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窟花僧解禅经
窟花僧解禅经
 
来了个行医的和尚,众人都道他医术高明,药到病除。员外重金请之,和尚道,治病救人不为名利,只求饭菜酒肉。
倪员外大惊,和尚为何吃酒肉?
和尚道,何为佛,佛非无欲,无欲无佛,佛乃少欲多予,我若能给予你你最想要的,我之小欲亦得以满足,这就是得道成佛了。
倪员外甚感大异,忙带着和尚到小女身边。和尚查颜观色,凝神把脉,便开了几方药。员外忙令人按着方子,将药抓来,慢慢给女儿喂了下去,药水刚一下肚,这小女儿便呼吸匀畅,面色红润起来。第二天便可睁开眼神志清醒,但不能言语,腿脚麻木,下不了床。
员外宴请和尚,和尚吃饱喝足,便起身要走,员外躬身相求,和尚道,小女之病,在于心,未知病因,只能缓解。
员外思忖了一会,关上房门,面露惭色,小声告之实情,原来其因爱妻早逝,对小女一味娇惯,小女美貌早熟,未及十岁,初潮便至,恐其怀春坏家风,严加看管禁其外出。没想到百密一疏,一日,竟偶见一小书童与小女赤条条藏于书房后,相互抚摸亲吻,员外便将小书童赶走,对其女严加看管,没想因此生疾。家丑不可外扬,求大师父指点迷津。
和尚说,方法是有,只怕员外不允。
员外道,只要能保小女性命,恢复生气,自然任你支配。
和尚便道,入我空门外加药剂调理。
员外脸色一变,问和尚居住何处,小女多久能恢复。
和尚道,天为屋顶,地为铺,清静修养,休憩之处不可为外人道也。何时痊愈,少则一年多则十年。若想救其性命,必须先舍弃凡念。
员外又留了和尚几天,思来想去,虽是不舍,还是决定把小女托付给和尚。
于是员外依和尚要求准备了药材、米粥、酒肉和背篓,离别之时,倪元外痛哭流涕,女儿泣涕涟涟,和尚说了句,离别如何,生死如何,人生一场梦,万事一场空。便把小女背在篓子里,挎上行馕,离开了倪府。
行程的第一天小女只是哭,和尚走得很快,走的又非正道,越走越无人烟,傍晚时候,和尚在一个荒凉的无人小庙落脚。和尚边吃肉喝酒,喂了点粥给小女,然后熬了点药喂给小女。小女咳出了一口痰,哇的出声哭道,我要回家,你要带我去哪啊。
和尚道,你父亲让我来医你的心魔,你只需听话,便不管她兀自睡了。
第二天,和尚跟小女说,今天得走快些,有什幺事拍我后背一下,和尚便健步如飞,中午小女哭着拍着和尚,和尚忙停住,小女羞红着脸说我要尿尿。和尚解开她的裤子,把她抱在怀里,蹲下,叉开她光溜溜两条腿架在自己腿上。
道是,顺其自然,小处随便。
小女红着脸梨花带雨,硬是忍着,骂道你这和尚怎幺这般无赖,想挣扎无奈上肢被和尚挟着,下肢无力。
和尚便用手抚摸小女白嫩的大腿根,分开小女的粉嫩阴唇,用手指压着她的尿口。
小女憋不住,尿液便顺着和尚的手指喷撒出来,完了,和尚还向里面摸了摸,道,果真是完壁你这淫根子太深,得破了处,以淫攻淫才有的救,姑娘一直啼哭,和尚便没帮她穿裤子,便继续前进。
到了晚上才进到一个小庙,和尚吃了点肉,给少女喂了点粥,把少女抱到一个草垫上,叉开少女的两腿,掰开少女的阴唇,倒进点酒,少女辣得直扭腰肢,怎奈何下肢不能动弹,哭道你这遭天雷的假和尚,和尚不管,便开始贪婪的用舌头舔噬,撞击着阴核。少女起先还有点反抗,后来兴奋的满脸通红直哼哼,少女淫水的甘甜冲淡了酒味。
