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眷恋紫微 1--(1)
眷恋紫微 1--(1)
 
 第一章
  深夜,数名机要大臣与皇上的亲信快步前往宫内的议事厅,其中包含了四大
护卫,以及彦武将军、魏丞相。
  皇上石隽看着底下几位大臣。「各位应该知道目前对我国最具威胁的敌国是
哪些吧?」
  「趾国、车滇国。」严武曲说道。
  「没错,就是这两个国家,据我所知,他们私底下正秘密联盟,打算击垮我
们湮阳国。」石隽瞇起眸,神情沉重。
  邑破军拱手道:「这件事我也听说了,甚至传闻他们私下拟定了计划,将它
藏在一只画轴中,打算送到暹罗国。」
  「天,连暹罗国也不肯放过咱们。」魏丞相摇头叹息。
  「所以我们一定要想办法制止才行。」范陀罗皱眉想了想,「那么由我去吧,
将那只画轴抢过来,就知道他们的计划了。」
  「你不能去,还有很多事需要你去做。」石隽立即否决。
  「那我去好了。」夕红鸾很认真的说,「我是个女的,比较不会引起注意,
我去最适合不过了。」
  「你们四个都不能离开京都,不单是因为你们掌理着京都的一切,更因为你
们才成家不久,真能把另一半摆在家中,专心出门办事吗?记住,京都是湮阳国
的命脉,朕把它交到你们手上,绝对不能落入敌军手里。」
  「皇上,我们并不是自私的人。」严武曲立即辩解。
  「别再说了!」
  彦武将军抱拳。「皇上,臣斗胆请求,就派臣去吧。」
  「彦武,你是本国老臣,熟谙孙子兵法、孔明战略,绝不能冒险。」石隽站
起来,走到窗边看着外头的景色,「关在宫里这么多年,还真闷呀。」
  众人闻言,立即心惊地一同站起身。
  「皇上,难不成您的意思是……您欲亲自前往?」夕红鸾吃惊地问。
  「有何不可?」石隽回头笑睇着众臣。
  「不,如果京都是湮阳国的命脉,那么皇上便是湮阳国的心脏,我们又怎么
能让您身陷险境呢?」范陀罗不赞同的说。
  「对,我的想法和翼虎左将一样。皇上,您别开玩笑了。」魏丞相为了皇上
刚刚那句话捏了把冷汗。
  「我也站在左将这边。」邑破军瞇起眸。
  「老天,你们当朕是废物吗?」石隽怒视着他们,猛一挥袖,便快步坐上主
位。
  「皇上……」众臣拱手。
  「别说了,既然朕已作出决定,就绝不再更改,你们说什么都没有用。」石
隽闭上眼,消极的不再采纳任何人的意见。
  「既然如此,我建议派人跟随,可以随时保护皇上。」彦武将军提出意见。
  「你们这是干嘛?何不派遣千军万马跟着朕,那就更安全了!」石隽睁开眼,
眉头紧蹙。
  众臣闻百,全都跪了下来。
  「皇上,我们绝不能让您单枪匹马到这么危险的地方。」彦武将军说。
  「单枪匹马?!」石隽勾起冷笑,「好,朕会带个人一起去。」
  「您的意思是……就一个?!」邑破军拧起眉头。
  「这样还不够吗?」石隽站了起来,往议事厅的大门移步,「众臣平身,联
已决定,你们可以离开了。」
  「皇上!」
  严武曲还想追上,却见皇上已下令太监挡住他的去路,让他恨得用力击了下
手掌。
  「让开!你们知不知道这样的举动很无知?」
  「曲风右护,我们知道……可是皇上刚刚那副样子,您也知道……我们不敢
莽撞呀。」太监们也显得很无辜。
  「去!」严武曲转向其它人,「你们说,该怎么办?」
  「顺其自然吧,我想皇上当真是闷坏了。」范陀罗轻叹口气,「别丧气了,
至少皇上愿意带个人在身边。」
  「你想,皇上会带谁去呢?」邑破军问道。
  「若不是我们几个,我就真的猜不出还有谁了。」夕红鸾柳眉轻挑,红唇微
微噘起。
  「我们再怎么猜也没用,只好静观其变了。」邑破军转身望向众人,「我想
回府了,你们走吗?」
  「若不走,再待下去也没用,不是吗?」严武曲开口,「那么各位,就一块
儿走吧。」
  于是大伙点点头,一同举步离去。
  只是没有人知道,皇上之所以这么决定,完全是为了让生活变得忙碌,好忘
了那个该死的梦,该死的龙凤帖,该死的六十天期限!
