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學姐婉儀和大嫂
學姐婉儀和大嫂
 
終於有一些時間可以專心打量辦公室了,阿驥想到要再這待上一段時間就對辦公室多了一份溫馨的心情。
整個辦公室的人幾乎都到齊了,只有一張桌子的主人是他這幾天來一直沒有見到過的。

 


阿驥找了文書過來,問:「常松,這個桌子是誰坐的,怎麼我來了三天都沒見過人?」

 


常松是成大畢業的,分發到這個辦公室只有三個月,和阿驥一樣菜,是個完完全全的菜兵,只見他慢斯條理的
說:「喔,那是陳官啦!她長得很漂亮喔,楊官,你有沒有女朋友?沒有的話可以把她喔!」

 


阿驥給了常松一個白眼,回想著自己的前任女友,為了那個浪蕩女付出了這麼多的感情,竟然狠心說分手就分
手,害自己對女人竟然有些排斥。

 


門口走進了一個少尉女軍官,有著豐滿動人的身材但是腰身非常纖細,胸前飽滿突出,鵝蛋兒臉,尖尖的下巴,
一頭削薄的短髮,非常俏麗。眼睛不大,但是明亮動人,水汪汪的會放電,有時候瞇瞇的微笑,模樣頑皮可愛。笑
的時候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頰上還有兩個小梨渦,相當惹人喜愛。

 


她直直對著阿驥走來,阿驥這才想到這樣瞪著一個女孩子,真是有些尷尬,正不知該說些什麼時,那個女軍官
倒自己伸出了手對著他說:「你好,你應該就是新來的學長了吧?我叫陳婉儀是女官二期的。」

 


女官二期的確是阿驥他們期上帶出來的,但她們卻先他一步下部隊,所以阿驥趕緊說:「別這麼說,妳們下部
隊時間比較早,又比我先到隊,我應該要叫你學姊才對。」

 


婉儀紅了紅臉:「別叫我學姊,我會不好意思的,你叫我婉儀好了。」

 


婉儀的小女兒驕態讓阿驥心神一蕩,正想再說些什麼,不料分座突然叫了他們兩個:「婉儀、阿驥剛好妳們兩
個都在,庫房裡面那批後勤部送來的東西,帶個弟兄去清點一下,我到指揮部開會。」說完分座也離開了。

 


婉儀轉身想要叫常松一起去,沒想到這傢夥卻早就開溜了。婉儀看了看辦公室,一個人都不在,只好跟阿驥說
:「學長我們走吧,沒有人了,只好我們兩個辛苦一點.」

 


分隊的庫房在整個指揮部的角落,平常除了要進出貨外罕有人至,兩個人合力將門打開來。阿驥是第一次到庫
房來,位置有些不瞭解,婉儀像教學弟一樣到處指指點點的告訴阿驥,什麼東西在哪裡,用途是什麼,倒讓阿驥覺
得實在是獲益良多。

 


婉儀走在前頭,阿驥跟在後面偷偷的打量著婉儀,婉儀穿著軍便服,熨挺了的制服緊貼在她曼妙的身材上,削
的短短的頭髮,讓整個人散發出成熟英挺的感覺.阿驥還聞到一股女孩身上的香味,讓他心動不已,直想現在和婉
儀已是對戀人,那麼就能在這不算擁擠的庫房裡好好的愛一番。

 


婉儀突然轉過身來,阿驥一個不留神就撞了上去,婉儀「啊!」的一聲讓阿驥驚醒過來,趕緊伸出雙臂扶著婉
儀,這樣一來就像是擁抱著婉儀一般。

 


阿驥雙手環著婉儀的腰,感覺著她柔軟的乳房緊貼著自己的胸部,鼻子聞到的是成熟女人的香味。阿驥脫口而
出:「婉儀學姊,妳好香喔!」

 


婉儀突然被一個英俊強壯的男子抱在懷中,心一急,雙手往前一推,想要掙脫,沒想到卻真的跌倒了,阿驥急
忙將婉儀扶起,卻見婉儀一臉痛苦的表情,縮皺起眉心,收曲著左腳,纖手掌心壓住腳踝,難過地小聲埋怨說:「
好痛!」原來婉儀跌倒時不小心將左腳扭了一下。

 


