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农村娃进城
农村娃进城
 “咋回事?”-
  刘虎娃惊悚了,想要伸手下去查看他的宝贝有没有事,手臂却被李香草一把抓住了,立刻,刘虎娃就感觉到体内的那股气息少了一些,却是沿着手指侵入了李香草的体内。-
“我的亲娘咧,我怎么突然感觉到这么热?”
-  李香草惊呼一声,脸庞泛红,都要滴出鲜血出来,脑中的什么伦理什么廉耻都忘得一干二净,直接整个人钻进了虎娃怀中。
-  刘虎娃毕竟是血气方刚的小汉子,此时哪里还有功夫去研究白色晶块到底哪里去了,整个人趴在李香草的身上,卖力的耕耘了起来。-
过了很久,约莫一个钟头后,房间内的声音才平息下来,刘虎娃穿好自己的衣服,蹑手蹑脚的就要走出去:“嫂子,我先回去了啊……”-
李香草被他这么长时间作弄,哪里还有什么力气,无力的嘟囔了一句不知道什么东西,翻了个身沉沉的睡去了。
-  刘虎娃暗自点头,心想自己果然是人中龙凤,生下来就是干这种体力活的命,想到明天跟林清丽还有约定,加上此时体内的欲火也泄的一干二净,伸头往外看了一眼,确定没有人注意这里后,才猫着身子翻出了墙外。-
心中却暗自疑惑:这白色晶块,究竟是去了哪里了呢?不会对小虎娃产生什么影响吧?暗暗担忧的刘虎娃溜回家中,一天来了三次,以他强健的体格也是有点承受不住,挨着枕头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刘虎娃就被他爹震天般的嗓门叫唤,同时用他那蒲扇大的手掌不停的拍打房门:“虎伢子!虎伢子!快起床了,清丽都等了老一会了!”
-  刘虎娃顿时惊醒,这才想起今天要跟林清丽去省城,连忙一个翻身做了起来,胡乱把衣服一套就冲出了房门外。-
林清丽站在厅前对着他露出嗔怒的表情,质问道:“虎娃,你说的早起呢?”
-  “啊,我一不小心睡死了,这不是起来了吗?走吧走吧,这就去城里,你的事情要紧!”
-  刘虎娃一拍脑袋,懊悔的说道。-
“呵呵,真是猪头,都这么晚了还睡的这么死,我也不是很急,你先吃饭吧,去城里还有老长一段路呢。”
-  林清丽笑着说道。-
刘虎娃哪敢让她等待自己,从炕上拎着两个大白馍馍就揣进怀里,笑着说道:“没事,我壮着,这样就够了,走吧走吧,不然王二叔他拖拉机要进城了,我们只能走路去了……”-
也不管林清丽答不答应,带头就走了出去。-
林清丽对虎娃爹妈抱歉的笑了笑,转身走了。剩下虎娃他娘看着他们两个人的背影,呵呵乐道:“这两孩子,真是……”-
“好了好了,别乱说,不然传出去还以为我们对林家有什么非分之想,快点吃点东西,下地里干活,这短时间风雨好,看能不能赶个好收成。”-
他爹说道。
-  “怎么滴,我连话都不能说了?”-
虎娃他娘瞪了他一眼,立刻他爹就不停求饶:“能说能说……”
-  刘虎娃远远地吊在林清丽的身后,口中啃着馍馍,咂了咂嘴巴,快速的咽了下去,走到泥泞的路边停了下来。
-  两人要进城,就必须等待王二叔那拉砖的手扶拖拉机,直接靠双腿走路进城,那不可不是说着玩的,估计腿都要走断。
-  王二叔是隔壁家的邻居,名字叫做王二,昨天夜里虎娃他爹妈说的王二蛋,就是他的儿子,乡里取名字向来怎么叫着舒服怎么来,所以名字千奇百怪,听说隔壁村有一家四兄弟,单名就是一、二、三、四,简单又好记。-
所以刘虎娃越来越觉得,林清丽的名字不凡,一听就知道是有文化人的人帮忙取得,不愧是自己看上的女人,不过刘虎娃也知道,自己也只能暗中这样想想,他们家的差距,他自己还是清楚的。
-  没过多久,远处手扶拖拉机‘突突突’的冒着黑烟开了过来,王二叔看到路边站着的两人,停下手扶拖拉机后吆喝到:“虎娃子、林丫头这是要去哪?”