和尚笑道,好一个淫女胚子,别急,最毒的毒药得要毒来医,淫心还须淫来治,欲望不是你之过,谁人生来是圣佛。
少女羞红了脸,轻腻道你真坏,和尚便护着少女边睡了。
第三天和尚起了个大早,给少女穿好,把她放到背篓里,又开始快行了,到中午少女又拍着和尚,说要大便。和尚又解开她的裤子,让她搂着自己,把她背后朝前抱在怀里,蹲下,把她两条腿架在自己腿上,掰开她两瓣雪白的香臀让菊花绽开。见她半天不动,和尚便将手指塞入她的菊花,她轻哼一声一颤,大便便希希拉拉出来了。之后和尚又马不停蹄向前飞奔。
傍晚他们到了一个隐蔽的山洞前,和尚带着她进了山洞,洞很深,隐约听见里里面有水声,洞最深处有蜡烛,照亮了几尊表现行男女之事的石像,正中一座是一个貌美女子赤身盘腿坐在一和尚的盘腿上,上头写着无欲无佛,无佛无欲。
和尚把少女抱到垫有草垫的石床上,说道,你得的是淫病,你天生媚骨,不淫则心不静,气血淤塞,月经不调,由我来治疗你。这里是密宗圣地欢喜窟,我来引你修行正宗的欢喜禅。
和尚俯下身子吻着少女的唇,少女顺从的接受,少女的外衣,肚兜慢慢的被脱下,一对白嫩新笋状的俏乳便弹了出来,两座峰顶两小圈还未发散开的粉红乳晕尖上,两个柔嫩的红豆般的小乳头,在和尚两只手五个手指灵巧的夹,挤,捏,拉,弹之下逐渐充血涨大变硬成紫葡萄一般,正翘首以盼有人来品尝。
这就湿成这样啦,和尚摸了一把少女的下体,果然是天生淫骨啊,随后便又不停地用手刺激少女已经涨大充血的阴核,少女目光失神,口水流出,老练的手法使未经世事的阴户一会儿便痉挛的喷出液体。
高潮结束,少女娇喘着模模糊糊的好像在说师父我还要。和尚便脱下了衣,抱起少女,张嘴对着少女直冒青筋的乳房,朝着因充血高高翘起乳孔突显的奶头咬了下去吮吸着,下体则顶着少女的股缝摩擦,晶莹的淫汁顺着少女搭拉下的白腿流下,和尚用下身拨开唇瓣,撞了几下阴核,便就是一顶,少女疼的一绷,一颤,一蹬,下身兀自能动了,眼睛一闭,泪花一挤,嘴唇一咬,竟愣是忍着没叫出声来。
真紧啊。和尚啪的打了一下少女的屁股,便抽了出来,把少女放回石床上,今天就到这。
和尚在洞内取了点清凉澄澈的活水,取了汗巾先自己洗了一番,再将少女浑身擦洗了一遍。短痛刚去,淫念又来,少女露出媚惑的眼神,用双臂勾着和尚的脖子,双腿勾着和尚的腰,和尚便睡在她身旁,抚弄她刚破的身子。
第二天一早,和尚对少女说你是天生媚骨,淫根难断,从今往后你就是我徒弟,和我一起打禅,和我一起潜心佛法,破除心头杂念。
女徒弟轻声道,徒儿明白了。
和尚领着徒弟,女徒弟便跟着和尚来到一座等身大小的赤身观音前,观音正凝神打坐,细一看,身子下竟有个小净瓶完全插进隐秘之处。
女徒弟面如桃花,和尚道此为修身除欲,你且驱除杂念按着做,暂可除去欲念。女弟子便盘腿打坐,和尚将净瓶取下,约有五厘米,让女弟子跟他默念佛经,将瓶子一半长度慢慢插入女弟子下身,说道我去化缘,你用心打坐念经。女弟子面色赤红点头称是。
待到晚上,和尚归来,带了足够一周的五谷杂粮。女弟子则躺倒在地,用净瓶在自己下身抽插着,地下一滩淫水,和尚拿起已装满半瓶蜜汁的净瓶,把女弟子抱到石床上,女弟子低声淫语,张开双腿,道是师父,徒儿想死你了。
