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玩死男人的女侠(2)完
玩死男人的女侠(2)完
 
「极品啊,这麽容易高潮,那可够你受的了」说着,三弟把自己的衣服扒了下来,露出了他的阴茎。云瑛吸了口凉气,到不是她自己,有素女心经在,即使高潮了也能迅速恢复过来。关键是这个三弟的阳具,虽然不算太长,但却比三岁小孩的手臂还要粗。

三弟把云瑛翻过来,趴在旁边的桌子上,从后面一下插了进去「啊…爽啊,真是极品小穴」云瑛一边暗运心法,一边享受三弟抽插的快感,小穴时紧时松,叫声跌宕起伏,没一会三弟就坚持不住了「妈的,这麽快就要射了」三弟骂道。

「三弟,别大意啊,这可不是一般的女子,拿出你的真本事来吧」那个二哥说道「妈的,好吧,让你尝尝老子的厉害,金刚毒龙钻」刚说玩,云瑛感觉三弟下面的阴茎硬的如铁棍一般,而且在不停的左右旋转。

「啊…啊…」被这突然的刺激,云瑛把持不住,又来了一次高潮,大量淫水喷涌而出,浇在了三弟的龟头上。

「啊…」三弟被这一浇,也是一阵颤抖,万千子孙喷射出来。

「三弟」

「三弟」

另外两人衕时喊了出来,再看那个三弟,射精后立刻坐在地上,似是在运功。

「我明白了,他们三个一旦射精似乎会要损耗很大功力,而且还这麽好色,既然这样,那你们就该死在这了」云瑛想到。

「二爷,来嘛,我还要,来嘛」云瑛撅着屁股,回过头来,冲那个二哥喊道「快来满足我吧」「草,那就让你尝尝老子这直捣黄龙棍法的厉害」说着,脱下衣服,亮出了早已硬起来的阴茎。云瑛定睛一看,这二哥的阴茎不算太粗,但明显比别人要长许多,目测有八寸多,真有直捣黄龙的能力啊。

「二爷,你要慢点来啊,太长了」云瑛撒娇道。

那二哥可不管这个,扶着云瑛的腰部,将龟头对准阴道口,一插到底。

「啊…啊…啊…到底了,啊啊啊…二爷,你插死我了,啊…要死了,啊啊…」云瑛使出浑身解数,风骚尽显「啊啊…二爷,快,在快点,啊啊…」那二哥还真不含糊,一条肉棒在云瑛的阴道里左突右闯,专挑敏感的地方用龟头轻触,摩擦。这套棒法还真是厉害,云瑛高潮连连,要不是有素女心经,估计这会早已被他奸淫致死了。

「啊…二爷,啊…高潮了,啊…干我,啊…」云瑛一边叫着一边用手揉搓着自己的一对玉兔,二哥一看,这可真是个欲女啊,又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次次冲刺到底。

云瑛心中暗喜,他又上当了,忙打开自己的子宫口,当龟头进来时便用力吸,没几次下来,二哥也坚持不住了。

「啊…啊…」二哥也是一激灵「啊--」

射了。

二哥也赶紧坐下。

云瑛翻身坐上桌子,两腿岔开,冲那位大哥勾勾手「大爷,让您就等了,来,用精液灌满我的小穴吧,就差你的了,恩…」说着把手放在大阴唇周围,上下滑弄了几下「他们两个好坏哦,都不让人吃饱,大爷你可别让我失望哦」那老大一看,心想「我就不信我们三兄弟还搞不定个婊子」上前一步,双手抓住云瑛的双腿,向桌子边缘一拉,衕时亮出了自己的兵器,云瑛偷瞟了一样,这位大哥的阴茎跟普通人也没啥区别啊,还不如那两位有特点,怎麽能让他做大哥呢。但脸上却没流露出一点异样。

「大爷,快点进来,奴家受不了啦」云瑛上下齐手,不停的自慰着,把最淫荡的一面展现在他们面前。

面对此景,得道高僧也把持不住啊,那老大二话不说,挺着阴茎插了进去。

「啊…」刚一进去,云瑛叫了一声,其实心里在想,一般般嘛,跟李公子的差不多,但当大哥把阴茎拔出来时,云瑛立马高潮降临。原来,他的鸡巴上面包裹了一层小肉刺,插进去的时候没感觉,但是拔出来时,那些肉刺就好像蛇身上的逆鳞一般,全都立了起来,不仅如此,每个小肉刺上好像一张张小嘴似的,不停的吮吸着她阴道内的嫩肉。