-  “二叔,咱要跟清丽去城里教育局一趟,方不方便?”
-  刘虎娃龇着一口白牙说到,把最后一口馍馍狠狠的吞进了肚子里,王二因为要去成立拉砖,几乎每天都要进城,如果车上没装什么东西的话,就会搭载邻里邻外的的人。-
“说的什么屁话!”
-  王二笑骂道,“我哪里有不方便的时候?上来吧,今天刚好没有什么东西需要运进城里,诺,就一些西红柿,你俩要是口渴,随便哪几个啃啃。”-
刘虎娃和林清丽点了点头,爬到了拖拉机的后面,也不嫌脏,随便的挑了块地方直接做下,车子哐当作响,再次发动了起来。
-  过了两个多钟头后,手扶拖拉机这才慢慢的挪到了城里,询问了一下王二回村的时间,三人约定了一下见面地点,刘虎娃就跟着林清丽往教育局的方向走去。
-  林清丽自从大学毕业后,返回农村教书的她,虽然职务只是一个普通的教师,但是对于教育师资力量落后的农村,她的地位就是那间学校的校长都比不上,所以很多有关教育的问题,都是她一手打理,几次下来,对去教育局的路线无比熟悉。-
一边朝着前面赶着路,林清丽对着后面的刘虎娃就就问道:“虎娃,你今天怎么回事,怎么话这么少?是不是不愿跟我来了?”
-  刘虎娃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连忙说道:“没有这个事!我是被刚才的馍馍吃撑了,涨的难受。”
-  林清丽‘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对他这句话感到非常的好笑,骂了句‘呆子’后,不再说话。
-  刘虎娃摸了摸头上的冷汗,松了一口气。
-  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没有错,见到想上的女人就上了,或者被上了也没错,但这终究是需要打量体力的活,昨天疯狂了那么久,此时全身都酸痛的,哪有心情说话。
-  而且林清丽又是他心目中的女神,昨天的事做着的时候觉得无所谓,看到她后,却不用自主的泛起一丝愧疚的感觉,更是不敢开口了——-

- 没多久,两人就去到了城里的教育局门口,整个教育局都是红砖建成,外面贴着的白色瓷砖非常惹眼,让刘虎娃不停感叹,这城里人的生活就是不一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坐这样的房子里。-
出示了一下证件给门口的保安,两人走进了接待处,跟门口的一个大胸脯女人交谈了一句后,林清丽就被带去了相关领导的办公室去了。-
而刘虎娃,则留在了接待室,坐在木质沙发上,眼光肆无忌惮的盯着那美女左瞅瞅右看看,把那姑娘家盯得脸色涨红,又不好说些什么。
-  刘虎娃那一米八几的个子,就是整个城里也见不到几个,虽然他的身上表现出一副乡土气息,但是配合他强装高大的身躯,以及他那慵懒的神情,不得不让接待处的陈咏梅心跳不已。
-  刘虎娃要是知道她这样想,肯定会笑出声来,他这可不是慵懒的表情,他实在是太累了,只是想要睡觉而已,模模糊糊中,刘虎娃就靠在沙放上打起盹来。-
几分钟不到,刘虎娃就被踩了脚似的整个人跳了起来,‘啊’的叫唤一声。
-  不远处的陈咏梅连忙走近前来,快速的问道:“先生怎么了?”
-  刘虎娃脸上的表情非常的怪异,摇头道:“没事……”-
然后又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陈咏梅露出狐疑的眼神,也没有多问,跟着说道:“我去帮你加点茶水吧!”-
然后端着他的茶杯走到了一旁的饮水机上。-
刘虎娃大老三粗的,当然不会有什么事情,他刚刚打了个盹,模模糊糊中,突然作梦梦到他又去了李香草的房间,而且梦中她的动作非常的大胆,舌头不停的从虎娃的胸膛一直往下舔,然后,突然对着他坚挺处一口咬了下去。
-  这可如何了得,刘虎娃身子一颤,顿时就惊醒了过来,这才发出了刚才的那声闷哼。-
“怎么回事,怎么不出水了?”-
陈咏梅拍打了一下饮水机,使劲的把饮水机晃了晃,疑惑的问道。
-  刘虎娃快步走了过去,说道:“咋回事?”