和尚说,让你修身除欲,你却欲火焚身,当即让弟子躺着念经,取了些凉水冲洗弟子下身,约半个时辰,徒弟欲火全灭,两人吃了些粥便相伴而眠。
次日,和尚领着徒弟到中央那尊打坐像前,让徒弟和那像上的女子一样盘坐在自己腿上,女弟子便照做了,只觉得一根硬物贴到自己阴瓣上,时而摩擦时而撞击,不觉脸色潮红。
和尚在她耳边默念,此为戒淫坐佛,欢喜禅第一层,记住欢喜禅要求克制欲望,而非放纵欲望,边说边用两手从女弟子胳肢窝下面将挺拔的乳房向中间拢,又开始施展五指神功。古时有一纨绔子弟,取一妻貌若天仙,淫欲过人,二人便整日纵情声色,沉溺于云雨之间,终于男子搞坏了身子,梦中看到一和尚面壁打坐,于是幡然醒悟,当了和尚,其妻虽淫但贞,寻到其夫正在山间打坐便坐其怀中,其夫不为所动,坐怀不乱,其妻也逐渐克制了情欲,二人都得道成佛,所谓成佛非难事,能克欲耳。
女弟子忍了一会便摊软在和尚怀里,和尚便将她扶正,默念佛经,握着她一只光洁未裹的小脚,在脚心上一遍遍写着戒和忍。好不容易打禅打到下午,女弟子软着身子说我要尿尿,下身没力,师父帮我。和尚便蹲坐起来,叉开她两条腿架在自己腿上。女弟子便一滴一滴滴下来。女弟子好一会没滴完,求师父帮忙,和尚便用手将湿湿的阴唇分开,把手指插了进去。女弟子小腿一摆,尿液和淫水便顺着和尚的手指射了出来。两人在这座像前练了一月有余,其间和尚又化了两次缘,女徒弟靠师父帮忙排尿排便释放心中的欲望,可以和和尚一起稳稳当当坐完一天禅了。之后和尚又带着女徒弟到另外几坐石像前打禅,石头和尚都是一样的静坐,唯女子姿势有所变化,越来越富于挑逗性,恕不详说。又练了几个月,和尚和徒儿把这一系列的坐佛全学了个遍。女弟子的粉嫩的乳房在和尚的掌中一天天变大,愈加的高高翘起,乳头也从红豆大小变成了粉嫩水灵的樱桃,女弟子的乳晕愈加敏感,每当被抚弄时,她的乳晕便向四周发散,整个乳峰如笼上了一层粉黛,两只俏乳好似两颗熟透的水蜜桃诱人极了。
那天晚上,和尚给女弟子穿上已遮不住奶子的肚兜,熬了一碗药,给女徒弟喝下,便让女弟子躺下,随后便伏在弟子身上,舔咬着女弟子的阴唇,阴核,女弟子好久没受到这等刺激,忍不住流着口水,双手把乳房拉出肚兜不断揉着,低声呻吟着,喘息着,轻哼着师父我要你,淫水随着阴唇一开一合一阵一阵向外喷出。和尚便脱去女弟子的肚兜,抱起少女,挑了个水蜜桃,将红透的桃尖全包进嘴里,轻咬着,滑嫩的乳头碰着温润的喉头,进一步刺激着少女的情欲,少女双臂双腿搂夹着和尚,和尚一躬身,下体便顶进少女的股缝顶开唇瓣敲着阴核,向内里冲击,少女疼的一蹬腿,和尚便顺势向后一抽,再一插,剧烈的来回十几下,少女开始适应了,扭动着腰肢,顺着和尚,放松收缩阴道内的滑肉。又抽插了几十来回,和尚觉得够了,便抱着女弟子睡到床上。女弟子感觉下身火热,虽欲火还在燃烧,但身体疲乏,一会便在和尚怀里睡着了。
第二天,女弟子只觉得,乳房沉甸甸的下垂,涨的厉害,她一下石床,奶子一抖就有清白色的液珠从乳头上溢出,和尚在她身旁将白汁一舔,左右开工,含着乳晕,一抿一抿,女弟子舒爽难奈,下身不觉又湿了,和尚完工后,奶子便又挺立起来,和尚大赞初乳之味美。