「呜呜呜……」云瑛刚想喊出来,立马被大哥用嘴封住了「呜…呜…」衕时他的手也没闲着,左手按在云瑛的乳房上不停揉搓,右手在两人的交合处到处乱摸。而且他这两支手也是武功高超,手始终于自己的身子保持十分微小的间隙,但感觉上就像有人拿羽毛撩拨自己一样,若即若离,撩拨的部位也全是这两个地方的穴道,这样一来,云瑛全身上下,里里外外的敏感点全掌控在大哥的手里了。

旁边那两个人似乎也恢复过来了,那三弟冷笑道「我就不信大哥的暴雨梨花枪法还制不服这骚货」他们不知道还有素女心经这门心法,素女心经只有突破第七章才会在武功修为上有所精进,在突破第七章之前,对武功的帮助并不大,但是却能让一个贞女成为失足的荡妇,在床上不能说是以一敌百,对付七八十个精壮的男人是没问题的,所谓欲练神功,必先成荡妇,所以门派得名「荡妇门」此时的云瑛,素女心经在体内运转,高潮一波接着一波,哪怕现在碰一下她的乳头都能达到高潮,更别说是这样飞快的抽插了。只见她双目含春,粉面桃腮,整个白皙的身体由于高潮已经变的微红。

而那位大哥仍在哪里的抽插,原来他阴茎外的逆鳞不仅能够刺激女人,还能降低自己阴茎的敏感度,实乃利器啊。

「二哥你看,那小娘们坚持不住了,大哥威武啊」在换了好几个姿势后,大哥又回到了后入式,云瑛已经不在出声,任由他摆布。

「三弟休要胡说,这小妞还没彻底泄了,我怕是坚持不住了,快,我们三个一起上,用三棒捣凤阵法」说完将阴茎拔了出来,躺在地上。

「可是,这个阵法是我们留着对付那娘们用的,现在用了……」「别废话,那娘们大王会对付的,你没看出来这妞和那娘们是一路的吗」「哦」说完,两人抬起云瑛,将阴道口对准老大的阴茎坐了下去,然后二哥跪在身后,三弟跪在云瑛面前,一个将阴茎插入菊花,一个将阴茎插入嘴中。三人你进我,出你来我往,配合的相当默契。

此时的云瑛看似昏死过去,实际上体内由男人阳气化成的真气四处乱窜,打通周身各处穴道。

三人各展神功,持续干了云瑛一柱香的时间。

「大哥,我不行了」

「大哥,我也不行了」

「不好,中计了,快拔出来」

「啊…大哥,拔不出来了」

「我也是,怎麽办」

大哥试了试,里面好像有张小嘴一样死死的吸住了自己的阴茎。

「哈哈哈……三位大爷,小女子有理了」云瑛嘴巴占着,只好用传音入密同他三人说话「奴家一直找不到突破素女心经第七层的法门,今天我终于明白了,要有足够的男人的阳气化成的真气,冲击体内的各处穴道;女人要处于高潮状态,这样位于嘴里,屁眼和阴道的三处重要穴道才会打开,最重要的是,要有三个男人衕时刺激这三处穴道把体内的真气混合到一起。如今我得此机缘,终于练成神功。奴家一定好好答谢三位大爷」三人衕时感觉龟头一紧。

「射吧,官人们我要」

「啊---」

三人衕时射出了精液在云瑛的阴道,菊花和嘴里。

「忘了告诉你们,素女心经练成之后,不但能通过交合将男人的阳气转化成真气,还能在男人射精的瞬间将他的内力吸收过来,因此,你们三人的内力,奴家不客气了」「另外,舒服死大概是世上最好的死法了吧,三位大爷,奴家恭送」三人应声倒地。

云瑛穿好衣服,照了照镜子发现乳房更加挺拔,屁股更加翘立了。

「他们说的那个娘们跟我是一路,莫非是指师傅」云瑛一惊,听他们说好像有个更厉害的人去找师傅了,不行,我要赶快会山……云瑛刚到上山,便看到师傅躺在了地上,浑身上下不着衣物,下体两个洞里,白花花的精液往外溢出,嘴角处也是精液。

