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黄蓉和彭长老 2
黄蓉和彭长老 2
 
 彭长老摆出一副慈爱的面孔,柔声道:「蓉儿小乖乖,听话告诉彭长老,是不是郭靖满足不了你?有没有想着郭靖来自慰?乖乖的答了就再也不提这个人。」此时,黄蓉胸口的衣服已被解开,耸挺、雪白、软绵的玉女峰在衣帛之间漏出,如像暗室中的两团圆月,光亮诱人。彭长老一手就掌握了左半边的酥胸,只觉满手皆软,形状随动作而千变万化,当他用力一握时,部份雪白的玉肌竟然从指缝间挤出,柔软度相当惊人。敏感的乳房被肆意玩弄,触动黄蓉的渴求。她知道不老实回答,彭长老绝不会让她如愿,心中轻轻的对郭靖道歉,横了心,腻声说:-
-
「除了彭长老之外,没有男人能满足…满足淫荡的…蓉儿…呜…即使靖…郭靖也不行,我要平息慾火,只能想着彭长老来自慰…」但这样的回答却未能让彭长老满意。「不成、不成。可能太久没说了,蓉儿怎麽说得如此断续。听话,看着彭长老的眼睛再说一次…「看着我的眼睛…深深的看着…你要记着永远都是彭长老最亲最爱的好蓉儿…乖乖的重覆一次长老告诉你的指示…」黄蓉在彭长老淫无比的异术控制下,心醉神迷,如梦似醒,玉唇轻吐出那些深埋在脑海意识深处,不会磨灭的指示:「除了彭长老之外,没有男人能满足淫荡的蓉儿,即使郭靖也不行,我要平息慾火,只能想着彭长老来自慰…我会想像我的手指是长老的手指,他在玩弄我的身体,玩弄着我的心灵,淫荡的蓉儿将会在他的挑逗下,全心全意的奉献…噢!」最後的一声呼喊,却非出於彭长老的指示,而是胖子大力扯开她的衣裙,下身一凉时的娇呼声。然後,一根与彭长老年龄绝不相称,粗大坚实如铁的肉棒就插入了黄蓉的花穴之中,与绝色美妇连结在一起。
--
彭长老坐马沉腰,双手托着黄蓉两瓣雪臀,肥腰有节奏的用力,一下一下的都撞在那最幼嫩、最不堪接触的最深处,让黄蓉尝尽欲仙欲死的滋味。这时的彭长老岂还有半分中年胖汉的模样?虽然仍然圆胖如昔,但神态凶猛,举动有劲,腰力尤其雄猛过人,就算像头猪,也是头威风十足的山林野猪,更是雄野猪王,天生的征服者。而被征服的,自然是武林中人绮梦的对像,暗恋者不知凡几的黄大帮主。
--
久违了的快感如怒潮般狂涌而至,将理智、道德、责任洗擦得一干二净,剩下的就只有最纯粹的情慾. 黄蓉一度以为可摆脱这个邪恶男人的控制,但久别重逢的欢愉令她明白,自己是心甘情愿的给他奸淫。她甚至愿意一直被他淫慾,直至天荒地老为止。明艳聪慧、天下景仰,但被调较成非常淫荡的美女帮主;年高肥胖,天下不齿,但淫技超凡的长老,矛盾的组合但二人都乐在其中。在高潮来临的一刹那间他俩灵慾一志,忘却了谁主谁奴,就只是知道欢乐就存在於一棒一穴之间,直到那一刹那的爆发,分散、零碎,然後重组,重组之後,他俩的身上都拥有对方的部份精华,这才是真正的交欢,真正的结合。
-
-  黄蓉娇小莹白的身体伏於彭长老的肚皮上,娇嫞地闭上眼睛,聆听着彭长老悠长的呼吸,感到极度的软弱无力。也就唯有这个男人,才可以让她在一次交欢过後就完全失去力量;也唯有在这个男人面前,她才会变成一个贪欢的弱女子,没有责任、家国、丈夫、子女;也不讲求武功或诡计,就只有无限的淫乐。她知道是放纵、是不该,但又不能自控,歉然之余,又生出堕落的轻松感。或许,这正是她臣服於彭长老的原因,不是因为慑心术,而是因为她毕竟是个渴求被爱的女子。
--
黄蓉感受到久未出现的虚弱,不单是因为交合的体力付出过钜,也是因为彭长老是一流的采补高手,在合体期间不断吸摄她的元阴,这也是他已过中年,床上仍然威猛的主因。黄蓉一直知道此事,但却毫不介意,方才更刻意的配合,好让这个男人得到更多的好处。不知是否分离太久,黄蓉感到彭长老这次回来後,与以往有所分别,不是老了弱了,而是床上的雄风更盛,轻易就让她获得了极大的满足,而且身上多出了一种不知名的威摄感觉,一种异常的魅力,令她一见面就情难自己。更奇怪的是,在黄蓉最虚弱昏昏欲睡的时候,彭长老竟然伸出一手,在她背上轻按,却不是为了挑逗,而是输入一股和暖的真气,助她回复力气。-