阿驥試著去觸碰她的腳踝,沒見她喊痛,看來只是輕微的扭傷,阿驥將她再扶得正一點,問她:「對不起,婉
儀學姊,很疼嗎?我送妳去醫務所好嗎?」

 


婉儀點點頭,阿驥扶著她往前走去,但是庫房裡走道窄了些,他們這時的動作倒像是擁抱在一起一般。

 


婉儀紅著臉,推了推阿驥,阿驥也覺得頗為尷尬,只得停下來問婉儀:「學姊,不如我背妳好了?」婉儀霎時
紅透了臉,嬌聲說:「不用麻煩了,你扶我到前面休息一下應該就好了。」

 


阿驥扶著婉儀慢慢的走著,阿驥軟玉溫香抱滿懷,鼻中聞到的儘是女兒香,眼睛不經意地還可以從領口看到婉
儀豐滿的胸部,雖然在此時此地不適合興奮起來,但是褲子裡的小阿驥卻不自主的撐了起來。

 


婉儀在阿驥的扶持下緩步前進,因為兩人靠的太近了,所以她也感受到了阿驥的堅挺,婉儀的心碰碰亂跳,不
知如何是好,心裡卻也歡喜,好久了,以前在學校曾遠遠的偷偷看著這個擁抱著自己的英俊學長,雖然阿驥永遠不
可能知道,但這深藏在心中的愛意,卻因阿驥的到來而重燃起來。

 


阿驥扶著婉儀坐下,蹲在婉儀前面將她的鞋襪脫了下來,「還好腳踝沒有腫起,應該只是拐到腳,按摩一下應
該就會舒服了。」阿驥邊說著,手上也輕柔的按摩著婉儀的小腳.

 


阿驥輕柔的動作讓婉儀的心中悸動不已,敏感的她覺得自己似乎快融化在這一個帥學長的動作下了,不爭氣的
下體似乎也濕潤起來。「嗯…」婉儀輕哼了一下,一張臉變得又紅又燙,怕阿驥發現了自己的窘態只有輕咬著下唇
強忍著不出聲。

 


阿驥早就發現婉儀的反應,他放下了手中的動作站了起來,「怎麼樣?舒服了點嗎?」

 


婉儀仰著臉看著他,說不出話來,她雙眼迷矇,一張臉又紅又燙.阿驥看的心神蕩漾就吻了上去。她讓他吻著,
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阿驥貪婪的在她唇上吸吮,又費了很大的勁才撬開她的牙齒,伸舌到她嘴裡,她還是沒有動靜,
不過也沒有反抗就是了。

 


阿驥扶著婉儀的腰讓她躺下來,一面吻著一面動手,自她的腰部緩緩的向胸部摸來,婉儀仍然沒有動作,只是
身體在發抖。手再往上一些阿驥就摸到那柔軟豐滿的乳房了。

 


這對乳房真好,又肥又大,十分有彈性,和阿驥曾經遇過的女孩大異其趣,想不到在緊繃的制服下有著如此的
美景。阿驥先是沿著乳房的周圍劃圈,然後慢慢縮小範圍,快到頂峰時又劃著出去,這樣來來回回的逗著她。

 


婉儀仍然一動不動,但是呼吸卻越來越急促,所以胸脯快速的起伏著,惹得一對大乳房也動盪不安。後來,阿
驥攻上了頂端,並且有力的揉動著,婉儀終於「嗯……」的發出聲音,嘴中的舌頭也攪動起來。

 


阿驥見婉儀終於有了回應,更加賣力的揉搓那美麗的雙峰,他從嘴唇吻到了婉儀雪白的頸子,引起了她一陣悸
動,婉儀真是太敏感了,阿驥的任何一個動作都讓她發出一陣陣「啊……啊……」的輕喚。

 


阿驥右手輕輕的下滑,滑過婉儀的腰,從褲子邊緣滑進了婉儀的軍服內,沿著腰又繼續前進,終於觸到婉儀的
內在美,阿驥沒有停留多久,沿著婉儀玲瓏有緻的身軀又再向下進攻,終於隔著褲子摸上了婉儀的大腿。她的腿和
胸部一樣有肉,阿驥一摸上去,婉儀的雙腿突然就一陣抖動。

 