             *********
                趾国
                日风城
  雨水绵延不断,陆陆续续的也下了近半个月。
  破庙内,历小冰躲在角落,双手抱着自己,好抵挡从破门外直接灌进来的寒
风。破庙外,雨势滂沱,重重砸在泥块上,溅起一朵朵水花,扬起白色雨雾。
  「老天,这雨还要下多久呀?」历小冰看着雨幕,叹了口气。
  低头看着已经冷掉的包子,就算现在拿回去,也不能给大哥吃了。都怪她,
先前趁着雨势稍歇跑出来买东西,哪知道包子才刚到手,雨又开始下了,还下个
不停。
  尤其破庙里又冷又潮,实在不是个适合休息的地方,但是她累了一天,现在
时辰已不早,听着雨滴敲打屋顶的声音,让她忍不住打盹。
  梦中,她看见一片大草原,绿草如波,飞腾翻浪,远远地,有一匹骏马驰骋
而来,马背上有一名男子,头发随风飞舞,身材颐长,驭马的姿态俊魅狂野,正
当她快要看清楚他的模样时,砰的一声巨响,她被惊醒了!
  猛地张开眼,她惊愕地看着眼前全身湿透、狼狈至极的男人。
  「妳……妳……」男人脚步蹒跚的朝她走来,还对她伸出手指。
  历小冰被他吓得拚命往后退,全身颤抖不止,泪水滑落脸颊。
  「你到底要干嘛?别过来,求求你别过来。」
  「我……我想……」他双眼微瞇,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已赫然倒下。
  「啊!」她尖叫一声,眼睁睁看着他倒在她的脚前,过了好一会儿,她伸出
食指点了点他的肩膀,「这位公子,你没事吧?喂!」
  天,他竟然没有任何反应!
  而且近距离一看,她发现他身上除了雨水之外,还有腥红的血水,这男人到
底发生什么事了?
  历小冰深吸一口气,拚命告诉自己:不怕、不怕,娘常说,救人一命,胜造
七级浮屠,就算她救不活也得试试看。于是,她用力将他趴着的身躯翻过来,然
后掏出手绢,跑到外头用雨水弄湿,再回到他身边,拧出水滴在他的唇角。
  刚开始他没有任何反应,但是过了一阵子之后,她发现他的嘴开始蠕动,也
将水一点点喝下。
  直到他将手绢上的水喝光,她又到外头接了水再喂他一些,而后用湿手绢慢
慢拭干他脸上的血迹。
  当他那张俊挺潇洒的脸孔慢慢呈现出来,历小冰居然就这么盯着他的脸,久
久无法移开视线。
  「妳要看我看到什么时候?」
  突然,那个帅到不象话的男人开口说话,将她吓得往后一倒,摔痛了臀部。
  「唔……你怎么可以吓我?!」她边揉着臀部边再次爬起来蹲在他身边,
「你好像受了伤,是不是?」
  「对,有几处刀伤。」他硬撑着坐起身。
  「刀……刀伤!在哪?我能看……不对,男女授受不亲,不能乱看。」历小
冰瞪大眼,为难地抓抓头发,「可是现在哪还管得着这些,你还是让我看看吧!」
  「不用!」他瞇起眸,「我之前已经稍作包扎,不会有事的。」
  「这样啊。」历小冰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妳……妳有吃的吗?」他发觉自己已没体力,若再不吃点东西,恐怕会撑
不住。
  「吃的?」历小冰看着掉在地上的冷包子,将它拾起来。「就只有这个。」
  「没关系。」他微微喘息的说:「我会付妳银子。」
  历小冰将包子递到他面前,「这又没值几个钱,只是……包子是冷的,恐怕
很难下咽。」
  他勾唇一笑。是呀,凭他的身分,何曾吃过冷食,或是难以下咽的东西?