-  “这饮水机突然不出水了,真是怪事……”-
陈咏梅听到刘武娃声音,边说便侧过了身子,一把和走过去的刘虎娃撞在了一起。
-  于是她高耸的胸部,几乎整个压在了刘虎娃的胸膛上,弹性好到差点把她都弹出去,还没来得及惊呼的她,被眼疾手快的刘虎娃一把拉住了小手,轻轻一扯,陈咏梅就倒在了他的扑在了怀中。
-  原本在刚才短暂的春梦里就抬起小头来玩意,仿佛像上战场的士兵,快速的把枪提了起来,因为两人身高原因,顶在了陈咏梅肚脐下方一点点,把陈咏梅刺激的一哆嗦,身体都颤抖了。-
“你没事吧?”-
刘虎娃故意的把坚硬的物事往前顶了顶,好像不知道啥情况似地,无辜的问道。-
陈咏梅想要转身脱离他的怀抱,没料到脚后跟一绊,反而换了一个方向,再度倒入刘虎娃的怀中,紧接着臀部的沟壑处就被按下去的一条长长的东西塞满,让她感到无比的温热。
-  刘虎娃仿佛没有察觉到这尴尬的体位,就这样紧紧的贴着她腿部的丰满,任由被两瓣滑肉夹住他故意坳下去的那玩意表面,然后把水杯放在了饮水机的快关下方,按了按,跟着说道:“咋回事,还真的不出水啊?”-
刘虎娃怀中隔着一个陈咏梅,不停的查看饮水机的前前后后,只是他哪里懂那些东西,不过是乘机扭动身体,把火热滚烫的那条长蛇在陈咏梅的屁股不停滚来滚去罢了。
-  陈咏梅也没说话,就任由刘虎娃子在那里瞎折腾。-
饮水机放在招待前台角落,无论是走廊还是门外,都看不到他们两个人身体动作,看到她没有反对的意思,刘虎娃趁着拍饮水桶的时候,手臂快速的从她的胸脯上擦过,陈咏梅的身体一颤,然而却还是没有说什么。
-  等到刘虎娃半天都没有其他动作后,陈咏梅开口说道:“你再拍饮水桶试试?好友有点水出来……”-
刘虎娃如果这个时候还不明白她的意思,哪里还算得上是调戏刘家沟少妇、老闺女无敌手的‘摸神’?立刻心神领会的在她的大胸脯上不停的蹭着,过了一会,看到四周都没有人注意自己,直接把手掌覆盖在她的上衣外面不停的揉搓起来。-
陈咏梅不由自主的‘嘤咛’一声,强自压抑着才没有大声叫出来,刚才感受到刘虎娃那巨大的资本,心中就已经有点想法了,这个时候直接的接触,让她的整个身体都发软,双手撑在了饮水机下的桌子边缘,没多久,她就感觉到她的身体越来越热,根本不受她控制。
-  如果不是仅存的理智时刻提醒着她,恐怕她都要脱衣服了。-
就在这个时候,刘虎娃的手掌突然灵敏的一钻,直接从衣服下摆伸进了她的内力里,手指头微微的用力,夹住了她的两颗凸起,然后不停的打着圈圈,瞬间,一股电流的感觉就传到了她全身,让她的整个身体都颤栗了起来。-
陈咏梅脸色通红的低下了脑袋,心想她现在的神情肯定很难看,身体一震,却是刘虎娃大力的捏了一下她早已坚硬挺立的小突起,然后指头一划,快速的弹了一下。-
“啊,痛……”-
陈咏梅轻轻的呼了一声,小声的说道。
-  “现在有水出啊来没有,多不多?”-
刘虎娃根本没有理会她的叫唤,气息粗重的问道。-
“还是一点都没有……”-
陈咏梅按了一下饮水机的快关,无比艰难的说道。
