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眷恋紫微 2--(1)
眷恋紫微 2--(1)
 
 第三章
  「他真的是妳的大哥吗?」历吉隆走远后,石隽便从树后现身,问着低垂着
脑袋,浑身下自在的历小冰。
  「大哥就大哥,难不成还有假的吗?」她抬头,质疑地问。
  「哼,谁知道呢?」他顿了下,「我也该回去,离席太久了。」
  「赢公子……」她喊住他,上前几步,「我相信你。」
  他仿佛早就预料到会是这个答案,「那就好,不枉费我对妳说了这些。」
  「那你……你刚刚是……」
  「刚刚?」他当然知道她指的是什么,却只是轻漾笑意,不发一语地继续朝
前走。
  突然,他停下脚步,转身,「待会儿晚宴结束后,想不想一块去走走?」
  历小冰摇摇头,「太晚了,我没办法。」
  「怕妳大哥责备?」石隽来到她的面前,握住她的柔荑,瞇起双眸,「如果
妳大哥今晚不回去呢?」
  「不论他回不回去,我都不可能跟一个根本不熟的男人在外头闲逛。」她抽
回手,有些无措地说:「你进去吧。」
  「真的不肯?好吧,我不勉强,改天再见。」石隽扬起一抹笑,潇洒的离开
了。
  他只能告诉自己,她不过是他这趟任务的一个意外,一个让他心动的意外。
  老实说,她选择离他远一点是对的,否则只会为她带来危险。虽然她是历吉
隆的妹妹,他也无意让她瞠这淌浑水。
  历小冰咬咬下唇,看着他孤傲顽长的背影,有这么一瞬间,她竞发现他似乎
很寂寞,而表现于外的却不是最真实的他。
  「等等。」她跑到他面前,「我跟你一起进去,我有点累了,想先向里大人
告辞,顺便跟我大哥说一声。」
  「也好。」石隽放慢脚步,让她跟上他。
  回到晚宴会场,历小冰先向里大人道别,又跟历吉隆说一声后,转身便要离
开。
  历吉隆不放心地拉住她,「妳一个人走夜路很危险,小心一点。」
  「我又不是没走过夜路,放心啦。」历小冰不在意的说。
  这时,里大入朝站在一旁的手下勾勾手指,附在那入耳畔不知说些什么,然
后那人迅速离开。
  石隽瞇起眸,看着这一切,之后微微敛下眼,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赢公子,你刚刚离开了好一会儿,咱们是不是可以好好喝一杯呢?」里大
人举杯。
  「真是失礼,来,我敬里大人、师爷和历捕头一杯。」石隽举杯,一饮而尽。
             *********
  历小冰走在返家的路上,轻哼着小曲儿,一边抬头数着天上的星星,但是数
着数着,她发现星星突然变形,全变成了赢风的样子。
  他邪魅的笑容、优雅的举止、君子般的风范、绝色无匹的俊逸五官,以及时
而多情、时而无心的深邃双眸……
  唔……她是怎么搞的,为何一想起他就双颊发烫呢?
  不,她不能再想了,尤其是那个不该有的吻……她一定、一定要忘了。
  低头一叹,突然有道身影掠过,在她面前停住,吓了她一大跳。
  「你是谁?」她吃惊地看着眼前的蒙面人。
  「哈,我是谁妳管不着,跟我去一个地方。」蒙面人狂妄的说。
  「你不说去哪里,我怎么可能随便跟你去!」历小冰虽然很害怕,但是依旧
表现得很镇定,暗暗观察着对方。
  「真的不去?」蒙面人的手慢慢摸向腰间的长剑。
  「你想干嘛?你……」
  历小冰的话还没说完,蒙面人的剑已逼上她喉间。
  「识相的话,就乖乖跟我走。」
  「好,要杀要剐都随你。」历小冰也是有傲气,她想或许是大哥过去办案得
罪了什么人,既然如此,她更不该表现出懦弱。
  「姑娘,为了完成使命,我不得不这么做了。」
  蒙面人将她的手臂往后一折,正打算朝她挥拳,一条飞腿从天而降,击中蒙
面人的面门,将他踢飞。
  蒙面人立刻站起身,瞪大眼看着来人。
  「你……赢……」
  「你认识我?」石隽早就知道他是谁了,仍故作不解地问。
  「你……你别过来。」蒙面人怕事迹败露,泄漏身分,因而持续后退,与石
隽保持一段距离,然后迅速逃离。
  历小冰含泪看着石隽,原本勉强维持的镇定终于瓦解,浑身打颤。「赢……
赢公子,谢谢你。」
  「妳受伤了!」他眼尖地看见她颈部有道血痕,想必是刚刚那人不慎割伤了
她。
  她摸了摸颈子。「呃……有点疼,但是还好。」
  「走,到我的别苑,我为妳疗伤。」他睇着她有些苍白的脸孔。
  「不……不用了。」这么晚了,她怎么好随他回去?
