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眷恋紫微 3--(1)
眷恋紫微 3--(1)
 
 第五章
  「怎么了?手这么冰冷!」石隽上前握住她的小手。
  「怎么办?怎么办?大哥好生气,他不要我了……他……」她难受的说,捣
着脸哭了出来,「我不该来的……我不该……」
  「妳刚刚还没说完,是谁告诉妳我生了重病?」她扶她到圆几旁坐下,并倒
了杯热茶给她,「喝一点,缓和一下情绪,再怎么样也有我要妳。」
  「你……」历小冰抬头望着他,然后又垂下脸,「我不知道那人是谁,他说
你病了,我好着急,想来见你,把你的护身物还给你。」
  「还我?」
  「是呀,当时我想一定是我拿了你的护身物,你才会突然生病。」她张开手,
原来刚刚换衣服时她已将蜜蜡玉石捏在手心,「还你。」
  石隽瞇起眸,望着她那柔弱的容颜,拿起蜜蜡玉石,把它戴在她的颈上,
「既是送妳的,就别退还给我,这样我可会不高兴哦。」
  「可是……它这么重要。」
  「再重要也是妳的。」他的指尖滑过她的颈项,抬起她的下颚,吮住她绝美
红艳的唇办,大手钻进过宽的衣襟,摸索她柔软的肌肤。
  「别……」她推开他,因为她突然想起大哥刚刚数落她淫浪。
  不,她不能变成这样的女人。
  「因为妳大哥而拒绝我?」他话语中的酸味更浓了。
  「我的心好乱。」她心乱如麻。
  「来,我让妳看一样东西。」石隽带着她走出房间,来到别苑后的一处鸟园,
「听见没有?多悦耳。」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鸟?」她瞠大眸,惊奇不已。
  「我喜欢鸟。」
  「哦,为什么?」她不解的眨着眼睛。
  「因为同为笼中鸟的关系吧!」石隽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提过这些话。应该说,
他早厌烦了皇上这样的身分。
  在旁人眼中,穿大黄龙袍,坐在龙殿上号令大臣,万人之上的威仪,是多么
风光的事,而「皇上」这个位置又曾经让多少人疯狂、争夺、觊觎,甚至发生战
役,可是在他眼中,它只代表着三个字,那就是「不自由」。
  他不能封三等贵族以外的姑娘为皇后,不得随意出宫,不得罔顾苍生做自己
想做的事,他不能……唉!
  「怎么了?为什么会这么说?」她发现他脸上的寂寞更深、更浓了。
  「呵,没什么。我主要是带妳来听听鸟鸣,是不是舒服多了?」他握住她的
柔荑,指着一只只亮眼可爱的鸟儿。
  历小冰看向牠们,意会地笑了,「谢谢你,我知道你带我过来是希望我能放
宽心,听牠们的歌声真的很舒服,即便是笼中鸟,牠们依然为咱们制造欢乐。」
  「妳懂就好。」
  石隽玩味地审视她的容颜,当看见她的眼角溢出泪水时,眉心不禁微拧,伸
手抬起她的下颚。
  「怎么哭了?」
  「没……我只是很感动,除了我大哥之外,从没有人这么对我。」她赶紧低
头,尴尬的抹去泪水。
  「既然知道我对妳好,就别再哭了。」他笑睇着她的泪颜,「瞧,鸟儿卖命
唱歌,妳卖命的哭,多对不起牠们!」
  「对……对不起。」她竟然又哭又笑。
  「傻女孩。」他拉住她的手,往寝居的方向移步,但脸色变得沉凝,「我知
道妳不放心妳大哥,但是他也不希望妳哭吧。」
  「我知道。」想起大哥刚刚发怒的样子,历小冰嘴里虽说知道,但心底的愧
疚却愈来愈深,「我想回家。」
  石隽的表情突然变得紧绷,嗓音沉冷的说:「今天已太晚,明天等衣服干了,
妳换上之后,再回去吧。」
  「赢公子,对不起,我只是……」她泪眼迷蒙地看着他。
  「没关系,妳今晚就睡在我房里,明天一早我会送妳回去。」送她到房门外,
他安抚了几句,便转身来到大厅。
  果然,碌义正在等着他。
