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骚货落在马帮手上(2) 完
骚货落在马帮手上(2) 完
 
没有了主人的控制,那根护卫灵所变的肉棒一尝到熟悉的淫水味道,便发狂般的向里猛钻进去,洛昭言准备不及,被那根粗大的肉棒疯狂突入,疯狂的冲击加上强烈的鼓胀感让她情不自禁的睁大了美丽的眼睛,刚刚被赢旭危肉棒捅出来的津液顿时呜咽一声又咽了下去,整个人被捅得向前扑去,顿时双手撑地趴在了地上,两条白皙的美腿岔开,雪白的美臀高高翘起,疯狂的摇动起来,迎合着那肉棒不断向最深处捅去的抽插,整个人被那灵体疯狂的抽插弄得浪叫连连,无数淫声浪语从半昏迷的她嘴里倾泻而出:「咦啊啊啊……大肉棒……好猛……插得太深……爽……爽死昭言……要捅穿……捅穿了……啊啊啊……爽……太爽了……快……继续啊……继续……继续……哈啊啊啊……「由于灵体幻化的肉棒没有人体的限制,所以它可以以任意的形状和深度捅进洛昭言蜜穴任何一处未经开发的部位,蜜穴深处那些未经开垦的粉嫩肉壁上布满了层层的肉褶,如此敏感的部位稍微碰触便会带给洛昭言之前从未感受过的强烈刺激,加上此时的灵体肉棒已经变得几乎不像是肉棒,而像是流动的胶质般充斥了洛昭言整个蜜穴,就连阴道深处两侧的卵巢都被这种流质物质充满,更是如同液体般疯狂的拨开洛昭言紧闭的子宫颈,沿着她粉嫩的子宫内壁开始向她的子宫里涌去,而那些原本被响马们疯狂的射进洛昭言蜜穴深处的精液在这般无处不在的挤压下纷纷沿着阴道被挤出蜜穴,如同喷泉般的腥臭精液从洛昭言大大岔开的双腿间喷射出来的情景看得赢旭危也是无比兴奋,他忽然挺着肉棒走到正高高翘着美臀浪叫不止的洛昭言身后,啪的一巴掌拍在洛昭言疯狂摇动的美臀上,淫笑道:「没想到你竟然这么骚,看得老子都忍不住动了心,既然你的骚屄里还有葛清霏那家伙的灵体,老子可不想被那东西弄坏了肉棒,就先玩玩你的菊门吧,哈哈,可别告诉我你后面也被那群肮脏的响马玩过了!」「啊啊啊啊……没有……他们只玩了……昭言的骚屄……后面……啊……后面的菊门……没有……没来得及……你……你想玩……就玩吧……大肉棒……插进去……越多越好啊啊啊啊……」洛昭言已经被蜜穴里疯狂搅动的灵体弄得神志不清,此时被赢旭危啪啪的拍打着美臀,白皙的臀肉被打得通红,也只是快美的呻吟着浪叫道。

「哈哈,既然洛家主允许,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赢旭危挺着肉棒径直抵在洛昭言两瓣美臀间那条完美的弧线上,双手一左一右拨开臀肉,让洛昭言那从未被人这般看过的细嫩菊门无比清晰的暴露在自己眼前,赢旭危看着那娇嫩无比的菊门,正随着灵体在蜜穴里的搅动而兴奋的不断轻颤痉挛着,连菊门内可以看到的肠道末端粘膜也在不住收缩,不由得淫心大起,用自己早已沾满了洛昭言津液的肉棒抵在了菊门处。

