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交换没做好准备的
交换没做好准备的
 
 “滴滴滴”手机里传来QQ的音讯声。让正在沉思于工作的我吓一跳,好在我是一个人一间办公室,不会引起不好的影响。

  我打开QQ窗口。

  “这个周末我们准备来A市,有空出来坐坐?”发来信息的是杰,我的一位外地网友,距我这儿200多公里,高铁只1个多小时。

  “我得回家问问她。你知道的。”我思索了一下,回答。

  “看来你的工作还有得做啊。其实就是出来坐坐,也没别的意思,认识一下嘛,我们带着小孩的,要有什么也不方便。”杰回到。

  “那应该没什么问题吧。你们什么时候到?”“中午之前吧,看买到几点的高铁票。”“OK,到了打我电话,我请你们吃饭。”“行。”几句简单的问答后,彼此下了线。

  虽然只是寥寥几句,但却让我在心里泛起一阵悸动,虽然离我想象中的还差着几步,但却要真实的迈出见面的第一步,我竟然如年轻时一样心砰砰直跳,那一下思想杂乱的不想做任何事情,只期待着与妻子晚上的视频。

  在单位食堂的晚餐让我食之如蜡,拒绝了同事出去玩几把的邀请,我早早回到了单位安排的单身宿舍,打开了随身带来的笔记本,无聊的浏览着网上的新闻。

  晚上9点30分,计算机QQ里准时响起了邀请视频的铃声。我有些急促的点击了同意。画面闪开,里面现出一个白皙的女人,她简单的穿着一件白色衬衣,慵懒的坐在计算机前,湿漉漉的头发简单的挽个髻。

  “老婆大人好!”我激动的打上几个字。

  “今天这么乖,没出去潇洒?”“天大地大,约老婆最大。”“看不出来出去没几个月嘴巴都学会甜了,平时都这样哄别的女同事吧。”“天地良心,我对她们都纯洁的跟一张纸一样。”“是草纸吧?”“家里有这么一个尤物老婆,谁还会出去玩那些个花花,家里都还没喂饱呢。”“是吗?”她的语气里明显带着不信任。

  “当然。”我有些心虚,“老婆,你的衣扣扣高了。”我赶紧转移话题。

  “有吗?”老婆低下头,故意将胸往前挺挺,虽然是宽松的白色衬衣,却丝毫不能阻挡那惊人伟岸所衬起得美妙曲线,两道浑圆饱满的弧线彷佛挤得胸前没有一丝多余的空隙,加上被故意小一号的衬衣挤压出的两点凸起,完全可以看出她没有穿胸罩。

  “是啊,不过还是有走光。”我咽了咽口水。

  “你是说这样?”老婆侧了侧身,将胸口侧对着摄像头,昏暗的灯光下,闪过那一抹惊人的半坡白皙。

  “你越来越骚包了。”我边打出流口水的图案,别写到。

  “人家哪有。”视频里老婆忍不住轻笑了一下,“这才是骚包。”她微张开口,微微伸出艳红的舌尖在娇艳欲滴的红唇上轻轻一扫,那么自然,丝毫不做作的妩媚,却让我瞬间感觉唇干口燥。

  “你别乱来啊。”我口是心非的。

  “什么乱来?”老婆娇笑着伸手解开第一颗衣扣,当解到第三颗时,或许因为衬衣胸围太小,胸前的饱满早已在抗议衬衣的约束,衣扣解到一半竟似被无形的力量拉开,一对饱满白皙的乳房迫不及待的弹出两道惊人的弧线,颤颤巍巍的在我眼前抖动。

  “我终于感觉到你那流鼻血的学生的感受了。”我竟然也会有一种要流鼻血的感觉。那是一件真实的事,老婆是中学语文老师,平时都是一身职业装,有次穿着小西装自习给学生讲解古文时,没注意自己衬衣第三颗扣子给撑掉了,一直不停的叫学生站在身边,似乎没注意到自己的走光,直到一个男生站在她身旁流了鼻血。