  「皇……公子,我还是觉得不妥,这一切发生得太迅速,不免让人怀疑是他
人设计的。」他焦急地说。
  「本来就是他人设计的。」石隽瞇起眸,「看来他们还是不放心我们。」
  「那您还将她留在身边?!首先,她那位大哥就会经常过来。再来,她就会
观察我们何时将黄金运来:第三,我们甚至还没有管道先行购得震天雷……无论
怎么想都不妥当呀。」碌义说出他的看法。
  「碌义,你怕一个女人?」石隽笑睇着他,「何况朕有信心掌控住她,这点
你可以放心。」
  「唉,好吧,既然您已这么决定,那小的只好听命了。」碌义看着不一样的
皇上,真不知该如何进谏,他才会采纳。
  「对了,飞书给范陀罗了吗?要他赶在趾国之前与对方接洽,无论如何都不
能让趾国得到震天雷。」
  「我昨儿就已发信出去。」
  「那就好。」石隽点点头,随即目光又转向寝居的方向,暗付,历小冰呀历
小冰,妳可千万不要辜负我对妳的一片心意呀。
             *********
  翌日一早,历小冰便在石隽的陪同下返家。
  历吉隆尚未出门,但是满身酒气地倒在一堆酒瓶中。
  「大哥……大哥……你怎么了?」历小冰赶紧上前扶起他,「为什么要喝这
么多酒?」
  「小冰……妳是小冰?!」他清醒了些。
  「我回来了,大哥,快起来吧。」历小冰使出全力还是扶不起他。
  这时,石隽走过来,一把将他抓了起来,丢在椅子上。
  「原来趾国的大捕头也不过是个醉汉,亏我当初还有点敬仰你。」他冷眼瞪
着历吉隆,幽魅的眼眸闪过嘲讽的光芒。
  原本看见历小冰回来非常开心的历吉隆一发现石隽也在场,整个人因为愤怒
而全身颤抖,「你给我滚出去。」
  「我是陪小冰回来的,既然你要我负责,我当然得注意她会不会被你这个醉
汉给伤了。」石隽还刻意揽住她的腰,亲昵的在她的唇角印下一吻。
  这动作让历小冰既难为情又怕大哥误解,整个人变得僵硬。
  「你……你们……既然如此,又何必送她回来?回去,把她带回去。」历吉
隆气疯地说。
  「大哥,不要这样,我不走,我走了谁照顾你?!」历小冰上前一步,难受
的说。
  「你不是说莉香喜欢我吗?我可以娶她,让她来照顾我。」他醉眼迷蒙,将
她推向石隽。
  「大哥……」
  「走!」历吉隆指着外面,「赶紧给我走开。」
  他突然想起昨夜师爷喀夙朋来访,要他让历小冰到别苑做内应。天呀,这下
就算小冰要回来,他也不能接受。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即便是他遗失了画轴,也该由他承受,为何这
些事要扯上小冰?
  石隽搂住历小冰的腰,「既然如此,我们回去吧。」
  「大哥……」历小冰难过的看着历吉隆,拚命摇头,「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
气?」
  历吉隆深吸一口气,转向他们,「我没生气,妳好好过日子。」接着,他又
对石隽说:「带她回去,好好照顾他。」
  石隽瞇起双眸,凝视他一会儿,便牵着历小冰的手往外走,「妳大哥都祝福
妳了,别想太多,嗯?」
  历小冰咬着唇,什么话都不说,只是被动地跟着他离开。
             *********
  「小冰。」回到别苑的前院,石隽忍不住转身,看着她落寞的神情,「跟我
在一起就这么难过吗?」
  「不是,我只是不放心大哥。」她抬头,柳眉轻蹙,毫不伪装地诉说着放不
下的担忧。
  「妳大哥是个大人,还是堂堂大捕头,会发生什么事?!」他捧起她的脸,
眼神魔魅的看着她。
  他优雅的气质散发出一股贵族气息,让历小冰看着看着,不禁迷惑了,「我
大哥是大捕头,那么你呢?赢王爷的孙儿,又是大商家,这么富有,我实在不应
该继续打扰你。」
  「妳说什么?」他用力抓住她纤细的手腕,阴鸶的气势让她心惊,「我不准
