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03)正义的夥伴。黑鲍苹苹!(1)
(03)正义的夥伴。黑鲍苹苹!(1)
 
 字数:538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正义的夥伴☆黑鲍苹苹!(3)
 
  话说上个周末败给美鲍莉莉,接连五天工作日早让我忙到忘得一乾二净,唯 独米虫天使越想越不甘心,趁礼拜六找来大家,打算搞个史诗级复仇计划。於是 乎──
 
  「啊嗨──火锅料我都买好啰!按照天使吩咐买了新鲜的鲍鱼,没切片那种!」 
  呜啊好臭!一开门就好臭!满头大汗又穿着超透气运动紧身衣的腋臭妮妮加 上各种海鲜食材交错纵横的气味,简直就是违反国际公约的化学武器!
 
  「黑奶头琪琪,带着补给品前来助阵!」
 
  别穿着开胸开到胸部都跑出来的衣服在人家家门口报那种名号!
 
  「啤酒六手就够了吧?」
 
  OK绷配兜裆布又是哪招!毛都从布的边缘浓浓地爆出来了啊……!
 
  「我宣佈第一届正义火锅大会开始!耶咿──!」
 
  这事态发展明显需要一记肘击来修正,看到天使兴高采烈的模样又於心不忍 ……二十年前明明就能毫不犹豫地巴过去的说!
 
  既然人跟吃的喝的都到齐了,我也不想做个扫兴鬼,就和大家一起准备那备 料备到十人份去的火锅盛宴。呃,应该说臭臭锅盛宴。
 
  趁大家忙得一头热,我戳了戳安妮(←腋臭妮妮)的肩膀叫她进房,将我全 部的除臭喷雾和芳香喷雾都拿出来。
 
  「哇,你怎么准备那么多!」
 
  「我自己也常用啊,就是放奥义的时候……」
 
  「对、对!谁叫我们必须维护正义,哈哈!」
 
  「哈……」
 
  ……说不出口!因为放奥义的时机不光是用来打击坏人啊!
 
  「语苹,谢谢你为我着想,不过这些东西派不上用场哦。」
 
  「为什么?」
 
  安妮微微皱起眉头,苦笑着指向我的下半身说:
 
  「你的私密处会因为保养品重回粉嫩吗?」
 
  「是不会……但我改变的是身体部位,你的是气味呀?」
 
  「不信的话,现场示范给你看!」
 
  安妮说着便拿起除臭、芳香各一罐,接着扬起她湿臭的右腋,两罐先后喷到 底。
 
  「语苹,你过来。」
 
  「蛤?」
 
  「你过来就是了。」
 
  「喔……」
 
  离她有段距离的我都闻到芳香剂的味道了,应该没问题了吧?但我还是有点 担忧地靠过去。不料安妮趁我走近时伸手压住我的后脑勺,硬把我的脸凑到她洒 满雾水更显得湿透的腋窝!
 
  我确实有闻到浓浓的芳香气味,可是原本的腋臭味竟然还在!丝毫未减!不 如说两种薰鼻的气味混杂在一块更可怕了……!
 
  「黑鲍苹苹!你干嘛躲在房间……呜哇!原、原来你有这种嗜好!」
 
  「别给我一边吃得津津有味一边误解!」
 
  「语苹,我倒是不介意你闻一整天哦!」
 
  「问题是我超介意啦!」
 
  「哎,我老公都不肯乖乖闻,你就好人做到底嘛?」
 
  「等等!为什么我觉得你好像兴奋了……」
 
  「呜呼呼!」
 
  好不容易从安妮的腋臭中获释,肚子再饿都没食欲了……我往自己脸上好好 地除个臭,就跟着不晓得在满足什么劲的天使和笑吟吟的安妮回到饭桌上。 
  丝琪(←黑奶头琪琪)和孟玲(←刚毛玲玲)已经在那边拼酒,火锅都还没 开始滚,天使碗里却装满了料……这傢伙竟然饿到吃半生不熟的东西!别让她们 以为我在虐待你这个米虫啊!
 