-  话音刚落,就有一只蒲扇大的手掌从她宽松的裙子上,贴着他的臀部滑了下去,肆意的揉捏了一会,突然沿着她哪里的沟壑循循渐进,一根手指快速的摸到了她的柔软。-
她下面早已经犹如洪水般泛滥成灾了,刘虎娃的手指刚刚找到藏着的缝隙,就直接滑了进去。
-  “你撒谎,明明都这么多水了……”
-  刘虎娃说道,突然拿出他的手指把底裤往旁边一拨开,另外一只手则把她的裙子捞到了腰际,一个热乎乎的东西几乎在同时,就快速的顶到了她的入口。
-  陈咏梅反应了过来,一把抓住刘虎娃的手掌,低声的说道:“不要……”
-  刘虎娃都到这个份上了,而且现在也没有什么人,哪里肯放过到嘴的鸭子,立刻就把那硕大的顶端放在在她早已濡湿一片的缝隙微微放进半个头部进去,然后又快速的退出来,把陈咏梅两瓣粉肉带进带出,这样的动作做了几遍之后,刘虎娃才抵在入口处说道:“真的不要?”
-  陈咏梅不说话,被虎娃挑逗到心痒难耐的她直接用行动,告诉了虎娃她的答案——她把臀部快速的往后面一顿,早就停在入口微微跳动的长蛇一把钻了进去。
-  顿时,两人都闷闷的哼了一声。-
大概是体质的关系,陈咏梅下方的水分相当的多,刘虎娃每次轻轻抽动,都会发出‘朴茨朴茨’的声响,让他的神色更加的兴奋起来——
-  陈咏梅好久都没有体会到这种感觉了,此时几乎是咬着牙齿,才没有让身体颤抖继而大声的呻吟出声,脸色顿时憋得无比通红。
-  “啊!”
-  陈咏梅终于压抑不住,张开嘴巴叫唤了一声,声音无比的销魂动人。
-  原来,刘虎娃听到不远处的的叫不慎响起,他那根强大的物事,突然突破了她的所有防线,强行的齐根没入了她的体内,直接顶在了她最深处的花心上,那强烈的刺激,立刻让她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  “这次没时间啊,下次再来好不好?”-
李虎娃低头附在她的耳边说道,然后顶在最深处的物事,一阵剧烈的颤抖,无数滚烫的东西全部喷射到了最里面,烫的陈咏梅浑身跟着痉挛了起来。
-  宣泄一空的李虎娃开苏的把他宝贝抽了出来放在裤子了装好,若无其事的站在了旁边嘟囔:“这饮水机修不好咯!”
-  刚好,林清丽已经带着几个人走了出来,那些人身上都拿着不少的书籍文件,放在地上。
-  “虎娃,课本之类的都弄好了,快装进袋子里,我们回村去。”
-  林清丽好听的声音响起,顿时,刘虎娃的思绪就被她打断,连忙站起身把携带的蛇皮袋拿了出来。
-  陈咏梅脚步虚浮的走了出来,在场的几人狐疑的看了她一眼,立刻让她低下了头颅,找借口上厕所去了,她的贴身小裤,早已湿透,此时黏在身上,感到非常的不舒服,而且还有其他的东西,正在缓慢的流着。
-  李虎娃看着她的背影,突然大声的说道:“清丽,这次拿书回去,下次什么时候还要来哇?”-
林清丽疑惑的看了一眼,说道:“半个月后还要来一次,怎么了?”-
“嘿嘿,没事,到时或你来的时候继续叫我,我帮你扛东西!”
-  刘虎娃傻呵呵的说道。
-  不远处的陈咏梅脚步放慢了几步,暗暗的把时间记了下来。
-  林清丽问道:“你是不是又对人家干什么坏事了?”
