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尴尬第一次(2) 完
尴尬第一次(2) 完
 
已是十点多钟,一轮圆月高高地挂在天上,花院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医院小花院种了许多的花草、藤萝和高大的植物。清新的海风带着湿润吹拂在我们的身上,使人感到身上暖洋洋的,我和健儿谁也没说话,静静地享受着这温馨的夜色,不知不觉我们走到了花园的角落,儿子停住了脚步,不知为什么我的心跳得更厉害了,「在这阴暗的角落,儿子会对我说什么呢,如果他对我提出做爱的要求我该怎么办?」,儿子开口对我说:「妈妈,我能跟你说一件事吗」,「是不是儿子又要提出和我做爱?」,我慌里慌张地说「什么事」健儿考虑了一会喃喃地说:「妈妈,我想去做变性手术,我不想当男人了」,我吓了一跳说:「健儿你胡说什么,你不要吓妈妈」「真的,妈妈,我没吓你,这件事我想了好久了」我瞧急地双手抓住儿子的手说:「为什么、你为什么会这样想」月光中,健儿的眼睛湿润了:「妈妈,我不知道怎么讲,妈妈对我这么好,这么心痛我,可我却一直想对妈妈做坏事,我也知道这样是不对的。这几天,只要妈妈一走进病房,我的浑身就变得火剌的,下体变得又硬又痛,我想了好几天,这都是小雀雀的事,我想只要我变成了女人,就不会对妈妈做坏事了,妈妈也不会离开健儿了」,「不,健儿,不要做傻事,你还小,青春期的孩子对异性会有兴趣也是应该的,你别把这种事放在心上,等你有了女朋友,就不会这样了」,「不,我只爱妈妈一个人。我也试过去爱别的女孩,可不论怎么,只要妈妈一走进房间,我的下体就变得硬硬的,我也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可我又控制不住自己,真的不知怎么办才好,我想了好久,只有变成了女人,就不会对妈妈有那种妄想了,也就永远能跟妈妈在一起了。」我再也控制不住我的情慾,我一下把儿子紧紧地搂在怀里,在儿子的脸上疯狂地亲吻着「健儿,不要,妈妈不会离开你的」,儿子也哭着紧紧地搂住我的腰,他粗大坚硬的鸡巴紧紧地顶在我的下腹,我已经失去了理智,我亲吻着儿子性感的嘴唇,感到儿子的嘴温温湿湿的有一种很香的味道,过一会儿儿子双手环抱着我的头颈,紧紧抱住我,我可以听到一阵一阵低沉喘息声从儿子口中传过来,不久儿子开始伸出香舌舔我的嘴唇,并且深深的吸住我的嘴,发出啧啧的声音。然后我的嘴唇被有着幽香的舌头顶开。儿子的香舌继续往我的口中伸进去,而我也情不自禁的伸出舌头与他纠缠在一起,搅动着。我陶醉着,紧紧搂着儿子的脖子。我感到下体一阵阵的液体流出,乳房胀得难受,我耳语般地说:「健儿,摸妈妈的奶」,儿子顺从地用手在我高耸的淑乳上搓揉着,我轻声地叫着:「健儿,用力,用手伸进去,揉妈妈的奶,妈妈给你,什么都给你」健儿温暖的手从的我衣服下摆伸进来,从乳罩下伸进去,在我的乳房上捏揉着,我感到酥痒难当,我紧紧地吸住儿子的嘴唇,下体在儿子粗大的鸡巴来回地擦动着,健儿把粗胀的鸡巴从裤子里掏出来,左手紧紧地搂住我的腰,让他的鸡巴紧顶在我的小腹下,右手继续在我高耸的乳房上摸捏着,我感到了小腹上来自儿子生殖器的压力,心中涌起一种触摸儿子生殖器的慾望,我手足无秩地扶着儿子的腰,健儿拿起我的手放在他粗大的鸡巴上,当我触到儿了烫乎乎的鸡巴时,一般酥软的感觉从手心传遍全身,我如同被电击般的抖动起来,差点瘫软到地上,这就是男人的鸡巴,又粗又大又热,它好像有生命似地,一跳一跳的,此时我几乎喘不过气来,我张大着嘴,急促地呼吸着。儿子拉着我的手在他粗大的鸡巴上上下套弄着,我感到全身无力,手握着儿子的鸡巴机械地套动着,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陶醉在性慾的快感中。

