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眷恋紫微 3--(2)
眷恋紫微 3--(2)
  「贵客?」历小冰蹲下,帮忙洗菜。
  「好像是大王的妹妹,丽塔公主。」费大婶说。
  「丽塔公主?公子和她很熟吗?」历小冰喃喃问道。
  费大婶进厨房看鸡汤,然后从窗口探出头,「谁知道,咱们公子可是大王的
贵客,经常去殿内作客,会和公主认识,一点也不奇怪。」
  「哦。」她微蹙柳眉,继续洗菜。
  「菜洗好别忘了沥干,然后搬进来,我要下锅,妳在一旁瞧着。」费大婶又
吩咐了几句,便回到灶旁加柴火,接着又忙着将一堆食材从柜子里搬出来,一一
清洗,切好备用。
  历小冰在外头一边洗菜,一边想着他和公主的事……突然,她觉得自己对他
非但不了解,而且很陌生。
  愈是这么想,她的心就愈是冷,浑身再也控制不住地发抖。
             *********
  厨房内,洋溢着饭菜香,让人忍不住垂涎三尺。厨房外,历小冰一边拭去额
上的汗水,一边顾着小火炉,因为费大婶说,鸡汤得慢小慢熬,才能熬出甜味。
  这时,费大婶尖锐的嗓音响起,「小冰,帮我把菜端到香膳厅。」
  「香膳厅?」她抬起满是汗水与灰炭的脸。
  「往前面那条路直走,经过一处玫瑰园时右转,妳就会看见一栋红瓦白墙的
屋子,那就是香膳厅了。」费大婶把几样大菜放进篮子,「妳先端这几道菜过去,
剩下的我来就行了。」
  「好。」历小冰小心地接过篮子,朝费大婶所指的方向快步走去。
  不一会儿,她果然看见一栋红瓦白墙的屋子。
  推开门走进去,才发现里头非但有宴客厅,还有舞娘在偌大的空地轻舞旋转,
甚是气派。
  她很快就看见石隽正与一位穿着华丽的姑娘相对而坐,女的巧笑倩兮,男的
谈笑风生。她的心一痛,却只能深吸一口气,佯装没事地走过去,将篮子内的菜
肴一样一样端上桌。
  石隽乍见到她,眉头倏地扬高,望着历小冰那张脏兮兮的小脸,「妳这是做
什么?」
  「公子,还需要什么吗?」历小冰客气地问道,那感觉就好像她与他不熟,
彼此只是主仆关系。
  他半瞇起眼,语气低沉的说:「再给我一壶酒。」
  「是,我这就去拿。」
  「等等,我这里还有,妳先替我们斟酒吧。」石隽面无表情,冷眼瞪着她,
看得出来他在生气。
  气她非但拒绝他的好意,还拿自己当丫鬟供人差遣。
  「是。」历小冰同样凝着一张脸,拿起酒壶,为他们斟满酒。
  丽塔直瞅着她,「赢公子,这是你们别苑里的丫鬟?」
  石隽又看了历小冰一眼,「不是。」
  「那么她是?」丽塔一向对比自己漂亮的女人没有好感,如果她只是一名丫
鬟,她还可以忍一忍,但是他居然说不是!
  「我的客人。」石隽突然抓住历小冰斟酒的手,「就不知道是我哪儿做不好,
居然有人客人不当,宁可做丫鬟伺候人。」
  历小冰怔住,看着他抓着自己手腕的大手,非常意外他会说出这些话。
  「说呀,妳不说清楚,如果让其它人误会我的待客之道本就如此,以后还有
谁敢来别苑作客?历姑娘!」他的声音低沉冷静,仿佛来自地狱幽谷,让历小冰
整颗心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我只是不想做个废物。」她鼓起勇气与他对视。
  「够了,不管她是不是客人,今儿个是本公主来找你,应该是属于我的时间
吧?」丽塔挑衅地抬起下巴,敌视着历小冰。
  「妳先下去。」石隽紧握拳头,对历小冰说道。
  历小冰点点头,快步走出香膳厅。
  「真不好意思,让公主看笑话了。」石隽对丽塔说。
  「她……是你的哪一类客人?」丽塔语带酸味。
  「在下不懂公主的意思。」石隽装傻。
  「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丽塔起身走向他,娇媚地笑说,一手搭在他的
肩上,「知道吗?你前一阵子来咱们趾国大殿晋见王兄时,我看见你的第一眼就
被你深深吸引了。」
  「呵……能让公主对在下心仪,真是在下前世修来的福气呀。」他将她拥进
怀里,让她坐在他的大腿上。
  「你……」丽塔瞪大眼,掩唇娇笑出声,「原来赢公子也是这般轻狂的人。」
  「对于公主,我想就不必太造作了,不是吗?」他半瞇起眸,微勾起嘴角,
模样邪魅逼人。
  丽塔双眸圆睁,毫不含蓄地搂住他的颈子,噘起红唇正打算印上他的,一道
瓷瓶破裂的声音震住了他们。
  石隽回头一看,历小冰浑身颤抖地站在不远处,怔怔地看着他们,酒瓶碎了
一地。
  跟在她身后的费大婶惊见这一幕,赶紧放下篮子,慌张地上前将满地的碎片
捡起来。