婉儀覺得似乎欠缺了些什麼,身體熱熱的感覺讓她覺得有些害怕,怕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但是又希望阿驥的
動作永遠都不要停,她矛盾又期待的心情,只有讓自己身體的反應更加大,下體也更加濕潤了。

 


阿驥用左手將婉儀側抱,右手不安分的沿著大腿又進攻到了婉儀圓滾滾的屁股,阿驥在上面隔著褲子摸了一會,
終於在褲子的側邊找到了拉鍊,他輕輕的將拉鍊落下,婉儀掙扎了一下,口裡說著:「學長,不要……不要……啊
……」原來阿驥直接從褲子的邊緣進攻到了婉儀的腿根深處。

 


阿驥在腿根深處摸著,從內側到外側輕柔的滑過,滑過了婉儀的密處,雖然隔著三角褲,但是可以感覺到她的
濕潤。婉儀被人摸到神秘地帶,自然的雙腿夾緊,她緊張的摟著他說:「學長,我怕!」

 


阿驥又重新吻上了婉儀的唇,右手依然在她的腿根深處移動,婉儀實在受不了這惱人的快感一陣陣的襲來,不
自覺的身軀自然扭動了起來,阿驥順勢將她的軍褲往下順利的脫了下來。

 


這下婉儀的反應很強烈,雙手想將褲子拉起,阿驥抓著她的手往子己的下體移去。

 


婉儀手中突然多了一支巨棒,心中自然一驚,「啊!」的一聲驚呼出來,原來驥的那一根實在太巨大了。

 


阿驥要婉儀用手愛撫那根已經漲了多時的大雞巴,一邊吻著婉儀,一邊用手沿著三角褲邊緣滑動。

 


「不要……別……摸那裡……啊……啊……不要……別再摸了……啊……怎麼這樣……啊……不行……求你…
…啊……學長……啊……不……不……別伸進去嘛……啊……啊……」

 


阿驥已經從褲底縫伸了進去,婉儀的陰戶早已經濕的一蹋糊塗了。沿著濕潤的陰穴,阿驥輕柔的摸著婉儀的陰
蒂。

 


「啊呀……不要啊……嗯……嗯……輕……輕點……啊……啊……怎……啊……會舒服……啊……好舒服……
學長……你……你……啊……啊……我好奇怪啊……嗯……嗯……啊……別……啊……」

 


婉儀已經沈浸在肉慾的陷阱裡,完完全全忘了自己身在何處,只想好好的和心的學長在一起享受這令人銷魂的
事。阿驥趁著婉儀神智不清,將婉儀軍服上的扣子一顆一顆的解開.

 


婉儀上身是一件淺藍色鑲蕾絲的可愛內衣,阿驥先在胸罩無法包覆到的部份輕摸著,又低下頭輕吻著,然後雙
手同時將婉儀的胸罩撥開,讓她雪白的乳房解放彈跳出來,裸裎在阿驥面前。

 


阿驥看著那雪白而豐潤的胸脯,用右手食指好奇的按了按,試了試彈性和柔軟度,阿驥張開食指中指,將她左
邊的乳頭夾在中間,不斷的撚起放下,那隻乳頭沒多久就變得堅硬起來,他再張嘴將她的右乳含住,嘖嘖的用力吸
吮,婉儀臉上又燙又羞,雙臂將阿驥的頭圍在懷裡,「啊啊」的發著淺喉音。

 


阿驥抱起婉儀讓她平躺在桌上,婉儀失魂落魄的任著阿驥擺佈,阿驥將她的軍褲完全的脫了下來,她圓潤豐滿
的臀部,繃著一條一樣淺藍色的蕾絲三角褲,阿驥用手臂撐開婉儀的大腿,輕輕的吻著她的大腿內側,終於阿驥的
唇停留在婉儀的密處雖然隔著三角褲但阿驥依然感受到婉儀那裡透過來溫暖的熱氣。

 


阿驥掀起褲底一角,一口就往婉儀那甜美的陰戶上吻去,他靈巧地用舌頭在大小陰唇間舔吮,阿驥親吻著婉儀
的小豆子,手也沒閒著,他用右手中指淺淺的挖進婉儀的穴裡.婉儀哪裡受得了這種美死人的感覺,她的身體開始
蠕動起來。

 


