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自找的
自找的
 
周六,一个晴朗的早晨,慵懒的阳光透过窗帘洒在了脸上,“磊,起床了”,妻子的呼唤让我的意识从从梦海中醒来,我慢慢起床伸了一个懒腰,看了看窗外的天空,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啊,虽然有空调的凉风,暑期的太阳还是让人感到一丝烦躁。
洗漱完毕,走到客厅,妻子不在,早餐却已经备好,清粥小菜,鸡蛋馒头,让人食欲大增,这可是我们夫妇两个都喜爱的早餐。“终于出来了啊,大懒虫”,妻子的语气带着淡淡的无奈,从厨房走了出来。霎时,我眼睛一亮,眼前的丽人上身身着黑色的职业装,黑色的女士西装衬托出了那出尘动人的气质,雪白的的脸上不施粉黛却比任何一个明星都靓丽无暇,美艳不可方物,傲立的双峰在职业西装的衬托下却又使西装显出了一丝紧身衣的味道,而下身则是一条职业短裙紧紧包住了那浑圆的大腿以及诱人的臀部,黑色的丝袜从裙底探出,探进那修长的长腿下的黑色高跟鞋中,带来了一丝别样的诱惑。眼前的美人仿佛从画中走来,带着天使与恶魔的双重诱惑,让人欲罢不能,想将她狠狠吃掉,让我不禁呆住了。
“看够了吗?”,妻子已经坐下开始用勺子吃粥,一边淡淡地看了我一眼。我不禁回神:“看够了,真漂亮!”虽然已经结婚五年,但妻子却总能给我惊艳之感,让人感觉她是跌落凡间的仙子。“看够了就吃饭,凉了就不好了”,妻子的语气没有多大的起伏,但我仍能感觉到她的开心。不过,回过神来的我却感到了不解:“今天怎么穿成这样,公司有事?”平时周末吃了饭一般我都会去书房看书,而妻子则会上网、做家务或者处理文件。“嗯,从这周开始,公司有个紧急项目,连续三个月周六早上加班。”闻言,我不禁郁闷了:“你们公司这还真是……”“好了好了,毕竟是临时项目,公司也没有办法,我吃好了,先走了,中午就回来,一起在外面吃中饭好吧。”妻子不襟摇了摇头,自己这个老公什么都好,就是对工作不够上心,老是觉得只要有钱就够了,没什么责任心。“韵,注意开车慢点!”我害怕妻子赶时间开快车。“知道了!”
……
妻子走后,我收拾好碗筷,坐在书房,不襟愣住了,很少周末一个人在家,竟然有点不习惯,不知道干嘛。于是,随手打开了电脑,胡乱上着网。最后,无聊中干脆点开了一个老版的【神雕O侣】,从第一集开始慢慢看。可是我却越看越无聊,正无聊想关掉,却看到了尹O平“大战”小O女那一节,我忽然僵在那里,眼睛直直的盯着屏幕,明明开着空调我却感觉到了一点炎热,并且感觉到身体有一点颤栗,而血脉喷涌的感觉一直回荡在身体里,更让我慌张的是下体竟然已经挺立起来。对,就在看到小O女被隔着帕子被尹O平狂吻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久违的兴奋,就仿佛小时候那第一次看A片,仿佛和韵第一次行房。呆了一下,电视中的情节已经过去,我慌忙关上了网页,但心脏的剧烈跳动和滚烫的脸部却提醒着我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
“磊,磊,怎么了?”韵的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哦,哦,没什么,只是想一些工作上的事。”我有点慌忙地回应。“真是稀奇,磊也有关心工作的时候。”韵淡淡一笑,酌了口咖啡,对我的应付一笑而过。这是一家咖啡餐厅,环境不错,我们两夫妻常来,对这里的口味清淡的饭菜情有独钟,但是,今天我却觉得往日里喜欢的饭菜寡淡无味,而原因,却是刚才所看的电视剧。
晚上,看了新闻的我们依偎着聊了会儿天,妻子突然说:“今天早点睡吧!”于是我明白了什么,拥着妻子进了房间,关上了窗帘和房门……
我把妻子轻轻放下,脱下她的衣服,当她熟悉的娇躯展现在我的面前,我便扑了上去,轻轻含住了左峰,把右峰轻轻地揉捏。“轻点”,妻子双颊有淡淡的红晕,我不由得笑了笑,这样的场面反而没有白天看到妻子的工作装那么震撼,毕竟我已经把妻子这样的美态无数次深深地印入了脑海,哪怕再诱人也已经审美疲劳了,甚至还不如今天早上看的片子震撼,等等,上午的片子……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尹O平对小O女所做的事,然后,小O女的身影与眼前的韵相互重合……