  “你讨打呀!”这一直是老婆最囧的一件事,尽管已为人妇多年,每次说起,她都会羞红了脸。

  一阵调笑后,老婆终究没有再进一步,要知道最终我还得依靠五姑娘,按她的话说:那是纯浪费子弹,还不如留着自己用。

  “周末会有个朋友两口子过来。”找着一个机会我告诉她。

  “哪儿的?”“A市。”她似乎感觉到什么,隔了很久才回答:“来干嘛?”“带小孩去欢乐谷,到时候咱们一起去。”“呃。”她回一个字,彷佛很有默契的没有去追问这个我从未提起的朋友,或者,其实她知道我所说的这个朋友的含义。

  我叫莫青,今年36岁,一个独自在外地任职的公务员,妻子苏婧,比我小5岁,中学语文老师,162的个头,相貌恬静,从大学时就是被号称宅男女神,如今虽然已有过生育却依然保持着88D、64、90的傲人身材,浑身散发的轻熟魅力,几乎秒杀一切眼闪狼光的男性。我无数次在无意的观察中,看到跟她交谈的男士彷佛不经意的扫过她的胸前和眼中闪过的炙热,幸好,这个天使魔鬼的混合体早早的大三时就被我采摘,我是她的初恋。

  记得曾经有个网友说过: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魔鬼。我也不例外。家里有这样一个尤物,我其实根本看不上外面那些庸脂俗粉。然而,时间长了我还是不可避免的发现:再美得东西,还是会有审美疲劳。我开始关注别的少妇(很奇怪,我一直对少妇情有独锺),而且有一种我难以启齿的绮念一直环绕在我心中:刚结婚在做爱时我常跟老婆开玩笑说,面对着她,只要是个男人都得变成狼,愿意为她精尽人忙。结婚十年后,我竟在一次酣畅淋漓的做爱后,边继续流连于她胸前几近完美的浑圆,边感叹说,这样的好东西不能拿去分享真是可惜。老婆惊诧之余,狠狠骂我是变态。这使我开始正视自己的内心,加上独自在外一次又一次抗拒着各种诱惑,我忽然觉得其实有个办法可以很好的解决这个问题,那个魔鬼终于从最深处开始跳出来,不断诱惑着我,直到有一天,在艰难的再一次抗拒了外来的诱惑后,我跟老婆QQ里交流自己的挣扎时,说了“交换”两个字。

  理所当然的,这个想法被虽然夫妻间肆意交融,但骨子还是很传统的妻子的言辞拒绝,甚至是非常严肃的告诉我:如果再有这种变态想法,离婚也不是不可能。这让我备受打击,似乎一下失去了对性的兴趣。即使每周一次的回家,在房事上也开始变得敷衍,甚至有时竟然半天搏不起来,即使看了片也是兴趣寥寥。

  要不是她一个闺蜜跟我在一个单位,知道我每天的行踪,她几乎要怀疑我在外面是不是有了别人。这样的局面持续了好几个月后的某一天,跟朋友拷了几部动作片,其中一部名字叫“夫面前XX”的,才看了一半多,我竟然一柱擎天,还没看下一部就迫不及待的拉着她去办事,那一次少有的让妻子几次巅峰,瘫软后她轻轻的说:“你真的病了。”为了我的“病”,她开始慢慢跟我说一些我感兴趣的话题,虽然看得出骨子里还是抗拒,但也不再从语言上反对我,我也不敢做的过分,很多时候都不会将某件事情说明,对于找什么样的夫妻,有什么要求,她都不置可否。我们很默契的不会把事情挑明,但都知道是什么事,就如这次来的这对夫妻。