  可是现在……即便是馊水,他也得吞下去。
  历小冰张大眼,看着他将包子撕成两半,然后两口就将包子吃进肚子里,她
赶紧再到外头用手绢盛了些雨水进来。
  「公子,喝点水,才不会噎着。」
  他张开口,她立刻将水倒进他的嘴里。
  「谢谢。」
  「还有一个,要不要?」历小冰指着纸袋。
  他摇摇头,「不用。」
  她见他动也不动地坐在墙边,不禁为他担忧了起来。
  「公子……你住哪儿?雨好像快停了,要不要我扶你回去?还是我去请大夫
过……」
  「不!妳别多事。」他语气急促又暴怒地吼道。
  历小冰吓了一跳,顿时说不出话。
  「对不起,我不是故……故意的。」他一激动,气息又变得紊乱,「答应我
……今天在这里遇见我的事,千万别告诉任何人。」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说的。」她很认真地点头。
  「雨停了。」他发现雨声已停止,「妳还是赶紧回去吧。」
  「那你……」她不放心地看着他,「我不能就这么离开,或许……你跟我回
去,我大哥略懂医术。」
  「等会儿会有人来找我。」他闭上眼,试着调整凌乱的气息。
  「真的?」她一脸的不安。
  「妳走吧。」他颤抖地指着大门。
  「好,那我走了。」
  见他一直赶她离开,历小冰心想,她待在这里是不是很惹人厌?
  站起来走了几步,她又回头望着他。
  「你真的没事?」
  「快走!」他提气大吼。
  「呃……」她抚着胸口,又被吓到了。
  「妳到底听不听得懂?快走!」他怕等一下碌义赶来,就不会放她离开了。
  见他一激动,又扯痛了身上的伤,历小冰虽然害怕,却再也无法放心的离开。
  「你……你别恼了,让我看看你的伤势,如果真的没事,我马上走。」她边
说边慢慢靠近他,小心翼翼的在他面前蹲下,先解开他的衣襟,发现内诊全染上
了鲜血,急得她眉头紧蹙。「这样不行,你还是跟我回去吧!」
  「皇……」因为看见有外人在,来人的嗓音顿住,「妳是谁?」
  「我……」历小冰吓得赶紧转身,脸色苍白地看着眼前这位看似凶神恶煞的
男子,「我叫历……历小冰……」
  「我管妳叫什么?我是问妳,待在这里有什么企图?」
  「别乱吼,你想引来别人的注意吗?」躺在地上的男人沉声说道。
  「您……您没事吧?」禄义赶紧走向他,检查他的伤势,「天!快……我们
快回去疗伤。」他正准备将男人扛起来,突然又想到了什么,「等等,我得先除
掉这丫头。」
  「啊!」历小冰浑身剧烈颤抖,「为什么要杀我?我又没有怎么样。」
  「碌义,放过她。」受伤的男人抚着伤处说。
  「可是她会将在这里见过您的事说出去。」碌义直盯着怯生生的历小冰。
  「不……不会,我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她猛摇双手,「你们千万不要杀
我,我发誓……绝不嘴碎。」
  「我说,放她走。」受伤的男人撂下这句话后,便推开碌义,踩着不稳的步
子往外走。
  碌义望了她一眼,只好放过他,扶着受伤的男人徐步离开。
  历小冰怔怔地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又偷偷摸摸的走到门口,瞧着他们愈走
愈远,她这才拍了拍胸口,、狂奔回家。
  老天,她到底撞见什么了?为什么会遇到这种怪事呢?
