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尴尬第一次(1)
尴尬第一次(1)
 
第二天直到九点我才起床,我醒后,感到身上软棉棉、轻飘飘的,昨天的梦真是太奇怪了,竞然梦到和男人性交,回想起梦中的情节,我的下体不觉又变得湿滑起来,我换了一件睡衣然后向卫生间走去,我感到屁股的大腿上粘乎乎的,阴道好像有一点胀痛的感觉。

到了卫生间,我脱下睡衣,照例我又自己欣赏起自己妖姣的肉体,然后从洗漱台上拿了一面镜子,分开两条雪白纤长的大腿,弯下腰,把镜子伸到两腿间,用镜子一照,我不觉吓了一跳,我的阴毛和阴唇上沾满了早已乾透了的灰白色的物体,而且阴唇有点红肿,这已我平时自慰时流出的分泌物并不是一样,我伸手到阴唇上挠了几下,感到阴唇有一点疼痛,昨夜发生的难道不是做梦?

手里的东西与我初中时那男人留在我身体上的东西一模一样,我知道我昨夜又被人狂肏了,那男的是谁?

我静下心来,边冲洗下阴的遗留物边回忆着昨夜发生的一切,难道是健儿趁我睡熟后,对我进行了性侵犯?不,不可能,健儿还只是个二十岁的少年,再说他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胆子,侵犯自己的母亲,我的头脑一片混乱,我匆匆地洗完身上的东西,穿上睡衣向儿子的卧室走去。

我轻轻地敲了一下雄儿的房门,里面只有雄儿轻微的酣睡声,我扭开房门,轻轻地走进健儿的房间,房间里充满了男人味道,儿子赤裸着身子爬在床上睡得正香,一条毛巾被盖在他的下身,在我的映像里,儿子是从不睡懒觉的,不论是上课还是双休日他都早早地起来锻练身体,今天真的好奇怪?

我轻轻地拉开儿子的毛巾被,他的下身一丝不挂,他的内裤到那去了?难道昨晚健儿真的对我进行了性侵犯,我慌里慌张地在健儿的房间找了起来,在健儿的床角我看到了他揉成一团的内裤,我轻轻地打开一看,内裤上沾满了象鼻涕一样尚未乾透的灰白色的沾液,我拿到鼻子下面闻了闻,这已我下体上沾付的粘着物的味道一模一样,我的心一下凉了,眼泪不禁流了出来,不,不会的,我的健儿不会真的狂肏自己的亲生母亲的,一定是昨天他的同学干的,我一定要问清楚,我关上健儿的房门。

回到自己的卧室,我流着泪躺在床上,静静地想着,可昨天健儿并没有同学来家里玩。昨天发生的事真的全怪我,为了报复男人,我平时的衣着总是很性感,想不到,在让别的男人被我诱惑、为我痛苦时,也无意地诱惑自己的儿子,要是平时我的穿着不是那么的暴露,那么的性感,或许昨天就不会发生哪样的事。

不知过了多久健儿在外面喊我:「懒虫妈妈,还不起床,我的肚子饿了」我擦乾眼泪回答说:「对不起妈妈起晚了,我一会就给你做早点」我该如何面对我的健儿?

吃早点的时候,我问道:「健儿,昨天你的同学有没有来过。」健儿嘻嘻地笑着说:「没有呀,昨天家里就我和妈妈」「昨天奸污我的就是健儿了。」。

我呆呆地楞在那儿,怎么办?怎么办?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我想离家出走,但又舍不得自己的孩子,如果呆在家里,保不准雄儿又会和我发生性关系。

「妈你在想什么,怎么不吃早点」看到我在饭桌上发呆,健儿好奇地问道。

「不没什么」我心里暗暗地想,「怎么才能提醒健不要在乱伦的道路上走下去,又不让他感到内疚,也许昨晚只是他对女性的好奇才使他做出迷奸自己母亲的事,要让他不再乱伦只有让他转移爱恋的对象爱。」我问到「健儿你有没有特别喜欢的女孩子」雄健笑道:「有啊」