我看到,韵在一个宽阔的原野上,有风吹来,迷迷糊糊地看不清,于是我往她那里跑去,却怎么都靠近不了,她似乎被谁压在了地上,然后上面的人一上一下的起伏着,两人的声音传过来已经听不清,隐隐约约只听到韵的声音似娇喘似哭泣,忽远忽近,然后上面的人忽然使劲往下压住了她,然后韵就……“啊!!!”我一个激灵,被韵的声音拉回了现实,看着身下娇喘的韵,我却像跑了马拉松一样,久久不能平静。
我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目光有点游离。“怎么了?”韵的声音从怀里传来,我低头看了看闭着眼睛的韵,“没事”韵从我怀里坐起,目光平静地看着我:“磊,我们是夫妻,本来就是一体,不论发生了什么,我都会支持你,尊重你。”我苦笑:“是我自身的烦恼,不想牵连到你。”韵却握住了我的手,轻轻对我说:“我爱你,那你的烦恼也就是我的烦恼,只要你有事,作为妻子的我责无旁贷,只要老公你想,我便做。”平时我们只叫彼此的名,只有每当情动深处,韵才会叫我老公,而我也如此。我很感动,把韵拥在怀里,深情地说:“老婆,我也爱你,有烦恼的话,我一定会让你帮忙解决的。”不过,内心的我却在苦笑,我想你便做吗……
(二)
……
自从我那天晚上与韵交过心后,我便松了一口气,可是内心的欲望却让我渐渐控制不住,开始在网上找一些淫妻文来排遣欲望,最开始只是带入文中的男主角,后来渐渐变本加厉,无意识地把韵也带入了女主角,而这也让我内心的欲望越来越不受控制,每次射过留下的却是更多的空虚和进一步的欲望。而我也终于在多次的挣扎之后放弃了抵抗,让自己一步步走入了深渊……
……
首先,这种事要有一个周密的计划,不能让事态失控便要有一个可以控制的男人,而这个人我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王虎,又称王三胖,45岁,一个曾经公司做黑生意倒闭,因负债累累而入狱,最后在我的帮助下出狱并复仇的中年胖子,因为不怎么光彩,我也没公开过我和他的关系,而他也改邪归正,做些正经生意,私下里也对我以兄弟相称,多年了和我也有了不错的关系。在收到我的联系后,他表示不解,平时咱俩也不会在这个时间联系,而等他听完了我的计划,却震惊地快说不出了话。“阿磊啊,这样不好吧,对你们夫妻的生活肯定会有影响,而且对弟妹也不好啊,我变成什么样无所谓,当年你帮我干掉那些狗杂种时,我这条烂命就随你了,但是这对你的家庭真不是什么好事,听我一句劝,算了吧。”“我,我也很挣扎啊,但是这几天我,我感觉自己快被折磨疯了,如果这样下去我都不知道自己会干出什么,还不如让虎哥你帮我,这样至少还能把事情控制在可控范围内。”“好吧,我帮你。”
在一家餐馆里,当一身壮膘的王虎接过韵的照片后也被震撼的久久地静不下来,我也准确地把握住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欲望,心中的欲望一下就升腾了起来了。“阿磊,我在行动的时候要做到什么程度呢?”王虎忽然望着我。我一思索,便明白了他的意思,犹豫了许久,一咬牙:“虎哥你就照自己希望的来,越投入越好。”“可是,我一投入就会过了,怕你接受不了啊。”我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曾经是阅女无数的王老板,各种玩法恐怕是少不了,就是怕韵被搞到受不了。我说:“只要在韵的承受范围之内,随便你弄!”他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就我所知,弟妹这种性格,只要放法得当,那承受范围,可是相当大的。”闻言,我却觉得小腹一片更加火热了。
……
我在网上订购了眼罩,绑索,变声器,针孔摄像机和一部拍片专用的高清摄像机,并把计划针对韵的性格再详细地检查了一遍,确定无误之后便开始了自己的计划。
……
“韵,今天我来接你,我们去度假村度假吧。”某个周五,我对妻子说道。“可是我换洗的衣服还没……”“我有事想跟你说。”听到我严肃的语气,韵想起了这段时间我的不寻常反应,便迅速答应了。我接到了韵,让她把她的车放在公司里并带她去往了周围一个比较偏僻的山区度假村,这里虽然偏僻了一点,但是风景却意外不错,而且度假村的环境和设施格外的好,我也是费尽千辛万苦才找到这个地方。而那里,我们会遇上一个“意外”的朋友。