  「别矜持了,姑娘矜持是好事,但得用对地方。」他握住她的手,强制性地
带她离开。
             *********
  进入别苑时,历小冰已经疼到半昏厥状态。
  除了颈部受伤,手臂也泛疼,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让她快要挺不住了。
  「妳还好吧?」石隽将她带进房里,让她在床上躺下,先为她的颈部上药,
再帮她祛除手臂上的淤血。
  等治疗告一段落,他看了眼她,发现她已经睡着了。
  石隽勾唇一笑,为她盖好被子,正欲离开,却听见她逸出含糊的呓语——
  「别……别杀我……求你,不要……」
  他赶紧回到她身边,拍拍她的小脸,「醒醒,没事了……妳在作噩梦,快醒
醒……」
  「啊!」她弹坐起身,当看见石隽就坐在她身边,这才想起发生了什么事,
「我……我怎么会在这里?」
  「因为妳受了伤,别慌,再休息一会儿。」他为她垫高枕头,让她靠在上面,
脸上的担忧稍减。
  「已经很晚了吧?我该回去了。」她有些不安地说。
  「别急。」他按住她,欺近她,勾起嘴角说道:「历吉隆现在还在晚宴上,
我想他们会彻夜长谈。」
  「为什么?」
  「因为他……」他丢了样很重要的东西。不过石隽并没有傻得说出口,「因
为他们似乎有重要的公事得谈。」
  「这样呀……我还是……」猛一拾眼,她竟看见他绝俊的笑脸愈来愈靠近她,
就连呼吸也全是他的男人气味。
  「就非得拒我于千里之外?其实我瞧得出来,妳对我很有好感。」石隽俯下
身,近距离瞧着她怯柔的模样。
  想避开她、远离她,可为何愈是这么想,他就愈背道而行,尤其是看见她此
刻受了伤,柔弱中带着楚楚可怜的纤细,他更是无法漠视自己对她的好感。
  坦白说,他这辈子见了这么多女人,还是头一次被这样的感觉俘虏,让他强
烈的想展现君主的霸气,占有她、得到她。
  而这绝不是他的一贯作风。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历小冰傻气地问。
  「难道妳看不出来,我对妳也不错?」
  石隽拾起她的下巴,轻轻拨开覆在她脸上的一屡青丝,毫不避讳地低头含吮
住她的小嘴,将内心的狂热化为行动。
  历小冰全身紧绷,小手抓着床沿,不知该做何反应,只知道她的心跳得好快,
而他接下来的动作,更是令她大吃一惊。
  他……他居然也坐到床上,放下床幔!
  「你在做什么?不能这样……」
  她拚命挣扎,想要推开他。
  石隽却箝住她的手,「小冰,我只是在教妳如何接受自己的心。」
  向来唯我独尊,石隽遇上的多是投怀送抱的女人,像她这样明明喜欢他,却
又疏远他的女人当真少见,而她的抗拒却更加吸引他。
  「我……我明白我自己的心。」她哽咽地说。
  「哦,真是这样?」他笑说,压缚着她热腾腾又战栗不休的身子。
  历小冰惊愕地看着他,只见他的笑容更加温柔,大手从她的脸颊缓缓滑向她
白皙的颈项,解开她的衣襟……
  「呃……」历小冰倒抽一口气,急忙压住他的大手,「别……」
  石隽低声一笑,欺近她的小脸,醇厚的嗓音夹带着诱哄,「顺其自然,又何
必违背自己的良心呢?」
  「顺……不……不是这样……」历小冰拚命摇头,「我们根本还不熟,只是
……」
  「只是妳救过我,还为我保密,是吧?」他直盯着她那双羞怯的眸子,嗓音
低哑地说,双手继续在她身上探索。
  「你……」历小冰说不出话,当他的大手揉上她的雪胸时,她整个人愕愣住,
顿觉口干舌燥,没想到他会这么疯狂……然而这样的触碰让她受不了,几乎尖叫
出声。
  「妳何必这么害怕?」他轻笑。
  「我知道这是不对的,你放开我,我不能……」她心惊地说,脑袋摇个不停。
  石隽皱起眉,没想到这丫头居然还没搞清楚状况,他现在可不是在跟她演戏,
而是真心想得到她,因为她跟过往待在他身边那些肤浅、势利的女人截然不同。
