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老师的网调与sm圈女
老师的网调与sm圈女
 
 这个李瑞红,年纪是42岁,不是离婚带孩子单过的,而是已婚的,职业是一所高级小学的教师。那个“无优”之前跟我介绍说,并不是那个“无优”刻意对我撒谎,是李瑞红对他这么说,但也不是李瑞红故意骗他。

李瑞红是因为女儿,去年上了高三,学习上更要紧了,白天上学很早,晚上放学很晚,学校离家远,是很不方便,正好她女儿上学的小学,离她上班的小学不是太远,所以就在学校附近租了个房子,陪着女儿住在了学校附近。网上尤其是sm圈,谁也不会完全说真话,李瑞红认识那个“无优”时,确实是自己跟孩子在外面住,她是离婚带孩子单过的。

那个“无优”对我介绍的,李瑞红是新接触到sm的,接触到了后觉得很刺激,随即便在网上玩起了网调。其实李瑞红早就接触到了sm,并且早就玩起了sm调教,但在之前是在家里住,不是太方便,所以即使在网上,玩的频率也很少。

高考是在6月7号,高考结束后,离小学放假,还有一段时间。李瑞红女儿高考结束后,直接就去了外地的爷爷奶奶家,李瑞红还没有放暑假,上班的小学,离她家又相对较远,租的房子要到8月份才到期,所以她暂时先住在了租的房子。自己一个人住在外面,当然是一切都方便了,所以在这段时间,经常在网上玩起了sm。

那个“无优”之前告诉我的,有一点丝毫没有偏差。这个42岁的人妻教师李瑞红,确实是非常的有熟女范儿,在是一名气质已婚职业熟女的同时,内的的m倾向确实也非常的强烈。

我和这个李瑞红,在网络上聊了半个来月,进一步地聊熟了,进入到了7月份的时候,顺其自然地开始玩起了网调。

分享一些个人经验吧!

想着网上认识一个熟女媚,其实不是太难的事,但前提是不要着急,在加上了网络好友之后,首先要与之聊熟了。彼此熟悉了之后,网调或者是现实,其实都是顺其自然的事。即便目的是玩现实,一边也都是从先交流到网调,按着这个轨迹开始的,接触sm较深的,对此应该都懂得。

随着网络的普及,观念的更新,压力大等原因,接触到并参与sm的女性,已经是越来越多了。尤其是熟女年龄段的女性,为了寻求性方面的更高满足,释放生活、工作等方面的压力,相当多的都想作为女m,体验被调教的感觉。

sm圈里的熟女媚,大多更在意的是,心里层面的满足,而网调主要模式就是聊天,更能够满足到心理层面,所以sm圈里的熟女媚,大多都很喜欢玩网调,说现实调教玩多了,对网调没感觉了,十有八九都是冒牌的,但对于男S来说,要采用对了合适的方式。

现实生活中的女m,其实很多在骨子里,都没有太强的m倾向,更多是为了寻求心理、生理的满足。所以,网上所谓的那些主奴规则,拿到现实里并不适应,抱着网上写的那些脱离现实的理论,到现实了很难找到女m,很多男S找不到女m,其实就是被那些坑爹理论给坑啦。



我与这位熟女教师李瑞红,在聊得比较熟了之后,才开始聊起的性话题。开始聊性话题的具体方式,是我以略带sm调教的感觉,引导着她,讲出粗口来聊她的性事。其实网上的中年熟女,在与人聊性方面的话题时,基本都是喜欢这样聊的。

七月初的一天中午,我吃完午饭上了QQ,没一会这个李瑞红的QQ上了线,我跟她打过招呼后,又与她闲聊了一会,听她说是自己一个人,来了在学校附近租的房子,便说跟她视频聊聊,随后发过去了视频请求。

李瑞红接了我发去的视频,但没有点开视频,我便也没有开视频,跟她语音聊了起来。说着话闲聊了一会,我以问她最近和老公做爱没有的话头,把聊天话题扯到了性方面。

这位熟女教师李瑞红,心里很清楚我的意思,但还是马上回应道:“做了,以前我和你说过,我们经常做的,昨天我回家住的,还和他做了。”

我趁机继续问道:“你老公操你,把你操舒服了没?”

李瑞红回答道:“和你说过嘛,我们老夫老妻了,他岁数大了,不怎么行了,还是那个样呗!”

我坏笑了两声,对李瑞红说:“以前不是跟你说了嘛,聊到做爱的事的时候,你要说的粗俗点儿,这样儿其实你感觉更好!”

“啊……”李瑞红在电脑另端,似乎是轻微地呻吟了一声,过了一会后,语音有些害羞且兴奋地说:“最近他操我了……啊……但是他的那个……不是太厉害了……我的感觉一般……”

我趁势提示性地问道:“那个,不厉害啊?”

李瑞红又轻微呻吟了一声,随后回应道:“是……是他的鸡巴……不太厉害了……所以他操我……我觉得不太爽……”

我接着问道:“你老公操你的时候,喜欢对你说粗话,这几天他操你,肯定也说了吧?说的什么啊?”