「啊……那里……」虽然身体已经被极度渴望的性欲点燃,然而从未被人触及过的菊门比蜜穴还要更加敏感,只是被赢旭危那硕大的龟头抵在菊门上,正疯狂的扭动娇躯迎合抽插的洛昭言已经情不自禁的停下扭动,昂起头发出了一声含混不清的迷离呻吟,赢旭危见她似乎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忍不住恶作剧的将肉棒向里猛地一捅,根本没有任何缓缓突入的适应,那根沾满津液的肉棒已经猛地捅开了紧闭的菊门,沿着温热的肠道一直捅到了肉棒能插入的最深处,洛昭言只觉得菊门里仿佛被插进了一根滚烫的烙铁,强烈的突入感让她仰起头嘶声大叫起来,刚要说出口的话便被重新捅回了嗓子里,变成了痛苦而满足的变态浪叫:「啊啊啊……咦呀啊啊啊啊……」「哦,洛家主的菊门里面这么温软,带着体温的软肉层层的包裹着我的肉棒,菊门也跟小嘴一样含着我的肉棒不断吞吐……」洛昭言肠道里温热的软肉加上因为兴奋而不断分泌的肠液让赢旭危粗大的肉棒在菊门里的抽插毫无迟滞,而被大大撑开成一圈白线的菊门也仿佛夹裹住赢旭危肉棒的嘴唇一样,咂吸含弄着不断进出的肉棒每一寸敏感的部位,带给正挺着肉棒疯狂抽插的赢旭危强烈的快感,也让他性欲大发,再也顾不上洛昭言能否承受菊门被捅穿的剧痛,肉棒在菊门里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到最后他的小腹几乎不间断的反复撞击着洛昭言高高翘起的美臀软肉,肉体间混合着汁液碰撞的啪啪声越来越响,几乎盖住了洛昭言被两根肉棒同时夹击到近乎崩溃状态下失神的呻吟声,而洛昭言自己则已经娇躯无力,上半身瘫软伏在地上,两条腿岔开跪在地面,只剩下翘着美臀任由赢旭危挺着肉棒疯狂抽插的力气了。

就在洛昭言正被赢旭危和葛清霏驱使的灵体双重夹击下溃不成军时,屋子里另一边的葛清霏和扁络桓也已经欲火中烧,原本藏在扁络桓手里的银针此时分别插在了葛清霏胸前两点嫣红乳珠上,受到这般强烈刺激的美乳已经兴奋得挺立起来,随着扁络桓一双大手各按着葛清霏的一只美乳大力揉捏,乳珠里更是沿着锋利的银针不断向外渗出洁白的乳汁,乳峰受到这般强烈刺激的葛清霏情不自禁的娇哼起来,而舔弄扁络桓肉棒的丁香小舌却没有丝毫停滞,反而变本加厉的用鼻尖顶起扁络桓的肉棒,而舌尖则如同蛇一般灵活的探到扁络桓的两颗睾丸间舔弄起来,还不时用朱唇咂吸住肉棒与睾丸间那层薄皮,含在嘴里唔噜唔噜玩的不亦乐乎。

正在这时,门外忽然探出一个女孩好奇的脸,却见她剑眉入鬓,模样英气极了,正是被称为绮里小媛的女孩,她可爱的大眼睛转了转,盯着屋子里正两两纠缠在一起的四人看了片刻,不由得小脸一红啐道:「呸,原来你们又在干这事,怪不得不让我看呢!」「小媛……呼,给我含紧点,骚婊子……你年龄还太小,等你长大一点了,我们保证也会让你享受到这般美妙的滋味……哦哦哦哦,舔……舔得不错……」舒服的享受着葛清霏手口并用的双重刺激的扁络桓懒散的对探头窥视的绮里小媛说道。

「人家早就不是小孩子了嘛!」绮里小媛似乎对被人看做小孩子大为不满,只见她轻若无物的举了举手里巨大的链锤,噘着嘴不高兴的说道:「我的力气可是咱们中最大的,而且葛姐姐的年级也比我大不了多少……」「嗯……等你这里和你的葛姐姐一样大的时候,你就不是小孩子了。」扁络桓坏笑着狠狠捏了捏葛清霏胸前高耸的玉乳,看着绮里小媛意味深长的笑道。

「啊?」绮里小媛似乎很是惊讶,她松开链锤伸手去摸自己平坦的胸部,略带惊讶的问道:「为什么是不是小孩子要看这里啊?」「哈哈,小孩子不懂了吧,胸大的就是大姑娘,胸小的嘛,自然就是小姑娘了……嗯,不过等到你懂了的时候你就应该什么都明白了吧,哈哈……诶哟,葛清霏你个骚货干嘛掐我……」扁络桓看着茫然无知的揉着自己未发育的胸口的绮里小媛正坏笑不止,大腿内侧却被葛清霏狠狠的掐了一把,不等他叫疼,正含着他肉棒的葛清霏就恼火的瞪了他一眼,随即吐出肉棒恨恨的说道:「咳……小媛还是个孩子,你别教坏她!」「好好好,我不教坏她……只做给她看可以了吧?」扁络桓看着自己肉棒上沾满了晶亮的津液,急不可耐的对葛清霏说道。

