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眷恋紫微 1--(2完)
眷恋紫微 1--(2完)
  「只要你告诉我东西在哪儿,你便不会变成鬼。」
  「哼!作梦。」他被定住的左手微微动了下。
  石隽敏锐地察觉了,立即看向他的左边,然后摸向他的腰际,将挂在那里的
一只黑色长袋抽了下来,笑说:「看来你是一位好哥哥,一提及妹妹便失去冷静,
谢谢你的东西了。」
  说完,他转身跳开,才一眨眼的工夫,就看不到人影了。
  「该死的!」
  历吉隆试着运气,想解开被点住的穴道。
  可惜徒劳无功,他只好待在原地。
  不一会儿,历小冰一身湿淋淋的回来。
  「哥……我买了米、还有干粮,卢大婶还送我一些她自个儿腌的酱菜。」
  她见他动也不动,屋里好像还有打斗的痕迹。
  「咦?哥,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哥在练功,妳去把衣服换了。」历吉隆现在只能动动手指。
  「练功?!练功需要练成这样吗?」她才不信。
  「小冰,妳的伞呢?」他反问。
  「我……」她顿时不知应该如何回答。「算了,我去换衣服,希望我等会儿
出来你已经练完功。」
  历吉隆觉得她的反应很怪异:心生疑惑,但是当务之急还是尽快解开穴道。
             *********
  石隽回到别苑时,已经吃不消的倒在地上。
  「皇上?皇上……」碌义上前搀扶起他,「您没事吧?」
  「朕没事,只是伤口似乎不太好。」石隽急喘地说。
  「快进屋里,我帮您看看。」碌义赶紧扶他进房间,解开他的衣裳,才发现
伤口渗出鲜血,情况极糟。
  「东西到手了。」石隽抿唇一笑,并拿出画轴。
  「太好了,我们可以回京都了。」碌义一边为他换药,一边笑说:「宫里的
女医比我温柔多了。」
  「哈……呃!」这一笑又拉痛了伤口,但他不忘打开画轴,看着里头的资料,
眼睛蓦地瞠大。
  「皇上,怎么了?」碌义问道。
  石隽将画轴递到碌义手上。
  碌义低头一瞧,难以置信地说:「老天,他们居然连手购买大批震天雷……
这不是女真新开发的武器吗?威力之大,无人能敌呀。」
  「我们得进行破坏。」石隽闭上眼。
  「怎么进行?」
  「朕心里已有打算,让朕休养一日,后天朕将以车溃国赢王爷孙儿的身分前
去拜访几位大人物。」
  赢王爷过去曾欠他几份情,但是对于车湏国国王将对付湮阳国一事却无力插
手,只好答应让石隽假冒这个身分,而赢王爷则云游四海,先行逃离这个是非地。
  「皇上,才一天……」
  「别插嘴,就这么办。」
  碌义知道自己再说什么皇上也听不进耳里,也只好拱手领命。
             *********
  趾国建都日风城已有多年,但它不是趾国最大的城镇,旗楼低矮,城沟亦不
足以抵抗外敌,就连红色的城门也斑驳褪色,再加上近来风雨不断,整座城隐隐
散发一股发霉的气味。
  只要大雨来袭,酉时一过,全城便一片漆黑,静谧无声,除了更夫敲梆子的
声响之外,只剩下狗吠声。
  那么为何趾国会建都于此?因为地形之故。这里位于趾国最高处,敌军入侵
困难,站在哨楼上可以观看十里内的情况,难攻易守。
  天方亮,数只麻雀在历家屋檐啾啾叫。
  历小冰张开眼,看向窗外,而后起身将竹帘拉开,笑望着外头无忧无虑的鸟
儿,轻声说道:「早呀!天晴了,你们也很开心吧?」
  她立即梳洗,提起装着脏衣服的篮子走向溪边。路上她看见冒出山头的曙光,
老天,她好几天没看见日出了,好像所有的霉味全消失不见。
  将篮子放在地上,她闭上眼,展开双臂深吸一口气……突然,她像是闻到一
股……不属于这里的气味,那是会让她脸红心跳、血液狂奔的气味!
