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可欣的耻辱之泪(1)
可欣的耻辱之泪(1)
 
 字数:1002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未婚夫生辰夜的强奸游戏
 
  黄昏,大多数白领下班的时间,在这条商业大厦林立的大街上,有一家佈置 充满欧陆古典风情的咖啡店是附近的白领们於工余时间聚脚的好地方,在店里的 一角,有一张圆卓围坐着三名年轻女性正在边呷着咖啡边闲聊着,而店里的男士, 包括男店员也不时偷偷望向那张桌子,无他,能如此吸引男人目光的,除了女色 之外还是女色而已。
 
  那三名女性当中,坐在左右两边的两位女性俱是打扮新潮,浓妆抹艳兼且把 头发都染成棕色的典型时尚辣妹,两人虽算漂亮,可惜一旦跟中间的那位只穿着 普通OL制服的女性比起来,都立即成了庸姿俗粉。
 
  只见居中的那名女性虽略比另外两位同伴成熟,而且打扮也比她们简约,她 有一头笔直且乌黑亮丽的秀发,那张瓜子脸虽然只是薄施脂粉,但一双清秀的眉 加上眼神哀怨的大眼睛,还有小巧的鼻子,与及那张刷上了淡粉红色口红的樱桃 小嘴,使她在两个时尚辣妹的衬托下更显得清丽脱俗,而这一位如此秀雅的女性, 她叫做俞可欣,不过认识她的人都习惯叫她小欣。
 
  「小欣,今晚你真的不去我的生日舞会吗?别说我这个做姊妹的不关照你, 因为我男友的关系今晚会有很多公子哥儿出席呢!以你的条件肯定可以钩到个高 富帅回家啊!」其中一个留着金棕色长直发的辣妹小敏向可欣努力的游说着。 
  「对啊小欣!今晚对你来说可是个难得的好机会啊!你别一天到晚就只顾着 工作,也要为自己的幸福好好设想一下嘛!你年纪比我们大,却还没有男朋友, 要是你再坚持这样过日子,几年后还嫁不出去就麻烦了!你应该知道青春对一个 女人来说有多重要吧!」另一个蓄着马尾的辣妹小惠也加入了怂恿的行列。 
  「你们两个真啰唆,就连我妈也没你们啰唆!」可欣有点用力的把正在呷着 的咖啡杯放回碟子上,发出了清脆的「叮」一声,似乎她有点不耐烦了。
 
  「小欣,我们都知道自从去年伯母过世之后你一直独自生活着,可是你总不 能够这样一直孤独下去呀,找个好归宿陪陪你不好吗?况且今晚这个舞会虽然名 义上是庆祝我的生日,但实际是为你而设的呀!今晚很多条件很好的男孩都是为 了认识你而来的,就请你好歹也出现一下,让我也不用这么难堪嘛!」小敏有点 焦急了。
 
  「这个我也很遗憾,但我可从没有叫过你介绍男人给我,况且我快要结婚了, 你把我介绍给那些人认识也没有用。」
 
  「小欣你当真不去的话,那些好机会都留给我啰……等等……小欣你刚才说 什么?」小惠隔了两秒才发现可欣的说话不对劲,目定口呆的看着可欣,而小敏 也一样,呆若木鸡的望着可欣。
 
  「我说我要结婚了,你们不要再整天想着介绍男人给我。」可欣说罢呷了一 口咖啡。
 
  「你……你说……你要结婚了……?小欣你还没男友要跟谁结婚啊……?」 小惠震惊得像见到鬼一样。
 
  「对不起一直没有告诉你们,我几个月前开始已经跟现在这个男友同居,现 在我们计划在两个月之后便正式结婚了。」可欣的语气相当平静,就像述说着别 人的事一样。
 
  「那他是谁……?什么背景的……?我有见过他吗……?」小敏连珠炮发的 提问,使她看来就像个突然听见女儿交了男友的母亲。
 
  「我男友在一间科技公司工作,你们应该还没有见过他,有机会的话我便带 他出来跟你们见见面好了。」
 
  「等等……小欣你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友,难道是那个男人……?我还记得 半年前小欣你在路上丢了钱包,之后有个男人跑了上来公司把钱包还给你……该 不会是那个男人吧……?」还未定过神来的小惠道出了半年前的往事。
 