  他们到底是谁?无论是口音或穿着,和趾国人完成不同,真是太奇怪了!
             *********
  当历小冰奔进家里,赶紧关上大门,背靠在门上,气喘吁吁地胡嗯乱想。
  「小冰,妳怎么现在才回来?」历吉隆听见声响,从里面走了出来,「妳知
不知道我等得有多慌?」
  「大哥,下了一场大雨,我只好躲在破庙里,等雨停了才赶紧回来。」她笑
得好不自然,隐隐露出掩饰不了的心慌意乱。
  「妳怎么了?脸色这么苍白!」历吉隆上前摸了摸她的脸。
  「呃……」她惊慌不已,摇摇头,「我没事。」
  「快回房睡一会儿吧。」他笑看着她空无一物的手,「不是要去买包子给大
哥吃?怎么两手空空的?」
  「这个嘛……」历小冰看着大哥那张笑脸,又想起刚刚那两个男人要她不准
告诉别人曾经见过他们,只好扯谎,「我……我在破庙等得太久了,觉得好饿,
所以就吃了一个包子,还有一个忘了带回来。」
  「没关系,快去休息吧。」
  「好,我这就去。」历小冰尴尬地往后面走去。
  她不知道应该如何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为何她会一直想起刚刚那位受伤的
公子?不知道他的情况如何?
             *********
  回到别苑,碌义立刻替皇上清理、包扎伤口,眼看皇上不管多疼连牙都不咬
一下,还真是令他佩报。
  「皇上,如果疼就喊一声,我才知道力道轻重。」碌义瞧着皇上眉头微微拧
起,仿佛在想什么事,于是又问:「不知道东西到手了没?」
  「没。」石隽冷戾地说,紧握拳头,「看来他们非得要打击我们不可。」
  「一切慢慢来,别心急,只要我们知道东西大概在谁的手上,可以慢慢想法
子拿回来,您还是先把伤养好才是正事。」禄义现在可是身负保护皇上的重责大
任,东西没拿到没关系,千万不能危及皇上的生命安全。
  「你要朕怎么能安心养伤呢?」石隽一拳重重击在床板上,黑瞳闪烁着骇人
的星芒。
  「再怎么样也不能负伤行事。」
  禄义可不是旁人,而是宫里的太监总管,武艺高强:心嗯缜密又敏锐,有他
跟在身边,皇上再放心不过。
  石隽叹口气,然后躺在床上。
  「对了,破庙里的那位姑娘是谁?」碌义收拾着桌上的沾血布块。
  「谁知道!」石隽闭上眼。
  「您真不该放她走,说不定她会到处宣传!」放走她,碌义还真是后悔呢。
  「她救了朕,朕怎么能恩将仇报?!」石隽张开眼,「即便我们和趾国有着
国对国的深仇,但是没必要残杀百姓。」
  碌义摇摇头,「皇上,您这是妇人……」
  「你说朕什么?」石隽的眉头倏地扬高,「你当真这么认为吗?你想她那种
小姑娘会给我们造成什么威胁?如果你杀了她,多了具尸首,不是更让人起疑?」
  「这……」碌义垂下脑袋,「但愿那丫头不会闹事才好。」
  「朕要歇一会儿,你出去吧!今晚朕还得再次行动,如果让他们将画轴送交
到暹罗王手上,那就糟了。」石隽又说。
  「今晚!不……万万不行,您的伤还未痊愈,不能冒险行动。」碌义瞪大眼,
说什么也不肯让他轻举妄动。
  「今晚没拿到画轴,画轴就要被送到暹罗国,此行就白费了。」石隽撑起身,
跟碌义抗辩。
  「皇上,您别乱动,今晚就让小的去。」
  「不行,你的武功虽然不错,但是轻功还不行,一定无法得手。」石隽微喘
地说。
  「可是您的伤势……」
  「你身上不是有颗仙丹吗?只要服下,便可一天不会感觉到疼痛,吃过晚膳