妳走。」
  「你……」泪珠滑落她的脸颊。
  「为什么哭?」石隽用大拇指拂去她的泪,动作轻柔温存。
  当四目相对,他倏地低首吻住她,狂肆又霸气。
  石隽的舌头探进她的檀口,狂狷地翻搅、汲取她口中的蜜液,坚硬的胸膛毫
不避讳地欺近她,将她逼到角落。
  历小冰的身子微微颤抖,想说的话还没说出口,他已打横抱起她,直往他的
寝居走去。
  「赢公子,你要带我去哪儿?赢公子……」
  历小冰惊慌失措,直到他推开房门进入房里,她挣扎着在地上站稳。
  石隽勾唇一笑,俯首与她眼对眼,释发热情,在她恍神的当口,再次揽住她
的腰,将她抱到书案上。
  「呃……」她瞪大眼。
  下一刻,他继续刚刚的动作,而且更形孟浪,狂情地蹂躏她青涩的小嘴。
  「唔……」他的吻让她又惊又怕,全身颤抖。
  「冷吗?晚一点妳就不会冷了。」
  他逸出邪肆的笑声,大手抚摸她柔软的颈部,蓄意在那儿呵着气,令她发出
阵阵颤意。接着,她发现他竟然解开她的衣襟、肚兜,热烫的大手掬起她高耸的
酥乳,指尖暧昧的揉捏上头那朵嫩花。
  她迷迷糊糊,沉浮在这样的调情中,抵制不住下腹激起的狂烈炽焰,小嘴发
出娇喘呻吟。
  他近乎狂暴的手法让她一步步沉沦,颤抖的娇躯抑制不住地迎合他。
  历小冰既柔弱又娇媚,蛊惑着石隽,他的大手立刻覆上她的雪胸,附在她耳
边嘶哑地说:「我要妳。」
  历小冰倏地张大眸,却望进他那对氤氲着情欲,正魅惑她的心的沉淀黑眸中。
  他一边玩弄她的乳蕾,一边揉上她纤细的腰际,再徐徐往下……两片热唇亲
吻着她娇软的蓓蕾,慢慢转为狂暴深吮。
  「嗯……」她难耐不已,身子轻颤一下。
  不知哪时候她的长裙已被卷起,亵裤被抽离,石隽的指尖正玩弄她燠热的花
心。
  「啊!」弓起身,历小冰吃惊地夹紧双腿。
  「别动,让我好好爱妳。」石隽的手指加深索求,轻揉慢捻。
  历小冰承受不住,逸出喜悦的轻嚷和细细的娇吟。
  石隽淌着汗水,瞇起眸看着她销魂的反应,长指邪恶地在她的穴窝内进出,
自私地满足自己的快意。
  「天!不行……」
  历小冰用力喘息着,全身就像要焚烧起来,那柔媚纯真的自然表情,却也让
他体内的欲望熊熊燃烧。
  石隽转而咬住她白嫩的胸脯,指头在她湿漉漉的粉嫩娇穴中窜动,直到他因
为摩擦而发烫,而她的细嚷更是诱人动情。
  「妳真美。」发现迷人的爱液自他指尖淌流下来,热腾腾的感觉着实迷人,
他如今只想一辈子占有她的小穴,不再离去。
  「我……我……」她哑声喘息着,穴内的肌肉一收一缩,竞将他的手指吸附
至深处,整个埋进她水嫩的花穴。
  「天,妳好紧。」他狂肆的笑着,大拇指压住她穴前的花苞,以折磨人的速
度揉转拉扯。
  「啊……」她的身子抽搐一下,反射性的抓住他的肩头,「别……好难受…
…」
  「妳才别紧绷着身子,放轻松,把热情完全释放出来。」他瞇起眸,嗓音隐
含着被欲火焚扬的瘩痖。
  随着他撩拨的速度加快,历小冰再也忍不住放声尖嚷……终于,她将所有的
激情发泄出来,同时间石隽感受到她小小的春穴溢满了晶莹玉液。
  突然,有个念头掠过他的脑海,他勾唇一笑,将她的两条腿架在书案旁,拨
开她花门处的层层办蕊,俯身舔舐。
  历小冰低呼一声,望了眼在她两腿之间不停晃动的黑色头颅,随他的愈加狂
肆,舔洗的动作也变得更加邪恶。
  「不……不可以……」
  炽烫的骚动、狂热的焚腾,在她体内交错进行,似激浪、似狂颠,让她不知
该将他推开,还是协助他更加贴近。
  石隽却像是逗弄出了兴趣,见她下处不断的痉挛,他的舌尖竟然用力一顶,
在她柔嫩的内壁轻轻撩动。
  「啊……」她的下腹霍地燃起欲热,双腿控制不住地颤抖。
  「今天可不能再昏过去了。」
  他的舌尖扫过那浓密的毛发,嚿住那颗珍果,又一次发浪的吸吮,带给历小