  周末,我早早的回了家,因为期待着什么,我没有跟老婆提要求。因为知道什么,老婆也没有索求什么。而且竟然有些彼此尴尬的早早睡下。

  第二天上午9点多,我接到了对方的电话,说还有半小时就到了。我赶忙带着老婆、女儿开车赶往高铁站。

  “你就这样去能认识他们吗?”路途中,一直沉默的妻子忽然问了一句话。

  “好认”妻子的话让我心一阵狂跳:她果然是知道的,而且没有抗拒。至于怎么好认,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10点15分,高铁准时到站,看着涌出的人群,我有些激动,又有些紧张,虽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如果真的没认出来,还是非常尴尬的。好在对方确实好认,也或者是彼此真的有缘吧,虽然在网上视频过1、2回,但当对方夫妻走出来时,我一眼就认了出来:果然是夫帅妻靓,男的曾经是健身教练,现在自己开着一家健身俱乐部,一个很帅气的男士,我姑且叫他强吧。强的爱人叫燕妮,比我老婆略高,曾经是某宝的模特,典型的性感靓女,男士壮硕的手中,抱着一个4、5的男孩。我侧眼瞄了一眼老婆,第一次见到他们的老婆脸有些红红的。

  总算之前跟他们夫妻都交流过,所以中间没有怎么冷场,而且他们也知道我家的情况,除了有意回避了一些事情,看得出他们也在刻意迎合着老婆。第一次的见面形成其实很简单,就是两家带着小孩一块去游乐场,他家的小男孩特别喜欢我家女儿,时刻跟在她后面,这让我们两对夫妻不知不觉有了单独交流的机会。

  看得出他们对我们十分满意,却不知道妻子是什么感觉。尽管知道她都清楚,我依然没有把握撕开这层膜。不过不管怎么样,一天的游玩大家都十分的开心,妻子也似乎撇开了她刻意回避的问题,把这当做了一次普通的家庭聚会。

  晚饭我特意安排在了一个水库边的农家乐,老板养的一条胖乎乎的松狮引起了两个小家伙的兴趣,轮流抱着它玩的不亦乐乎,这时候我们两家终于得以稍微安静的坐在了一起,看着两个小家伙大呼小叫的满院子跑,我的心中充满了惬意,两家人就如认识了许久的朋友,已是毫无隔阂的交流、欢笑,心情也不知不觉放松了下来。

  晚饭的客人比较多,等着上菜还要些时间,不过反正我们不赶时间,反而多了些交流的时间。交流中,我暗自瞄了老婆几次,今天她刻意穿着一身保守的职业装,衬衣、长裤,可她一直就不知道,不管什么衬衣其实都挡不住她的波涛汹涌,反而因为勒身的设计,更突显出她的伟岸。强看向老婆的眼光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妻子显然也发现了,每次面对强炙热的眼光时,都会有些惊慌的躲闪。我也在偷偷观察着燕妮,她不似妻般丰腴,要苗条一些,但一身白色的紧身齐步裙,鼓啷啷的恰到好处的勾勒出她迷人的线条,配上她白皙纤细的大长腿,整个就一迷死人的OL。听强说她原来其实是某宝的臀模,这使我虽然知道她是正面坐着的,但还是忍不住时不时的眼神会往下瞟,燕妮显然也发现了,有些忸怩的将翘起的二郎腿前的短裙摆往前拉拉,虽然其实也拉不了多少。我尴尬的咳嗽几声,端起茶杯掩饰。强呵呵的笑了,站起身来:“上个厕所。”强的离开,让妻子似乎放松了一口气。燕妮狡黠的笑了,凑到她耳边轻轻问了句话:“你觉得我老公怎么样?”妻子脑袋嗡得一声响,几乎瞬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你说什么?”她的声音有些异样。

  “我说你觉得我老公怎么样?”燕妮故意加大了音量,恰好能让我听见。

  妻子脸唰的一下红到了耳根:“什么怎么样?”“怎么样就是你觉得满不满意咯?”燕妮没有再刻意压低音量。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妻子有些惊慌的回答。