「师傅,师傅,你醒醒,我是瑛儿,发生什麽事了」云瑛手运真气,按在师傅后背上,将内力自掌心送入师傅体内。

师傅慢慢睁开眼睛,说道「瑛儿,别浪费内力了,为师不行了」「师傅,到底是谁把你弄成这样的」「三年前,为师有次下山,碰到三个人叫京城三恶,此三人为非作歹,为师当时制服他们后,此三人苦苦哀求,为师一时心软,便没取他三人性命,把他们关在了后山。并安排山下村民看守。可几天前,村民来报说三恶被一人救走,那三人称呼此人为大王,本来我也并不在意,谁知昨天,那个大王带了一群喽罗前来,为师于他过招不敌,被他废了武功,还被他手下轮奸,你也知道没有素女心经,为师怎麽能应付的了那麽多人啊。瑛儿,幸好他不知道你,你一定要把本派的武功传下去」「师傅,我要替你报仇」云瑛愤愤说道。

「别,瑛儿,你不是他的对手,等你突破了素女心经第七层……瑛儿,难道你……」师傅看了眼云瑛的胸部。

云瑛点了点头。

「恩,瑛儿,万事…小…心…」

「师傅---」

云瑛安葬了师傅,向山下村民打听到那个大王所在,打扮成村妇的摸样,向那座山上进发。

来到半山腰,一群山贼冲了出来。云瑛装作很害怕的样子说道「奴家是山下村里的村民,回娘家路过此地,还忘各位放我过去」「过去」一个喽罗说道「我们大王最是怜香惜玉,来人,给我压上山去,这麽漂亮的小媳妇,大王一定有重赏」于是一群人压着云瑛来到山上。

到了山上大厅中,云瑛四处打量,目光锁定在正中央虎皮雕椅上的一个男子,要不要那麽帅啊,云瑛春心一荡,自从练成素女心经以来,云瑛更加的淫荡了。但马上想到「云瑛,那是杀害师傅的仇人,你在想啥呢」一时收回了荡漾的心。

那大王可是从云瑛一进门就一直盯着他看了,这小娘子,天女下凡也不过如此。

「大王……」

「诶,不要说别的,留下来做我的压寨夫人,我保证你一辈子荣华富贵」「可是奴家……」「没有可是,就这麽订了,现在就洞房」说完,大王腾空而起,落在云瑛身边,把他抱起又回到了椅子上。

「讨厌,人家还没衕意呢」

「一会我就让你跪下来求我,美人」说着把嘴凑了过去。

「等…就在这啊,你那麽多手下看着呢」

「好办,你们马上消失」大王一指那些喽罗,立刻大厅内除了他两,空无一人「美人,现在满意了吧」说完,立刻把嘴唇压在了云瑛的红唇上「恩…恩…」云瑛轻声低吟「大王…恩…」大王顺着云瑛的脖颈向下吻去,双手按在双峰上使劲揉搓。

「恩恩…」云瑛呼吸越来越急促,双手抓住衣服准备褪去。

「麻烦」大王说了声,手指在云瑛双峰间一划,衣服便破开道口子,接着双手一拉,一对玉兔应声而出。

「真大啊」大王惊叹一声,嘴唇立刻吻在了云瑛的双峰上。

「啊…恩…大王,轻点,恩…」

「骚妇,真淫荡」大王已经把手伸到了云瑛的阴道里,下身的裤子啥时候被划开的都不知道「淫水泛滥啊,让我尝尝你着小密穴的味道」说着,大王把舌头伸进了云瑛的阴道里,舌间在阴道里边到处乱舔。

「啊--」虽然云瑛练成素女心经后能随心所欲的控制高潮的到了,但是她还是让自己来了次高潮,淫水从阴道里喷了出来,比任何时候都要多。「啊…大王,高潮了,等等…啊…」大王丝毫不理会这些,擦了擦喷在脸上的淫水,亮出下身的阴茎「美人,该让我爽爽了」用手按住云瑛的头,像自己的阴茎靠去。云瑛从高潮中缓过来,睁开眼睛,一条硕大的阳具已到嘴边,这条阴茎于一般无二,只是稍微大一些,可仍在云瑛可接受范围内。云瑛朱唇微啓,大王顺势一顶,「滋」的一声,阴茎尽根没入两片红唇之间。

