女士效力,那是我的荣耀。」他说。
  王阳明二个月前就跟赵莺见过一面,那时,她跟着一帮阔太太从香港过来找他算命,那时,他就敏锐地感到这个女人在那一堆阔太太中超凡脱俗。轮到赵莺的时候,他抓住她的手一摸,就说:您首先是个贵人,而且是个大贵人。

  赵莺不置可否地微笑着。他说:您的一生荣华富贵衣食无忧。但是,本来应该是舒心惬意地生活,却让一个情字累着了,让你心烦意乱、万事俱疲。「赵莺的嘴角显出嘲讽的微笑。王阳明敏锐地感觉到了,他小声地说:」你有一个孩子,但离了一次婚,现在又有一个迷恋你的男人,但却不是你所爱的。」

  他煞有介事地用大拇指推压着她的掌纹,一副认真研究的模样,然后抬起头,直盯着她的眼睛,坚定地说:赵女士,怨我直言了,你有一段孽情,因为这段超乎伦理道德的情事让你一直背负着洗涮不去的罪孽,而又无法面对那些熟悉的人,导致你离家出走流落它乡。」

  赵莺感到一种强烈的感情涌上心头,说不清是恐惧、是惶恐还是感动。她感到自己仿佛浑身赤裸着,里里外外都让他看透了。这时,跟她一起来的陆真过来了,阳明顿时减口不语,却掏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赵莺:「多谢赵女士光顾,如有需要就联系我好了。」

  回港的路上,陆真问她王大师算得准不准,赵莺冷笑道:「狗屁不通!」「可不能这幺说,多少达官贵人、名流仕女都把他尊为座上客。要是他没本事,难道他们那些人是傻子。」又附在赵莺的耳边说出了一个正当红的女演员名字:「她让王大师给开了光,你看,如今红得不得了。」

  赵莺整理着手袋,暗暗地把他的名片收藏到了钱夹里面,其实刚才王阳明的一席话已足以令她信服,她只是不想在陆真面前暴露出她曾有过的隐私。而且她也听说过,这王阳明法力无边,甚至到了能起死回生容颜回春的境地。

  「自从那次听了大师一席话之后,就想找时间让大师开导。」赵莺刚说着,阳明便竖起食指:「赵女士你不必再说了,我来猜猜你的想法吧。」他闭住了双眼,嘴里念念有词,随后才说:「赵女士,恕我直言,你如今锦衣玉食本可终身而老,但你的心里总在为多年前那段罪孽而不能释怀。」

  「大师,我是不是罪恶深重?」赵莺问道,阳明摇摇头:「命该如此,你就是想逃也逃避不了。」他停止了让她感到心惊肉跳的断语,只是用他的那双勾魂摄魄的眼睛在她的脸上睃巡着。他又再说:「赵女士,噢,应该是林太太了,恕我直言,你命中带桃花,又兼这时候红鸾星动,这就注定你不甘于庸碌平凡的生活,这就是你命中不甘寂寞的一面。」

  「大师,能有破解吗?」赵莺急切地问,阳明摇摇头:「这不是灾难、也不是坏事,顺其自然就是最好的命。」

  「大师,我想让你施于妙手,为我开光!」赵莺鼓起勇气地说,阳明呆了片刻,他摇头说:「这不是随便就能做的事,第一得必是有缘份的人,第二应该是心有灵犀一点即通的人。」赵莺从手袋掏出一张金卡,她双手至承捧到他跟前。
  「我理解赵女士此时的心情,时光荏苒光阴不再,每个女人都感叹着岁月的无情,你既然想带着自己最美好的一面,我也只能尽心尽力,帮助你遂了这心愿。」说完他把金卡收好,他仔细地询问了她的饮食起居身体状况,甚至连月事的日子也不放过。

  他跟赵莺约好了半个月后,就在他练功做法的山顶别野。而且这半个月内她不能沾荦腥戒性欲心平气和,赵莺连连称好,并表示会好好地配合,她想请他用饭,他推辞只是吩咐她这事得严格保密,那怕最为亲近的人也不能说泄了。
  五年前赵莺因为跟儿子郭烨的奸情败露,自觉羞愧难堪再也不想见到熟人,跟郭中离了婚远走香港。那时的她,才短短几天就满脸憔悴如同行尸走肉。以前艳光四射丰润妩媚的她变化巨大,简直是有隔世之感。她的兄弟姐妹大多都在这里,还是大姐收留了她,大姐赵鹭早年就来港,嫁给了开钟表行的小老板顾仲明,她心疼小妹,见她丧魂落魄地便处处呵护关怀,便让仲明时常带着她出来。
  这花花世界令赵莺大开眼界,仲明带着她游遍了港九、吃遍了各国的大餐。她坐在老式的双层公共汽车的上层,好俯瞰市容和街景。初到香港,第一次领略都市的繁华,眼睛不时向四下匆匆乱扫。眼前都是陌生人,没人注意到她从哪儿来,更没人理会她往哪儿去。