  燕妮咯咯的笑着,没有再追问让妻子窘迫。而我也看到,待强回来时,面红耳赤的妻子已几乎不敢直视强,弄得强有些莫名其妙。

  第一次见面就这样结束了,分手时他们都十分愉快,妻也似乎已忘了之前的窘迫,虽然在强咄咄逼人的逼视下还有些不自然,但至少不再像之前那样躲闪。

  将强一家送到宾馆,我们也带着已熟睡的女儿回了家。一进家门,妻就急急的进了洗手间,说一身臭死了,要洗澡,醒来的女儿则占据了另一个厕所。恰此时我肚子忽然疼起来,急忙催着她出来,她只好没洗几分钟抱怨着出来。坐在马桶上一阵放松后,无意的一偏头我看见洗手台边的洗衣篓里堆放着妻子换下的衣物,最上面是她换下的黑色内裤。咦,怎么会有些亮晶晶的闪光?我记得那是纯色的啊。我好奇的起身拿过来,黑色内裤的裆部正中间那是一小团浸湿,用手指轻轻一捏,有些滑滑、黏黏的。

  原来如此,我会意的笑了。

  那一晚,我异常的凶猛,妻也略带着几分狂野的迎合着我,下身许久未有的湿滑让我都有些吃惊。她全程闭着眼。

  有了第一次愉快的见面,之后我们与强夫妇的交流顺畅了许多,彼此在网上也视频了几次,当然都是正常的聊天,谁也没提别的东西。期间,强还单独加了妻子的QQ,聊了两次,具体聊了什么,强总是有些神秘,妻子也是支支吾吾的不肯告诉我。转眼又到了周末,强约我们带着小孩去他们那儿玩海,妻爽快的答应了,还特意换上了一件碎花长裙。结果到了之后才知道,他们离海滨还有几十公里,强说两个小孩会让当幼师的小姨子带去儿童两日夏令营玩,晚上睡夏令营区。

  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反正我看见老婆听见后脸红红的,看向我时眼神还有些惊慌的躲闪。

  上午我们还是跟孩子们玩了一上午,直到中午强的小姨子决定带孩子们去赶夏令营的饭点,跟其他孩子一起吃午饭。强则开车带我们来到海边,安排了一家5星级酒店的餐厅一个临海包厢,餐厅在海滩后的悬崖上,用餐是小方桌,临海一边是整面的落地玻璃,能够远远的看见海滩,包厢的一角放着一架三角钢琴,果然是一处高大上的所在。

  进去后,强提议大家交换着坐,说是交流着融洽些,两个妻子都同意了。不过都是第一次在这样一个相对密闭的空间,4个人多少有些尴尬。说话也是有一句没一句,当然,也因为主导气氛的两个男人此时心思都不在了这上面。我看见强右手撑着腮帮,侧着身面对妻子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什么,左手放在桌下,妻低头躲闪着他的目光,也是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着,偶尔像受了惊一样不安的抬起头,看我一眼,发现我似乎没怎么注意她,又低下头。我一边观察着老婆,一边也注意着身边的燕妮,她今天穿着一件橘红色的齐步裙,胸前开出一个桃型口,张扬的露出一条幽深的沟,使得我的眼神大部分时间都在那上面流连。

  “你看你们喜欢吃什么菜。”燕妮在接过服务员的菜单后,借口要研究一下,让服务员先离开,然后将菜单递给了我,递过来时,手臂挨我一下。

  “这里的菜我不熟悉,你给我分析下。”我对燕妮说。她答应着凑了过来,跟我翻着菜单,有意无意间,她的饱满会在我手臂上触一下,让我感受到那份惊人的弹力。

  “这菜是怎么做的?”我左手将菜单树起来挡在我和燕妮面前,右手虚指一下菜单。

  “哪道菜?”燕妮又凑过来,却不曾想我右手乘势放了下来,直接摸到了她大腿。

  “你胆子真大。”燕妮轻声嗔我一声,偷看了对面一眼,发现强跟婧根本没看这边。也就没有了其他表示。

  燕妮的腿很圆润,皮肤如同撒了滑石粉一样的滑,让我顷刻间树起了帐篷。

  燕妮显然发现了,吃吃的笑着:“男人果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都?难道你经历过很多男人?”我不好意思的左手伸进裤子将蠢蠢欲动的家伙掰开。