  「喔?原来小惠你看见了?我还以为没人看到他呢!没错就是他,那天之后 我们约会了好几次,我觉得他蛮适合我,很快我们便走在一起了。」
 
  「真的是那个男人?小欣你疯了吗?那个男人虽然不算难看,但看他一副寒 酸相就知道他是个穷鬼呀!小欣你到底是受了什么打击,要这样来糟蹋自己呀? 还有,你们已交往几个月,怎么我一次也见不到他来接你下班啊?这样的男人真 的可靠吗?」小惠显得相当焦急,就好像交了个穷鬼男友的人是她自己一样。 
  「对啊小欣!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啊!今晚会出席舞会的男生随便一个也肯定 比你男友好一百倍呀!小欣你再认真考虑一下吧!女人的终身大事怎可以这么随 便……」小敏说了一半突然说不下去了,因为她发现可欣正杏眼瞪圆的望着她, 看来相当愤怒的样子。
 
  「你们今天太多话了,是我叫他不用来接我下班的,因为我不想被太多人看 到我男友招来闲言闲语,还有你们两个不是要去舞会吗?小敏你是主角,如果迟 到也不太好看吧,我看你们还是早点动身比较好,我也要走了。」可欣说罢便举 杯把咖啡一饮而尽。
 
  「唉……好吧……既然小欣你已经决定了我们也不勉强你,不过我劝你还是 好好想一下要不要真的跟那个男人结婚,始终我们姊妹一场也不想你之后会后悔, 那么我们先走了,明天上班再见吧!」小敏说罢便和小惠一起灰溜溜的离开了咖 啡店。
 
  可欣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心想这两个小女生怎么只是想着找个有钱男人就 等如得到一切?如果可以过着羨煞旁人的富裕生活,住在富丽堂皇的别墅,拥有 穿戴不完的名牌华衣美服和钻石首饰,而且出入都有司机以名贵的轿车接载代步, 但享受这些生活的代价是失去自由和尊严,还要自己最爱的人死在自己面前…… 你们还会一头栽进那个圈子里吗?
 
  「铃铃……」这时可欣放在卓上的手机发出了收到来电的声音,把正在沉思 的可欣唤回了现实,来电的不是别人,正是可欣的未婚夫——姚启林,这个男人 比可欣还要年长六年,今年已经三十三歳,事业与外貌俱是普普通通的启林本来 是个单身已久的光棍,但近几个月忽然有了可欣这个大美人成了他的未婚妻,教 所有认识他的人都大跌眼镜。
 
  「老公?你回到家了吗?」可欣接通了电话。
 
  「是啊……老婆你今晩是不是要加班?要不要等会儿我过来接你下班?」启 林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忐忑不安。
 
  「我今晚不用加班啊!老公你还是快点做好晚饭等我回来吧!」
 
  「啊?是吗?那真好……今天我买了很多特价的海鲜,还怕老婆你不回家吃 晚饭呢……」听起来启林的声音有点释怀了。
 
  「老公你又乱花钱了?算了……等我回来再说吧,先挂线了。」放下手机的 可欣露出了一丝会心的微笑,她其实知道启林在担心什么,因为昨天晚上在家里 小敏也打过电话来提起今天舞会的事,虽然可欣没有立刻拒绝出席,但她只是模 棱两可地说翌日给小敏答覆,这些都给正在厨房洗碗的启林听见,但他也没说什 么,只是表情抑郁的继续低头洗碗。
 
  这一切可欣都看在眼里,她知道启林一定很不爽,因为第二天除了是小敏的 生日,同时也是启林的生日,按道理可欣怎也没理由跑去参加朋友的生日舞会而 把未婚夫搁在一边,但可欣却另有打算,她故意忽然对启林冷淡起来,不单止拒 绝了当晚启林的交欢请求,甚至无故发怒把启林赶到客厅睡觉,启林也得无奈的 接受了。
 
  可欣想起昨晚启林那欲哭无泪的表情心里也有点难过,但可欣这样做其实是 想给启林一个惊喜,但她觉得要成就这个惊喜的话就先要委屈一下启林,只有这 样自己精心准备的生日礼物才会让启林刻骨铭心,永远也不会忘记。
 
  过了一会儿可欣回到了家门口,她在门外已经嗅到扑鼻的香气,她知道现在 启林一定正在厨房忙得团团转了,可欣也不想打扰他,於是她自己取出了锁匙打 开了大门,随即可欣便看到了餐卓上放了却几道自己最爱吃的海鲜小炒。
 
  「老婆你回来啦!你多等会儿,这道焗龙虾还要点时间,如果你肚子饿就先 吃吧,不用等我。」厨房传来了启林的声音。
 
  「不,人家还不饿,待会再一起吃吧!」可欣说罢盯着餐卓上那几道餸菜, 嘴角扬起了一丝微笑,心想今天明明是启林自己的生日,怎么他要搞的像是庆祝 我生日一样?
 