  他瞇起眸,大手一挥,覆在她胸口的肚兜飘落地面,露出她那两团饱满浑圆
的嫩白椒乳。
  她瞪大眼,这才惊觉自己的身子已被他侵犯了。
  而此时,在接触到空气中的凉意时,她的乳丘蓦地硬挺了起来,像极了在风
中战栗的小蓓蕾,引入遐思。
  「妳真美。」石隽一双大手紧箝着她的手腕,看着她刷白的小脸,还有映上
薄晕的柔白颈子。
  「你……你……」她一双大眼直勾勾的瞅着他的眼。
  石隽眸光转炽,看着她那青涩的模样,「现在还怕我吗?」
  「我……怕……」她直觉反应,连声音都在发抖。
  「怕我哪里?」他俯低身子,蓄意漠视她的胆怯和羞涩。
  「怕……」她的小嘴不自在地蠕动,「怕很多……」
  「真是这样?」石隽笑出声,「好吧,那么我们就从头开始。」
  说完,他又攫住她的小嘴。
  这次他不再是轻啄慢舔,而是将舌尖钻进她的小嘴里,在她的口中与她的小
舌恣意纠缠,搅和热情。
  同时,他褪下身上的衣服,胸毛蓄意贴近她的酥胸,挑勾着她。
  「呃……好痒……」历小冰披头散发,难耐的扭动身子,想躲开他恶意的调
戏。「别……别……」
  他不但吻她、吮她,大手还毫不节制地在她身上游移,让她发出诱人的呻吟。
  「啊……」更奇怪的是,她居然感觉到双腿之间有道暖流流出,吓得她惊慌
失措,「让我走……我不能再待下去,我怎么会这样……」
  「这表示妳很热情呀。」她的自然反应迷惑了他的心,「我要妳记住,这才
是妳的本性。」
  说着,他健硕的身子向下移动,焚热的气息轻拂在她的双峰间,瞇眼瞧着它
们轻轻颤动的模样。
  历小冰怎么也无法推开他,这时,他的唇含住她的乳尖,湿热的唇绕着她的
乳头旋转,酥麻的感觉让她浑身僵住。
  「啊……」她情不自禁地抓住他厚实的肩膀,娇声低呼。
  瞧她这样的反应,他勾唇一笑,大掌挤搓、爱抚着她的双峰,使她全身控制
不住地发麻、发痒。
  「妳这儿好软。」石隽握住她的椒乳,再一次孟浪的深吮。
  「嗯……啊……」她觉得下腹的热流更加汹涌,下禁低呼出声。
  双乳、颈窝被印下一个个吻痕,又红又麻,让初识情滋味的她不知如何宣泄
这种感觉。
  「别……放开我……」她逸出细柔的娇喘。
  突然,她感到有样凸硬的东西紧抵着下腹,这是……
  为了满足好奇心,历小冰伸手一摸,虽然隔着长裤,但那烫手的硬实还是让
她吓了一大跳。
  「呃……」
  「怎么了?」他瞇起眸,邪魅地问。
  「那……那是什么?」她一脸迷惑。
  「妳想呢?既然妳碰了我,那我也该碰妳才算公平是不是?」他笑说,抚向
她的双腿之间,找寻那片温热,刻意揉拧撩拨。
  「呃……」她霍然睁大眼,细软绵柔的嘤咛与呻吟不断从她的小嘴逸出,酥
入骨髓。
  「妳好敏感,我就是喜欢看妳这样……」他瞇着眸,直视她销魂的眼。
  「你放开我……不可以这样……」历小冰好害怕,他的一只手轮流揉拧调戏
着她的雪峰,另一只手则在她腿间轻抚。
  她轻喟一声,身子泛起强烈的战栗。
  蓦地,他的长指钻入她的亵裤,在她柔密的毛发上轻扫,邪恶的眸凝视着她
柔弱无肋的眼瞳,眼底掠过过一抹诡谲的光芒。
  此时,历小冰呈现半昏迷状态,任由他摆布。
  他的中指找到藏匿在毛发中的核果,轻轻揉拧一下,居然挑起她最狂野的欲
火,强烈的兴奋让她口干舌燥,难耐地舔着自己的唇。
  「呃……嗯……」
  望着这一幕,他的下腹突地鼓胀起来,蠢蠢欲动。br/>  「怎么样?感觉得到这种快乐吗?」
  石隽眸光深幽,说话之际手指探进她紧实的幽径,那入侵的疼痛让历小冰娇
软的身子霍然紧绷,似乎也清醒了。
  「啊,你做什么?」
  他没有回答她,俯首狂肆的吸吮她挺俏的粉色蓓蕾,手上的动作跟着加快,
在那炙热的花心卖力抽动,让她在疼痛与快慰间震荡、浮沉。
  看着她眼角溢出泪水,小嘴却天真的轻嚷欢快,让他硬热如铁的下腹更加奔
腾难抑了。