「哦……哦……學長……學長……好舒服……我好喜歡你……啊……啊……深一點……深……啊……啊……舒
服死人了……啊……啊……好……好爽啊……啊……天啊……天啊……我……我……學長…啊……我要……我要…
…啊……我要……」

 


婉儀放浪形骸,歡聲高叫,幸好他們處在庫房的深處,再大的聲音也傳不到外面。

 


阿驥知道她已經爽到了極點,就爬起身來,將她也扶起,要她站直雙腿,再把腰身彎伏到桌子上面,讓婉儀的
的屁股變成十分淫蕩的角度翹著,阿驥解開褲帶,露出他那傲人的雞巴,他將龜頭對準婉儀的穴口,倆人都已經準
備充份,他向前一突,將兩人親蜜的部位接合在一起,交媾開來。

 


「哦……哦……插我……插我……我很浪……啊……再插……別放過我…啊……學長……你真好……啊……啊
……小穴最騷了……快把我幹死吧……啊啊…啊……好舒服啊……」

 


阿驥聽著這溫柔的學妹發出那麼浪蕩的叫床聲,更加賣力狂插,她的媚態實在讓他忍不了,他猛的捧住婉儀的
屁股,瘋狂的抽插不停,婉儀樂得雙腿發抖,尿尿一般的浪水順著大小腿流到地板上。

 


「唉呀……我完了……我會死……我完了……哥哥你插壞我了……我要到了……到了……啊…學長…啊……」

 


她下身一陣狂噴,把整個地板都弄濕了,阿驥知道這代表什麼意義,雖然自己還沒到,但是依然停了一下讓婉
儀喘口氣。
阿驥插在她裡面舒服極了,婉儀那羊腸小徑又狹窄又緊迫,將雞巴包裹住不放,穴心兒因著高潮陣陣收斂,一
下下吸吮著阿驥龜頭,所以雖然只是插在婉儀裡面也讓阿驥如癡如醉。

 


阿驥忍著誘人的快感將陽具抽了出來,乘機將婉儀翻轉過來躺在桌上,婉儀已經沒有力氣去遮掩羞人之處,阿
驥摸著婉儀的小腹和恥丘,細細審視著那美麗誘人的地方。

 


「好可愛啊!」阿驥說.

 


婉儀張臂要阿驥抱,阿驥伏到她身上,她雙手雙腿便將他勾得死死的,阿驥移了移屁股找好位置,往前輕輕一
送,婉儀仰臉「哦……哦……親愛的……」輕叫,兩人又連成一體.

 


阿驥這回輕抽緩插,倆人甜蜜的吻在一起,彼此輪流吸吮對方的唇肉。

 


「婉儀你真的好美啊!」阿驥輕撫著她的臉說.

 


婉儀用力的抱緊他,說:「用力插我,快!」

 


阿驥不敢怠慢,立刻就聳動腰骨,將她幹得小穴兒「漬漬」作響。

 


「好哥哥……我又要到了……啊……啊……用力肏我……啊……啊……」

 


「婉儀……妳真漂亮……妳是最美的……我好愛妳……我要幹死妳……乖老婆越幹越漂亮……對不對……」阿
驥邊肏邊說.「啊……啊……好舒服……啊……啊……好學長…好哥哥…好好老公……啊……啊……妹妹愛你……
哦……哦……我……我……啊……啊……」

 


「等我……我也要來了……」阿驥用力抽插起來。

 


「啊……啊……學長……到了……到了……啊……啊……」

 


婉儀底下又流了一灘,穴兒收縮得又窄又熱,阿驥再也把持不住了,精關一鬆,積蓄多時的陽精統統射進婉儀
的最深處。
「啊……好舒服……」婉儀說.

 


他們緊緊的相擁,享受著事後的溫存。

 


婉儀推了推阿驥,要他起身:「我們正事都不做,等下要怎麼跟分座交代啊!」阿驥笑了笑說:「我們沒做正
事,可是我們有做好事啊。」雖然是這樣說的,但是兩人還是趕緊將衣服穿好,再溫存一下,約好以後要時常到庫
房出公差,才互相吻別,裝做沒事發生一樣回到辦公室。
(2)
每次一到放假的時候,阿驥心理就有些悶了,為什麼呢?因為家裡住的比較遠,沒有什麼特殊的事阿驥是沒有
辦法回家的。這大概也是當軍人的一項不自由吧,沒有辦法自己選單位,上面派你到哪裡你都得去,假如可以由自
己選單位,那可就真的是「錢多、事少、離家近」,那麼軍校怎麼還可能招不到學生呢?