  「对不起,公子,她是新来的丫头,笨手笨脚,您可别生气啊!」
  历小冰这才从心碎的悲伤中回过神来,跟着蹲下身捡拾碎瓷片,却因为心急,
不慎划伤了手指,疼得她赶紧放入口中轻轻吸吮。
  石隽眉头紧蹙,冷着嗓音对费大婶说:「把她带下去包扎伤口。」
  「不用,这点小伤……」历小冰摇着脑袋。
  「我要妳去妳就去。」他气得大吼。
  她错愕的望着他那张火爆的脸,吸了吸鼻子后,立即奔出香膳厅。
  「公子,那……那……」费大婶一脸诧异,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
  「那就别管她,随她去吧。」石隽的表情一拧,挥了挥手,「把菜摆上来,
妳就可以下去了。」
  费大婶点点头,拿起篮子,上前摆好酒菜之后,随即退下。
  「怎么?我看你的脸色好难看,真不敢相信你和那丫头之间没事。」丽塔噘
高嘴,「唉,莫非英俊的男人就是得风流不可?」
  「哈……风流?若真要说我风流也行,看公主如何挑勾我了。」石隽满腹闷
气,于是拿起酒杯,「我敬公主一杯。」
  「那么今晚我就不醉不归。」丽塔另有企图地说。
  「公主都这么说了,在下又怎么敢说不,那么就尽情喝吧。」
  这一夜,他们两人喝得酒酣耳热,醉意熏心。
             *********
  丽塔原以为自个儿的酒量无人能敌,毕竟在趾国她可是有千杯不醉的称号,
但是遇上他,她的酒量就变得微不足道。
  她先醉倒,而石隽也几乎撑不下去了。
  「公子,您怎么喝这么多?」当碌义发现时,他们已双双倒在桌上。
  石隽用力撑起自己,「你亲……亲自将公主送回大殿,我可以自己回房。」
  「是。」碌义领命,搀扶着丽塔公主往外走去。
  石隽则踩着不稳的步伐走向自己的寝居。
  一推开门,却不见历小冰那丫头,他气恼地坐在椅子上,扬声大喊:「来人
……来人哪!」
  一名小厮仓皇地跑了进来,「公子,有事吗?」
  「小……小冰呢?我问你,历小冰呢?」
  「哦,您问的是历姑娘呀,她在东翼的客房呀。」小厮想了想,「早上我才
将那个房间打扫干净。」
  「东翼?!」该死,谁要她搬去东翼的?
  他站起身,推开门,大步前往东翼的客房,粗鲁地踢开房门,声音之大,让
躺在床上的历小冰吓得坐起身。
  她还没睡着,只是闭着眼睛冥想先前所看见的一切,而这突如其来的声响,
自然给了她非常大的惊骇。
  就着油灯看清楚闯进来的正是她在想的人,她赶紧跳下床扶住他,「你怎么
喝得满身酒味?」
  「我才想问妳,妳是怎么了?」他半瞇着眸盯着她,「妳今天为什么要做那
些事?为什么这么不听话?」
  历小冰没有回答他,只是扶着他到圆几旁,「先来这里坐下,喝杯热茶,你
会好过一些。」说着,她为他倒了杯茶。
  石隽却挥开茶杯,拽住她的衣襟,「没事跑到厨房当丫鬟,妳是故意骗费大
婶的吗?简直是……」
  「我不想闲着没事做,这样只会让我觉得自己很没用,每一刻都过得很茫然。」
历小冰急着解释,泪水已控制不住的滑落两腮。
  「难道在我这儿作客让妳这么为难,非得跑去端碗拿锅的妳才高兴?」石隽
站了起来,直勾勾瞅着她,「说,妳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你醉了,你真的醉了。」她吸了吸鼻子,搀扶他到床上躺下,「你休息一
会儿,等清醒了再说。」
  「妳不要敷衍我……历小冰!」他拽住她的手,一把将她拖到床上,欺近她
的脸,「难道我对妳不够好,妳非要这样刺激我?」
  本就心痛的历小冰,被他这么一吓,眼泪更是流个不停,「你……你为什么
要这么说?难道你就没有刺激我?」
  「我刺激妳什么?」他狠狠瞪着她,「从没有人敢这么对我说话,妳知不知
道?」
  「我当然知道,你有钱有势,自然没人敢对你无礼。可是我不一样,我不想
凡事都让人安排得好好的。」她拚命挣扎,想脱离他的桎梏,「放开我,我想回
去,我不要跟一个花花公子住在一起。」
  「花花公子?!」他眸子微瞇,随即笑了出来,「什么叫作花花公子?女人
多就是吗?那妳太可怜了,或许我应该告诉妳……真要说女人……我比天下任何
男人都多很多……」
  一国之君拥有三宫六院,嫔妃娘娘无数,要几个女人就有几个女人,如果光
一个丽塔就教她摆脸色给他看,那他……他……
  望着她那双泪眸,他猛地清醒,与她对视半晌后,松手放开她。
  「我大概走错房间了。」
  历小冰全身神经放松,可是离开床杨的石隽却因为醉酒的关系,撞上茶几,
摔在地上。
  「你怎么了?」她吃了一惊,赶紧上前扶他起来,「有没有撞到哪儿?啊!