  “是啊,怎么样。”燕妮挑衅似得一抬头挺胸,胸前的沟更突兀了。

  “好大哦。”我色色的盯着那条沟。

  “还不是没你老婆的大。”“这你都看得出来。”“我老公说的。”她偷偷附在我耳边说,哈出的热气在我耳蜗里,热热酥酥的。

  “这色坯。”跟强我已经很熟悉了。

  “听说你以前是做臀模的?”我轻声问她,右手在说话间已勾进了她双腿间,让她裙摆撩起,在她大腿根部流连了一伙儿,忽然食指直入谷底,摁在了她温润的两瓣间,那儿已能感觉到湿的温度。

  “你湿得好快。”我偷偷在她耳边说,顺口轻轻咬了咬她的耳垂。

  “你好坏。”她有些微喘。

  “那你是喜欢好男人还是坏男人?”我手指用了用力。

  “那看你能有多坏咯”燕妮双眼迷离的看着我。

  “好像看看臀模的臀有多迷人。”我的手指在她双腿间隔着内裤快速的抖动。

  “你待会就能看见了。

  燕妮的水色娇艳欲滴,双腿间更是水渍渗透而出,让我的食指也有了黏黏的感觉。

  “水好多。我就喜欢水多的女人。”我一舔她的耳孔。

  她吟唔一声,几乎答不出话来,只是双腿紧紧夹住我蠕动的手,闭上眼,紧咬着唇,还不忘双手扶着树立的菜单不让它倒下。我灵巧的右手不甘于此,无名指摸索着勾住燕妮已浸湿的内裤边,往外一拉,她不留痕迹的轻抬起双腿,让我能够轻松的拉开她的内裤边,我的右手三根手指瞬间浸入了一个滑润湿漉漉的所在,两瓣异常滑嫩的蚌肉包裹着我的手指,水渍由我的手指缝隙间渗出,弄得我一手的滑腻。我却爱死了这种感觉,轻轻在她两瓣间的缝隙里抠动,燕妮浑身颤抖起来,双腿彷佛想更张开些,又似乎想继续夹紧,整个人身体都已坐的变形了。

  “当啷!”她的一度失控让桌上的调羹被翘飞了起来,砸在桌面后又弹到了地毯上,让4个人都吓了一跳。

  我躬身下去捡,却看见对面的桌下,妻子的裙摆也已被撩到了大腿根部,强的手正试图攻入她的双腿间,知道我在下面肯定都看见了,妻惊慌的夹紧了双腿,双手死死挡住强。两人纠缠着。

  “干嘛呢,捡个调羹要这么久。”燕妮拍了我一下。

  我笑着起身:“下面有西洋镜呢。”“是嘛,好看吗?”燕妮眼喊深意的回答,眼光却看向对面。

  妻子更惊慌了,强却得意的看着我们,右手忽然伸过去在妻子胸前摸了一把。

  “呀!”妻子吓得赶紧双手护胸,却见下面一哆嗦,我知道她双腿间已经失陷了。她几乎不敢看我,闭着双眼,可以看出她的双手仍在下面与强搏斗,但在强狡猾的上摸一下。下更进一寸的偷袭下,妻子很快就沦陷了,也放弃了挣扎。

  第一次见到这样场景的妻子,让我目瞪口呆,几乎忘了身边的燕妮。

  此时,强胆子更大了,换了只手进去,妻子只象征性的抗拒了一下,就放弃了。强左手轻轻一揽妻子的肩膀,妻顺势半靠在了他怀里。桌面下强的右手早已直接从她的内裤上方插下,在她沟谷上方的芳草萋萋处轻点、弹,妻闭着双眼不敢看我。看出她的放任,强挑衅的对我笑笑,左手伸到妻子的左腋下,慢慢但坚定的拉开了妻子连衣裙的侧拉链,毫不犹豫的把手伸进了妻子的连衣裙,4根手指一钻一挑,妻子的胸罩已被拨到了她乳房上方,一个陌生男人的大手紧跟着握住了原本被我珍宝般珍藏的圆润玉乳。