李瑞红回答道:“说了……跟我以前告诉你的一样……还说一边操我……一边说……找个比我年轻挺多的……鸡巴大的男的……跟他一块来操我……”

我提示道:“你说全了,他怎么一边操着你,一边这么说的!”

李瑞红沉默了一会,随后语气较连贯地说:“昨天晚上,他操我的时候,是趴我身上操的,这样正好跟我脸对着脸。他一边拿鸡巴,从下边操我,一边看着我的脸说,找个比我年轻挺多的男的,要鸡巴又大又硬的,让这个男的操我的逼,他把他的鸡巴,放我的嘴里,他们两个一前一后,拿两根鸡巴一块操我!”

我问道:“哪你怎么回答他的?”

李瑞红说:“我跟他说,好,再找个男的来,你们俩一块操我,两根大鸡巴,使劲操我!”

李瑞红随即又补充道:“他也就是这么说说,真做肯定不答应。你知道,夫妻俩做爱,肯定说点助兴的话,他是为了更兴奋,才跟我这么说的。”

我问道:“哪你老公,这么跟你说的时候,兴奋不?”性吧首发

李瑞红回答道:“嗯,他这么说的时候,特别兴奋。不过现在他的鸡巴,没年轻时候厉害了,这么说兴奋了,没一会就射了。”

我又问道:“哪你听了,兴奋吗?”

李瑞红回答道:“我其实,也挺兴奋的,但是吧,我不敢太表露出来,你知道,他就是做爱的时候,这么说说而已嘛。”

我问道:“哪如果你老公,真的再找个男的来,跟他一块操你,你能接受吗?”

李瑞红回答道:“这个,我肯定不行,说和做,是两回事儿嘛。不过我经常幻想,让两、三个男人,一块操我,想这些会特别兴奋。如果有了合适的机会,我真的挺像试试,被多个男人操的感觉,当然不能有我老公啦。”

我转换了一个话题,对李瑞红问道:“最近你老公操你,干你屁眼了吗?”

李瑞红回答道:“嗯,干了,不过我的后门……”

我插言道:“又忘啦,说屁眼!”

“哦,是!”李瑞红呻吟了一声,接着回答道:“我的屁眼,他是这两年,才开始操的,他的鸡巴又不行了,所以干我屁眼,因为硬度不够,好多时候都干不成,其实就是比划几下,他最近操我屁眼,也是这么个路数。”

我假意想了想说:“哎,好像你说过,开了你的屁眼的,不是你老公吧?”

李瑞红回答道:“是,是我三十五岁那阵,处得一个情人,他第一个操的我的屁眼。其实我现在吧,挺喜欢被操屁眼的,可我老公虽然也很想,但他的鸡巴不行了,操后边很难真操的成。”

我问道:“哪你怎么和你那个情人,分开了啊?”

李瑞红叹了口气说:“这事挺复杂的,一句两句说不清。夫妻总会闹别扭嘛,我那阵跟老公老吵架,算是赌气,也算是赌气吧,在外边找了个情人,但后来跟老公感情好了,主动就跟情人分了。”

我又问道:“那你到现在,让几个男的操过了啊?”

李瑞红回答道:“我好像告诉过你了吧,一共就三个,真的,就三个。一个是结婚前的男朋友,一个是我老公,还有就是刚才说的那个情人。”

我问道:“哪你现在,想让更多男的操了吧?”

李瑞红回答道:“想是想,可想和做两回事啊!你知道的,我平时在别人眼里,绝对是没一点绯闻的那种人,而且我还是当老师的,更不敢胡来了。”

我笑了笑说:“嗯,我理解!哪你现在说说,你最想让男人,怎么操你啊?”

李瑞红回答道:“我以前吧,有挺多性幻想的,但没有太具体的。最近老跟你聊得,我觉得吧,我最喜欢的,是像你说的那样,让男的摆弄我!”

我提示道:“既然是你自己的想法了,哪你仔细点说说,别忘了,说得直接点哦!”

李瑞红想了会说:“就是像你说的那样,我脱光了,只穿一双高跟鞋,一个男的抱着我,坐沙发上……啊……在我的逼里,放进去一个震动跳蛋,让我不停地哼哼着……男的抱着我……玩我的奶子……玩我的逼……扒开我的阴帝……捏我阴帝里边的嫩肉……就这么滴……没完地摆弄我……还一边玩着我……一边对我说粗话……”

李瑞红呻吟了几声,接着说:“我跟你说过,我的逼,又肥又嫩,水特别多,只要兴奋着,逼就一直流着水……等玩我的男的,把我的逼,玩得全是水了,都流到地上了,让我兴奋得受不了了,求着他操我……这个时候,他让我跪下,当然也可以是别的姿势,就是很下贱的那种,但我受不了了,多下贱都会做,他这个时候才操我,而且是狠狠地操……我最喜欢的,应该是这个感觉……”

李瑞红在电脑另端,更大声呻吟了一会,突然对我说:“你,真是的,我今天午后回来,是想过来睡个午觉的,不是找你聊这个的,没想到你在线呢,结果被你勾得,又聊上这个了。哎呀,不能聊了,学校还没放假呢,我一会儿就得走了,好了,好了,我去洗把脸,喝点儿水,缓一缓,这就要回学校啦!” DRF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