「好吧,小媛,这次除了姐姐我,还有『昙华洛家』的洛家主也在这里,这样双龙双凤的好戏可不多见,这次就允许你坐到一边看,你可要看仔细了,别让我到时候还得教你怎么让这两个色狼爽翻!」葛清霏抬手擦了擦嘴角的津液,语重心长的对绮里小媛说道。

「好啊,就知道葛姐姐最好了!」绮里小媛欢快的叫了起来,环视了一圈肮脏昏暗的木屋,又看到了那还没从惊恐中回过神来的傻子老六那呆滞的肥胖模样,好奇之下便走到他身边和他并肩坐了下来,小心翼翼的打招呼道:「你好,我叫绮里小媛,你呢,你叫什么名字?」傻子老六见有人和自己说话,急忙抹了一把口水傻呵呵的笑道:「我……我没有名字,大家都叫我老六……」「没有名字吗?诶,你……你刚才是不是也和他们一起玩了?」绮里小媛忽然看见老六根本没穿衣服,昂首直立稍显些疲软的肉棒上还沾满了洛昭言方才的淫水,之前无论是赢旭危还是扁络桓,都没有让她碰过肉棒,此时男人胯下散发出浓厚气味的肉棒就在自己伸手可触的地方,虽然已经没有了赢旭危和扁络桓与葛清霏三人群战时候那般威风凛凛,却也是挺立不倒,好奇之下绮里小媛伸出娇嫩的小手捅了捅老六的肉棒,刺激得老六一阵哆嗦,伸手也向她身上摸来。

「你刚才摸我,我也要摸你的!」说着,老六就伸手去摸绮里小媛的两腿间,却摸了一个空,他愣了一下,没头没脑的来了句:「咦?你和那个大哥哥一样,下面是没有尿尿的东西吗?」「什么嘛?」绮里小媛脸一红啐道:「我们都是女的,尿尿都是用小肉洞的,怎么会有这根脏东西……」嘴上说着脏,可她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却仍止不住好奇的偷瞄着老六的肉棒,一双手更是无比好奇的伸过去,沿着老六沾满淫水和精液的肉棒棒身摸索起来,这般刺激的情形让老六也情不自禁的哼哼起来,手上自然也不肯放松,一双手也探到绮里小媛两腿间,两个半大不小的孩子就开始互相的抚弄起对方的生殖器,各自发出意味不明的含糊呻吟,在正混战的木屋里显得更是淫靡。

「哼,讨厌……男孩子就是小气,非要摸回来才行吗?」绮里小媛红着脸说道,然而手上却丝毫不肯放慢套弄老六肉棒的速度。

顾不得两个互相抚弄生殖器的孩子们的淫戏,早已饥渴难耐的葛清霏一把将扁络桓推坐在地上,自己则岔开雪白美腿跨坐在他的身上,一手扶着扁络桓的肉棒,一手则探到腿间拨开紧闭的阴唇,对着那根暴涨的粗大肉棒便径直坐了下去,只听「汩」的一声,扁络桓那根粗大肉棒已经整根被葛清霏的蜜穴吞了进去,突如其来的吞入带来的强烈刺激让性欲高涨的两人都情不自禁的放声浪叫起来,葛清霏欢快的坐在扁络桓身上疯狂挺动曼妙的纤腰,让那根坚挺的大肉棒不断冲击着自己敏感的蜜穴软肉,汹涌的淫水顿时如同决堤的洪水般喷涌而出,一时间肉体啪啪的撞击声中淫水四溅。

「小扁……你的肉棒真不错,又硬又坚挺……啊……捅……捅到姐姐花心里去了……捅得姐姐好舒服……你自己也动起来配合一下……插得更深一点嘛……」葛清霏一边疯狂的呻吟着,一边主动捧起扁络桓的手来揉搓自己胸前随着娇躯挺动而不断起伏的美乳,淫媚的眼神乜斜着正被两根肉棒同时插得魂飞天外的洛昭言,对扁络桓说道:「洛家主那里可是有两根肉棒让她爽呢……你也要努力哦……嗯嗯嗯啊……不错……就要这么用力……好棒啊……用力……花心……花心被摘了……狠、狠狠的操……操烂姐姐的骚屄吧!「「两根大肉棒……一起……一起插在昭言的身子里……啊……又碰到一起了……太……太舒服了……昭言……昭言要被大肉棒操得爽死了啊啊啊啊……」耳边听到葛清霏那柔媚的声音不断发出无比淫荡的淫声浪语,正被两根肉棒在蜜穴和菊门里疯狂抽插的洛昭言受到情绪的感染,也情不自禁的用尽量娇弱的声音发出令男人欲血喷张的淫语来。而正同时插在洛昭言蜜穴和菊门的两根肉棒似是心有灵犀般,两根肉棒几乎是同进同退,拔出来的时候同时将蜜穴和菊门处的软肉向外翻出,正爽到魂飞天外的洛昭言只感觉一阵难言的空虚,随即两根肉棒又同时发力,重重的重新捅进前后的肉洞里,两根肉棒一直捅到在洛昭言美妙的身体里隔着一层薄薄的肉膜顶在一起,互相碾压揉弄洛昭言的肉膜的时候才停滞下来,带给洛昭言一次比一次更加满足的强烈刺激,在两根肉棒的夹击下,洛昭言很快又被操到了神志不清的迷醉状态。