 


又是星期六的下午,難得的一個放假日。頂著南台灣的烈日,一個人走在街上的阿驥,心裡還是「悶」啊!婉
儀回家去了,整個分隊只剩下常松他們幾個小兵,天氣那麼熱,小朋友們也不知道躲到哪裡去混了,一個人坐在辦
公室,真是無聊到會發瘋,想著想著就成了現在這幅景象了,一個可憐的少尉軍官走在大太陽底下,悶悶的看著身
邊一對對情侶.

 


口袋裡手機一陣震動,伴隨著「超級比一比」的聲音響起,阿驥回過神,拿起電話,原來是大嫂打來的。
「阿驥,怎麼那麼久都沒有過來啊!你不是畢業了嗎?你學長說要請你吃飯!」大嫂在電話那頭熱情的招呼著。

 


「大嫂,剛剛才想到要去找你們耶,你就打電話過來,真是太巧了,我待會會過去」阿驥有些心虛,真是的,
下部隊也三個星期了,竟然沒有想到要去拜訪一下學長,還讓大嫂先打電話過來。

 


「好,那你待會過來喔!晚餐在家吃,你跟你學長好好的喝兩杯,等你過來!」大嫂還是跟以前一樣,把阿驥
當成自己的小弟弟一樣照顧,從聲音裡就可以感覺到她的關心。

 


「OK!就這樣了,大嫂待會見,BYEBYE!」阿驥轉身就向車站走去,從這裡過去學長家還有一段路呢!

 


這個學長對阿驥很好,從前在學校的時候,他們兩個就時常在一起喝酒、談心,學長也很照顧阿驥,把阿驥當
作是弟弟一樣。大嫂叫筱慧,則是學長畢業時到政戰學校反共愛國教育認識的,算期別還大阿驥一期,現在官拜中
尉心輔官,筱慧人長得很漂亮,很難想像軍中也會出如此美女,她身材不是很高,個子小小的,但是前凸後翹,簡
直就是蕭薔的縮小版。

 


按下門鈴,大嫂的聲音從門內響起「阿驥你終於到了!等你好久了」,阿驥一進門沒有看到學長,「沒有啦!
剛才路上有點塞車,學長呢?他不在啊?」阿驥以為學長今天還要出任務。

 


「他們在房間打牌呢!你來的正好,到廚房來幫我弄一下,那一堆螃蟹快忙死我了。」大嫂甩甩手將阿驥引進
了廚房。

 


大嫂今天穿著一套輕鬆的家居服,粉紅色的短裙及T恤,短裙下露出那光滑細緻的雪白大腿讓阿驥異常興奮,
從很久以前阿驥看女孩子就會先從腿向上看,那一雙雙生動活潑雪白粉嫩的腿,會讓阿驥的心跟著飛舞起來。

 


筱慧的頭髮輕鬆的挽在腦後,露出一片白淨的肩膀,從她後面看去,T恤上看不出胸罩印出來的痕跡,「難道
大嫂今天沒有穿內衣?」阿驥這樣想著,心裡又不禁一陣衝動,那不安分的小阿驥似乎也開始蠢蠢欲動。

 


「阿驥,你幫我殺螃蟹,我把這條鱸魚搞定。」大嫂的聲音讓阿驥從綺想中驚醒。趕緊照著筱慧的吩咐,將螃
蟹從水槽中抓起,一隻隻的分解洗淨,再排到蒸籠中,切了幾段青蔥幾片薑,加一點米酒,待會就可以把它拿去蒸
了。

 


「啊!」突然筱慧輕喚一聲,原來那條該死的鱸魚竟然來個垂死掙扎,濺起了一片水,水花都濺到了筱慧胸前,
阿驥一看趕緊上前幫忙抓住鱸魚,總算制住這條尚未死透了的鱸魚.

 


阿驥從小慧的手上接過菜刀,輕鬆的將魚肚給剖了開來,清乾淨了腸肚及魚鰓,將魚鱗給刮了個乾淨,抹上鹽,
同樣將魚排進盤子,又切了幾片薑幾段蔥,在魚身上倒了些米酒,還是用清蒸的。「好啦!這會兒你可不會再跳了
吧!」阿驥得意的說道。
「阿驥你蠻厲害的喔!看不出來你一個大男人竟然那麼會做菜!」筱慧讚賞的說.