-  她刚才可是看到了陈咏梅离开前看刘虎娃的眼神的。
-  “天大的冤枉啊,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么,只有人欺负我,哪里有我欺负人的份啊。”
-  刘虎娃委屈的说道。-
“睁着眼睛说瞎话……”-
林清丽骂道,刘虎娃辍学后四处惹事的事情,她可是听到了不少,不过多年的同学经历,也让她知道他没有太坏的心思,也就不在理他。-
刘虎娃深呼吸一口气,把小山似的麻袋一甩,就放在了他的肩膀上,步伐轻盈的朝着外面走去。-
林清丽见怪不怪,她身后的几人可有点目瞪口呆了,几人要死要活的搬出那么多的书籍,这个时候那青年竟然一人全做了,而且看似还有余力的样子,顿时感到有点不可思议。
-  他们哪里知道,乡村的小伙子什么都不行,但是要说道力气,绝对各个都是一等一的好手,能够被拉去打井,刘虎娃的力气,自然比其他人更大,这点课本的重量,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  林清丽跟这身边的教育局领导讲了几句话后,快步的跟上了刘虎娃的脚步,两人按照事先约定好的地点,等待着王二叔的拖拉机到来。
-  没过多久,王二就开着拖拉机‘突突突’的停在了他们的身前,此时的拖拉机就没有那么好坐人了,后车厢已经慢慢的叠放这数量众多的红砖,两人要上去都有点困难。
-  选了靠近车头有栏栅的位置,让林清丽坐好,刘虎王才盘腿坐在了红砖上面,扶着身边的一麻袋书籍。
-  “虎娃,要不你来我学校教书吧,你也上过高中,教导一下小学生还是可以的。”-
林清丽大声的叫道,因为拖拉机的声音太吵,声音稍微小点,别人根本听不到。-
刘虎娃摇了摇头,他都已经自暴自弃的过了这么多年,高中学到的那些知识,虽然还有一点印象,大部分却早已经忘光了。
-  “虎娃,这样下去不行啊,你看你岁数也不少了,一点事业都没有,以后怎么娶妻生子?你父母这几年还能养着你,几年后呢?你还是多考虑一下吧……”
-  林清丽大声的说道,仿佛是一个老师在教育小学生一样。-
她这也是为了他好,当初上学的时候,刘虎娃的学习跟她不分上下,如果不是他家实在没钱,考上大学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难事,恐怕现在的生活就不会这样了,看到现在他吊儿郎当的样子,林清丽不停劝说。-
林虎娃摇头不语,他清楚,如果他去教小学,以他的学习能力,自然可以应付过来,而且以林清丽在学校的地位,让他入校任职,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但是刘虎娃却实在不想去。
-  原因很简单,当教师没有什么钱,虽然有一个稳定的工作,但是十年后二十年后呢?手中拿的工资,也不过就那么一丁点罢了。-
林清丽见他这份样子,暗自叹了一口气后,只好作罢,实在不好多说什么了。-
两人回到村里的时候,太阳都已经落山了,帮林清丽把麻袋里的书籍搬进方圆几个村庄仅有的学校后,才跟林清丽告别,然后返回了他自己的家中。-
虎娃他爹妈早以算到他大概回来的时间,在炕上留下了一些食物,人却还在田里干活,囫囵吞枣般的把饭菜消耗一空,刘虎娃用冷水冲了个澡,然后倒在床上呼呼的睡了过去。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已经是漆黑一片,连村子里的狗都不再叫唤,刘虎娃听着隔壁熟睡的呼吸声,蹑手蹑脚的打开房门跑了出去。-
而前进的方向,正是李香草的家。-
没多久,眼看四周无人的刘虎娃,就快速的跑到了李香草的院子里,有过一次翻墙经历的他,无声无息的就进到了院子里面。-
走进李香草的房门,刚要用竹篾把门闩挑起,刘虎娃的表情便是一愣——-