  「舒服吗?」他嘶哑地问,指头眷恋着那处美丽的地方,不忍离开。
  「啊……」
  就因为太过激狂,她青涩、娇柔的身子哪禁得起石隽唇舌与手的放浪对待,
强烈的疼痛先是夺去了她的呼吸,之后肆狂的高潮掠夺了她的灵魂,她竟然在这
样的情境中昏噘过去。
  「该死!」眼看她突然不再有动作,才知道她已经昏过去了。他只好压抑住
尚未抒发的热欲,重重吐了口气。
  好一会儿,他再看一眼她曼妙的胴体,不得不拿起被子为她盖上,离开房间。
             *********
  浑身无力的历小冰徐徐张开眼,屋内灯火晕黄,这里到底是哪儿?现在又是
什么时候?
  挣扎着起身,身上的被子倏地滑落,她才发现自己几近全裸地躺在床上。
  「啊!」她惊愕地拉起被子盖住身子。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历小冰惊慌地抓着头发,那充满欲色、激情、狂热的情景一一闪过她的脑海
……她的身子隐隐颤抖,呼吸变得急促。
  「老天,昨晚赢风……赢风他……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我……」愈想愈不对,
她赶紧穿上衣裳,正要出去,却见房门被推了开来。
  「怎么?醒了?」石隽手上端着托盘,倚在门边笑睇着她,「吃吧,吃饱了
我送妳回去。」
  历小冰看见他,往后退一步,惊慌地说:「你……你别过来。」
  他却不将她的骇意当一回事,直接将托盘往圆几上一搁,大步来到她面前,
近距离瞅着她那泛着泪雾的双眸,「怎么了?」
  她咬了咬下唇,「你……你昨晚褪我的衣裳?」
  「没错。」他勾起嘴角,「妳也配合得挺好。」
  「什么?」她捣着脸颊,拚命摇头,「你别胡说。」
  「妳就是因为配合得太起劲,过于兴奋,才会昏厥过去。」他在圆几旁坐下,
「来吃点东西。」
  历小冰仍不肯过去,只是红着眼望着他,昨晚的一切一直在她的脑海里打转。
  他说得没错,昨晚她似乎也沉醉在他的爱抚与调情中,完全不像自己了。
  完了,她怎么会变成这样?
  「傻瓜,哭什么?」他摇摇头,上前抱住她轻颤的身子,「昨晚虽然有部分
是出于情不自禁,但是绝大部分是因为我们对彼此有不错的感觉,对吧?」
  「你……你说什么?」她扬眉看着他。
  「该说的我都说了,来,我们一道用餐。」
  他的笑容充满魅惑,再次迷幻了她的心与动作,乖乖地走到圆几旁坐下。
  「多吃点,妳太瘦了。」他为她夹菜。
  历小冰看着他,迟疑地问:「昨晚我们……」
  「妳昏过去了,什么都没发生。」石隽语气平淡地说。
  看他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模样,历小冰不禁心生疑惑。
  「现在什么时候了?」
  「辰时。」
  「什么?」她手中的筷子掉在圆几上,「这么晚了?!我……我得回去了。」
  说着,她立刻站了起来。
  「妳要去哪儿?」他瞇起眸。
  「回家,我得回家,我一夜未归,大哥一定会很着急。」历小冰低头看看自
己,检查是否穿戴整齐。
  「我不是说了,他昨晚不会回去。」
  「就算他昨晚不回去,一早也会回家的。」历小冰坚持的说。
  「好吧,那我送妳回去。」见她这么顽固,石隽站起身,索性不用膳了。
  「这样好吗?我大哥会误会你……」历小冰不希望大哥与赢风产生摩擦。
  「误会我什么?」他潇洒地扬起嘴角,「误会我将他的宝贝妹妹的心给拐走
了?还是担心他会报复我?」
  「呃……」她倒吸一口气。
  「别紧张,我不会这么容易被杀死。」他拿起斗篷为她披上,双眸隐隐闪现
温柔的光影,「早上微凉,披着吧。」
  他的话正中她心底的担忧。被杀……没错,大哥若知道了昨晚的事,难保不
会杀了他。
  「谢谢。」这是一件上好的斗篷,披在身上异常温暖,「我可以自己回去,