  可欣在餐卓旁坐了下来,盯着卓子上的几道香气四溢的海鲜小炒,心想启林 这个人虽然懒懒散散,但他就是做得一手好菜,反而可欣自己虽是个女儿家,但 叫她下厨的话肯定是一场灾难。
 
  不过可欣在很久以前,大慨是六年前她二十一岁的那一年,可欣曾经因为某 个人而下定决心学好厨艺,但亦因为那人的溘然而逝,再加上在那个人死后,可 欣有半年时间被迫过上另一种生活,令到这事从此不了了之……
 
  那个人叫刘进勇,可欣通常叫他做小勇,是可欣当时的男朋友,而且,他的 长相跟可欣现在的未婚夫启林几乎一模一样,又或者应该说,在可欣心目中,是 启林像小勇才对……可欣继续怔怔的望着餐桌上的几道小菜,思绪渐渐回到了六 年前的那一天……
 
  ******************************************************************************************
 
  六年前,某天的一个下午,在XX大学附近一家快餐店里的角落,坐着一对 互相依隈的情侣,那男的颇高壮,肤色也偏向黝黑,略显粗犷的他与身边的女友 ——那个眉清目秀,皮肤白皙的长直发美少女相较起来,居然没有任何的不协调, 而且两人放在一起,让人看来还有一种莫名的契合感,而这双情侣,正正就是六 年前的进勇与可欣。
 
  「老公啊!那个满脸麻子的怪叔叔昨天又在人家工作的便利店门口赖着不走 了,他老是一直在店外面盯着人家,好可怕喔!」可欣边把头挨在进勇肩上边嘀 咕着。
 
  「又是那个麻子?我上次不是当面警告过他别再打老婆你的主意了吗?他竟 然还有胆再来骚扰你?老婆你别担心,他明天再敢来的话老婆你立即叫我过来, 这种混蛋不给他点教训是不行的!」进勇边说边轻抚着可欣的秀发。
 
  「不用了,人家今天已经辞职了,其实自从上个月老公你离开了店子之后我 再待在那里也没有意思了,况且明年人家就毕业了,我想在学业上可以专心一点, 之后人家便可以找份好工作,之后我们一起努力存钱的话,不用几年就可以结婚 了。」
 
  「是吗?那真好!这样老婆你便可以远离那个麻子还有那个常常借机吃你豆 腐的色鬼店长了,老婆你终於可以告别这班变态真的很棒啊!」
 
  「哼!说到变态他们怎也及不上你这坏蛋,你自己说,是那个变态常常趁我 家里没人就跑上来欺负人家,还有啊……你这死鬼昨晚竟然想逼人家舔你那…… 那里……」可能是接下来的用词太羞耻,可欣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说不 下去的可欣立刻用额头顶了进勇的脸颊一下。
 
  「唉……这怎么能算是逼……到最后老婆你都是没有这样做啊!而且之后我 还吃了老婆你一巴掌,老婆你不想这样做就算了,也不用发狠打人嘛!」
 
  「亏你这色鬼还好意思这样说!你这坏蛋老是得寸进尺,一次来得比一次过 份!人家已经把最宝贵的……最宝贵的第一次交给你,但你这坏蛋就越来越多要 求,你这死鬼是看A片太多把脑袋都看坏了吗?」可欣说罢大力的捏了进勇的大 腿一下。
 
  「痛……痛啊……老婆你别这么认真,这些都是情趣嘛!一对夫妻怎么能缺 少情趣呢?我们就是生活要有情趣,感情才会歴久常新啊……」
 
  「刘进勇你这坏蛋别一副吃定人家的样子,人家可不一定会嫁你呢!你这色 鬼给我当心点,人家还有其他选择可以考虑的!」
 
  「什么嘛?老婆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对老婆你可是很认真的!若果老 婆你不肯嫁我的话,你说这玩意儿要怎么办?」进勇说罢从裤袋里摸出一个枣红 色的小锦盒,再向着可欣将它打开,内里装的原来是一颗钻石戒指。
 
  「你这傢伙……这是什么意思……?」可欣一脸惊疑的看着那颗钻戒。
 
  「不就是向老婆你求婚的意思嘛!怎样?老婆你会答应的吧?」
 
  「老公你……傻了吗?人家还没有大学毕业……而且我们半个钱也没有,又 那有能力结婚……?」
 
  「钱这回事可以慢慢再想办法嘛!最重要的还是我对老婆你的心意。况且我 们只是定婚而已,我们可以等老婆你毕业又或者等一切都上轨道的时候才正式结 婚也不迟,来吧,我给你戴上它……」进勇边说边抓起可欣的玉手,想把戒指戴 上去,可欣却把手缩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