我和韵到了度假村安顿了下来,“磊,这里真不错啊,难得你会找到这么个好地方。”妻子呼吸着新鲜空气,一天的疲劳也消解了不少。“是啊,我也是偶然才发现的,不说了,先去吃饭吧。”我有点心虚,但更多的却是一种莫名狂乱的兴奋。到了饭厅,我便带着韵走向预定的雅间,而这时,一个“久违”的身影却“闯入”我的眼帘。“咦,你,难道是虎哥?”“你是?你,难道是阿磊!”“是啊,虎哥好久不见了。”我上前给了王虎一个大大的拥抱。“磊,这位是……?”“哦,韵,这位是王虎,虎哥,曾经对我们家有大恩的,虎哥,来,介绍一下,这是我媳妇儿,柳韵。”“哦,原来是弟妹,我叫王虎,你也叫我虎……”话没说完,王虎便愣在了那里。眼前的美人是多么靓丽啊,凹凸有致的身材,绝美的瓜子脸,滑嫩的肌肤仿佛能掐出水来,上身的职业装凸显了她的知性美,挺拔的双峰虽然显眼却绝不会过大,职业短裙包裹住了那修长的黑丝腿以及绝美的翘臀,形成了一个充满诱惑的弧度,那黑丝腿以下的三寸金莲更是惹人遐想……
“虎哥,虎哥。”“哦,哦,真是失礼了,第一次见到弟妹这么漂亮的人,我真是失态了。弟妹,真的对不起。”纵然看过了照片,虎哥却依旧被韵的美给震撼到了,还好我早有准备,不然就不好做了。果然,韵见到虎哥的眼神就沉下脸色,不过虎哥这么诚挚的道歉过后,涵养很好的韵反而对“虎哥”高看了一眼,她对自己的魅力也有自觉,而虎哥这样为“小事”道歉的不多,也说明了眼前这个卖相不好的胖子涵养很好。而韵的好感也顺理成章的让王虎进入了我们的雅间进餐,让我的计划得以施行。有了虎哥,那么我们便有了喝酒的理由,我们三人酒量都不错,也没喝多少,待的韵脸上有了一点微微的红晕,我便示意王虎,差不多饭局结束,开始计划。
于是虎哥先假装喝多了去雅间厕所蹲坑,我却对韵开始了倾诉……
“韵,你知道我要说一些事,乘着酒劲,我就大着胆子说了。”我一脸严肃。而韵也直起身认真听我说……
我把性欲变化的事告诉了韵,却没有告诉她实情,只是说感觉传统的做爱没有意思,渐渐丧失了激情,想试一些新花样,说想试试捆绑强奸play,而变声器,摄像机,眼罩和绑索准备好了也诚实地告诉了她。第一次就玩这么过本来就很有可能失败,不过我也决定了,一旦韵拒绝了,那我就永远也不做类似的事了,大不了饥渴了就看小说撸管。韵深深地看了我很久,看到了我的害怕、不忍、挣扎、后悔和兴奋,想起了这几个月来我的难过与苦恼,终究在我复杂的心情中点了点头……
“弟妹,我出来了,你不是要去洗手间吗,快去吧。”在沉默之际,王虎的声音传了过来。韵则像逃难一样进了卫生间,不用说,这也是我和虎哥有意无意间让韵喝了大量水,却不让韵有机会去厕所的。而韵出来时正好看到我们喝最后一杯的场景……
……
(三)
“这么巧,我们都在一个四合院啊”
“不算巧,毕竟这里偏僻,而这里又是最贵的房间,这个独立的四合院三户只住了两户,不如说在这度假村相逢才是有缘。”
我如此对虎哥“解释”
到,而一边的韵则配合的点了点头。
“那就明天见吧。”
“好的虎哥明天见。”
我和虎哥交流了一个眼神,各自回房了。
夜已深,我和韵坐在沙发上,彼此有点不安,韵想去洗个澡,可是我却说,希望今天她就以这样纯净的姿态过夜,最后在我询问的眼神下,韵平静地说,“磊,你来吧。”
我彷佛得到了圣旨,把工具拿出来,看到韵彷佛认命一样闭上了眼睛,把她牵引到了席梦思凋花床上,周围的木栏凋花玲珑有致,彷若花园,而我只开了一盏床头灯,昏黄的灯光反而为花园增添了一丝旖旎的气氛……我架好摄像机,韵却别过了头“能不能不用那个”
“这是记录我们爱的历程,怎么能不用,老婆你最好了,反正只有我们看,你说是吧。”
韵难得白了我一眼,同意了。
做完了准备工作,我便开始了最后的工作:绑美人。
我将韵放倒在床上,双手交叉绑在床头的木栏上,双腿平放在床上,“等等,衣服……”
“没事,衣服不用脱,反正可以把扣子打开。”
我对韵说道,“下面能脱就行了”
“变态”,韵又白了我一眼。
我嘿嘿笑了笑,走到床头,“今天,我要再给你一次婚礼”,我与韵深情对视了一眼后,把眼罩给韵戴上了……做完准备工作后,我却“不小心”
镜头前面打了一个趔踞,然后摇了摇头,对韵说,“韵,我去喝点水,你等下”
“你快点啊,我有点不自在。”
“好的,我马上回来。”……“磊,是你吗?”