就让朕服下。」石隽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很明白地告诉禄义,他已决定的事,是
不容许旁人反驳的。
  「这……好吧,您早些休息。」碌义不再多说,让皇上早点歇息才是正事。
             *********
  历小冰睡醒时已是午后,这才想起她还没洗衣裳,赶紧提着装了脏衣服的篮
子来到溪畔。
  当她洗好衣服,正准备回家晾晒,却在门口惊见一个未曾见过面的男人匆匆
离开,还撞翻了她手上的篮子,好不容易洗干净的衣服掉了一地。
  她皱着眉,好奇地上前询问历吉隆,「大哥,那人是谁呀?鬼鬼祟祟、莽莽
撞撞,还阴阳怪气的。」
  「别胡说,他可是大王身边的师爷。」历吉隆拱手道。
  「师爷?!那不就得很聪明吗?」历小冰好奇地问。
  「嗯,没错。」历吉隆的身分则是日风城的捕头,身手不凡。
  他想着刚刚喀夙朋师爷交给他的东西,以及交代的话,眉头不禁紧蹙。如果
湮阳国真的派人过来,那可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呀。
  「可是我看那人獐头鼠目,大聪明没有,小聪明倒不少吧。」她这辈子最讨
厌那种无礼又自大的人,撞倒她手里的东西,居然连声道歉也没有。
  「妳再胡说八道,大哥可要惩罚妳了。」历吉隆皱起眉,没好气地说。
  「原来大官都是说不得的啊,我知道了。」
  她噘着唇捡起地上的衣服,气呼呼地来到后头,打了些水,将脏掉的衣裳冲
洗干净后,一件一件的晾在竹竿上。
  突然,天空下起霏霏细雨,转眼间雨势变大,历小冰赶紧将衣服改晾在屋檐
下。
  一直到黄昏时分,雨势依旧滂沱,连油灯都差点被风吹熄。
  不好了,看来又要下豪雨了,得赶紧将窗子钉一钉才成。
  历小冰着急地想着,赶紧找来榔头、钉子,正打算将窗子钉得更牢固,小手
却被历吉隆握住。
  「为何不叫我来钉?」看着她微凝的小脸,他知道她还在恼他,于是朝她伸
出手,「给我。」
  「不用。」她将榔头藏在身后,指着地上的一只木箱,「那边还有,你自己
去找。」
  「我又没怪妳。」
  「还说没有!爹娘不在,你就会欺负我。」历小冰咬着唇,眼眶泛红,径自
转身钉钉子。
  历吉隆感慨不已,不知道如何告诉她其实她是历家的养女,从她踏进历家大
门开始,他一瞧见她那双大眼和脸上的酒窝,就不可自拔的喜欢上她,而且是非
常的喜欢。
  「我说的是实话,那个人妳惹不起,以后千万别乱说话。」他来到木箱旁,
寻找榔头。
  「哥,我真的不怪你……只是呕。」她难过的说,垂下脑袋。
  他回头,微微一笑,「那就好,这里没有榔头,还是我来吧。」
  「嗯,家里也快没米粮,趁现在风雨还不算大,我去买一些回来。」历小冰
将榔头交给他之后,便拿着伞出门。
  「小冰,路上小心点……」历吉隆冲了出来,已不见她的人影,「这丫头,
怎么说什么就做什么,也不看看天候这么不稳定。」
  他没辙,只好继续钉窗户,如果不赶紧做好,就怕又会被那小丫头叨念一顿。
             *********
  历小冰撑着伞才走到街口,却瞧见一个黑衣人挡在她面前,吓了她一大跳,
抬头一看,立刻认出他是在破庙里遇见的那位公子。
  只是他的气色好了很多,模样更加俊魅逼人,让她的小脸蓦地酡红。