刘虎娃吃惊的发现,活寡妇李香草的房门,竟然没有上锁,也没多想,推开房门就慢慢的轻轻的走了进去,然后又把房门关好。-
趁着窗子外照射进来的月光,刘虎娃可以清楚的看到,李香草就穿着一件亵衣平躺在凉席上,她的一手放在胸前搭着,另外一只手,却伸进了底裤里面,也不到按在了什么地方。
-  平缓的呼吸声从她的鼻息传出,显然陷入了沉睡当中,刘虎娃没有走上去,反而蹲在一个可以看到她样子的房间角落,慢慢的看着李香草的身体,顿时胯下的东西就立了起来,没办法,此时的理想从的动作是在是太销魂了。-
熟睡中的李香草轻轻的哼了一声,眉头微皱,却没有醒过来。
-  她仿佛做了一个梦,梦中刘虎娃不停的用双手抚摸她的全身,每一次的动作,都让她颤栗不已,紧接着就感到心痒难耐,真个身体无比的空虚,急切需要某件东西填充身体的空白。
-  睡梦中的虎娃终于了有了动作,胯下的那巨大的蛇状物体,慢慢的顶在了她的下身,不停的在她的柔软处上下摩擦,却迟迟不肯放进去,心痒痒的的李香草一把抓住他的阳根,直接塞进了她的体内。
-  “唔~”李香草轻轻的娇哼一声,体内的空洞瞬间被填满,两人的身体紧紧相贴,让她整个身体前后摆动,把胸前的两只豪乳甩的不停摇晃,发出‘啪啪’的声响。-
就在此时,刘虎娃突然加剧了动作,大力的冲撞在他的体内,他胯下的坚硬,其根而入,让李香草感到无比爽快的同时,又突然觉得太过鼓胀,哼了一声,快速的惊醒了过来,直起身坐在了床上。-
她的身上满是热汗,身在内裤里面的手掌,感到一片滑润的濡湿,晶莹的蜜液,甚至渗透了内裤薄薄的布片,流到了竹席上。-
李香草不由得啐了一口,骂道:“没良心的东西,就顾自己舒服,今天又不来了?”-
李看着紧闭的房门,心中满是哀怨。-
昨天晚上不知道为何,当虎娃坐在她身上的时候,她突然感到一阵热意突然从心底升起,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就处于情欲当中,跟虎娃折腾了不知道多久。-
今天一大早就醒来的时候,她甚至感到下体一阵隐隐作痛,也不知道昨晚到底做了多少次,偏偏她根本没有感觉到当时的状况,要知道,身体的满足没什么用,只有身心都满足了,才会真正的解决身体的空虚。-
所以虽然下体还有隐痛的感觉,她却还是期待着刘虎娃今天能够再度来临,跟她彻底的融合在一起。至于刘大壮,李香草早就把他丢到了一边:他都敢在外面找女人,自己还傻傻的呆在家里憋得死去活来的,还有什么意义?
-  “嫂子,谁是没良心的东西?”-
刘虎娃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从角落出慢慢的走到了炕上。
-  李香草身体一僵,发现来的人是他以后,才送了一口气,骂道:“还不是你这个小王八蛋?”
-  没有了平时的端庄,李香草一把扯过刘虎娃到床前躺着,然后开始解他的裤腰带,瞬间,一根青筋暴露无比狰狞的物事就陡然弹了出来。
-  啪!
-  因为长度的原因,俯身在下的李香草躲避不及,被弹了正着,一手掌拍在了上面,李香草愤愤的骂道:“小王八蛋欺负我就算了,连你也这样?”-
刘虎娃立刻销魂的哼了一声,李香草那手掌附在上面,凉凉的感觉到非常舒服,完全跟自己摸的感觉迥然不同。
-  用手握了握了那巨大的物事,李香草把胸部挤压在上面,盯着虎娃说道:“虎娃,你今天过来做什么?”
-  刘虎娃翻了个白眼,两人现在的这个状态,还能做什么事?不过想到刚才自己的检验没有丝毫的错误,此时也没有跟她开玩笑,而是认真的低声在她的耳边说道:“嫂子,我想上你。”-
李香草红了脸,虽然两人现在本身就做着这种事情,但是被刘虎娃如此直白的说了出来,还是感到不好意思,过了好一会,才一把把刘虎娃放开,然后平躺到一旁,说道:“那你上来!”