「小赢……把洛家主抱过来吧……咱们……咱们几个一起来玩次刺激的吧……啊哈哈……大肉棒操的姐姐好爽……「正骑坐在扁络桓身上疯狂的扭腰呻吟的葛清霏不住舔着嘴唇,用娇媚无比的声音对不远处发力猛操洛昭言的赢旭危笑道:」让洛家主爽到再也离不开你们的肉棒……顺便也一起喂饱我这个淫荡骚货的骚屄吧……「葛清霏话音未落,那边正发力猛操洛昭言菊门的赢旭危已经伸手架住洛昭言的双腿,也不拔出肉棒,双臂猛地用力,顿时将洛昭言雪白的玉体呈大字型横抱在怀里,这样仿佛小孩把尿般的姿势让洛昭言冰肌玉骨的修长双腿被迫向两旁分开到极限,而正被灵体化成的肉棒猛操的蜜穴清晰无比的暴露在众人眼前,赢旭危抱起洛昭言便向葛清霏身旁走来,而仍插在洛昭言菊门里的肉棒也随着步伐不停的继续在肠道内大力抽插,每一步都狠狠的撞击着洛昭言的美臀,这一番凌空抽插让肉棒每一下都凶猛的顶到了洛昭言身体最深处,直爽的洛昭言雪白的玉体如波浪般兴奋的起伏着,整个人仿佛软瘫在了赢旭危的身上,尽情的发出快美无比的呻吟。

「真是淫荡的女人……快来和姐姐一起……一起被大肉棒送上快美的高潮吧……」当洛昭言被赢旭危抱到葛清霏身旁时,正欢快而淫荡的扭动纤腰,让紧致的子宫颈抵着扁络桓的肉棒顶端马眼研磨,试图带给扁络桓更加强烈的刺激的葛清霏一边发出迷醉的呻吟声,一边主动伸出一柔一硬的双臂环住洛昭言的雪躯,从赢旭危的手里接过她早已娇柔无力的玉体,那吐气如兰的娇艳红唇早已暧昧的凑到洛昭言随着抽插而不断甩动的臻首旁,俯身贴着她的耳鬓媚声说道。

「嗯……昭言……昭言好满足……顶到深处了……从来没有感受过这么舒服的感觉……昭言以后不要装作男人的模样了……以后……以后要让男人们天天操……操得昭言满身精液……射进昭言的骚屄里……被精液淹没……哦哦哦……花心……花心又被摘到了……」洛昭言被葛清霏俯身在耳畔悄声淫语撩拨得娇躯轻颤,似乎连强烈的刺激都变得更加舒服了,虽然还是那略带羞涩的模样,然而却更加主动的扭动纤腰配合着男人们的抽插,呻吟声也变得更加骚媚入骨。

「清霏……把你的灵体弄出去……这女人的骚屄……是我的……」赢旭危咬着牙缓缓说道,显然被洛昭言那紧窄的菊门包裹着肉棒蠕动的强烈刺激弄得快要精关失守,而面对洛昭言这样的美女,如果不是在葛清霏身上征伐已久,换做一般男人早已一泄如注了。

「诶……好……嗯……我……我这就……哈……把它召唤出来……」眼看着葛清霏娇躯起伏的速度越来越快,雪白的玉体压在扁络桓的肉棒上挺动的姿势也愈发淫荡,眼看着就要爆发的扁络桓咬着牙试图扳回主动权,他的双手紧紧的搂住葛清霏的玉臀,开始主动挺动肉棒,已经骑在他身上扭动半天的葛清霏此时早已是香汗淋漓,正好也乐得扁络桓自己抽插,索性任凭他的肉棒抵在自己的蜜穴里抽插,扁络桓也是熟稔女人身体,每一次抽插都恰到好处的满足了葛清霏蜜穴里所有不易获得满足的部位,直爽得葛清霏双臂拥住洛昭言的身体,两名绝色美女娇艳的红唇便兴奋的黏在了一起。