理由也会自己找,你别送我了。」
  他搂住她的腰,「傻姑娘,我说了,我是九命怪猫,走吧。」
             *********
  历吉隆在屋里看见石隽和历小冰动作亲昵的走到大门口,立刻冲了出来,将
历小冰拉进怀里。
  「小冰,妳去哪儿了?怎么会跟他在一起?难不成妳昨晚不在家?」
  「她昨天在回家的路上被一名蒙面人攻击,我救了她,但她也受了伤,所以
我带她回别苑疗伤。」石隽轻描淡写地说。
  「什么?」历吉隆急得上下打量历小冰,看见她颈部的伤,还有那些不像伤
口的红印子,眸光突然变得锐利,「这些印子……」
  「印……」历小冰摸了摸自己的颈子,突然想起昨夜的缠绵。「不知道……
可能……可能是不适应这件斗篷的毛。」
  说着,她立刻将斗篷解下来,递还给石隽。
  「谢谢你,我已经到家了。」
  「不请我进去坐坐?」
  说完,他不等主人开口,居然不请自入。
  「你……」历吉隆根本来不及阻止。
  石隽步入屋里,意外地看见师爷喀夙朋也在里头。
  「呵,原来是师爷。」石隽笑着在他身旁坐下。
  「赢公子?」喀夙朋眉一挑,笑意盎然地说:「没想到赢公子也会来此,跟
历捕头私下有交情?」
  「昨晚是我第一次与历捕头见面,应该说,我与历姑娘的交情更深。」石隽
笑看着历吉隆,蓄意说着挑衅的话,却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表现就如同遇上情敌一
般。
  「哦,就因为市场一遇?哈……你们两人还真是所谓的英雄美人,一对佳偶
啊。」喀夙朋仰首大笑。
  石隽先是看着历小冰那张羞赧的容颜,再看向历吉隆那双愤怒的眼睛,笑容
更加诡异了。
  他转头面向喀夙朋,「师爷来此,我想一定有重要的事话要与历捕头商量,
那我先回去了。」
  「赢公子太客气了。」喀夙朋客套地说。
  「哪里,告辞了。」石隽起身,离开前又与充满敌意的历吉隆对视了一会儿,
才向历小冰勾唇一笑,潇洒离去。
  历小冰凝睇他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见,这才开口,「哥、师爷,你们聊,
我去后面洗衣裳。」
  历小冰离开后,喀夙朋立即对历吉隆说:「看样子令妹似乎和其它姑娘一样,
深受赢公子邪魅风采的吸引。」
  历吉隆眉头紧皱,这些话是他最不想听的。
  「好,不谈这些琐事,我倒想知道你打算如何将画轴找回来。」
  历吉隆看向喀夙朋,「小冰昨晚被攻击,对方也是蒙面黑衣人,幸亏……幸
亏被赢公子所救,我想那位蒙面人该不会就是偷画轴的人?还是他除了画轴,另
有目的?」说着,他不禁担心起历小冰的安危。
  「你应该知道大王非常在意这只画轴的去向,一定要尽快找回来。」喀夙朋
瞇起眸,「否则连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了。」
  「是。」历吉隆烦郁的闭上眼。
  「那就好,时间已经不早了,我该说的话都说了,你可得加把劲呀。」喀夙
朋站起身,朝大门移步。
  「小的恭送师爷。」历吉隆拱手道,声音虽洪亮:心底却万分无奈,要找一
个不知长相来历的人,当真比登天还难呀。
                第四章
  「皇上,您回来了!事情进行得怎么样了?」碌义见石隽回到别苑,上前恭
迎。
  「不能太急,否则容易露出马脚。」石隽在大厅的椅子上坐下。
  碌义立刻为他送上一杯热茶。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时间已经来不及了。虽然画轴在我们手中,但是他们
的计划非常完善,还打算以震天雷对付咱们,可不能掉以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