「呜呜呜……」由于阴茎的关系,云瑛只能从鼻孔里发出声音。大王用力按住云瑛的头,一下下的抽插着。

云瑛看时机差不多了,趁大王拔出阴茎之际,顺势转了个身,趴在椅子上,把两办白花花的屁股对准大王的阴茎,一边摇动着屁股一边说道「大王,快进来嘛,里边好痒,快给我止痒啊」大王本来正在享受云瑛温热的小嘴,突然阴茎被暴露在空气中,也是不假思索,立刻插进了云瑛的小穴里。

「啊……」随着云瑛的一声长吟,大王开始奋力的抽插起来。云瑛也控制内力游走在小穴周遭,令小穴里边的肉时而吮吸,时而加紧,时而温热,时而冰凉。约摸一刻钟的时间,大王有些受不了了,云瑛感受到他的阴茎在轻微跳动。

「大王,快,快射给我,我要,小穴需要你的滋润」「骚货,有点功夫,以为这样我就投降了吗?告诉你,这只是热身运动而已,真正的才刚刚开始,好好享受吧」云瑛一听,马上长叫一声,又来了次高潮,将之前所有的快感卸掉。

「啊--」

「骚货,我真是无法用词语来形容你了,接招吧,看我的暴雨梨花枪」云瑛突然感觉阴道内的阳具瞬间加速,当阴茎插到底时,整个外阴部份真就好像被暴雨拍打的感觉,面面俱到,阴道从里到外无不接受着暴雨的洗礼。

「啊……」云瑛被这突如其来的刺激,本能的叫了声。

「这就受不了了嘛,还有呢,铺天盖地」大王话音刚落,云瑛感觉周身各个敏感部位迅速被占领,上次被三恶轮奸,仅仅是几个重要部位失守,而这次是全身的,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无一例外,感觉都在被某种东西撩拨,刺激着。要不是云瑛练成了素女心经,估计早已泄身,跟师傅的下场一样了。

云瑛此时唯有用素女心经卸掉一波又一波的高潮。

「怎麽样,小骚货,还不跪地求饶吗」

云瑛强忍着周身的快感,回过头来,向大王抛了个媚眼,把手指在嘴里吮吸着说「大王,你真厉害,干死我了,别停啊,继续,啊啊啊……」「小骚货,还有心思勾引我,好吧,就让你尝尝我的绝学,告诉你,你可是第一个让我使出这招的人,双龙探穴」云瑛感觉阴道内的阴茎顿了一下,接着屁眼被撑开,一条阴茎插了进来。她定睛一看,只见大王的阴茎上边又多出了一条阴茎,正好插进了她的菊花中。

刚一进去,云瑛立刻感觉到这招的厉害,如果是两人分别插进去,就算配合再好也不可能多麽协调,而且在抽插过程中很难衕时插到底或者衕时拔出来。而大王这招,两根阴茎由一人控制,此进彼出,或者一个深插一个浅插,还是两个衕时插入,衕时拔出,可以说是配合的天衣无缝。

既然是最后绝招,云瑛自然要全力应付,她调动全身真气,灌输在阴道和屁眼两处,专攻他的龟头等敏感部位。两人就这麽你来我往,坚持了半个时辰,期间变换了好几种体位,终于,大王坚持不住了,全身发出了剧烈的颤抖。

云瑛见状,知道他到尽头了,忙把叫声提高了数倍。

「啊…大王,不行了,快给我,射给我吧,我们共赴高潮吧,啊…」「骚货,真有你的,好久没这麽痛快了,看我不射死你,告诉你,只要被我射进去的女人,没有一个不怀孕的,接着,啊--」云瑛感到阴道和屁眼里衕时被两股精液一浇,接着又连续喷了十数次。云瑛感觉运起素女心经,借住他的喷射,将他的内力全部吸收过来。

大王还在享受着射精的快感,突然脸上一变

「你……」

「我怎麽了,你不喜欢吗」云瑛答道

大王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阴茎,没有了内力的支持,屁眼里的那条很快消失不见了,阴道里的那根也很快软了下来。

「大王」云瑛转过身来,嘴巴贴在他已经软下来的阴茎上,抬头妩媚的看了他一眼「你知不知道世上最快乐的死法是啥,告诉你,是舒服死」说着,用手指在他的会阴穴上一点,他的阴茎立刻挺立起来,云瑛张口把他含在嘴里「啊--」大王射出了他人生的最后一股精液,闭上了眼睛。

云瑛看都不看他一眼,挺着两颗硕大的奶子,朝山下走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