额头流血了!」
  历小冰慌得拿出手绢为他擦拭血迹,他却选在这时候吻住她,狂肆的眼凝视
着她脆弱的水眸。
  「赢公子!」她惊慌地抗拒着,「你真的醉了……」
  「小冰,乖一点,妳该感恩,因为妳是我第一个打从心底想宠幸的女人。」
他满眼欲色,一脸饥渴。
  「你要干嘛?放开我。」历小冰已不想再沉沦在他的柔情之中。
  他一手箝住她的双手,一手按住她的双腿,紧紧压住她柔软的胴体,「妳说,
我要做什么?」
  「我……」她瞪大眼,神情不安。
  「这么怕我?为什么?昨晚妳可不是这个样子。」他撇嘴一笑,「就因为我
和妳理想中的男人不同吗?」
  「我不想听,你放开我。」历小冰从他的醉眼看向他还在淌血的额头,「你
额头上的伤需要治疗。」
  「呵,我不喜欢妳玩顾左右而言他的游戏。」他邪魅一笑,伸手拉开她的衣
衫,温柔的剥除。
  历小冰惊愕得说不出话,只能任由他发烫的肌肤贴着她微凉轻颤的身子,随
着他的大手愈来愈放肆,她抖得更厉害,一颗心仍强烈的抵抗着。
  不,她不能爱他,她绝不能爱他,为什么她要爱上他这样的男人?
  当他托起她的小脸,发现她眼角又滑出泪水,忍不住瞇起眸说:「为什么?
为什么妳这么爱流泪?」
  他的唇先是吮去她晶莹的泪珠,然后慢慢移向她的唇角,最后含住她的檀口,
与她的唇舌纠缠,一步步迷惑她青涩的灵魂。
  「我知道妳爱我。」
  他吻上她雪白的颈项,来到她高挺的双峰间,含吮住绽放的蓓蕾。
  历小冰忍不住倒抽一口气,「啊!」
  「说,妳是爱我的。」
  他的舌在嫩蕾上轻旋、兜转、搔痒般的嚿啃,这般狂肆的刺激,令她的呼吸
蓦地急促,紧绷的神经彷佛要断裂一般。
  她情不自禁地弓起身,迎向他邪魅多情的唇,整个人瘫软在他的调情技巧下,
还不断逸出细碎的低吟……每一声都挑勾着石隽的欲火。
  他的长指转而进攻她发烫的双腿之间,感受她的热与湿……眼看她已陷子欲
火焚身的狂乱中,他便技巧地夹住那枚核果。
  「啊……不……」
  这样的刺激令她疯狂,小手紧抵着他的胸膛,企图推开他,却不知自己早已
绵软无力,身子和心正在相互抗衡。
  「不爱我吗?」石隽眼神一黯,拉高她的双腿勾在他的腰后。
  「你……你……」她的神智已昏乱。
  「说,妳到底爱不爱我?」他炽烫的长物在她的幽口徘徊,似进似出,撩拨
之意既火辣又煽情。
  「我……我爱你。」历小冰认了。
  他满意地笑了,悍然埋进她的体内,狂野、孟浪地折腾了她一夜。
             *********
  历小冰从睡梦中惊醒,已不见石隽的人影。她甚至不知道昨晚他为何会喝得
烂醉如泥的来找她,他不是和丽塔公主在一块吗?