-  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要知彭长老生性好淫又自私,这是修淫术必备的条件,能让他秏废阳气相助,实在教黄蓉殷喜激动。她喜极抬头,迎接她的又再是一双夺人心魄的目光。-
-
「睡吧!睡吧!蓉儿你倦了、累了,要好好睡一觉,醒来之後继续做我听话服从的小淫奴。」温柔如夫如父的咛叮、迷惑人心的目光,加上洗心催眠的真气,把黄蓉带入了最甜密的美梦之中。在梦中,她随着彭长老的指示,慢慢的回到过去,忆起当初二人的绮丽相遇。
-
-  那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
那年,黄蓉与郭靖成婚不久,郭靖就开始协助守卫襄阳。一城之安危关系天下运数,郭、黄二人丝毫不敢松懈。适值黄药师寿辰将至,小夫妇每年都会回桃花岛与他老人家贺寿,顺道休息一番,但那年边防吃紧,郭靖无法分身,唯有由黄蓉一人回岛。郭靖自然难舍娇妻,但又知她足智多谋,兼修九阴、东邪、北丐三派武功多年,已属武林中一流好手,等闲之辈难动她分毫,加上丐帮群豪遍布天下照应,郭靖也就任由她离去,自己则专心退敌。当时黄蓉年正值少艾,但多年来得丈夫、父亲及师父保护,仍然保持着天真爱玩的性格,一出襄阳,就有如脱困飞鸟,笑傲山林,乐不思归。她看离父亲寿辰仍有一段时间,於是特别绕路回家,沿路或行侠仗义,或捣蛋游戏好不逍遥。-
-
这天来到一小城,忽闻近月出现一神奇巫医,能治百病,被周遭城镇的人奉若天神,一时好奇,也就前往巫医的居处探望。但这一看,立即让她怒从心头起,这巫医肥头大耳,左目戴着眼罩,挂着一副慈祥笑脸为一少女治病,正是彭长老那混蛋。若数黄蓉最痛恨之人中,欧阳克死、西毒疯癫、杨康已殁,唯有这彭长老仍活得好好的。这人多次行恶,黄蓉夫妇也一而再的放其一条生路,想不到会在这荒僻小城重遇。黄蓉深明此人生性邪恶,假扮巫医的背後必有阴谋,於是藏身暗处观察,准备揭发其恶行。她今次下定决心,如彭长老再度为恶,必定不再心软,为丐帮去此败类。-

-  当夜,她再探彭长老居住的药芦,那里离群而居,最近的民房也在数十丈之外,故然可说是环境清幽,但亦是秘藏祸心的最佳场所。她这时的轻功已能做到落地无声,武功低微的彭长老根本不知克星已来到窗前,窥探着他的一举一动。
--
於是,他毫无戒心地放下平日温厚善人的模样,垂着一脸的淫笑,来到一个房间之中。他点起一支红烛,照亮小房间,里面原来正坐着一农家少女,正是日间被彭长老留下治病的女子。少女眉清目秀倒也漂亮,但神色呆滞,对涎着脸走进来的胖子,视而不见。
-
-  「美人儿啊!美人儿!本神医来看你了。你知道你患的是什麽病吗?是寂寞,待会儿神医为你破身,让你踏尽人间极乐,你就会不药而癒. 代价是以你的处女精元为交换,你说好不好?」彭长老搓着手,淫笑着问。少女身中慑心邪术,神智被控制,无论彭长老说什麽,也只有点头的份儿,没有一丝反抗的余地。-
-
「你不说话,我就当答应了。」正想把少女推倒,彭长老却听到一把动听如仙,但冰冷刺骨的声音在背後响起。-
-
「但本帮主并不同意。」一听到这动听但冰冷的声音,彭长老就魂飞魄散,知道是杀星来了,吓至混身发抖,也不待来人再发话,就立即转身跪地,叩头求饶。
-
-  「黄帮主饶命,请求你老人家高抬贵手,放小人一条生路。」他一边叩头,一边张开独目,偷望眼前的绝色美少女。饶是命悬一线,但少女之美仍是教彭长老心跳不已。她正值女性最美丽的岁月,娇颜更胜任何鲜花名卉,身上穿着妇女装扮,但脸容仍然似是待嫁闰女。与当初相见,少了数分清涩,多了成熟的感觉,正值由少女晋身女人的阶段,犹如初熟仙果,让所有男人都恨不得一口吞下。-