和尚领着女弟子来到一座未见过的石像前,只见一个美女,正在给一个和尚喂奶,和尚道,此佛叫戒食饮佛,为欢喜禅第二层。古时有一苦行僧,走遍四海传播佛法,一日由于疲劳和饥饿昏倒了,这时来了一个刚生育的少妇,她便用自己乳汁让苦行僧过来,这两天人最后都得道成佛。和尚让女弟子躺在佛像前的草垫子上,让她闭上眼,说道头七天的乳汁乃天地之精华,切不可浪费,随即捏起她的一个乳头,将一滴热松香油滴进了她张开的乳孔,女弟子弓起腰肢一阵娇哼,和尚对那个奶子吮了半天,又捏起第二个,滴了一滴松香油,又吮了半天,然后扶她起身,让她挺胸打坐念经,然后便去化缘了。女弟子脑海中满是刚刚油滴乳头的感觉,先是一阵剧痛,然后竟是极为快活的轻松感,不觉阴门又开了。
女弟子乳房又慢慢下垂,到了晚上已涨得通红了。和尚回来后,取出一跟绣花针,捏着乳头,在纤细的乳孔中挑动,女弟子身子疼得一颤一颤,一挑完,微微带红的白乳就流了出来,和尚忙一吮…靠着高超的医术,和尚那天带回了不少精贵的食物,随后的大半个月,和尚每天都给女弟子好吃好喝,自己则抱着女弟子打坐,饿了便吮奶。女弟子乳头红肿,和尚便在晚上用凉水滋润。这样,女弟子的乳房并未变的肥大庸肿,在和尚的按摩吮吸照料下,却变得丰满但更俏立,更富有弹性,更敏感,乳汁不再不自觉的分泌,总保持着适当的不让俏乳下垂的分量。每当和尚想要时总能让他吃饱喝足。
这是合体佛,欢喜禅第三重境界。女弟子抖着充满生气的乳房跟着和尚来到又一座佛像前,只见雕刻的是一个神情庄重的睡卧的和尚正搂着一个女子。和尚便仰面睡在佛像前的矮石床上,让娇柔的徒弟睡在自己身上,搂住徒弟,轻声道,古时有个高僧佛法高深,面壁十年,当地有个富贵人,想请他出来讲授佛经,和尚却一直不为所动,贵人气极,便想出一个诡计找了一个貌美的处子,大冬天让她光着身子与高僧独处一间禅房。姑娘冷得瑟瑟发抖,和尚便脱下衣服让姑娘穿上,自己赤身打坐,姑娘很感激想靠着高僧,高僧让她静心打坐,由于天气太冷一天之后高僧便倒在地上,姑娘由敬生爱,便敞开前襟肉贴肉伏在高僧冰凉的身上,小手抚摸高僧冰冷的玉鳌,慢慢将其塞到自己的下面,火热的处血融化了高僧冻结的心,让高僧猛然苏醒,由于极度的刺激,高僧的玉鳌一下子涨满了姑娘紧紧的花蕊,直顶到花蕊的最深处,姑娘浑身震颤,俩人的结合非欲非求而是彼此对生命的尊重,他们也都成佛了。和尚边讲着故事边将自己的阳物缓缓顶进女徒弟的紧嫩的阴部,女徒弟被故事吸引先不知觉,待故事讲完了,只觉得下身大半已被填满,便不自禁扭起腰肢,流出淫水。于是和尚便抽插了几下很快顶到了头,然后翻开女徒弟的阴唇,紧紧包住两个睾丸,对徒弟说这就叫合体禅,要求修行者连续几天保持这个姿势。和尚的阳物尖处随着呼吸摩擦顶撞着女徒弟子宫颈处的嫩肉,女徒弟难以自制的流水。接下来的几天,女徒弟脚没有碰过地,两人粘在一起真像完全合成一人,主要是睡在石床上,和尚一下床就托起女徒弟屁股,让女徒弟两腿勾住自己的腰。女徒弟饿了,和尚便一口一口的喂给她吃,和尚饿了,便坐在石床沿,低下头,嘴巴对着高高翘起的乳头,吮上几口。女徒弟一有尿意便控制不住顺着和尚的腿流下,和尚一有尿意便会抽出一半在女徒弟阴道前端释放。保持了七天,女徒弟对阴道内的阳物已很是熟悉,心中不再有过度的淫念,两人才分开。和尚扶着她的腰,牵着她走路,用清水帮她洗净了阴道。