  「是你!你身上的伤好些没有?」突然,她想起他身边那个凶巴巴,动作带
点娘娘腔的男人,忍不住左顾右盼,「就只有你一人吗?」
  「就只有我一人,而且伤势好多了,多谢姑娘关心。」石隽勾起冷笑,眸光
转为冷冽,手指着另一边,「我看妳从那户人家走出来,妳是……」
  「那户……哦,我就住在那里呀!下雨了,你怎么又没带伞?要不要去我家
避避雨?」见他衣裳又湿了,她不禁担心他会受风寒,就连伤势都会恶化。
  「不必。」石隽紧蹙眉头,怎么也没想到昨夜不期而遇的女子居然是历家人。
  「妳曾提及妳有一位大哥……」
  「他就是日风城的捕头呀!」在她的心目中,大哥是大英雄,刚刚若不是他
随意骂人,她也不想跟他闹别扭。
  「我知道了。姑娘要出门?」他问。
  「嗯,我要去前面几条街的杂货铺买米和油,就怕待会儿风雨变大,商店会
关门,想买都买不到了呢。」她笑咪咪她说。
  「那姑娘去忙吧。」石隽转首看了下历家。
  「公子,你要去哪儿?你没带伞哪!」
  「我没事,只是到附近找个朋友。」虽然吃了仙丹止痛,但是拉扯到伤口时
仍会感觉疼痛,他忍不住伸手按住伤处,「妳先去吧。」
  历小冰看他的动作就知道他的伤口又犯疼了。「如果你不愿意来我家,那还
是赶紧去找你朋友吧。来,伞给你。」
  她微笑地将伞交到他手上,然后拔腿狂奔。
  「喂……」石隽来不及喊住她,不禁逸出笑声,「真是个淘气的小姑娘。」
  随即他收敛笑容,想起她的身分,暗暗告诉自己,他得将她的恩情先摆在一
边了。
                第二章
  历吉隆身为日风城的捕头,生活向来简朴,在他身上绝对看不见奢华二字。
  因此当石隽跃上屋顶,触目所见就是一个小小院落,前后两间房间,要找一
样东西应该不难。
  拉下面罩,他跃下地面,在屋里摸索许久,突然,历吉隆从一旁闪进屋里。
  「我终于等到你了。」
  「你知道我要来?」石隽冷着嗓音说。
  「哈……是湮阳国的皇上派你来的吧?那我倒要瞧瞧你们湮阳国武士的功夫
究竟如何!」
  历吉隆倏地拿下挂在墙上的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直逼向石隽。
  石隽冷哼一声,朝旁边一闪,随即提起气,双指夹住历吉隆的长剑,将内力
送到指尖,霍然一弹,长剑应声折断。
  「你!」历吉隆错愕地瞠大眼,「好,没剑也可以,我就不信逮不到你。」
  他继续出招,石隽利落一闪,挥拳抵制,但也因为动作太过剧烈扯痛伤口,
让他轻哼一声。
  「怎么了?」历吉隆冷笑,「受伤了?」
  「受伤?逗你玩玩,居然相信?」
  石隽趁他不注意,连续出招攻向他,最后以精湛的点穴技巧将他制伏。
  「说,画轴放在哪儿?」石隽以短刀抵住历吉隆的喉咙。
  历吉隆别开脸,什么都不愿说。
  「真的不肯说?」石隽加重手劲,刀子更加贴近历吉隆,「再不说,休怪我
手下不留情。」
  历吉隆依旧不发一语,闭上眼,像是早已做了必死的打算。
  「据我所知,你妹妹刚刚出去,应该很快就会回来,如果你死了,我会怎么
对付你妹妹,你能想象得出来吗?」他发出沁寒怪异的笑声,当然,这是为了不
让他认出他真正的声音。
  「你!」历吉隆气怒到双眼泛红,直睨着他,「你敢?!如果你敢欺负小冰,
小心我做鬼也不会饶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