 


「還好啦,從小在家跟我老爸學了一點,好玩嘛」阿驥有些不好意思,因為面對著筱慧,看到她因為剛才水濺
濕了T恤,透明而且清楚印出了筱慧的胸部。

 


筱慧也依著阿驥的眼光看去,突然一陣臉紅:「你很壞耶,你眼睛在看哪裡!」連忙用雙手遮在胸前。

 


阿驥緊張的脫口說出:「大嫂,你真的好美,我好喜歡你喔!」

 


筱慧突然聽到這麼一句讚美自己的話,心裡有點驚訝。從第一次見到這個俊俏的小學弟時,由他的眼中已經可
以看出這個學弟對她的渴望了,自己也何嘗不是將阿驥當作是性幻想的對象之一呢,可是今天第一次從他口中說出
這具愛慕的話,聽了倒還是挺受用的。

 


筱慧俏皮的對阿驥笑了笑說道「我也喜歡你啊,可是我是你大嫂耶!」說完她墊起腳尖在阿驥的額頭上吻了一
下。
阿驥情動的將筱慧擁抱在懷中,對著她說「我知道,可是我還是喜歡你,我會喜歡你一輩子的。」他深情的看
著筱慧吻了下去。

 


筱慧被喜歡自己的學弟擁吻著,心裡又是歡喜又是緊張,歡喜的是這曾在夢中發生的事,今天竟然在現實裡出
現,緊張的是現在她已經嫁做人婦,而且自己的先生還是學弟最敬愛的大哥,心裡的矛盾讓她有些不知所措。

 


阿驥見筱慧沒有掙脫的意思,就用舌尖試圖撬開她的牙齒,筱慧被吻的有些暈了,自己將舌頭伸了出來和阿驥
攪和在一起,直到兩個人都要喘不過氣了,才不捨的分開.

 


筱慧已經心動,但是她內心深處還是記得她是別人的老婆,雖然被阿驥擁抱著,她還是悄聲的說:「阿驥…不
…不行的……我……我是你大嫂啊……」

 


阿驥現在哪裡聽得下這些話,他低下頭吻著筱慧的耳朵,將耳垂輕輕的吸進嘴裡,筱慧「嗯」的一聲,全身發
麻,生理上已經起了反應,但還是呢喃著說:「不行……阿驥……我們不可以的……」

 


阿驥又吻回了筱慧的唇,這次不再需要他的要求,兩個人就深陷在法國式的熱吻中,阿驥右手沿著筱慧的T恤
邊緣輕輕的往上移,只一會兒功夫,筱慧豐滿的乳房就掌握在阿驥的手上,他溫柔的愛撫著筱慧的奶子,又用手指
搓揉著她的乳頭,筱慧如何受得了這溫柔的刺激,她的唇似無法呼吸一般離開了阿驥的唇,但緊接著卻發出更令人
銷魂的呻吟聲。

 


筱慧臉上又紅又燙,「啊……啊……」發出誘人的喉頭呻吟,她現在已經無法再想其他的事情了,管他是學弟
還是老公,通通都被已經她拋在九霄雲外,她現在只想著要好好享受這惱人的快感。阿驥將筱慧的T恤捲了上來,
低下頭順著胸部來到了筱慧的乳頭上,他專心的舔著那剛才經過自己揉搓過挺立的乳頭,右手則沿著腰經過筱慧的
大腿往短裙裡探去,他輕輕的用手指劃過筱慧的大腿,來到了她兩條美腿的交會處,那兒已經是一片濕潤,筱慧的
淫液已經溼透三角褲,阿驥的手指在那濕潤的地方輕撫著,偶而用手指往前來個前進突刺。

 


因為在自己家裡,老公就在隔壁的房間打牌,筱慧克制的只敢發出「嗯…………啊……」的低吟聲。但在阿驥
耳中聽來,那無異是種最大的鼓勵,阿驥伸手一拉,將筱慧的三角褲給帶了下來,沒有細看就將它放進了自己的口
袋中,阿驥站起身吻著筱慧,右手依然在她的陰戶外愛撫,一下下地搓揉著筱慧的陰蒂。筱慧受不了如此大的快感,
左手摟緊了阿驥的肩膀,嘴卻咬上了阿驥的肩頭,右手則探向了阿驥的大雞巴,三兩下就將它給掏了出來,不自禁
的套弄起來。