几天之后,和尚又领她看了一尊像,刻的是一对男女和怀抱着一个刚诞生的一个圣婴。
和尚说,这就是最后一重境界,无欲无佛,没有男女之欲则无佛的诞生,你准备好了吗。女弟子一直都在享受性爱的磨炼,想到自己要孕育一个生命之时,不禁又激动又害怕,她踌躇了一会,轻声道准备好了。
和尚和女弟子一起睡到石床上,和尚让少女舔他的下体,自己则舔着少女的阴户,淫根未断的少女一会便出水了,少女颤抖着用乳房摩擦和尚,和尚不为所动,和尚便起身,让少女伏在床上,自己高高抬起少女的下半身舔着,然后托着少女的腰,分开少女的大腿抽插了几百下,然后让少女仰面躺着又抽插了几百下,又让少女伏在床沿撅起屁股,自己边插,边捏,揉,拉,弹,拧着少女的奶子。
尽管受了这幺多日子的磨炼,但和尚的动作从未有今天这般激烈而又连贯,少女感觉和尚的下身比往日粗了几分,长了几分,也热了几分,自己只能顺从的扭动,没有一丝喘息的机会,阴门就像没关紧的水龙头,淫水不断,和尚又抬起少女的湿乎乎的一条腿,插了几十下,少女的尿液就喷了出来,和尚却仍坚若磐石。
和尚又按着少女的菊花,托着少女的香臀,将少女抱起,猛的抽插,少女充满奶水的奶子在和尚胸前滚动摩擦,一道道奶水顺着和尚胸前的奶痕往下流,腿脚一蹬一蹬。噗哧,噗哧,战了百十来个回合,少女两腿一伸一僵,和尚啪的打了少女粉臀一下,少女的阴道和和尚的下体,便同时感应般剧烈震颤爆发起来,那一刻,和尚和少女紧紧相拥,和尚的阳物深深插入少女的子宫,少女的阴道将和尚的阳物紧紧包裹,爆发物一滴也没撒出,十多分钟后少女娇喘不止,香汗淋漓,和身体呈七十度绷直的腿脚垂了下去,脑袋搭着和尚的肩膀,手臂依旧搂着和尚的脖子。
和尚抱着她躺到床上,过了好久才慢慢抽出阳物。接下来两人除了继续打各式欢喜禅之外,日子过得很平淡,约摸三个月,女弟子肚子大了,天气逐渐变凉,和尚便给女弟子穿上出家人宽敞舒适的衣服,悉心照料女弟子。约摸十个月,女弟子产下了个女婴。女弟子娇羞地抱着女婴对和尚说师父喜欢弟子吗,和尚道佛法无边,博爱万物,师父乃佛家子弟,自然爱你。弟子道师父已很久未与弟子一起坐禅了,没有师父的抚慰,弟子总觉得心中空虚。和尚说看来你淫根还是未断,修行还是不够。于是女弟子除了喂奶,就与和尚坐禅,那女婴倒是很乖巧几乎不哭泣。
女婴一岁大的时候,和尚对少女说一般的欢喜禅看来还是无法使你断淫根,要根治你的淫病,恐怕我得去极乐世界了。少女不解,和尚说,欢喜禅本是教人学善戒欲,你几乎打完了这里全部的禅定姿势,却仍不能摆脱尘世情欲的束缚,你定是前世造孽太深。看来只有这尊佛才能救你。
和尚说罢领她到了一处极隐蔽的洞中之洞,和尚点亮蜡烛,只见一女子伏在一男子身上,仔细一看,男子的脖子被绳子紧紧勒住,似已死去。师父道,这个洞里有取之不尽的宝物,这个洞顶襄的都是宝石,洞里的水下都是金砂,在每尊像后都有一个宝箱,每尊佛像内都是珍宝首饰,你一个人带着婴孩在这里住不方便,你可以带着宝贝回家,也可以到别处修行。
少女啼哭道,师父你不要我了?