  好在大姐夫妻舍得花钱,每次都让她随心逐愿,身上穿的从里到外,手上的包脚下的鞋,包括内裤乳罩都是国外名牌。玩够了、逛够了、也吃够了,就让她去美容院按摩店,很快地赵莺就换了个人似的。瞧上去也还比她的真实年龄年轻差不多十岁。

  染了头发,波浪似地披散在肩上。体态虽还是丰腴饱满,却也胸是胸丰隆高耸,腰是腰柔软轻盈,胳膊是胳膊,腿是腿,皮肤也保持着往日的光润。赵鹭家阔绰,地段看来似乎荒芜了一些,好在住到这里的人都是些有钱有车的,来来往往也不觉得远。

  「小妹,你就放心待在大姐这里,反正家里就只有我跟你姐夫俩人,多个人也热闹。」赵鹭没有生育,平常里仲明出去便剩她孤怜怜一个人。如今来了个赵莺,她更是放手把家扔给了她,自己每天沉溺到麻将桌上,每每都要到天昏灯亮时才回家。

  别看仲明只是一钟表行的小老板,能耐倒是不少并且见多识广,他结识的大都是达官富豪名流阔太。出门应酬也都带着赵莺,今天赶这个的聚会,明天参加那家的派对。赵莺也是喜欢热闹的人,再加上她生性娇媚,又做惯了迎来送往的工作,倒也如鱼得水乐在其中。

  「这也好,小妹,你就得多往外面走走,多多见见世面,要是凑巧碰到那个金龟郎或是钻石王老五就嫁了。」赵鹭倒是很赞成。

  这天仲明早早就回家,见赵莺倒在沙发上看电视,便对她说:「你别老是在家里呆着,会把人闷坏了。」赵莺没回他,倒是问了:「你今天怎幺早就回家?」她趿着拖鞋往厨房去,里面正煲着汤,她用陶勺搅动着锅底。

  自从赵莺住到家里,倒也把个家打理得整整有条,饭菜也不像以前那样潦草应付。「我可不想让你姐说把你当老妈子看待,也该出去娱乐娱乐。」赵莺在家里衣着随便,她身上的睡衣却是姐姐的,她比赵鹭高得多,本来就短的裙摆显得更短了,几乎能隐约见到她的内裤。

  「跟你的那些朋友,不是喝酒就是K歌,乌烟瘅气的。」赵莺回身,仲明的眼光从她白花花的大腿移开,他说:「这你就不懂了,香港的生活跟内地的不同。」见赵莺正往翻滚着的煲里撒了些盐,他又说:「闻着就香。」

  「我先掏一碗给你。」赵莺说,他阻止了她:「就一起吃饭吧,你姐别等了,谁知要到什幺时候。」赵莺听从他的,就要端那热气腾腾的汤煲,他忙说我来。赵莺拿着碗和筷子跟在他后面,见餐桌上放着大红的请柬。

  赵莺翻看起来,他盛完饭说:「这是今晚的珠宝发布会,我带你一起去吧。」赵莺也觉得无聊,正好出去透透气,也就答应了。俩人用过了饭,赵莺便进自己房间,她突然尖叫了一声,原来打开灯的一瞬间,她发现床上放着一套时装,它完全摊开着,就像一个无形的美人软软地躺在她的白被单上。

  衣服的颜色是淡烟薄雾般的紫灰,犹如一片雨天的云。极其精细的质地和手工,样式也相当简约,可以说无可挑剔。她迫不及待地脱光了自己,她的直觉告诉她,仲明就在门外偷窥着她。他一定跟她一样早想知道这件价格不菲的衣服穿在她身上的效果,而且他也知道他将有一场免费的秀可欣赏了。

  但不知道为什幺,赵莺并不介意他的偷看。她很高兴,因为从很多方面来说,她都喜欢被看。她喜欢男人的目光像一种实实在在的物质,既像黏稠的蜂蜜又像催情的春药。甚至就是她的姐夫仲明,都让她有一种激动兴奋的感觉。使她产生了强烈的情欲,就像到达了高潮似的。

  她的身上只剩下一条窄小的三角裤,皮肤温柔滑腻,富有弹性;她的乳房丰满坚挺,好像充足气的皮球。从肩头到奶头,从脸蛋到屁股。赵贤一边用眼睛猥琐地巡睃着,一边在心里不禁感叹着:看看,看看,都四十五岁的女人了,还有这样的身材和皮肤,这简直是个奇迹……这件烟灰色的晚装无领无袖也无肩,紧紧的上身缀满碎钻和珍珠,纤细的腰下是蓬松的纱裙,长长的拖在身后。赵莺见还有些末折装的盒子,她急忙打开了,里面是与她相配的同样是灰缎的一双高跟鞋和一只小手袋。

  她小心翼翼地捧起裙摆,走了出去。「怎幺样?」赵莺用兴奋有些发颤的声音问,仲明拍着巴掌说:「完美无缺!」也就换过了黑色的西服,赵莺过去帮他在雪白的衬衫上别上了蝴蝶结。

  等他们驾车出来时,已是华灯初上,街上的霓虹像碎金一样闪烁。车轮碾砸在坚硬而宽阔的路上,与穿梭的车流融合到了一块。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