  “真的好大。”强陶醉的,“起码有36D。”他的手指挑逗着妻乳房上可爱小巧的豆豆,并感觉到它很快就挺立了,耳边传来妻子的微喘。

  看着强对爱妻的挑逗,我的下身涨到了极致,感觉脑袋充血,下身就如泥鳅般想找个洞钻进去。这时,一只手抚在了我双腿间,是燕妮。

  “都好大了呢。”燕妮看着我,然后俯下身去,隔着裤子在我的高耸上亲了一下。我感觉到我的裤子拉链正缓缓被拉开。

  “咄咄咄!”门外忽然传来敲门声。4个人被吓的差点跳起来,竟然都忘了这是在酒店。

  “我去上厕所。”妻子满脸潮红的推开强,匆匆向厕所走去,边走边将已被挤到脖子的胸罩拉下,并快速拉好拉链。

  “我也去”强反映迅速的对我眨眨眼。妻子厕所门刚准备关,强就一脚挡在门缝里。

  “啊!你干嘛,出去!”妻子吓坏了。

  “嘘,别叫啊,服务员要进来了。”厕所门刚刚关上,服务员走了进来,询问客人是否可以点菜了。我努力想听清厕所里的动静,心思哪在这上面。倒是燕妮镇定自若的点了几道菜,并吩咐可以马上上。服务员答应一声退了出去。

  看我的眼神一直不停的在厕所打转。

  “妒忌了?”燕妮凑过来,在我还没消停的双腿间一摸。

  “哪有。”其实我心里真的还是酸酸的,有种想结束的冲动。

  “口是心非。”燕妮嗔了我一眼,手在我双腿间爱抚着。不过显然我的心思都在了厕所里。

  此时,厕所里,妻子仍然在跟强挣扎着,她的裙子早已被撩到了腰间,强的一只手在她内裤外面爱抚着,妻子试图推开他,却被强用身体半压住。

  “不要。”妻子轻声哀求着。

  “为什么不要,我想你想好久了,早就想品尝你那对超大馒头了。”强在她脸颊、耳垂狂乱的吻着。

  “我老公你老婆都在外边。”“他们又不介意。我老婆都当你面跟我做爱了,你以为还有什么障碍。”“我不习惯……”“我会让你习惯的。”强再一次强行了妻子裙侧的拉链,略微粗鲁的往下一扒,妻的裙顿时上下空离,只象征性的缠在了腰间。妻穿得是一件肉色的胸罩,没有胸垫的那种,因为根本不需要,硕大的乳房很简单就填满了所有的空隙,并很自然的形成了一道深深的沟。

  “真漂亮。”强直接将妻的胸罩推离,一对水灵灵白嫩嫩的大白兔迫不及待的弹了出来。妻的乳房是属于极品的,从强的角度看去,妻子胸前一对宝贝浑圆饱满,高耸挺立,丝毫不因她的站立而有下垂的感觉,宝贝的顶峰,一圈并不大的淡红色乳晕包围着两粒小葡萄大小的凸起,粉嫩的让人垂涎欲滴。强俯下身去,将那粒葡萄贪婪含在嘴里,吸吮着,不时伸出舌头挑逗着。妻子的喘息开始变重,双手捧着他的头,不知是要推开,还是要拉进。她的另一只乳房,如面团般在强的手中变化,从乳房根部搓到顶部,只需连着乳晕轻轻一拉松开,整只乳房就会如同灌满水的气球般弹动起来。

  “放开我。”妻子听见就在一道玻璃门外,我跟服务员交流着,心慌的试图挣脱强的纠缠,却又不敢闹出更大的动静,这让强得以一步步的深入。

  妻子被背靠着顶在冰冷的墙上,强有力的手将她双手高高举过头顶,这样显得她已跳出的乳房更加坚挺,强用左手将妻子头顶上的双手死死摁住,他的力量太大了,以至于妻根本没有办法挣脱。强的另一只手从妻子腹部摸起,一直摩挲着向上,手掌心不离开妻子肌肤的一直磨到她的乳房,整只握在手中,随着他手掌心的转动,妻丰满而富有弹性的乳房宛若吸满水的面团,被揉动的时而呈椭圆,时而变凹下,变幻着各种形状。