我心中一阵高兴:「是谁,是不是你们班的同学?」雄健笑着说:「不是」「那是不是你们的校友,」

「也不是」

「那会是谁呢?快告诉妈妈」

雄健望着我一字一句子地说:「我喜欢的那个女孩子,就是妈妈。」我的脸一下红了嗔道:「小孩子不要乱说,虽然我本人是一名老师,但是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教育自己的儿子了」雄健说:「本来就是,妈妈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等我能挣钱后,我就娶妈妈做我的新娘」我的脸更红了,想不到儿子会这么坦白,「拿妈妈开玩笑,当心我打你」雄健说:「谁开玩笑了,妈妈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我们全校的女生和老师加在一起也没有妈妈漂亮,我对天发誓,我长大后,一定要让妈妈做我的新娘。」「再乱说,妈妈可真的急了」

雄健哈哈地笑着说:「妈妈你的脸红红的,就像一个小女生。」「这小鬼,真的拿他没办法」我心里暗暗想:「今天一定要拿出点颜色来,要不他以后还会做出出格的事」我大怒道:「你还不快给我住嘴,你只能喜欢别的女孩子,不能喜欢自己的妈妈,昨晚上你是不是到了妈妈的房间里,对妈妈做了坏事,这次我原谅你,如果你以后再做那样的事,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说完我把筷子住桌子上一丢,想身回到自己的卧室,房间里一下变得静悄悄的。

半晌我以后雄儿走了,便走出房间,只见儿子呆呆地坐在桌子旁,眼泪不停地往脸上流下来,我不觉一阵心疼,从小到大,儿子一直是我的心肝宝贝,我没骂过他,也没打过他,看到他现在的样子,我的心里难过极了,我轻轻地走到他的身旁说:「儿子,我们是母子,是不能相爱的,你只能去爱别的女孩,快吃饭吧,菜都凉了。」儿子哇地大哭起来:「我不要,我就喜欢妈妈一个人」我发怒道:「不要在说胡话,你在这样,妈妈就离家出走,今后你也不准再进妈妈的房间」说完后,我转身就走。

这天我们母子都没有出门,吃晚饭时,我和儿子谁也不说一句话,儿子几次想跟我说话,但一看到我板着一个脸,他又把话缩了回去,吃完饭后,我对儿子说:「小健,妈妈出去一会,你自己好好的在家呆」我特别加重了「妈妈」两个字,出门我呼吸着街上的新鲜空气。

「现在只有我结了婚,再会让健儿不再对我产生非分之想」想到健儿,我的脸不觉一红,想不到他才小就这么厉害,那晚…呸……呸,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住那方面想,他可是自己的新生儿子呀,想到健儿那晚上的举动,我的下阴不觉流出了水来,儿子是进入我体内的第二个男人,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向医院的朋友家走去,为了不让健儿在乱伦的道路上越陷越深,我的赶快结婚。

在朋友的介绍下,我认识了一个男的,他长得很帅,而且也很有钱,工作也很体面,虽然我不喜欢男人,但为了健儿,我必需结婚,短短几天时间我们便谈婚论嫁了,我决定带他到家里让健儿看看。

这天晚上,我和那男的吃过夜霄后,一同回到家里。

为了让健儿清楚我和这个男人的关系,我故意和他手挽手地走进家门,看到我和一个男的一起回家,健儿惊奇地盯着我们,我稳定了一下情绪,向健儿介绍道:「小健,这是王叔叔,妈妈很喜欢他,春节时我就要和他结婚。」听完我的话,健儿的脸一下变得苍白,突然他站起来哭着喊了一句:「妈妈我恨你,你再也见不到我了」。