冰欲望的折磨,更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
  石隽听着她软软的低吟,感受她腿间湿濡的美,早已是欲火焚身。
  「该死,我恨不得马上吃了妳。」他幽魅的双眼直视她怯柔天真的模样。
  「不……不行……」历小冰转头,竟看见一面铜镜,镜中的她倚躺在床上,
一副淫浪的模样,不禁想起了大哥对她的辱骂。
  「已经来不及了。」石隽瞇眼一笑,「就算妳现在逃开,但妳全身上下已让
我的唇舌眷恋过了。」
  「你……天……」光听他这些挑逗的言词,历小冰已浑身发热。
  「知道吗?妳那儿的滋味真甜。」他轻笑一声,接着褪下衣裳,邪恶的眼放
肆的瞧着她不停抽动的羞花。「冰,看着镜中的妳,看着妳如何成为我的人。」
  「不要这样,噢……」
  她还来不及捣住脸蛋,他已高举她的双腿,慢慢贴向她,将自己债张的热烫
触及那片湿泽。
  「妳的穴儿流出好多蜜汁。」他轻笑的说,随即用力一顶。
  「啊!好痛……」她哑声大喊,所有的理智都在这样的刺疼中消失无踪。
  「嘘,不疼,我会很温柔的。」石隽强迫自己要忍耐,一定要先带给她快感,
于是在花穴口浅浅抽送。
  「嗯……」他的温柔推进的确缓和了她的痛楚。
  「这样舒服了吧?」在问话的同时,他徐徐加深也加快速度,双手握住她纤
细的腰,不再让她逃离。
  「嗯……啊……」她快要无法承受了。
  蓦地,一股强烈的炽热感夺去她的呼吸,她下意识的抬高臀部,怯怯地迎合
他。
  「妳这迷人的小东西。」
  老天!她扭腰抬臀的动作让他血脉债张,就连双眼都要喷火了。
  石隽很想激情、迅速、如野兽般的占有她,可是又伯自己的狂暴会弄伤她,
不得不选择放缓速度。
  须臾,他额上青筋暴凸,当真已忍耐到了极限。
  「妳一定不知道,我第一次如此忍住欲望竟是为了妳。」他气息微喘的说,
然后火速往她绵软的幽径用力一挺,直达花心,享受被她整个包围的快意,尽情
的驰骋。
  「嗯……」她的双腿在颤抖:心也遗失了。
  他呼吸浅促,觉得这样还不够,继而将她的双腿往两旁分得更开,腰部再次
用力一挺,以更深入的方式掠夺她的灵魂。
  猝不及防的进攻,让她紧窒的甬道抽紧,水嫩的肉壁与花办都充血,整个人
显得娇媚无比。
  她的紧实让他亟欲释放热情,但又舍下得离开她那温热的小窝,只好勉强忍
住,以更火辣的方式满足她。
  「啊……嗯……」
  他吻住她不断发出呻吟的小嘴,结实的双臂圈住她的腰,将粗长的硬物一次
又一次在她花穴中抽拔,强而有力地撑开她的紧窒。
  「妳好热、好紧。」石隽觉得有股热流在他体内急速窜起,汗水滴在她的酥
胸上,沿着美丽的弧度滑落,看着她那双水灵灵的眸子浮上煽情春色,他再也控
制不住地奋力挺举。
  历小冰完全不敢相信,那么粗热且带给她疼痛的东西,如今可以让她得到这
么大的满足。
  听着那儿悦耳的激水声,她充血的花办更加火红耀眼,此时石隽的忍耐已到
达了临界点。
  终于,一声低吼,他迅速抽出长物,在她战栗的双腿间畅快地喷染一片乳白
色的欲热……
                第六章
  万里晴空,无一丝尘沙,澄净得宛似透明晶露。两山之间,太阳缓缓升起,
在峰峦苍翠之处绽出氤氲光影。
  当光影迤逦洒落在历小冰的脸上时,她的眼皮掀动一下,缓缓张开眼,首先
纳入眼帘的竟是石隽那张俊脸,他轻轻搂着她。
  「呃……」她脸儿酡红,才想起身,又被他压在床上。
  「没有人温存后张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逃』」石隽撇了撇嘴角,暧昧地对
她眨眼。
  「我不是想逃,只是……」突然发现自己藏在被子下的身子还是光裸的,这
下要她逃都不敢了。
  「只是什么,嗯?」他撑起上半身,贴近她的小脸。