-  刘虎娃笑了笑,身体一个翻身,把她紧紧的压在了自己的身下,用他火热粗壮的宝贝顶了顶李香草的柔软,刘虎娃的手掌在他胸前的两团白肉不停摩擦,低声说道:“你就不怕大壮哥知道?”-
“嗯哼~”李香草这个时候哪里还有力气说话,全身的力气都不见了,只感觉到她身体越来越火热,双手立刻抱紧了虎娃,指甲狠狠地掐在他的背上。-
痛哼一声,刘虎娃一张嘴把李香草的小嘴堵上,舌头仿佛柔然的小蛇,不停的舔着她的嘴唇,然后慢慢的撬开她的牙齿,一把钻了进去。-
刘大壮只是一个小学都没读完的农民,跟她亲热的时候哪有这么多花招?立刻,李香草就感觉到嘴巴里多了一个物事,不停的吮吸着她的舌头,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呼吸更加粗重了。
-  刘大壮手部的动作也没有停下,不停的揉捏她胸前的硕大,细腻的白肉让他一只手根本握不过来,从让他指缝溢出,弹性端的惊人,而那颗犹如葡萄般的凸起,也快速的变的无比僵硬,略带潮湿。
-  放开抓着肉团的手掌,刘大壮突然你深处食指,弹在了他坚硬的凸起上,一股剧痛沿着身体传入李香草的脑海中,又让她感到无比的舒服,完全是痛并快乐着的状态。-
“你要作死啊,这样折腾人……”-
李香草扭头躲开刘大壮的追击,愤愤的说道。-
“那你要不要我继续弄?”-
刘虎娃阴笑着说道。
-  李香草憋红了脸,这种感觉她也虽然知道有点变态,却有非常的享受,但是要她开口,她又实在说不出来了,看到刘虎娃半天没有动作,李香草骂道:“还不动做什么?”
-  过了好一会,李香草眼神迷离的对着刘虎娃的耳边吹气,道:“我要来点更猛的……”——
-  听到这话,刘虎娃顿时就感觉脑袋一热,原本挑逗的心思顿时化作了无穷的欲望。
-  “你想要点更刺激的是么,好,满足你。”
-  他嘿嘿笑着,一边冲击,一只手轻轻从她因为动情变得滚烫的屁股上滑了过去,光滑细腻富有弹性的手感让他不由的就舒服的浑身轻轻一颤。-
手轻轻的滑到了她后庭花的位置,一根指头在两人交合的地方沾了点水,狠狠一用力,就伸了进去。
-  “啊,不要,疼,我那里还没人碰过··嗯哼··”李香草话刚刚说了一半,虎娃的手就在她胸前的蓓蕾上一捏,一抓,狠狠一弹,疼痛舒爽相交的感觉让她顿时竟然忘了后面被袭击,只是那感觉毕竟是不同,她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虎娃,不行,那个真不行,大壮回来了会发现的,那里,那里,他都还没碰过呢。”
-  她喘着粗气说着,伸出胳膊就想推开虎娃,可是,她此刻身子一点力气都没有,力气根本就比不过虎娃。
-  本来,虎娃已经准备放弃了,但是,听到她这句话后,顿时就好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一股莫名的怒气从心底猛的喷涌了出来。-
“他妈的刘大壮,凭什么他没碰的地方老子就不能碰。”
-  他瞪着眼睛看着李香草低声的吼道,眼睛有些发红,李香草顿时竟然被他给吓住了。-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感觉自己两瓣屁股间一根巨蛇正在拼命的往里面跑,一股仿若初夜时候的疼痛感觉让她顿时不自觉的就开始扭动屁股。
-  “虎娃,虎娃,不要,不要,你听嫂子说,我们的事情不能让你大壮哥发现,不然我们都完了,这后面,真的不行,你就放过嫂子吧,嫂子给你用嘴好不好,别弄后面了。”
-  李香草无力的挣扎着,脸上带着乞求的神色,她都快哭了。-
以刘大壮的脾气,如果发现她和别人乱搞的话,指不定真能把她给打死的。-
听到她的声音,虎娃却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不屑的哼了一下,说道:“嫂子,不是我说你,你怕个球啊,你在村里守了这么久的活寡了,他刘大壮在外面兴许都已经找下小妹了,他就算是回来了,兴许对你这身子早就没兴趣了,再说,他就算是上了床,难道还能发现你这身子让人用过啊。”-
