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高潮老公给安排的
高潮老公给安排的
 
  今天白天就活动了,因为是应小老公的邀请,帮他去送保单的,这个真是冠冕堂皇,可连公婆都说小老公最近保险做的很积极,支持我出门,可我知道,对我而言,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上车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换衣服。天气已经深秋了,他却给我准备的是中裙,没有丝袜还是有点冷的,不过他也有办法,塞个跳蛋进骚洞里,我就热血沸腾了。

  帮忙很简单,把保单送给客户,签个回执单带回来就可以了,明明他有空还让我去,肯定是不安好心了。也许他又想户外调教了吧,因为一下车,跳蛋就开始震动起来了。

  这是个老小区,可楼号一点也不规律,就像骚洞里的跳蛋一样不规律的震动着,让我强忍着表情却忍不住流水,他一定就在附近观察着我的窘态。我怎么也找不到24号楼,问了几个人才知道在最后一排,他时不时的换档,真是让我欲血澎湃的,哪怕在人前也只能忍不住的蹲下来喘口气,还是要忍,不过细看下,肯定能发现裙底已经湿了。我只求赶紧找到人,签完字走人。

  24号507,按下门铃,爬上五楼,门已经打开了,迎接我的是个男人。

  “送保单的是吧,小姜已经给我说过了,快进来,爬上五楼太累了,进来喝口水”,一个水字,突然让我心里咯噔一下,似乎感觉他从正面就看见了我的淫水,甚至感觉他有透视眼可以看光我的全身。

  “不用了,保单送给您,签个字就好了”,我并不想进门,主动的递上了保单和纸笔。

  “喝杯水总是要的,进来坐下,我总是要看下保单的啊”,说着独自走进里屋,我不能进去,下身的震动就快让我失态了。

  “小刘是吧,见证人还要签你的名吧,你看看?”半天我才反应过来,这个小刘叫的是我,太多年都没有人叫我的姓了。略微的失神我竟不自主的迈步进了屋。自从做了全职妈妈,我的姓名就不再使用了,被叫的都是毛豆妈妈,蛋蛋妈妈,开心妈妈,而要是自寻堕落,就成了骚货,荡妇,贱逼,哪个身份都没有自我的。

  “就是嘛,我跟小姜很熟的,进来坐坐,我给你倒杯水”,他主动迎了出来,却把保单和纸笔放在了茶几上。

  “真不用,王先生,你签好名就行了,小姜没说其他的”,我记得小老公没交待其他的啊。

  “咣当”他把门关上了,我心一紧,感觉哪里不对劲呢“那你可别搞错了,我姓张的”,又是一愣,我记错了还是小老公弄错了?

  “那保单对吗?可能是我弄错了,对不起,张先生”,我连忙道歉,紧步上前去看看保单上到底是姓什么的,却忘记了本不想登堂入室的。

  “保单没错,你先坐,我看下就签”,“哦,那就好”,我松了一口气,总不要再折腾半天吧。

  “小刘,你不舒服吗?”我一愣,不明白他说什么,只见他指了指自己的身后。

  “没有没有,不小心湿了”,我腾地一下脸红了,我知道被他看见了,但就算做贼心虚却也要狡辩一下。可即便转过身,刚才的那种透视感又涌上心头。

  “那就好,你坐下,我给你倒杯水”,我哪敢坐啊,要是把沙发弄湿了,骚味可就留下了,这可不行。

  “真不用,您签了就好了,我一会还要去给别人送的”,我只想赶紧金蝉脱壳,再逗留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丑呢。

  但他没有丝毫签字的意思,反而走近了我,“你也做保险吗?你这么漂亮一定有很多客户吧”,这是什么话,怎么听都像另有所指。

  “嗯,没有,我刚熟悉”,含糊一下,看看能不能蒙混过关。

  “对,熟悉了就好做了,慢慢来的”,他又走近了一些。

  “嗯,您签字也是来熟悉流程的一部分”,我赶紧躲开,转到了茶几前,拿起了纸笔给他签字。

  “好的,熟悉了以后我就跟你买了”,他没有接纸笔,而是在我的手臂上轻轻的拍了几下,我一惊,却故作镇定。

  “好的好的,谢谢了”,您签这就好了。

  “我怎么闻到一股怪味?”不会吧,难道是我的?“啊?”我疑惑的看着他,不明就里。

  “好像是一股骚味啊”,我心里一沉,突然觉得这是个陷阱,我就这么主动的跳了进来。

  “是不好闻,我们出去吧”,我抽身离开了茶几,我要赶紧离开,这肯定是小老公刻意安排的。

  “你不要签字了?”他一下抓住了我的手,制止了我的离开。

  “你放开我,你赶快签就好了”,我心里还存着那一点点侥幸,也许万分之一他是好人呢?