那灵体从洛昭言的蜜穴里「啵」的一声脱落出来,随之流出的是大量被流出的淫水稀释的精液,而那灵体则依旧变作肉棒的模样,飞快的回到了葛清霏身后,对着葛清霏自己伸手拨开的玉臀缝猛地插进了她的菊门里,肉棒上还沾着洛昭言的淫水,当即无比润滑的径直没入了菊门深处,在她同样温热的肠道里疯狂的抽插起来。

「嗯……真是个乖孩子……不枉主人我这么疼爱你……狠狠的操烂骚货主人的屁股吧……」葛清霏被自己的灵体猛地捅进菊门深处,整个人都兴奋的昂起身子,爽得眼泪都在眼眶里满足的打着转,发出一连声无比骚浪的呻吟。

赢旭危也立刻拔出自己插在洛昭言菊门里的肉棒,也顾不得上面沾着的秽物,猛地扳起洛昭言的玉体让她面朝上躺在了地上,和同样躺在地上的扁络桓头顶着头脸贴着脸,自己则挺着快要爆炸的肉棒,沿着刚才灵体开垦过的润滑蜜穴猛地捅入,洛昭言湿润的蜜穴里的软肉无比甜润香柔,赢旭危的肉棒一插入便仿佛被层层紧裹,似乎连抽插都受到了极大的阻力,却又每一下都恰到好处的带给他全面的刺激,爽得赢旭危挺着肉棒疯狂的抽插起来,两颗同样暴涨的睾丸啪啪的甩动着砸在洛昭言的大腿上。

就这样,赢旭危按着洛昭言的雪白玉体,而葛清霏则骑在扁络桓的身上兴奋的呻吟着,听二女叫的销魂蚀骨,两人一边挺动腰身,肉棒不住钻探着那曼妙桃源,一边搂紧了二女兴奋的激吻着,而葛清霏还不时将脸凑到洛昭言脸旁和她交换着刚刚拥吻过的男人的味道,四人简直便黏成了一团,无论呼吸和体味都纠缠一起,再也难以分别。这样的刺激实在太过强烈,耳边听到的全是众人的喘息呻吟声,加上蜜穴被肉棒一直顶到了深处,四人几乎是同时发出无比快美的呻吟声,只见两个男人分别拥住正被自己抽插的女人,汹涌喷射出的精液如同喷泉般一波接一波的直冲进葛清霏和洛昭言的蜜穴深处,两名美女也被这滚滚射入的热流一烫,全身酥软得花枝乱颤,几乎是同时攀上了绝顶的高潮,汹涌的淫水从不断痉挛的蜜穴中喷出,葛清霏的手探到洛昭言的胸前大力揉捏着,臻首垂在洛昭言的脸前,两人披散的秀发沿着光滑的玉背滑落在一起,娇艳的红唇也适时张开,香滑的小舌在唇间互相撩拨,分享着肉体里无穷无尽的淫欲快乐。

「你们……操的昭言好爽……啊……姐姐也好舒服……要飞了……里面……好快活……要丢了,里面要泄了……大肉棒……狠狠的射……灌满……灌满昭言的骚屄吧……让我和妹妹一起爽翻吧……要和姐姐永远在一起……让你们的大肉棒尽情的操……「两名绝色美女雪白的娇躯不住的痉挛着,而两人唇齿相交时仍不断发出的淫浪呻吟声也互相混杂在一起,在屋子里快美的回荡着……「怎么样?洛家主,身子舒服些了吗?」重新披上衣服的葛清霏脸上还带着高潮过后满足的余韵,身上的衣服似乎也湿漉漉的发出一股浓厚的腥臭味,她依旧无比娇媚的看着同样迷离的洛昭言暧昧的笑道:「这次他们两个表现的还算不错,姐姐我已经好久都没有这么爽过了……」「嗯……昭言舒服一些了……」洛昭言身上还穿着那件被响马扯破的朱红长衫,只是原本的长裤已经被扯得粉碎,而有些破烂的长衫已经完全遮不住身体,破烂的下摆如同最诱惑的旗袍般高开叉到腰间,两条带着斑痕的雪白美腿完全暴露在空气中,而原本束发的带子也丢失不见,任凭乌黑的秀发带着波浪披在背后,尽管这模样如此狼狈,却依旧掩不住她美艳又英气的模样。