说完飞快地跑出家门,我一下给吓坏了,想不到健儿对我结婚的事反应会这样强烈,我不顾自己脚上的高跟鞋,紧跟在儿子冲出家门,我紧跟在儿子的身后叫道:「小健你快回来,你听妈妈跟你解释」儿子一边飞快地跑着一边哭着说:「我不要听,我恨你。」听着儿子的哭泣声,我的心都快粹了,眼泪不停地从眼眶里流出,突然听到儿子「啊」地叫了一声音,我抬头一看儿子身影已河堤边的路上消失,我尖叫到:「健儿,健儿,你不要吓妈妈,你跑到哪里去了」半晌从河堤下传来儿子微弱的叫声:「妈妈,我在这。」我往河堤下一看,健儿无力地躺在河边的沙滩上,由于情绪激动,健儿失足摔下几米高的河堤,我尖叫着疯狂地冲下河堤,把儿子抱在怀中,泣不成声地叫道:「健儿、健儿,你怎么样了,你不要吓妈妈。」儿子满脸是血儿子睁开眼,虚弱地叫了我一声:「妈妈,我不要你离开我。



随后便晕了过去,我感到一阵头晕目弦,眼前一阵发黑,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过来,我环顾四周并没有健儿的身影,我叫到:「健儿、健儿」看到我醒过来王先生就说:「你不用担心,你儿子只是受了一点撞击,没什么大碍,他就在隔壁的房间,」我翻起身,快速地向隔壁的房间跑去,我推开门,护士小李便对我说:「珏老师,小健没事的,他刚睡着」看着病床上的头上缠着纱布的健儿,我的眼泪不住花花地流下。

由于怕健儿再出事,我和王先生友好地分了手,当天晚上我就搬到健儿的病房,和他住在一起。

健儿醒来后,看到我在他的身边,他张了张嘴刚想叫我,突然又把头扭到一边不再看我。我一看,两行泪水从健儿的脸上流下,我心疼极了,说:「健儿,妈妈与经和王叔叔分手了,妈妈以后再也不离开你了」此时我已经忘记了健儿曾对我的奸淫,在病床上躺着的还是我乖乖的宝宝小健。

此后几天,健儿一直不和我说话,无论我怎么央求,他最多看了几眼,然后又红着眼睛把头扭到一边。在我的精心照料下,健儿的身边恢复的很快,医生说再观察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健儿的住院,在医院的女护士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或许是小李的多嘴,小护士们成群地跑到健儿的病房,仔细地打量着健儿,口中不时发出赞叹声,不停地对我说:「珏姐,你的儿子真帅,有没有女朋友了」「珏姐,我真想有一个这样的弟弟」,还有胆子更大的说:「珏姐,乾脆让我做你的儿媳妇算了。」我听了没什么,到是把健儿的俊脸弄得通红的,她们常常抽空跑到健儿的病房,不时地给健儿送来一些好吃的东西。有了她们的照顾,我轻松了许多,是啊!有一位很帅的儿子真的是很好,有时候我也在仔细地打量这一群快乐的小护士,谁更配得上我的健儿,或许我真的应该让健儿把对我的岐形爱恋转移到这群小护士身上。

她们到病房时,我总是找借口离开,但每次我回来时,都看到健儿气鼓鼓的样子,有时还听到健儿骂人的声音,小护士们气呼呼地对我说:「珏姐你儿子的脾气好大呀。」慢慢的小护士们再也不到健儿的病房来了。