  可惜不是,因为他已经赶过来抱紧了我,嘴巴在我的脖子上亲吻着,双手在我的胸前揉搓着。

  “你放开我,你要干什么?我要喊人了”,万分之一的万分之一。

  “我要的就是你,你骚逼里的跳蛋还是我买的呢,上面可有我的签名,你要喊更多的人来看看?”一锤把我打入十八层地狱。

  “不要,你放开我,我一会还给你”,我挣扎着,可一点也没用,他一下就把我抱了起来,仍由我蹬腿也无济于事,他转身把我扔回了沙发上。

  “我自己动手拿回来就行了”。

  “不要”,我都没拒绝完,他就扑到了我的身上,继续的揉搓起本不大的乳房了,哪怕隔着胸衣他也揉搓的很认真。

  “不要,你放开我吧,我只是来送保单的”,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因为我知道我逃不掉了,这就是小老公安排的。哀求既是我的本能,也是我的角色。

  “哈哈,来了就好好玩玩,玩好了我就给你签字啊”,那会是我的威胁吗?我可不需要那个签字的。说完针织衫就被他推了上来,他的大手已经摸在了我的乳房上,虽然还是隔着胸衣,但已经肌肤相亲了。

  我除了说不要,除了哀求,并没有真正的挣扎,顺从也许是最快的解决方案吧,再者小老公也没交代他要玩强暴的,不需要那么强烈的反抗的。

  胸衣也被推上来了,乳房完全暴露胸前,随意的由他揉搓,任由他啃咬。

  “听说之前还有奶水的啊”,说完用力的猛吸起来,怎么可能还有呢?丫头都快三岁了,我又不是奶牛。

  “乖乖,让我再亲亲”,他的舌头搅动着我的唇,妄图撬开我的牙齿,我拒绝着,他又进攻我的耳朵,那里好痒,加上下身的跳蛋,我忍不住叫出声来。

  “对嘛,舒服就叫出来,我喜欢听。”可我不是淫娃,我叫不出来,尤其他只是个张先生,我更不想叫了。

  显然胸前的两块肉是无法满足他的需求,没一会就开始转攻下身了,他把我翻成侧身,好方便他脱下我的裙子,可又没有连内裤一起脱下,就开始捧着我的屁股啃起来。

  “放开我”,虽然我没有大力的挣扎,但还是要装作样子的推搡他,我毕竟只是来送保单的,不是来求操的。

  “别急,慢慢来”,他翻身坐到了我的身上,抽出了他的皮带,把我的双手捆扎在一起,又来是吸吮扯咬我的奶子了。

  “我以后一定推荐别人来买你的保险哦”,他不光用力的吸,还用力的挤我的奶头,就好像真能挤出奶一样。

  “让我看看我的跳蛋怎么样了”,说着开始扯我的内裤。

  “它竟然比我先进骚洞了”,内裤被扯走,双腿被分开,身体被拖到沙发边上,他的嘴直接咬住了我的洞口,双手继续在我的乳房上揉搓。

  “功劳不小啊,挖掘出这么多水啦”,他用力的吸着水,用力的把舌头伸进洞里,还时不时的咬一咬我的阴唇。

  肉缝不断的被撬开,跳蛋还在洞里震动着,乳头被手指恰捏着,也算三位一体的刺激,我实在忍不住哼出声来。

  “这果然是个骚洞,又肥水又多,小姜说的真没错”,他放弃了继续刺激奶子,改用手指搅弄骚洞了,这下我的声音更大了。他也更来了兴致,一根两根,专心开始扣逼,另一只手也配合着进攻后门,好在没有攻进后门,只是在门口挑逗着。

  手指的快速抽插,我的快感逐步攀升,可我不想要这样的高潮啊,我想要大鸡吧,我需要塞满的操逼。

  “啊,啊……”我的叫声越来越大,他越来越兴奋,我终于忍不住了。

  “我要大鸡吧,我要大鸡吧”。我真的需要大鸡吧了,都已经这样了,我还有什么可装的呢,尤其诚实的骚洞水流不止。可现实总是事与愿违,他把我翻了个身,后位继续是手指抽插,虽然我渴望大鸡吧,但面对手指一样禁受不住刺激,快感一波接着一波,加上他对后门的刺激,尤其是用舌头舔的,没一会,我就高潮了。

  “哈哈,果然有喷的啊,就是少了点”,他的手指终于在我的瘫软下停了下来,最后还不忘在屁股上用力打了一巴掌,给了我一点清醒。

  是希望早点结束,可高潮来的太快,心里逼里都不满足,他还把跳蛋扯了出去,骚洞里更加空虚了。

  “哈哈,要大鸡吧是吧,大鸡吧来了”,再差的高潮过后总是无力的,我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就是马上插入,我也没那么性福的。

  果然,那么容易满足女人的男人是不存在的。他拉着我的胳膊把我拖到地上,脱下短裤,这是要口交的节奏啊,我一点性趣都没有。但显然我只是被摆弄的对象,他把我压在沙发上,头后仰着,手放在头上,鸡巴就对着我的嘴巴塞过来了。

  可那真不是个大鸡吧,而且还软软的,我一点都没感觉,扭着头拒绝着。他很有耐心,不紧不慢的用鸡巴敲打着我的脸,还一手把玩着我的奶子。我知道是逃不过的,在他大手的引导下,转过头张开嘴,慢慢的吃掉了那个软鸡巴。