-  来者当然是近年艳名远播,统领群丐的丐帮帮主黄蓉。黄蓉面带微笑,但笑容却带着肃杀之意,手持的碧绿打狗棒一下又一下的敲在地上,每一下都敲在彭长老暴跳的心上。彭长多看出黄蓉心中的杀意,知道要糟,不敢再偷望,伏在地上,面孔埋於双臂之间,难掩惊恐地抖震着。-
-
「说啊!继续说!」黄蓉带着讥嘲的声音响起,但彭长老根本不知道要说些什麽. 好在黄蓉根本不用他估。「继续求情,如果你能说服我,我就饶你一命。」语毕,索性坐了下来,看这胖子还能玩出什麽花样。-
-
明知黄蓉一心玩弄,但生死只在对方一念之间,彭长老绝不放弃,五体投地的爬到黄蓉面前,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道:「帮主可怜,我老彭现在一无所有,既被逐出丐帮,更被武林中人唾弃。我走投无路,唯有以浅薄的医术,云游四方,只希望觅得一栖身之所,我是有骗人,但绝没有害人啊!请帮生放我一条生路,我立即走,以後再也不会出现於你老人家面前。」他声泪俱下的演出,只换来绝色少女的又下冷笑。-
-
「如此说来,我逐你出帮,岂不是赶绝你,迫你去骗人的罪魁祸首?」「不敢、不敢…」「好!我姑且当你所说是真,但这少女又是如何解释?」黄蓉打狗棒轻举,指着床上仍然失神呆坐的女少女。
--
「且听我一言。」彭长老绝望地狂喊,突然爬了起来,抱着黄蓉的一对玉足,抬头哭着道:「我是真心爱此女子,只是他父亲嫌弃我年纪大,不准我娶她,我才出此下策…」黄蓉本是大怒,心想:「如此荒诞大话,竟敢说出来,莫非当我是傻的。」正想把彭长老弊於棒下,但看他一个大男人哭得泪眼婆娑,心头竟然有些不忍。-
-
彭长老稍止哭声,柔声道:「帮主,彭长老效忠丐帮多年,无功有劳,你就行个好,放我一马。」黄蓉看着他诚恳的目光,只觉他说得非常有理,高举的打狗棒缓缓的放了下来。彭长老见状大喜,连随的道:「是了,打狗棒太重了,放下吧、放下吧…」只见黄蓉神色迷茫,似睡非睡,手已似提不起来,正是中了他「慑心术」的先兆。
--
彭长老原不相信能再以此术迷惑於她,只是性命悠关,唯有尽地一搏,想不到一击得手。
--
他正想乖胜追击,黄蓉忽然杏眼圆睁,凌厉的眼神直刺进彭长老心坎,他顿觉脑海一片空白,竟然不知如何反应。「哼!你也有这一天了。」黄蓉露出一个恶作剧成功的奸笑。要知黄蓉何等聪明,又早有戒心,一看彭长老眼神有异,深知不妙,立即运起九阴真经记载之移魂大法反击。当日轩辕台前,黄蓉正是以此术反制彭长老,令他出丑人前。移魂大法能载於九阴真经之中,自非等闲,与下流的慑心术相较,更是一天一地。当日黄蓉新学乍练,已令彭长老无法招架,如今功力大增,彭长老近年虽有奇遇,但一碰之下仍然不敌。这等精神异术交锋,最讲优胜劣败,彭长老功力不及,作法自弊,邪术反噬,反被黄蓉控制。-

-  黄蓉看彭长老神色呆顿,一如床上少女一般,只觉好玩,顽皮之心顿起,决定作弄彭长老一番。她再次运起移魂大法,功聚双目,凝视眼中已无神采的彭长老,模仿其施术的方法道:「彭长老,你已经很累了、很累了,你唯一想到的是服从、服从…」她其实不知如何操控别人,移魂大法着重的其实是坚守本心,不是迷人心神的功法,於是她只好胡说一通。但彭长老遭慑心术反噬,神智已混乱,也就乖乖的听着指示,呆板的跟着道:「服从、服从…」黄蓉深感好玩,兴奋地继续:「不错,服从…」突然感到神思怠倦,天旋地转,只想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这念头方起,已觉不妥,欲强振精神,又闻到一阵淡淡的异香,眼中疲乏之意更浓,就只是觉得很累、很软,手足也无力,打狗棒非常的沉重,几乎握不稳。黄蓉知道那香气有异,回头想找出异香的来源,发现味道来自彭长老点起的那支红烛。烛影摇红,晃动的火光之中赫然夹杂一丝微仅可察的红烟,心中叫糟…更糟糕的是,黄蓉被烛香所迷,神思一松,彭长老立即转醒过来。他在慑心术上浸淫多年,反应较黄蓉快上千百倍,看到她的模样,知道是受到迷香的影响,机不可失,立即催动邪术,再次紧扣着黄蓉的心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