儿子将手从我的乳罩中抽出,从丝质短裙下摸到我的大腿,我吓了一跳,紧紧地夹住两腿低声地说:「健儿,不要,不要摸妈妈的那里,」「妈妈不同意我不会摸妈妈那的,我只想摸摸妈妈漂亮的腿,妈把腿分开些」,我放松了警惕,叉开两条修长的大腿,让儿子在我的两条大腿内侧来回地抚摸着,儿子的手掌不时轻触我的下体,我浑身不觉产生阵阵的冲动,几乎把自己的阴部贴在儿子的手上,我的淫水不停地流出来,丝质内裤已变得湿漉漉的,突然儿子的手一下按住我的阴道,我「啊」地叫了起来,健儿吓了一跳,轻声说:「妈妈,不要叫,别人会听到的」我「嗯」了一声音,儿子开始用中指隔着我的丝质小内裤,快速地在我的阴道口搓揉着,我整个身体瘫软在儿子身上,修长的大腿分的开开的,让儿子在我的阴道口尽情地玩弄着,快感不时地从我的下体传来,我星眼朦胧,「哦……不要……健儿……快把手从妈妈那里拿出去」儿子把我的内裤拔到一侧,用手在我的阴唇上拔弄着,嘴里轻轻地说:「妈妈,我爱你,我真的好爱你」,「妈知道,妈也好爱你」健儿一边玩弄着我的阴道一边将我慢慢地往身旁的一条长椅上推,「妈我们坐在椅子上玩好吗?」我含羞地点点头,健儿搂着我坐在椅子上,健儿深情地看着我,我害羞极了,把头转到一边说:「不要让人看到了」。儿子搬过我的脸,说:「不会的,妈妈,这里别人看不到,妈妈你真美,你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说完紧紧地吻住我的嘴唇,我张开嘴伸出舌头,和儿子的舌头交织缠绵着,儿子拿来起我的手放到他火热的大鸡巴上,我握住儿子的鸡巴笨拙地上下套动起来,健儿左手搂住我的脖子,右手伸到我的内裤里,在我柔软、粘湿的阴唇和阴蒂上抠揉起来,我不停地呻吟着,下体上传来的快感使我停止了对儿子阴茎的套弄,儿子的手指拔开我的阴唇,中指试探着住我的阴道里插,我轻声地呻着「哦……不要……儿子别插进去」,我的两腿无意识地向外大张着,我感到儿子整根中指慢慢地插入了我的阴道中,在里面不断地搅动、抽插着,「啊……唔……」我呻吟起来扭动着身子。儿子的手指在我的阴道里越动越快,我感到脚底一阵热,一般酥酥的感觉从脚底冲上头顶,我紧紧吸住儿子的肓膀,身体好象飘浮起来一样,我:「呜……呜」地呻着,在儿子的玩弄下,我达到了高潮。

突然健儿双手抱住我的腰,把我住下一拖,我的屁股挡在了椅子的边缘,儿子趁势将我的那件T恤推高,两颗丰满的双乳卟地整个弹了出来,两粒硬硬的乳头在那摇晃着,他一口将我的美乳叼入嘴中,半蹲着,两手将我的两条雪白修长的玉腿搭在腰上,环抱着我的纤腰,肿胀的鸡巴紧顶在我的下体,然后牙齿轻咬乳头,用力「滋滋」地左右双乳轮流着吸吮起来,还不时用舌尖撩拨着、用牙齿轻咬着我的乳头,他的鸡巴也隔着我的内裤在我的下体耸动着,我双手搂着儿子的头,呻吟着说:「儿子,答应妈妈,今晚不要把鸡巴插进妈妈的屄里,好吗」,健儿低声呻了呻,鸡巴在我的下体耸动的越来越厉害,溥丝的内裤几乎被他顶进了我的阴道里,我闭着眼享受着儿子给我带来的肉体上的快感。

过了一会,健儿停止了耸动,对我说:「妈妈,我想吃你的屄,」我红着脸轻声说:「健儿,不要,脏乎乎的怎么能吃?」,儿子没有说话弯下腰将我的两腿合拢,双手伸到我的簿丝裙里,拉住我的内裤,往下一拉,我顺从地把屁股抬了抬,丝质簿内裤被健儿拉到了腿弯,健儿抬起我的一只脚把内裤从一只腿上退出,又把雪白的内裤挂在我的另一条大腿上。