师父将佛像上的绳子取下交给女弟子道,这叫极乐佛,极乐生极悲,极悲生极乐。古时有户富贵人家有个独子,此子一直乐善好施,长辈死后,只要别人有求与他,凡力所能及之事,一律照办,很快家里钱财散尽,大彻大悟,当了和尚。
和尚的表妹,是他青梅竹马的妻子,寻着了他,让他还俗,和尚不肯。表妹便说,我有一事相求,你必能做到,你若不答应,你就是悖弃了你以前的信条,你就得和我回去。和尚道,我确实对不起你,除了还俗,你要我做什幺,我就答应了。
表妹便脱下衣服说,你我早已成亲,却很少同房,我只愿同你再行一次房事。和尚知道自己虽对佛法了然于心,但怕自己定力不够,会由此生出淫欲,便取出了根绳子套在自己脖子上,让表妹在自己失去定力之时勒住自己,和尚便套着绳子开始和表妹云雨,长期的寂寞和对丈夫的思恋,表妹泄了多次,意乱情迷的拉紧了绳子,和尚心中一片澄澈,成了佛,表妹从此戒了淫欲当了尼姑,潜心佛法也得道成了佛。
故事说罢,和尚便脱下衣仰面睡在这尊佛前的石床上,让女弟子用绳子在他脖子上打了个活结,女弟子流着泪相劝,和尚又送了女弟子一把剃度的小刀,留给弟子作纪念,女弟子便脱下衣裤,两腿张开分别跪在和尚大腿两侧身前,阴户对着和尚的小腹,用阴唇摩擦和尚的下体,和尚很快立了起来,女弟子便自个完全套了进去,先是不停扭动屁股,然后又伏在和尚身上快速挺动着腰肢,垂下奶子也快速的在和尚胸前往复荡动摩擦着,接着她又挺起粉嫩的身子,像骑在飞奔的烈马上一样,剧烈地上下颠簸着阴户,一手揉搓着自己的乳房,一手握着绳子,第一次完全掌握主动权的少女已完全丧失了理智,烈火般的欲望一心只想着把和尚完全包住,再深一点,再深一点,阴道深处,深入子宫颈,再深入子宫,每一次更深的撞击,少女便会感到更深的欢愉,跳动,震颤,痉挛,少女似乎没了意识,玉露白沫早已流了一滩,尿液也喷了出来…只见少女突然弓起腰将臀高高撅起,露出大半段还勾着透明淫液的玉鳌,然后像绷紧的弹弓突然松开一样,身子朝后一仰,臀部猛的向前一推,两瓣张大的阴唇紧紧压住了和尚支撑玉鳌的小腹,花蕊贪婪的将玉鳌吞入,这个动作同时也使手中的绳子绷得紧紧,和尚的脸憋的通红,玉鳌顿时又涨大了几分,撞上了子宫壁,把少女的小腹撑得满满当当,接着两人都如火山一般暴发,和尚的玉鳌不断震动着撞击着少女痉挛的子宫,同时喷射出最炙热滚烫的精液,少女掐着自己的乳头,忍受着这好似一次次往伤口撒盐的疼痛。时间似乎很漫长,好久,少女才精疲力竭地伏倒在和尚身上,一会便睡着了。半晌少女被婴儿的啼哭惊醒,只见和尚早已没了气息极乐成佛了。少女又惊又怕又后悔,淫心已灭了大半。想和和尚分开,无奈自己的阴户已经收缩紧了,和尚涨大的鳌头仍被收缩的宫颈卡在子宫里,少女便在石床边找到剃度小刀将和尚的玉鳌割了下来,然后抱了孩子,孩子贪婪的吮吸着乳头,少女不觉又想起了和尚,不自禁地落泪。伤心地不久留,少女便带着女儿和少量洞中宝物,去了一个尼姑庵,终灭了淫心,潜心佛法,活到一百岁,便也到了极乐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