  「这样不太对吧?」她傻气又害羞地别开脸,柔媚中饱含诸多风情,尤其那
玉颈半露、双腮红嫣的模样,更是芳泽逼人。
  「有什么不对?男欢女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石隽轻轻抚摸她纤柔的小
脸。每画过一个地方,便会出现一道红晕,可见她娇羞天真,单纯得让人爱怜。
  「可是我们毕竟什么关系也没有。」想起大哥,她不禁双眸半掩,「我大哥
说得对,我连一点女孩的矜持都不懂,我……」
  「妳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拾起她的下颚,他直视她流露失落的眼眸,
「这么不相信我?」
  「我……」历小冰望进他那深黑的双眼,不禁点点头,「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瞧妳答非所问。」他扯唇一笑,翻身而起,将衣裳穿上。
  历小冰一看到他半裸的健硕背肌,立刻羞赧地别开脸,可再拾起眼,他已迅
速将衣裳穿好了。
  这时,石隽转身对她说:「我会买个丫鬟来伺候妳,需要什么尽管吩咐。我
得去处理一些事,晚点再来看妳。」
  「我不需要丫鬟。」历小冰拉高被子,遮住自己裸露的玉颈,「我可以自己
处理一切事情。」
  石隽眉头微蹙。他的好意被女人拒绝,这还是头一次,这种感觉让他不太开
心。
  「那就随便妳,不过妳应该知道,当男人想宠一个女人的时候,那个女人最
好接受。」
  说完,他理了理衣裳,便走出房间。
  历小冰愣愣地看着他离去的身影,一直想着他刚刚离去前说的话。他到底是
在暗示她什么?还是她说了什么让他生气?
  抱着脑袋,她发现自己蠢得理不出个所以然来,索性穿上衣服、梳洗过后,
走出房间,打算问问他,她可以帮忙做些什么?
  在花园里,她遇到一位小厮。
  「请问你知道赢公子在哪儿吗?」
  「对不起,姑娘,我今儿个才来上工,一切还不清楚。」
  原来今天有数名小厮与丫鬟进入别苑工作,让别苑变得热闹些。
  「没关系,我自己找就行了。」
  历小冰朝他客气地点点头,转向另一个方向。瞧着这儿的景致,虽不及幕赋
佐府邸的堂皇富丽,却多了一份清雅,非常投她的缘。
  她四处逛到处走,才转身却惊见碌义就站在前面,吓得她往后一退,因为此
刻他的脸色有点僵硬紧绷,像极了在破庙时要杀了她的凶样。
  「妳在干嘛?」他冷冷的看着她。
  「我在找赢公子。」她咬着唇说。
  「他不在,妳找他做什么?」碌义眼底写满了怀疑。
  「我想问他,是否有我可以做的事?成天像个没事人似的,我真不习惯。」
历小冰怯怯地走上前,小心翼翼地说出自己的想法。
  「别苑里人口单纯,不需要妳做任何事。」碌义语带不耐烦。
  「这样呀!」她有些丧气地说。
  「妳的房间在东翼,我已经派人整理好了,房里有书册,妳若觉得无聊,可
以看看书。」碌义不忘补充一句,「这些都是我们公子交代的。」
  「哦,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我去忙了。」碌义又看她一眼才转身离开。
  「东翼……」她敛下眼,「难不成他要我在这里当废物?这样的日子并不是
我想过的呀。」
  朝东翼的方向走了一段路,行经厨房时,她见到一位大婶正在外头洗一大缸
子的菜,于是赶紧上前。
  「大婶,我能帮忙吗?」
  「妳是?」费大婶抬头问道。
  「我叫小冰。」
  「新来的丫鬟吗?我听碌义管家说了,最近会有人来帮我。」费大婶松了口
气,「快,帮我把这些菜洗一洗,我得去里头看着鸡汤,晚一点咱们公子要宴请
贵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