「哦,洛家主穿成这样就想回去?不怕被洛家发现你的女人身份了?」葛清霏带着无比暧昧的笑看着洛昭言问道,眼里却带着化不开的浓情蜜意。

「不怕……昭言本就是女人,男人可以用强大的武力来征服所有人,女人自然也可以利用女人最大的资本来征服所有人……」洛昭言轻轻甩了甩披肩的秀发,带着一丝羞涩的微笑说道。

「哦……」葛清霏带着一丝揶揄的笑道:「那以后洛家的下人们可就有福了啊……」「你们……你们都是我的朋友,以后在洛家的势力范围里也都可以任意来去……洛家……也是可以的……你们……都可以随时来找我……」洛昭言说着,脸又红了起来,眼睛里带着一丝羞涩偷瞄着正无力的坐在地上的赢旭危和扁络桓两人。

「呵,洛家主放心……既然你喜欢这样……咱们以后有的是机会再来这样的四人混战……或者是让他们轮着每次集中对付一个人也可以的……」葛清霏娇媚的对洛昭言笑道:「既然洛家主急着返回洛家,我们也就不挽留你了,接下来几个月我们将以这间屋子为据点寻找散布在这里的九泉之一的下落,若是有需要,还要去麻烦洛家主呢……对了,这个小响马准备怎么办?」「那就这么说定了……至于这个孩子,实在太可怜了,脑子有问题不说,这么小就被这群响马带着杀人放火,我准备把他带回洛家,安排他当一个比较清闲的仆役,也好过在这沙漠上讨生活……」洛昭言目光有些游移,似乎在极力掩饰着什么。

「哦,姐姐我明白了……」葛清霏已经笑得无比暧昧,意味深长的对洛昭言说道:「白天打扫打扫院落,夜里陪着主人侍寝,这样的仆役也真够清闲的吧……对了,你们洛家有没有男主人啊,需要不需要我去做这样的婢女啊……「洛昭言脸一红,没说什么,翻身跃上那匹找回来的汗血马,顺手又将那个依旧笑嘻嘻的傻子老六也拉了上来——这家伙刚才正被满面羞红的绮里小媛挥动手里的链锤追着满屋打,因为在绮里小媛一双白嫩的小手不断地刺激下,傻子老六将第二股浓稠的精液悉数喷射在了绮里小媛白皙的小脸上,弄得后者羞涩难当,小手一抹脸,不仅没擦拭干净,反而将腥臭的精液漫得满头满脸都是,不由得带着一丝羞恼和赧然追着老六要打断他的肉棒——洛昭言怎么会让绮里小媛得逞,人斜倚在马上,舒手便将傻子老六提了起来,放在马后,纵马便向着远处沙漠中的绿洲冲了出去,惹得绮里小媛追在马后大吵大闹,而葛清霏和赢旭危、扁络桓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好棒,又可以骑马马了……」迎面的沙漠烈风拂面,傻子老六兴奋的大叫道,他兴奋的晃着身体,一直挺立在身前的肉棒不时的隔着长衫抵在洛昭言丰满的美臀间。

「坐稳了不要动……」洛昭言被玉臀间隔着衣服传来的滚热物体撩拨得面红耳赤,不由得娇声斥责道:「小心从马上掉下去……」「哦,那……那插进姐姐的肉洞里面……是不是就掉不下去了啊?」傻子老六忽然兴奋的问道。

「喂……你……这……这是在马背上啊……哎……算了,就便宜你这小家伙一次吧……仅此一次啊……回到家里,只有晚上才可以的……嗯……不过白天有时间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以后说不定会有很多人看着呢……」洛昭言感觉脸上火辣辣的,都已经不知道自己嘴里在说些什么了,只感觉身后掩体的破烂长衫后摆被老六粗暴的掀了起来,一根粗大的肉棒径直顶进了微微前倾的自己双腿间那处令人心醉的迷人肉洞中,随着汗血马迅猛有力的奔驰,那根肉棒就开始在蜜穴里疯狂的冲刺起来,洛昭言发出一声难以形容的快美娇吟,骏马奔腾而去,酷热的沙地上只留下一连串奔腾的马蹄印和淋漓的液体,极尽骚浪的淫声秽语正随着沙漠里的烈风飘向远方。

本楼字节数:39363字节

总字节数:96876字节

【全本完】DRF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