 


阿驥將筱慧的短裙掀了起來,將她給抱上了流理台,三兩下將自己的褲子脫了下來,沒有任何等待就將大雞巴
給送進了筱慧的陰戶中,筱慧「嗯……」的一聲用嘴緊咬著阿驥的肩頭,不敢發出更大的呻吟聲,但這偷情的快感
豈是這樣就能克制得住,阿驥只抽插了幾下,就感覺到筱慧的陰戶裡陣陣抽搐,筱慧已經到了,在這陣陣的快感中
她高潮了。

 


筱慧「嗯…………」的一聲長嘆,嘴唇靠上了阿驥的耳邊:「好舒服…阿驥……再來……讓我們一起到吧……」
阿驥當然繼續加緊努力,整個屁股大起大落,陰莖在筱慧的小穴中進進又出出,阿驥看著筱慧的誘人的小穴一下一
下的吞吐著自己的大雞巴,眼睛及雞巴各自傳來不同的訊息,最後都是為了通知大腦,這是一件極爽極美的事啊!

 


看著如此美景阿驥也覺得快要射精了,他湊近筱慧的耳邊說道:「大嫂…我……要來了……我要射進去……」
筱慧則是已爽得語焉不詳,只聽得到她「嗯………」愉快低吟的聲音,終於在筱慧第二次高潮來的時候,阿驥也跟
著到了,他將成千上萬的精子爽快地送進了筱慧的子宮裡.

 


阿驥和筱慧沈浸在高潮後的餘韻裡,兩個人相擁著深吻,親密接合著的地方還是依依不捨的插在一起,直到高
潮漸漸退去呼吸趨於平穩,他們倆才不捨的分開.

 


筱慧悄聲的告訴阿驥道:「今天不是安全期喔,到時候有了,是算你的還是你學長的啊?」雖然是語帶威脅,
但是筱慧的表情卻是媚笑著,阿驥又擁緊著筱慧在她耳邊對她保證:「是我的,是我跟大嫂愛的結晶,我會永遠愛
他,永遠愛著大嫂。」筱慧高興的用手撫摸著阿驥的胸膛喃喃的說道:「只要你有這份心就好了。」

 


廚房外傳來一陣談笑聲,原來是學長他們已經打完了,阿驥趕緊將魚和螃蟹放上蒸籠,又將蝦子以同樣的方法
蒸起來,再把海瓜子下鍋快炒,又煮了鍋薑絲魚眼湯,最後再炒了盤龍鬚菜,好了,菜上桌了。

 


「阿驥真是的,你進來了我都不知道。」學長說道。「你只記得打牌,還想得起什麼,這桌菜可是阿驥一個人
完成的喔!你可要好好敬敬今天的大廚吧!」筱慧在旁邊接著說,接著還對阿驥拋了個媚眼。

 


「不敢,不敢。學長,我敬你!」學弟嘛!杯子當然就先拿了起來,順便對著其他陪學長打牌的人點了點頭,
問道:「大嫂,這幾位是……?」

 


筱慧趕緊摟過一位可人兒說道:「上次不是跟你說過要介紹女朋友給你嗎?今天我把她請過來了,這位是我們
單位裡的上士班長,她叫黃雲鳳.阿驥,你可要好好的對待他喔!」

 


阿驥只有訕訕的抓起杯子,先敬了雲鳳一杯說道:「黃小姐,你好,初次見面,很高興能認識你,我是阿驥,
我敬你。」
雲鳳臉都紅了,低下頭,低低的說了聲:「你好。」

 


接著筱慧介紹了其他兩個人,一位是她們單位裡的政戰官上尉蕭湘如,人也是長得蠻清秀的,瘦瘦高高的身材,
但卻有著傲人的雙峰。另外一位則是和學長同一單位的教官,期別比較高了,難怪阿驥不認識,阿驥趕緊舉起酒杯
敬這二位貴客長官。一餐飯就在大家愉快的談笑聲中快樂的進行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