我也经常跟儿子说:「小健你看这些姐姐多漂亮,而且她们也喜欢你,要不要她们做你的女朋友」可每次儿子都是把头扭到一边,一句话也不跟我讲。

这天晚上,我刚想睡觉,耳边听到健儿叫我的声音:「妈妈」,住院的这几天,儿子还是第一次叫我,我激动极了,连忙走到儿子的床前,我轻声地道:「健儿,妈妈在这。」儿子看着我说:「妈妈你能不能躺在我的身边,我想跟你说一句话」,我穿着睡衣躺在儿子的身旁,儿子红着眼看着我说了声:「妈妈,不要离开我,我再也不对你做坏事了,」然后「哇」地哭了起来,我一把把儿子的头搂在胸前,流着泪说:「健儿,妈妈对不起你,妈妈不嫁人了,妈妈一辈子也不会离开我心爱的儿子的」。我紧紧地搂着儿子,眼泪也不停地落下来,儿子的眼泪沁湿了我的睡衣,我感到乳房上热乎乎痒酥酥的,彷佛小时候给儿子喂奶,我不由自主地把手伸到健儿的腰上,把健儿搂过来紧贴着自己,健儿在我的怀里慢慢停止了哭泣,突然间我感到有一根硬硬的热乎乎东西顶着我柔软的小腹,我连忙一把推开儿子,笑骂道:「小色鬼,刚才还说不再对妈妈做坏事,现在怎么……」,说完这话我猛然反映过来,一个当妈妈的怎么能这样对自己的亲生儿子讲话,我的脸一下红了,健儿红着脸害羞地说:「对不起,妈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红着脸摸了摸儿子的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健儿,快睡吧,时间不早了,妈妈也要休息了」,说完我爬起身来,替儿子盖好毛巾被,然后关上灯回到自己的床上。

半夜我被一阵轻微的声响惊醒,并且还伴有健儿急促的喘息声,我悄悄地睁开眼,月光下只见儿子靠在床头,双手拿着什么东西在鼻子下使劲地嗅着,随后他把手伸到胯下,从内裤边缘一掏,一根肿涨的阴茎一下跳了出来,我差点叫出声来:「健儿的鸡巴好大呀」,儿子的鸡巴就像一根棒球棒又长又粗,只儿子一边用舌头在那东西上舔吸着,一边用手在他那粗大的鸡巴上用力地快迅地上下撸动着,并伴随着阵阵的喘息声,我仔细一看原来健儿手中拿的竞然是我刚换下的丝质小内裤,我的下体一下了湿了,阴蒂又胀又痒,是啊我也是好几天没有自慰了。

我轻轻地将手伸进溥丝内裤里,用中指轻轻揉着两片薄薄的阴唇,手指捞起了一些粘液,又摸了一下肉缝上端突出来像绿豆状的小肉核,全身一阵颤抖,我随着儿子的节奏,用手指头不停地在阴唇上上下抚摸着,纤细的腰枝也不由得轻轻扭动了起来,我两胯间的肉缝一直颤动着,一股股透明的液体不停地溢出,全身像是痉挛地抖着、抖着。我整只手掌压在阴户上头,以拇指、食指、中指的顺序由下往上摸去,狂搓了一阵子,我把两根手指放入肉缝里,由于担心被健儿发现,我不敢快速地抽插,只是用手指在阴膛里轻轻的挠动,再用拇指在外面压揉着阴蒂。在不远的床上健儿的手越动越快,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他把口中的三角小内裤套在粗大的阴茎上快速地揉动着,突然他头向后仰,一股股液体从他的龟头上冲出,健儿「啊」地呻了出来,此时我彷佛感到一根粗大的阴茎在我的体内射精,我的高潮也几乎同时来到,我感到又乳一酥,一股热流从脚底直冲我的脑门,我停止了对阴道的抠动,淫水透过内裤顺着我的屁眼、大腿流下,我的意识一片模糊,我不知我是否呻出声来,健儿向我的床上看了一眼,然后用我的小内裤把散落在毛巾被上的精液揩了揩,把小内裤装在衣服的口袋中,闭上眼睛睡着了。

我屁股下面湿漉漉的,高潮过后,我却仍无法入睡,为什么健儿高潮的同时,为让我如此激动以致高潮来临,我是不是对健儿动情了?高潮后的阴唇仍是痒酥酥的,我把毛巾被塞在胯下用力夹动着,淫水彷佛还在一股股地流出。健儿硕大的阴茎,唤起我沉封多年对男性生殖器的渴望,我实在按奈不住体内的那股骚动,我走到健儿的床边,借着窗外的月光仔细地注视着健儿,哦!健儿真的好美,高高的鼻梁,长长的睫毛,红润而性感的双唇,修长的身材,还有那……那双腿间……在毛巾被下仍显得那么粗大的阴茎,我的健儿真像是一位希腊神话中的健美女神,我久久地注视着健儿那让我动情的生殖器,心中不禁涌起一阵伸手去触摸的念头,「不、不能他可是你的亲生儿子,不,不要,」我努力地克制着自己,我感到我的乳头象火一样涨痛,我已控制不住想触玩抚摸儿子生殖器的念头。