  猛地张开眼,她看见一张几乎触碰到她的鼻子的俊魅笑脸。
  「啊!」历小冰瞪大眼,「是……是你?」
  「对,我是特地拿伞来还妳。」石隽将伞递到她眼前,「谢了,可是妳昨晚
一定淋得全身湿。」
  说也奇怪,明知道她是历吉隆的妹妹,和她太过亲近很可能会泄漏自己的身
分,但他就是不由自主的想来见她。
  「我没关系。」她耸肩一笑,「像我们这种人得经常下田种菜、上山摘野果,
淋得一身湿是司空见惯的事。」
  「听姑娘这番话,好像我们是不同种类的人。」石隽肆笑,眸光深不可测。
  「瞧公子今日一身华服,非官即商,当然与咱们不同。」她聪明又伶俐地回
答。
  「令兄不也是官府中人?」他笑望她那张清灵俏丽的面容,和宫中那些娇娆
的女人的确截然不同,让人舍不得移开眼睛。
  「我大哥只是一个捕头,那算什么官?!」她掩嘴一笑,「我大哥常说,他
只是挂着一个官名,好为百姓做事罢了。」
  「哦。」石隽瞇起眸,暗忖,如果湮阳国有这种捕头就好了。
  「对了,我叫历小冰,公子,不知你尊姓大名?」
  「在下姓赢,赢风。」他发现自己深受她那双骨碌碌的大眼睛吸引。
  「迎风……迎风飞舞的迎风吗?」她转了转眼珠子。
  「不,是输赢的赢,我来自车滇国。」石隽看出她似乎对他的姓氏非常好奇,
于是说得更明白。
  「原来你不是趾国人,难怪口音不太对。」历小冰看着他,难以忽略想关怀
他的心意,「你……你的伤势好些了吗?」
  他抬起她的下巴,眼神不同于以往的笑看着她,「妳想知道?」
  「呃……」她身子一僵,傻傻地望着他,「公子,你别这样……」
  「我知道妳关心我。」他紧抿着唇。
  「我是关心你,可是……」她垂下酡红的脸蛋,嗫嚅道:「男女授受不亲,
公子,请不要这样……」
  他放下手,咧开嘴笑说:「可爱的姑娘。」
  「呃……我要去洗衣裳了。」她慌张地提起篮子。
  「等等,姑娘。」石隽喊住她,「在下的伤势好多了。」
  「那就好。」历小冰偏着脑袋甜笑的说,「尽管如此,赢公子,你还是不要
到处走动比较好,伞不用急着还。」  。
  石隽瞧着她露出无邪的笑靥,澄净的眼里尽是娇憨与率真,精巧的鼻梁不是
红艳的唇,整个人散发出天真的神采,让他不禁瞇起双眸,又一次陷入失神的状
态——
  「公子,你怎么了?」历小冰发现他直盯着自己,一颗心突然失去控制般的
狂跳,连双腮都染红了。
  「没。」他回过神来,「后天有个晚宴,我希望妳能参加。」
  「啥?」她不懂,「什么晚宴?」
  「到时候妳就知道了。」他勾唇一笑,「如果妳出席的话,我们绝对有机会
再见面。」
  「可是……」历小冰想了想,觉得有些不对劲。「我向来不参与什么宴会,
你是不是搞错人了?」
  「我确定是妳。」他绽放柔笑。
  「可是你绝对见不到我,我不喜欢那种场合。」
  「这么肯定?」石隽笑问:「难不成与妳大哥有关的晚宴,妳也不参加?」
  「没错,我从不干涉我大哥和那些大官之间的事。」她好奇的眨眨眸子,仔
细打量他的穿著打扮。
  第一次见到他,他一身黑衣,全身染血,落魄非常:第二次见到他,同样黑
衣披风,整个人像藏身在一道谜中,让人捉摸不定。
  但是此刻他一身华服,头戴镶珠顶冠,腰系玲珑绳,手上拿着一把绘了名家
笔墨的精致纸扇。
  「公子,你真的是官场中人?」她微微皱眉,坦白说,她不太喜欢那些为官
的人。大哥平常因为工作的缘故,会请同僚来家里吃饭,瞧他们喝起酒来毫不节
制,而且还语开黄腔,着实令她不悦。
  「呵,我爷爷是,而我不过是行商之人。」他潇洒地摇动纸扇,微微一笑,
「怎么?妳不喜欢官场中人?」
  「嗯,除了我大哥之外。」她掩嘴一笑,小声地补了句,「幸好你不是。」
  「妳说什么?」他挑起眉头。
  「没……啊!我得赶紧去洗衣服了,否则会来不及回去做早膳。」历小冰不
再逗留,直往溪边奔去。
  石隽微勾起嘴角,眼看她消失不见后,这才转身回别苑。
             *********
  当晚,历小冰做了几道小菜放在桌上,却见历吉隆愁眉苦脸,于是问道:
「哥,你怎么了?」
  「唉!」历吉隆叹口气,紧握拳头,「原以为身为捕头是最干脆不拖泥带水
的,没想到还是有这么多牵扯。」
  「到底怎么回事?我听得一头雾水。」历小冰为他盛饭,「快吃吧。」
  「幕赋佐里大人后天要举行晚宴,命令我参加。」他拿起饭碗,扒了一口,
却食不知味。
  尤其想起画轴被偷,他还没告知大人,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那你就参加呀,不过吃顿饭罢了。」历小冰为他夹菜。
  「可是大人规定,参加者都得携伴前往,呵,小冰,妳说我要带谁去呀?」
历吉隆无奈的一笑。
  「我倒有个不错的人选。」历小冰笑说。
  「谁?」
  「邻村的莉香姊姊呀,她一直对大哥有好感,如果你邀她前往,她一定会非
常开心的。」历小冰给了一个自以为很了不起的建议。
  「她?!省省吧,妳别老是给我出些馊主意。」历吉隆皱起眉头,无奈地睨
了她一眼。
  「怎么?我就不懂,你为什么这么嫌弃她?她对你这么好,经常送你爱吃的
东西过来呢。」她噘起小嘴,不满地说。
  「妳不懂,感情这种事,不是她对我好,我就必须接受。」他摇摇头。
  「那怎么办?」她扒了口饭,「那你要带谁去?」
  「小冰,我知道妳不喜欢和官场中人应酬,但是为了哥哥,能不能陪我一起
去?」历吉隆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我?!」她秀眉微蹙,突然想起那位赢公子所说的话。
  晚宴?!该不会是和他有关吧?
  「到底怎么样?」历吉隆试着又问。
  「我……」历小冰虽然不想去,但是她倒想知道赢公子会不会去。「瞧你急
得好像火烧眉毛了,好吧,我陪大哥去。」
  「真的?!那太好了,谢谢妳,小冰。」他喜出望外。
  「现在可以吃饭了吧?」她指着他放在桌上的碗,「今天不把菜吃光,我以
后不再煮饭给你吃了。」
  「是,我一定把饭菜吃光光。」他一扫方才的阴郁,大口吃了起来。
  「来,喝汤,这汤很清淡,喝了对身体好。」历小冰见大哥的脸色变得轻松,
也跟着开心起来。
             *********
  晚宴在幕赋佐府邸举办,是为了欢迎来自车溃国赢王爷的孙儿赢风公子。赢
王爷从事黄金开挖与买卖,富可敌国,这次打算捐黄金给趾国,因而他的孙儿赢
风备受礼遇。
  这点,光从晚宴的排场便可见一斑。
  历小冰穿上最好的衣裳,跟随历吉隆来到幕赋佐府邸,因为紧张,一直跟在
大哥身后,战战兢兢地四处瞧着。
  「哇……好大的院子哦。」她看着宽敞的花园,还有许多她从没见过的漂亮
花儿,难怪人家说有银子是天,没银子是地,天与地的差别还真大。
  「往这里走。」历吉隆拉着她的手往另一头走去。
  穿越拱门,走过一条长长的廊道,直到尽头就是设宴的地方。
  「哎呀,日风城武功最强的历捕头来了。」幕赋佐里大人一见到历吉隆,立
即说道。
  「谢大人。」
  「这位是?」里大人看向历小冰,双眸闪过诡异的光芒。
  坐在一旁的石隽将里大人的一举一动瞧在眼里,微瞇起眸,拿起酒杯,不动
声色地浅啜一口。
  「赢公子,你真的在这儿。」历小冰张大晶莹的双眸。
  「没错,妳果真来了。」石隽噙着一抹笑,那笑容毫不设防地再次闯进她小
小的心灵。
  两人含情脉脉的相视半晌,让历吉隆看得心慌。
  「小冰,你们认识?」历吉隆拉了拉历小冰。
  「是呀,我上次在……」历小冰看见石隽的脸色突然变得紧绷,蓦地想起他
曾要求她别说出去,只好敷衍道:「在市场买菜时遇见过这位公子。」
  「哦,没想到我们赢公子还逛市场呀。」师爷喀夙朋笑说。
  石隽揉揉鼻子,勾起邪魅的笑容,语带暧昧的说:「或许你们不知道,女人
喜欢的胭脂水粉就是在那种地方买的。」
  「原来……哈……」周遭的男人一起大笑。
  历小冰的眉头轻轻蹙起,小嘴也难过的噘高。
  石隽转向历吉隆。「历捕头,你好,听说你武功一流,从来没有犯人从你手