他的话说的很粗,但是也正好捅到了李香草的痛处。
-  自从上次和虎娃发生关系到现在,她心里就一直很害怕,总是担心刘大壮哪天忽然又带了个女人回来不要她了,人家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她相信这句话。-
虎娃这么一说,她心里顿时好像没了底的缸一样,哗啦啦的,什么都守不住了,顿时竟然呜呜的哭了起来。-
“虎娃,你说大壮他如果不要我的话,我可怎么办啊,嫂子我都快三十的人了,他如果不要我了,我这辈子岂不是毁了啊。”
-  她哭起来,梨花带泪的,别有一番风情,虎娃虽然感觉有些心疼,但是更多的却是刺激,下面的家伙顿时再次坚挺如铁,噗嗤的一下,竟然突破防线钻了进去,而且一下就进去了一指深。
-  如处子一般紧凑的感觉让虎娃顿时就舒服的眯住了眼睛,长呼了一口气,差点就守不住喷出去。
-  “啊,疼,慢点,慢点,虎娃,别把嫂子给捅坏了,让你大壮哥发现就坏了。”-
李香草顿时再次求饶的说道。
-  虎娃这才反应过来,清醒了一些,冷哼一下说道:“怕个球啊,嫂子,说句实话,就你这幅模样,你这身材,十里八乡的哪个男人不惦记着你啊,就算是城里的男人,怕是见了你都要被迷了魂,刘大壮他不要你,大不了你跟着我一辈子,我要你。”
-  他倒是豪气冲天,但是李香草也不是白痴傻瓜,她知道虎娃这话只是在安慰她。
-  她的身子再好,也已经二十八岁了,是过了气的女人,不过能听到他这么说,她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傻弟弟,可不敢这么说,你大壮哥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如果让他知道这个事情了,怕是咱们两个都要完蛋,不管怎么说,我现在还是他媳妇,后面,咱还是不弄了,行不。”-
她乞求的看着虎娃。-
虎娃被她看的心里一软,顿时点点头,退了出来。
-  虽然他心里痒痒的厉害,但是,理智最终还是战胜了情欲。
-  的确,如果他真的把李香草的屁股给搞了,她走路的样子不对,村里人肯定能看出来。-
村里的七姑八婆是最多的,这些闲话指定很快就能传到刘大壮的耳朵里。-
说实话的,虽然他在心里一点也看不起刘大壮,但是,他却是很怕他的,人的名,树的影,不管怎么说,人家刘大壮是混起来了,手底下也几十号人在干活的,随便一招呼,一呼啦的几十号人把他给围起来,打死都没地方找理去。
-  因为这个事,虎娃身上的欲望顿时消退的干干净净的,看着挂着泪痕趴在床上看着他的李香草,他无奈的摇摇头,叹了口气,一言未发,穿好衣服就准备走。-
“好弟弟,你不要嫌嫂子不会说话,嫂子也是在担心我们,我知道你还没舒服了,要不,嫂子给你用嘴弄弄吧。”-
李香草脸上带着一丝红晕说道。-
显然,她的情欲还没有完全褪去。
-  虎娃虽然看着她的身子眼馋,但是想到她刚刚说的那个事,想到刘大壮,他心里的浴火顿时被浇灭了,一股莫名的烦躁占据了他心里所有的位置。-
“改天吧,我心里有些烦,先走了。”
-  他摇摇头,大步走了出去。-
离开李香草家,虎娃并没有着急回家,而是一个人坐在了村东头的一个小土坡上。
-  此刻已经晚上九点多了,村里的夜最是寂静,虎娃的心也慢慢的静了下来。
-  抱着膝盖看着头顶的天,虎娃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是这么渺小。-
“不行,我刘虎娃好歹也是上过高中的人,就算再次,也不能比刘大壮差,我不能一直这么孬种,我要变强。”
-  他说道,漆黑的瞳孔里散发着凌厉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