正在这天人交战之时,门外传来病人上侧所的声音,我猛地一擅,头脑一下冷静下来,心中暗暗问自己:「刚才我是怎么了?」,我的脸不禁又红了起来,我弯下腰右手抚在儿子的下腹,轻轻地在儿子的嘴唇上吻了一下,我明显地感觉到我的右手离健儿的阴茎不足两厘米,只要我的小手指一伸,就可以触到儿子的生殖器,这已经让我很满足了。

我直起身回到自己的床上,躺在床上我久久不能入睡,学生时代那悲惨的一夜又再次浮现在我的脑海里,记得外公是一个大企业家,在我十九岁那年,他又结婚了,新夫人名叫阿娇是二十多岁的乡下女孩,外公认识她已有好几年,外公在捐资助学时遇上她,当时她还是一个正读小学的孩子,当时她的家境很差,几乎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也许是她聪慧好学的样子打动了外公,外公便出资帮她父亲开了一个小店,又供她念完了大学,可以说外公是她家的救命恩人,也许是为了报答外公,也许是贪图外公的钱财,总之她大学毕业后就嫁给了比她大四十多岁的外公,在我的映像里外公是很爱她的。

为了此事,我很反感外公,他的年纪可以做阿娇的祖父了,真是老不知耻,因为阿娇的关系,我好长时间没和外公讲话。

一年后,灾难降临到我的家里,一天外公从大陆做生意回来,一进门,嘴里叫着阿娇的名字,欢欢喜喜地冲进卧室,真看不惯外公的哪样子,这么老的人还这样,我扭头走到一边。突然卧室里发出外公悲痛的叫声,外公哭叫着从室内跑出来,嘴里叫着阿娇的名字,手中乱舞着一张纸片,跌跌撞撞地冲出家门。此后外公象失魂一样,人也一下子老了许多。后来我才知道,父亲带着阿娇私奔了。

外公不停地哭阿娇,不停地骂父亲,我和姐姐吓坏了,整天不敢回家,家里的佣人全被外公赶回家,只留一个做饭的钟点女工,而且做完饭她就得回家,我恨父亲,也恨阿娇,要不是他们,这个家也不会变成这样。

这天学校开始放暑假,我穿着水兵式的学生生制服,还穿着夏天的白色半袖上衣和深蓝色的褶裙,脚上穿白袜。上衣的领子和袖口是深黑色,有三条白线,裙子是二十四褶纹,是最佳统式的,围巾是紫红色,我在外面玩到天黑,由于台风来临,我勿勿地跑回家,刚走进家门暴风雨就来了。我打开灯,大厅里一个人也没有,满大厅里冲驰着一般刺鼻的酒味,地上乱七八糟地散落着几件好像是女人衣物的东西,我走近一看,是一些被撕烂的精美小巧的乳罩和三角小内裤,难道是外公把阿娇穿过的东西撕烂了发泄?不,这好像不是阿娇的贴身的物品,阿娇穿不了这么小的尺码,在我的映像里阿娇可是个蜂腰大乳的女人,我把粉红色的丝质内裤捡起来,这么熟悉,这好像是姐姐最喜欢穿的粉色丝质内裤,姐姐的内裤怎么在这里,又是谁撕烂的?