  他抓着我头上的双手,扶我坐正,他就可以站立着用力插入了。慢慢的,鸡巴在我的嘴里进出着,慢慢的,鸡巴在我的嘴里变大着。慢慢的,鸡巴不动了改我的头套弄了。我吐出来他就再插入,真的越变越大,越插越深,一切都那么顺畅都那么自然。一插到底,按压,窒息,躲避,再来。慢慢的插,越来越深,力量越来越大,窒息的时间越来越长。他不算长但真的够粗,堵的我难后,挣扎着,他满意的把我推倒一旁。我大口的喘着粗气,恢复着体力,因为大鸡吧才刚刚威风开始。

  我好想爬起来离开,他就在那骄傲的挺立等待着,无路可逃的猎物就要被撕裂了。

  他再次把我抱到沙发上,摆正位置,正式的把他的大鸡吧塞进我的洞洞里,真的好粗,我好疼。

  “一会就舒服了,用过的都说好哦”,他面对我的疼痛没有丝毫怜悯,深深的一插到底。虽然不快,但每次拔出都会再次深深插入,还不忘在我的乳头上揪两下。还进一步趴在我的身上,一边吸咬我的乳头,一边挺进着他的鸡巴。

  是的,面对性福痛苦很快就会遗忘,粗粗的鸡巴塞进洞洞里的满足感很快就让我屈服了,这种满足远比刚才的高潮来的舒服,走出低谷走出不适,我自然会慢慢的叫出声了,给他更多的鼓励。叫春是鼓励,证明他做的好,痛苦也是鼓励,满足了他的征服欲。

  “爽了吧,叫的真好听”,他放缓了节奏,仔细的端详我的脸,慢慢的抚摸我的脸颊,捋顺我的头发,擦拭着我的泪水与汗水,再次伸出舌头来搅弄我的唇,撬动我的牙齿。我屈服了,自然更加顺从,不再抵触,也伸出舌头让他在我的嘴里搅弄。

  “我很厉害吧”,他在我的耳边私语,既是骄傲又是挑逗更是刺激。他立起身来,抓住我的双乳,冲击着下身,慢慢的加速,重重的撞击,每一次都刺激着我的灵魂,每一下都点燃了我的性欲。

  “啊……”我高潮了,满足的快感传递全身,畅快的舒服让我沉醉。他没有停止,并拢了我双腿架到了他的肩上,再次压倒在我的身上。变换的姿势,深深的插入,又给了我不一样的感受,粗粗的鸡巴撕扯着我的骚洞,又是一场新的征战。

  这次很纯粹,他很专注的冲刺着我的骚洞,我忍受着也是享受着,现实又给了我一次福音,他又把我一枪挑到了天上,飘飘然的高潮了,粗还是比长好。

  还有继续,他把我翻过来,让我手扶着沙发站立着,他要征战后体位了。手指轻轻触及我的身体,痒痒的。鸡巴却重重插入我的骚洞,满满的。抓住我的腰身,深深的刺入,还用手指扣抓着我的阴蒂,我又快速走出了高潮后的低谷,舒服的叫声,痛苦的叫声,此起彼伏。

  敏感的我再次败下阵来,高潮后的虚脱让我瘫软在沙发上,无力支撑自己的身体。可他怎能罢休,战功赫赫的胜利者还要继续挥发他的威风,我又回归被正面冲击的状态,但已经没有响应了,连续的高潮让我体力损失殆尽,不断的满足我已经再兴奋不起来了。忍受忍受忍受他的继续蹂躏。

  也许是我没了叫声,也许是他少了征服欲,毕竟面对一条毫无反应的死鱼都不会有人喜欢,他做了最后的冲刺。而我只有忍受只有疼了,也许已经是没有感觉甚至没有知觉了。他再次调整了我的位置,终于满意的把他的子子孙孙深深的射进我的洞里。

  我没有反应,世界就那么静止了,我需要休息,我需要休息。

  可他不需要,他还有要玩了。

  他搬来了一张椅子,把我抱了上去,双手再次举过头顶绑在了椅背上,我没有反应。

  他慢慢的抚摸我的全身,乳头,腰身,骚洞,大腿,我没有反应。

  “啊”,我轻叫了一声,一个夹子爬上了我的乳头,刺痛感也只是一瞬间,无法激活我的正常状态,再一次痛苦,两个夹子撕咬着乳头,我有点反应了。

  嗡嗡的按摩棒出场了,慢慢的游走着全身,舒服又瘙痒,我又增加了反应,星星之火又点燃了。最终定位在骚洞上,抵在阴蒂上,滑动在阴唇上,配合着手指再次搅弄着洞口,我感觉到身体里早已经干涸的淫水又开始泉涌了。

  我可以克制,淫水不能克制,我无法克制,叫声就是我的屈服。

  “又叫了?又爽了?真是个骚货”,他满意的享受着一切,搅弄着一切,一切都在他的控制之中。

  他又换来一跟电动棒,够粗也够长,放在我的眼前搅动着,滑到我的身上,滑进我的洞里,深深的在洞里搅弄淫水。抽插,搅弄,再快些,再快些,我又被送上了过山车,享受了一次至高至爽的快乐。EADWSA

本楼字数:5356

【未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