儿子分开我的腿,蹲在我的下体前,双手从我的腿下穿过环抱着我雪白的殿部,张嘴就往我的屄上亲,我感到儿子热乎乎的嘴唇一下子含在我的整个阴户上。我兴奋的差点叫出声来,儿子吸食着我的阴唇,湿热的舌头伸进两片阴唇间,一下一下地舔吸着我的阴道口,时不时地用嘴唇亲含我的阴唇,我浑身酥麻,淫水不停地从阴道里流出来,随即又被儿子舔食乾净。我呻吟着尽量把两腿分得大开,殿部不停地向上抬动着,用阴部在儿子的嘴唇上擦动着,两手伸进自己的白色T恤中,在自己的高耸肿胀的淑乳上快速搓揉起来,「哦……健儿……不要……妈受不了了……」,我享受在儿子给我带来的快感中,我的意识渐渐模糊……突然儿子站了起来,像疯了一样,直起身子,抱住我的腰,挺起粗大的鸡巴向我的小屄插,我还没反映过来,就感到儿子火热的的鸡巴,一下顶到我的阴唇,并擦着阴蒂滑了出去。

我「啊」地叫了一声。由于没有经验儿子的鸡巴第一下并没有插进我的阴道里,而是顺着阴蒂滑了出去。我惊呼一声:「儿子,不要,不要在这里」,我拚命地挣扎,儿子死死地抱住我,我一手挡在阴道前,一手握住儿子充血肿胀的鸡巴。儿子紧压着我苦苦的求到:「妈妈,求你了,让我插进你的屄里,我的下面胀得好难受」,「儿子别逼妈妈,妈妈不想在这种地方和你完成第一次,希望你能谅解妈妈,你再胡闹妈妈要生气了」,我换了换口气轻轻地对儿子说:「妈妈也知道你很难过,可妈妈真的不想在这里跟你玩,等明天回到家,妈妈让你尽情地玩,任你随便地玩」听了我的话,健儿松开了手:「可是妈妈,我的鸡巴真的好难受,不信你看」,健儿站了起来,一根大约二十厘米的阴茎直挺挺地向上翘着,我看了不觉又怕又好笑,不知到了明天,我的阴道里否能受得了儿子的大鸡巴,儿子走过来搂着我的肩膀说:「妈妈,要不你帮我把它弄出来吧」我看了看儿子的大鸡巴说:「妈妈要怎么才能帮你把它弄出来」健儿亲着我的脸笑着说:

「妈妈,你以前没帮爸爸弄过」,我的脸一下阴了下来,生气地说:「你爸早死了,你再提他,我就走了」儿子连忙陪着笑说:「好吧,不提了,来,妈妈我来教你」。

儿子拉着我的手让我握住他的大鸡巴,让我在他的鸡巴上撸动起来,他的两只手伸在我的白色紧身T恤,痛快地玩弄着我的乳房,我纤细的小手快速地在儿子的阴茎上套动着,健儿的鸡巴真的好长,我的手掌只能握住它的三分之一,手掌外还露出长长的一节,我上下移动着手掌,从儿子的龟头一直套到根部,儿子的龟头不停地流出淫液,慢慢地浸透了我的手掌握,在淫液的润滑下,我套动得更快了,儿子紧贴着我,不时发出几声呻呤,我一边在儿子的鸡巴上撸动着一边不停地四面张望着,月亮已到中天,花园里静悄悄的,医院的住院大楼已关灯,只有走廊里亮着几掌灯,四周传来不知名的小虫的叫声,我和儿子在的地方四周长了一些齐腰高的灌木,椅子后面又是一棵枝繁叶的大树,树荫下黑乎乎的一片,十多米外就看不清树下的情况,我和儿子放肆地在树荫下做着违背伦理的事,我们用相互的肉体给对方带来快乐。不知过了多久,我的手越来越酸,可儿子却没有半点要射的感觉,我低声说:「健儿你怎么还不射,妈咪的手好酸」,儿子说:「我也不知道,妈妈你动快点试试」,听了儿子的话我的手动得更快了,又过了一会,儿子还是没有想射的感觉,我说:「健儿射不出来就别射了,今晚上忍一忍,明天妈咪让你把鸡巴插进妈咪的屄里射个痛快,好吗?」听了我的话,儿子呻了一下,「妈就说这些话,快说,我有感觉了,」我奇怪地问:「说什么话,」「妈妈,你说些明天让我玩的话,快妈妈」,我不觉浑身发热,笑问到:

「羞答答的,让妈怎么说得出口」「妈,求你了,你一说我就会射了」「好吧,妈妈试试吧」我悄悄地把手伸到内裤里,轻轻地在自己的阴唇上抚摸着。「妈妈,明天洗乾净了,让健儿玩妈妈的屄」「哦」健儿呻了出来,「快妈妈快接着说」,听着儿子的呻吟,我也开始兴奋起来,我的手指在自己的阴道里快速地搓着重,「哦,健儿,妈妈好爱你约,妈妈让你玩,让你乾妈妈的屄,妈妈让你把鸡巴插进妈妈的屄,妈妈分开两腿让你使劲地插」『「妈妈,快、动快点……啊……」在我的淫声秽语中,儿子达到了高潮,我感到儿子的鸡巴一下一下地抽动着,一股股热乎乎的液体从儿子粗大的鸡巴中喷射出来,射了我一头一脸,我啊地叫了一声,感到儿子的精液热乎乎的,儿子无力地靠在我的身上,听到儿子的呻吟,一股热流闪电般传遍全身,我也达到了第二次高潮。儿子在我身上休息的机会,我悄悄脱下内裤,用内裤将自己阴部的淫水擦乾净,然后又把儿子的阴茎上的精液擦去,射完精后,儿子的鸡巴好像小了一半,头歪头歪地倒在一边。没有了刚才那剑拔驽张的样子,我又用内裤把脸上和手上的精液擦去,然后对儿子说:「健儿,咱们回去吧,」。儿子站了起来说:「妈妈,我爱你」,「健儿妈妈也爱你。」我和健儿搂抱在一起,亲密的接吻,我和儿子的舌头尽情地在对方的口中绞动着,我感到儿子的鸡巴又胀胀地顶在我的下腹,我连忙推开儿子,笑骂了一句:「小色鬼」,儿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们一路闲聊着走了回去。

第二天,医生查完房后,我对健儿说:「健儿,妈妈先回去收一下家,晚上接你出院」,健儿看着我嘻笑着说:「妈妈,别忘了你昨晚答应我的事」,想起昨晚跟儿子在花园里做的荒唐事,我的脸一下红了,不好意思地伸手在健儿身上拧了一下说:「谁答应你了」,健儿的笑着说:「妈妈,你摸一下我好不好」,我故意装糊涂说:「摸那呀」儿子看了看门外无人,哗的一下掀开被子,我定睛一看,差点啊地叫了出来,儿子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下体那根又粗又大的鸡巴,弯曲着高高地向上挺着,我身上不觉一阵发热,两脚酥软得几乎站不住,我连忙轻声说:「健儿快把它放回去小心别让人看见」儿子嘻笑着说:「你不帮我摸我就不把它放回去」。我红着脸嗔怪着说:「快放回去,要不妈妈生气了」,可健儿好像一点也不怕我似的,仍笑咪咪地说:「不,你不帮我摸,我就不放回去」真拿他没办法,就当上辈子歉他的了,我红着脸轻轻地走到门口看了看,院子里一个人也没有,此时可能护士们正忙着配药,准备给病人打病,由于今天儿子要出院,护士们也不会再到病房里了,我回到房里反锁上门,然后坐到儿子的床头,儿子坐了起来双手搂抱住我的腰,脸在我的肩膀上轻贴着,「真拿你没办法」,我哆哆嗦嗦地握住儿子热乎乎的大鸡巴,上下套弄起来,儿子的鸡巴真烫,烫得我的手心酥酥的,淫水不自觉地慢慢从我的小屄里流出。

这时儿子的手不安份地从我的衣领里伸进,玩弄起我雪白坚挺的小乳房,我嘴里说着:「健儿,不要这样」,但并没有阻拦他的意思,任由儿子玩弄着自己的乳房。

玩了一会,儿子得寸进尺地把我的裙子撩到腰间,手顺着我雪白的大腿伸向我的的阴部,我吓了一跳,连忙夹紧双腿,用手把儿子的手扒开,我嗔怪着说:

「别这样,再这样妈妈真的要生气了」其实我不是怕儿子摸我的小屄,而是怕儿子发现我在玩他的大鸡巴时,流出了淫水,儿子贴着我的耳朵,腼着脸说:「小妈妈,让我摸一下吧,你的小屄好漂亮呀,」,我?地笑出声来,说「你怎么知道?」,儿子撒着娇哀求道:「妈咪求你了,我好想摸呀」,我的小屄也痒得受不了,我闭着眼,分开了两条雪白纤细的大腿,手继续在儿子的大鸡巴上套弄着,儿子看到我默许了,高兴地把手伸进我丝质的三角小内裤里,在我的阴道上抠揉起来,我实在受不了了,阴道上传来的快感让我快叫出声来,猛地推开健儿,站起来,把被儿子撩到腰间的裙放下来,把被儿子弄歪的乳罩扶正说:「乖,你好好地呆着,妈妈晚上来接你。」说完我给儿子一个飞吻,然后走出了病房。

回到家我甜甜地睡了一个觉,梦里老是梦见在和儿子做爱,真的希望黑夜快些到来。

字节数:36707

【完】DSGDF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