此时外公的屋里亮着灯,并传来一阵阵女人痛苦的哭泣声,我紧抓着被撕毁的小乳罩和内裤,跑到外公的卧室,一下推开了门,门内的情景让我大吃一惊,只见比我大两岁的姐姐仰躺在外公的床,她白色的水兵制服上衣被撕开,露出两只小巧玲珑而又雪白的乳房,她的超短裙被撩到腰上,外公爬伏在姐姐的身上,双手压住姐姐的手臂,从后面看姐姐两条雪白赤裸的大腿搭在外公的毛绒绒的大腿上,脚上还穿白色小巧的运动鞋。外公粗大的鸡巴捅在姐姐的屄,并一下下地用力在姐姐的小屄里耸动着,姐姐痛得把头扭来扭去,流着泪哭叫着:「外公,我好痛呀,求求你放了我吧」。血水顺着姐姐的阴道口流下,我气急了冲上床上,一边使劲想把外公从姐姐的身上拉开,看到我,姐姐叫到:「妹妹你出去,不要管我,」,外公不顾我的拉扯,仍一下一下地用力在姐姐的屄里耸动着,我急了拉起外公的手臂就咬,外公怪叫一声,转过头死死地瞪了我一眼,说:「阿娇跑了你也有份」,说完他的手臂猛力向我一挥,我头脑感到的一声失去了知觉,等我清醒过来,我感到有个热乎乎的东西在我正发育的乳房上舔来舔去,旁边传来姐姐的哭泣声:「外公不要伤害我妹妹,她还是个小孩子,你要搞就来搞我吧,求你了外公。」我扭头一看姐姐双手双脚都被捆住,血水不停地从姐姐的小屄里流出,床单被湿了一大块,我的身上一丝不挂,两条腿被外公挡在他的大腿上,一根硬硬的东西在我的阴道轻轻地擦动着,我又羞又气,双手用力向外公的脸上抓去,外公大叫一声,脸上顿时出现了几道血印,他用手摀住脸骂道:「小婊子你不想活了」,说完左右开,用力在我的脸上抽打着,我痛得大叫起来,外公用手摀住我的嘴,我又用力在他手上咬了一口,外公更气了,伸手狠狠地给我几巴掌,我只感到大脑里「嗡」的一声,顿时两眼直冒金花,整个脸象失去知觉似的。他用绳子把我的手捆在床头,用我的小内裤塞住我的嘴吧,看到这样子,姐姐哭喊着说:「外公不要呀,你饶了我妹妹吧求你不要打她了,」外公赤红着眼说:「你不要急,等我把你妹妹操爽了,再来爽你」说完把姐姐的内裤也塞到姐姐的嘴中,我在床上使劲的挣扎着嘴里发出呜呜的叫声,又脚乱踢着,外公走过来,抓住我的两腿,左右分开,低下身子压住我的腿,用充满酒精味的嘴巴在我的脸上亲吻着,嘴里喃喃地说道:「我对你这么好,你为什么还要离开我,」他脸上的泪水不停地流到我的脸上,外公一边亲我一边诉说着他对阿娇的爱慕,我害怕及了,外公发疯了,并且外公越说越气奋,他停止了对我的亲吻,眼瞪瞪地看着我,嘴里骂骂咧咧的:「你家穷,我给你家买房买地,我让你读完大学,你不是处女我也没闲弃你,你为什么要被背叛我,你说你说,这个小婊子」说着他一边叫喊一边用力地打我的耳光,:「你是不是闲我老了玩不动你了,现在我玩给你看,我让你爽」,说完外公把手放在我刚发育的小乳房上猛地一捏,我痛得啊地叫了起来,我感到外公的双手使劲在我的小乳房上又拉又捏,我痛得差点昏过去。