  强边揉着妻的乳房,边啧啧的赞叹着:“太完美了,这是我见过的最完美的乳房,真让每一个男人迷醉。”说完,他手继续往上,摸过妻的脖子,脸颊,继续往上,直到双手在妻头顶交汇,握住了妻的双手,这样一来,他整个的紧贴在了妻的身上,虽然他还穿着衣裤,妻子却已恐惧而清晰的感觉到了他的火热和坚硬。

  “我想要你。”强在妻的耳垂边亲吻,低声喃喃的,“给我好吗?”此时,妻已听到门外传来关门声,服务员已出去了。耳边穿来强喃喃说话的热气,她肉麻的躲了躲,却躲不了多远。

  “给我。”强喘气开始有点粗,他感觉到自己下面已肿胀到了极致,就像入水的泥鳅一样,急切的想钻进一个洞里。此时,他能感觉到妻子的挣扎明显弱了下来。

  “能感觉到它吗?”他下体用力顶了顶妻子的双腿间,吓得妻子全身向上一躲。“它在流口水。没办法,谁见了像你这样的尤物都会流口水。”他依然在妻子耳边低语着“你摸摸它,摸摸它就能感觉到它的火热和急切。”强已放开了妻子手,但依然将妻子紧紧拥在怀里,让她不能动弹。

  妻子无力的扶着他的手臂,躲避着他唇边传来得热气,此时,她的胸罩只是象征性的半搭在肩上,不知在什么时候的纠缠中,她的连衣裙已从身上剥离,掉在了地上。

  “你不想吗?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一个魔鬼,我想成为你那个魔鬼。”强继续在妻的耳边低语,手一刻不闲得在妻的身上游走,甚至从她的腰后直插下去,摸在妻的丰臀上。其实妻的臀才是我的最爱,宛若水蜜桃般鲜嫩多汁,挺翘光洁的没有一条多余的纹线。强显然也发现了,手在她的双臀上流连着,顺势将她的内裤往下挤,露出浑圆的臀瓣线和前面一撮最隐秘、最性感的黑色。

  妻试图去推开强,却发现浑身上下使不出任何力气,只能如瘫软般任由强搂着,同时惊惧的发现自己在强的喃喃细语和大手的摩挲下,双腿间有一滴晶莹慢慢的汇聚,直到双腿缝隙的嫩肉再也无力裹住的缓缓从中间的缝中淌出,有些痒,又有些粘,但更主要的是惊惧和对我的羞愧。她缓缓闭上了双眼。

  强马上发现了妻的变化,嘴里手里却没有停:“你所要做的只是享受就好。

  我会为了你从一个魔鬼变成天使,带着你一起去天堂。“说话间他的右手已继续深入,从她两个臀瓣间滑下,毫不犹豫停留的穿过她的双腿间,还没接触到妻子最隐秘的肌肤,已感觉到了她双腿间的热度。

  “我知道你也想要的。”强亲吻着妻子的发鬓和耳垂,右手的三根手指如愿以偿的覆盖在了妻最滑嫩、最隐秘的地方,感觉到那滑腻腻的一大片,他隐晦的得意笑了。手指在她双腿间轻轻摩擦,那里太滑了,以至于中指不时会被陷入两片嫩肉的包围中。

  “你看这样多好。”强用手指和无名指小心的撑开那两片滑腻的嫩肉,中指直捣黄龙,用指腹按在中心,轻轻一用力。

  “嗯……”妻子禁不住的一皱眉,低哼了一声。

  “你的心还在抗拒,但你的身体早已背叛了。”强得意的笑了,“感觉像快要决堤了。”他的手指开始用力,速度开始加快。

  妻子闭着双眼,紧咬着下唇,试图阻止那羞人的呻吟脱口而出,但天哪,他太会玩了,他不是一味的蛮力,灵巧的手指彷佛如弹钢琴般在自己下体挑动,翻弄,她简直想兴奋的尖叫,却又不敢,此时,她的下体在强的手指下已完全沦陷,然后是她的身体,她已完全放弃了抵抗。