中逃脱。」
  「哪里,倒是我听大人说了,赢公子非但身分尊贵,出门更是朱轮华毂,在
家不缺炊金喂玉。」历吉隆这番话隐含浓浓酸意。
  「好说。」石隽当然听出来了,只是不明白他的敌意因何而来,随即他又瞟
向历小冰那张矜冷的小脸。
  呵,这对兄妹,脾气都有点古怪。
  「既然大家都认识了,就应该喝一杯。」里大人先行举杯。
  男人们一杯又一杯,畅谈国事、财富,当然还提及了进攻湮阳国的计谋。
  一旁的女人们则谈论穿衣、打扮,还有孩子。
  就只有历家兄妹插不上话。
  「我吃饱了,不知道……我是否能去前面院子走走,看看花草?」历小冰突
然开口。
  「也好,如果历姑娘喜欢,就去看看吧。」里大人捻须笑说。
  「谢谢大人。」历小冰点点头,转身离开。
  历吉隆尽管不放心,却走不开身。
  石隽看着历小冰离去的身影,又见大伙的话题转到女人身上,于是站起身。
「喝多了,想上一下茅房,你们慢用。」
  可是石隽却转往花园,远远就瞧见历小冰蹲在花儿前面,微笑地望着一朵朵
争奇斗艳的花儿。
  「怎么了?不喜欢那样的氛围?」石隽走到她身边。
  她震了下,随即轻轻一哼。
  「历姑娘,不知在下哪儿得罪妳了?」他笑望她一脸倔强。
  「我一直以为你和其它男人不同,原来……半斤八两嘛。」她睨了他一眼,
又将目光调向花儿。
  「不同?!怎么个不同?」石隽瞇眼一笑。
  她转身背对着他,却不肯明说,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现在的心
情,严格的说,他们就像陌生人,她甚至不知道他的性情、为人,但是为何对于
他是否风流如此在意?
  「到底怎么样?妳不说,我又怎么知道我哪儿做错了?又该怎么改呢?」他
在她身旁蹲下,看着她微噘的小嘴。
  历小冰闭上眼,气得转身,「我最讨厌风流鬼了,你别再跟我说话。」
  「风流鬼?!」他眉一挑,突然想通了,「哦,妳是指……去市场为姑娘买
胭脂水粉这件事?」
  「我不想听。」历小冰站起身,就要离开。
  他却伸手抓住她,将她困在他与树之间,「是妳说的,在市场遇到我,而我
只能顺着妳的话胡诲,难不成这样也要生我的气?」
  历小冰往后紧贴着树干,望着他欺近的英俊脸孔,尤其他那双眸子像是会放
电,震得她一颗心卜通狂跳。
  「你的意思是……并不是……不是要送姑娘胭脂水粉?」
  「当然不是,妳信吗?」他的眸光突然变得深浓,唇办徐徐往下,贴近她的
小嘴,热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紊乱她的心。
  「我……我不……唔……」
  历小冰的话还没说完,他的唇已覆上她的,这样的接触让她的心跳乱了节奏,
所有的思绪瞬间冻结,她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
  他的舌尖沿着她的唇线轻轻滑动,酥麻了她的人,也混乱了她的心……
  「妳还没告诉我,妳信吗?」他在她的颈间呵气,轻声问道。
  「我……我……」
  「小冰……小冰……妳在哪儿?」
  历吉隆的嗓音由远而近的传来,震住了历小冰,也唤回她的理智。
  她猛地推开石隽,「我大哥来找我了,你先躲起来,拜托。」
  历小冰祈求的眼神让他不忍拒绝,只好撇撇嘴,让她独自从树后走出去。
  「大哥,我在这里。」她的神情有些惊慌。
  「原来妳在那里,我还以为妳迷路了。」历吉隆一见到她,明显地松了口气,
急忙握住她的小手,「大哥还不能马上回去,妳不会无聊吧?」
  「不……怎么会!」历小冰的思绪像是被石隽俘虏了,连说话都变得结巴。
  他放开她,「那就好,大哥先回座了。」
  隐身在树后的石隽钻研着历吉隆的表情,像是发现了一些端倪,再看看历小
冰那张与历吉隆完全不相似的纯真脸蛋,一股强烈的感觉在他心中形成……SEDE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