由于害怕我失禁了,小便顺着屁股流了下去,外公可能感到了我撒尿了,他停止了对我的搓揉,用手分开我的大腿,低下头好好地注视着我的小屄,他喃喃地道:「阿娇,我要干死你,我要干死你」,说完把坚硬的鸡巴对着我的小屄,又手搂住我的双腿,全身用力一顶,鸡巴藉着我的尿液一下插进我的阴道里,我猛的一痛,下体像是被什么撕成两半,强烈的痛疼使我昏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过来,我感到小屄里塞着一根粗大的东西,并在我的屄里一下一下地撞击着,我感到晕晕沉沉的,不知是梦还是现实,耳边传来一阵阵急促的呼声,还有姐姐的哭叫声,一会儿,那东西抽出了我的体内,外公解开我的手,抱着把我翻跪在床上,我像死了一般,任由外公把我摆来摆去,外公来到我的身后,分开我的两腿然后双手抱着我的腰,我感到那粗大的东西又塞进了我的小屄里,我努力地睁开肿涨的眼睛,眼篷里依稀看到一个年轻妖艳的女人在对我淫笑,她一丝不挂,她左手挽着床头,一支穿着高高的厚底高跟鞋,脚撑在地上,另一支脚被一个男的扛在肩上,那男的粗长的鸡巴正插在她的屄里,淫水顺着她的大腿流了下来,我死死地盯着她,平时慈祥的外公竞变得这么残暴,突然我感到外公突然抱紧了我,他的呼吸变得急促,鸡巴在我的屄里越抽越快,耳边听到姐姐叫喊:「不要射在我妹妹的体内,想射就射到我的体内」我感到鸡巴在我体内喷出一股股热流,外公重重地压在我的身上,半晌,那东西抽离了我的体内,外公松开我,气喘嘘嘘地躺到一边。我一下瘫到在地上,小屄就像通了一个大洞,下半身彷佛失去了知觉。我疲倦极了,浑浑沉沉地睡了过去,梦里我不停地被惊醒。

不知过了多久,家里来了一个慈祥的老妇人,在这一年里,我和姐姐都休学在家,由她给我们治疗肉体和心灵上的创伤。事后外公给我和姐姐留下一大笔钱以后,也失去了踪影。谁也没有想到,外公肮脏的种子竞在我体内生根发芽,当我知道自己怀孕时,孩子已有七个月,无法进行人流了,十个月后我生下了这孩子,这个孩子就是健儿,健儿满一岁后,我又重新开始进入艺术学院读书,毕业后在舞蹈学院里做了一名老师……在对那不堪的往事的回忆中,我渐渐进入梦乡,梦里健儿挺着粗大的鸡巴,一丝不挂地站在我的面前,一边用手在他的鸡巴上撸动着一边对我说:「妈妈,我要走了,我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永远也不回来了」说完健儿倒退着慢慢离我远去,我哭喊着:「健儿不要离开妈妈,……」,我紧紧地在健儿的身后追赶着,猛然间我发觉自己全身上下一丝不挂,路上许多的陌生人看着我,我站了下来,羞愧地用手遮住乳房和下阴。这时有人喊:「妈妈你在做什么呀」我回头一看,健儿穿着衣服站在我的身旁,我一把抱住儿子,一边亲着儿子,一边说:

「健儿不要离开妈妈」,儿子抱着我笑着说:「妈妈,我不会离开你的」,我发现儿子不知什么时候变得光溜溜的,我害羞极了说:「健儿快去给妈拿衣服」,儿子牵着我的手说:「走吧妈妈,我们到前面的布摊上买块布」,到了布摊上,儿子一下把我压伏在卖布的柜台上,从后面将鸡巴插进我的屄里,我呻吟着:「健儿不要在这里搞,人别人会看到,我们回家去玩」,健儿爬在我的身后,用粗大的鸡巴在我的体内一耸一耸的,身边不停地有人走过,我害羞极了,阵阵快感来临,我不禁呻叫了起来……不觉把自己呻醒了,我起身一看健儿睡得正香,我的内裤湿淋淋的,我悄悄地脱下内裤,用它在阴道上擦了擦,然后换上一条新的内裤。天渐渐的亮了,不知为什么,我一见到儿子就感到脸红耳赤,心里老是??地乱跳,也许是昨天和儿子的性梦,也是……一整天,我都是故做镇定,只需望黑夜快点来临。明天健儿就要出院了。晚上,我洗完澡,躺在病床上看书,儿子走过来对我说:「妈妈,今晚的月亮真好,我们出去走走好吗,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跟我商量事,这小鬼不知要说什么,会不会是想跟我提那种要求,如果他提出来,我该怎么拒绝他?」我不觉面红耳赤。

我穿上高跟皮拖鞋,和儿子一起走出了病房。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