  看着自己被蹂躏了整夜的狼狈模样,她告诉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若要平
静的过下去,她就得和他分开一阵子,即便是带不走完整的心,她也不能再沉沦。
  于是她收拾了东西,趁无人发现之际,忍着不舍与失落,离开了别苑。
  回到家,当她看见家中清爽干净的模样,不禁放下了心,才打算到外面将满
地的枯叶扫一扫,却看见莉香走了过来。
  「小冰,妳回来了?!」莉香张大眸。
  「对。」历小冰笑说,又见她手里捧着的正是大哥的衣裳,「我不在家的时
候都是妳在照顾我大哥?」
  「是呀。」莉香不好意思地垂下脑袋,「这几天我来妳家,见里头乱成一团,
才知道妳不在,所以我就帮着整理,妳大哥也不反对……」
  「那很好,我一直希望妳成为我的大嫂。」
  「可是妳回来了。」莉香看着历小冰,「妳大哥就不需要我了。」
  「我……我只是回来拿点东西。」历小冰赶紧说道,可是话一说出口她才发
现不对,如果她不回来,今后又要住哪儿呢?
  「原来是这样。」莉香松了口气。
  她这样的表情历小冰并没有忽略,她想就算自己流落街头,能让大哥早点成
家,也是值得的。
  过去大哥就是为了照顾她,才把自个儿的终身大事摆一边呀。
  「那……那我走了。」历小冰对她笑笑,离开了这个她成长的地方,然而未
来她又该何去何从?
  走进城里,她在一间茶馆坐下。
  这时,喀夙朋朝她走了过来。
  「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历姑娘,妳不是住在赢公子的别苑,怎么会在一个人
在这儿?」
  历小冰望了他一眼,本来不打算理会,但想起大哥曾交代她的话,只好勉强
应酬道:「我不打算住在那里了。」
  「为什么?和赢公子吵架了?」他笑问。
  「没有。」她别开脸。
  「不过,有件事我倒想要请历姑娘帮个忙,不知妳愿意吗?」
  「什么忙?」
  他见她一脸疑惑,接着又说:「我希望妳能回到赢风的别苑。」
  「你这个人好怪,我回不回去关你什么事?!虽然你身为大王身旁的师爷,
但我并不拿官俸,你没权利要求我。」历小冰睨着他。
  「妳回去是要替我……也可以说是为大王调查一件事。」喀夙朋顿了下,
「虽然赢风声称是车溃国赢王爷的孙子,不过赢王爷至今云游未归,无法向他求
证:其次,他答应要捐赠给我国大批黄金,却一再延期,实属可疑:最后,他的
长相太过迷人,气势也不同于平凡人,让我不得不怀疑他的身分。」
  历小冰瞇起眸,提防地问:「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
  「因为我要妳替我注意他,不管哪一方面,只要有任何消息都得跟我说。」
喀夙朋露出狡桧的笑容。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历小冰搁下碎银子,起身就要离开。
  「除非妳要让妳大哥断送前程,这点妳得好好想想。」喀夙朋也站起来,
「我会适时的与妳联系。」
  历小冰怔仲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突然觉得思绪全乱了。
  他们不是和赢公子关系良好,为何要调查他?既然丽塔公主是大王的妹妹,
他们的关系这么密切,让她调查不是更方便?
  她又坐了下来,捧着脑袋想了好久,然而非但没弄清楚,反而更乱了。
  赢风真有这么复杂吗?喀夙朋的话她又该听吗?可是大哥……天,她该如何
是好?
                第七章
  「你说什么?历小冰擅自离开了?」石隽乍闻碌义的回报时,眉头立即狠狠
蹙起,「你派人去找过没有?」
  「小的认为她应该回家了,既然如此,就没什么好找的……」
  砰!石隽一拳重重的敲在桌上,犀利的眼眸闪过愤怒的光影,「你当真以为
我在这里说的话就可以打折扣?」
  「小的不敢。」碌义垂首道。
  「我……算了,我自己去找。」
  石隽迅速来到历家,暗地里观察了半晌,发现历小冰根本没回家,因为历家
多了另一个女人的身影。
  糟糕,这么晚了,她一个姑娘家会去哪儿呢?
  在附近绕了一圈仍没有结果,石隽只好返回别苑。然而就在大门外,他惊见
历小冰坐在门坎上。
  「小冰,妳去哪儿了?」石隽松口气的同时不禁发起怒来,「知不知道我找
妳找得有多急?」
  「我……我本来不放心大哥,想回去看看,可是后来……」她愈说愈小声。
  「后来发现妳大哥已经不需要妳了?」石隽撇撇嘴。
  「你……」她意外地看着他。
  「因为我去找过妳,也看到了妳看到的一切。」他在门坎上坐下,将她搂进
怀里,「很高兴妳又回来了。」
  「赢风,我想问你,我只是个普通女子,以你的身分、财势,合该配个像丽
塔公主这样的女人才是。」她扬起小脸,问出心中的疑惑。
  他轻哼一声,「我喜欢哪种女人,只在于感觉。」
  「什么意思?」单纯如她实在不懂他这么深奥的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