  强已不再控制妻子,而是双手在她双腿间会师,在他双手快速的舞动中,妻浑身颤抖着,双腿间的晶莹已顺着她大腿根部流下。

  “你好敏感。”强喘着粗气将妻紧紧压靠在墙上,将湿漉漉的手指伸出来,“看看它,多晶莹剔透。我喜欢死它了。”妻伸开眼,看见了强浸湿的手指,那上面的粘液看上去彷佛给他手指镀了一层透明的膜。

  “你准备好了吗?”强再次在她耳边低声道,“我知道你也迫不及待了。”他稍稍离开妻子的身体,右手伸下去,有些急切的拉下了自己裤子拉链。妻子闭着眼,没有乘机逃离。

  几秒钟后,强手在妻的腰上稍稍向外一用力,妻已会意顺从的转过身去,面对墙双手扶在墙上,将头埋起来。

  在妻转过去一刹那,强已迫不及待的扑了上去,从后面紧紧将妻子搂在怀里,右手伸到两人中间扶好,将硕大的龟头在她湿漉漉的双瓣间搓了两下,充分感觉到了她的滑,然后腰一用力。

  “唔……”妻忍不住还是哼出了声,一根硕大在自己泥泞的阴门上稍微停留之后,那么畅通无阻的挤了进去。

  在进去一截后,强长吸了一口气:“宝贝,你那哪是阴道,就一嘴,会咬人呢,我差点泄了。”他不敢完全进入,只敢在龟头完全进去后停在那里,感受着那腻人的包裹,再抽出来,又进去,再抽出,再进,直到3、4个回合后才完全进去。

  最后一次完全的进入,两人下体结合部被挤出的粘滑发出拉开了我的裤链。

  我只感觉下身一凉,早已高高翘起的阴茎露出了它“吱”的一声响。

  妻的头高高昂起,眼却闭着。

  “我这样能力强的人都不敢动啊,一动就有要射的冲动。真不知道平时你老公是怎么忍得住的。”耳边传来“老公”两个字,妻的眼睛忽然睁开了。身后的强却浑然不觉,下体开始缓缓的抽动:“真紧,一点不像孩子的妈。平时经常锻炼吧?估计你老公也用得少,才会这样紧,太紧了。啊哦,舒服,舒服死了,你让我直想到征服征服。”强的抽动缓慢而有力,每次深入都让妻身体支撑不住的往下一点。

  “这屁股,这屄,这不是尤物什么是尤物。宝贝,我会让你爽死的,你一定会爱上我的宝贝,爱上我的。忘掉你老公吧,今天我就是你老公。”强扶住妻的臀部,低头看着自己的阴茎在她的臀瓣间进出,每一次进出都带出一股股蜜泉,将自己的阴茎裹住,却没发现妻子的眼神越来越清明。

  忽然,妻子猛得一起身,强的阴茎被快速的拔出体外,刺激的妻一哆嗦,又差点瘫软下来。但她只稍一停顿,便从强的双手间躲开。

  “怎么了?”强有些愣愣的,大屌还突兀的树在那里。

  “疯了,真的疯了。”妻子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下,手里穿着自己的内衣。

  “怎么了这是?”“疯了。”她一抹眼泪,将连衣裙的拉链拉上,拉开了门,正看见餐桌旁,我的裤子拉链拉开着,燕妮在俯首在我双腿间起伏。她看我一眼,彷佛不认识我一般,推门出去,那股从未有过的冷漠让我浑身发凉。

  “绮妮!”我吓坏了,根本不记得怎么推开的燕妮,匆匆拉上拉链追了上去,留下面色难看得强和嘴边还残留着引人遐想的液体,一头雾水的燕妮。drf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