  而且我说这个位置也太过分了,左边是天使,右边是臭气源,对面一对黑奶 头、一对杂乱的腋毛……不想让我吃火锅就说嘛……
 
  「语苹家的天使吃东西好可爱,我好羨慕你喔!」
 
  「交换啊!」
 
  「啊哈哈!你真幽默!」
 
  不,我是认真的。
 
  「哎,我家的天使最近在准备特考,都不太搭理我……」
 
  安妮一脸真的很欲求不满的样子说这句话,我忽然觉得她老公好可怜喔…… 
  丝琪她们没看出端倪,兴沖沖地接着天使的话题说:
 
  「我家的倒是很安稳地待在营建署,安稳过头到现在晚上还跑出去打工喔。」 
  「嘿──是工作狂啊。我家的接手诊所也快十年了,时间过得真快。」 
  「我跟黑鲍苹苹也过得很快乐唷!」
 
  「给我有点自觉啊你!」
 
  为什么……为什么大家的天使都那么勤奋,只有我旁边这只成天吃喝拉撒睡! 
  「别对天使这么凶嘛,等到你结婚或者天使开始忙碌,就会觉得寂寞啰!」 
  别拿结婚刺激我!我家的天使更不可能忙碌!
 
  「没错,趁还可以和天使恩恩爱爱的时候尽情恩恩爱爱,不然你会后悔的。」 
  那傢伙根本只会吃啦!没看到她那张嘴已经塞满丸子了吗!
 
  「唉,真羨慕语苹!」
 
  「羨慕死你们小俩口了!」
 
  「真的!真的!」
 
  ……干,都欺负我。
 
  她们在那边吃得有意有思,我却得一边忍受来自右方的空污,一边看顾吃得 太快呛到乱七八糟的天使。要是天使梗到或呛到而我没出手相救,还会遭受来自 三个正义夥伴的谴责目光……
 
  我替吃个饭就退化成三岁幼儿的天使擦拭脸颊上的汤汁、沙茶酱和鱼板,话 题跟着从婚姻、工作转移到正义活动上。安妮和丝琪为了比较谁的奥义更厉害而 发生争执,话锋转来转去忽然就转到我这里。
 
  「语苹!你说!我的『腋臭毛』和孟玲的『臭刚毛』谁才是多余的!」 
  「别在我碗里有金针菇的时候问这个好不好……」
 
  「丝琪就坚持我的很多余啊!孟玲都没说话了,她还一直该该叫!」
 
  「梁安妮小姐,我说的是事实好吗?孟玲的刚毛再加上体臭是最强的!你只 有腋窝会发出味道,人家孟玲可是腋窝、私处和肛门都很臭喔!」
 
  就算你们关系再好,当着孟玲面前说这种话真的没问题吗……我不禁对丝琪 旁边投以紧张的目光。
 
  「嘶噜噜噜──」
 
  你倒是别心平气和地在那边吸乌龙麵,表示些什么啊!
 
  「所以说臭度不一样!孟玲的传播速度比我快没错,可是我的臭度比她还要 高很多呀!」
 
  「我不管啦!闻起来都差不多臭,当然是越多臭点越强!」
 
  「你真是讲不听耶!语苹,你来说句公道话!」
 
  「语苹!我说的才正确吧?孟玲绝对是最厉害的!」
 
  别问我!我一点都不想知道谁比较臭!孟玲你也别用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盯着 我瞧啊……!
 
  「哼哼!你们都错了!黑鲍苹苹的『臭黑鲍』才是最臭的喔!」
 
  「闭嘴吃你的百页豆腐啦!」
 
  呜啊啊真是够了!那个什么臭黑鲍奥义够了啦!因为无论如何都会变阴道炎 啊!有时候还会跟尿道炎结伴爆发!
 
  「──所以,语苹,你也认为你比较厉害,是吧?」
 
  孟玲眼神锐利起来了!但我什么都没说好吗!
 
  尽管我拼命指着旁边的天使,双颊各挂一枚红晕的孟玲摆明就是针对我的样 子。只见她放下碗筷,起身,缓缓撕掉胸前的OK绷……
 
  是深黑奶头!完全不输给丝琪的黑奶头!
 
  「你认为……你比我还厉害,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