“韵,是我。我已经戴上变声器了,这样是不是就有感觉了?”
“这……我不知道。”
“我”
的声音从房间门口的远处传来,由远及近,最后终于到了床边。
对,这就是戴上了变声器的虎哥,而我,则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怀着激动和罪恶的心情准备看接下来的“洞房花烛夜”……虎哥一进入卧室就呆住了,那昏黄的灯光下,有着一位被谪落凡间的天使:她的皮肤闪着玉石版的光泽,那职业女上装已经解开了一道纽扣,从领口看去便有一个幽深的峰谷,诉说着未知的诱惑,那高耸的双峰躺下后便更加显得挺拔峭立,纤细的腰肢彷佛一合掌便能握住,那腰部以下的滑嫩大腿即便被黑丝包裹也彷佛吹弹可破,那短裙里的幽谷更有一种无言的诱惑,而黑色的丝袜与洁白的席梦思床单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最后,那裹在黑丝里的纤纤玉趾,更彷佛能够勾人魂魄……
“磊,是你吗?”
仙子的声音把虎哥勾回了人间,“韵,是我。我已经戴上变声器了,这样是不是就有感觉了?”
虎哥模彷者我的语气,跟韵搭着话。
“能不能把眼罩取下来一下,我有点不安……”
“韵,我说了要再给你一个婚礼,你就依我好吗?”
“嗯。”
听到“我”
说了与刚才同样的话,韵不疑有他,便不再坚持。
王虎深吸一口气:“韵,我要来了。”
“嗯。”
于是王虎便坐在了床上……我让虎哥全程自由发挥,本以为虎哥会马上进入正题,却没想到他坐在了床边,第一件事却是伸出了手,抚摸韵的脸庞。
对,他不急不缓的体验着我妻子光滑柔嫩的脸庞,彷佛是一个深情的丈夫在抚摸心爱的妻子,而我的韵,我的妻子,却在享受着他的抚摸,并且真正地安下了心。
而我,此时却是失落和快感交替,一个简单的抚摸,竟然就让我有了这么大的反应!我这边五谷杂陈,可是虎哥却没有停下,他将另一只腿也移上了床,然后整个人跪趴到了韵的正上方,然后脸对着韵的脸,看到这里,我马上明白了他要做什么,心马上揪了起来。
果然,虎哥抬头看了我一眼,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然后缓缓伏下了头,只到停在了离韵一公分的地方,双方甚至可以呼吸彼此的空气,不,他们正在呼吸彼此的热气!!韵被男人的挑逗弄红了双颊,正想说话,却被找到了机会的王虎开口含住了樱唇……看到虎哥的大嘴与韵的红唇再无间隙,那只属于我的甜美被人肆意享受,我的心彷佛被狠狠的抽了一下,而下体却变得更加坚硬如铁。
而虎哥吃下了那梦寐以求的樱唇后,却没有继续,反而将大嘴移开,在韵的耳边耳语了几句,韵摇了摇头,虎哥却说:“拜托了,老婆。”
听到这里,我激动的颤栗不止,那是曾经只属于我一个人的称谓,现在却被这个丑陋的中年男人得到了,而妻子拗不过,竟然答应了他什么……在我惊诧的眼神中,妻子的小嘴慢慢吐出了一条粉嫩的小舌头,就彷佛在寻求什么,晾在空气中,显了出一丝淫靡,虎哥见身下的仙子终于答应,自然不会让佳人多等,将自己的粗大舌头伸了出来,与那害羞的小舌相接,就彷佛是一对私会的小情人,他将舌尖与舌尖相触,然后绕着那丁香小舌画了个圈,彷佛在为自己的领地做标示,然后张口在我惊恐的眼神中把整个小舌含入了口中,然后与仙子双唇相接,只见那毫无缝隙的双唇不停蠕动,彷佛有两条小蛇在里面纠缠翻涌,而两人的喉咙也在不停翻滚,似在吞咽着什么……
(四)
良久,唇分,两人喘着气,而一缕神秘的银丝却依旧挂在两人唇间,彷佛诉说着刚才主人们的激情。
韵正想开口,虎哥却堵住了她的嘴:“我为了这天秘密照着练习网上练习的技术还不错吧,后面还有更好的哦!”
韵不襟猝了一口:“流氓!”
看来眼罩遮住了眼睛的同时,也遮住了韵的一丝羞耻心……调戏过美人的双唇,男人罪恶的脸向下移动,在轻轻吻了女神的脖颈后,虎哥把脸埋在了她的双峰间,深深地吸了一口:“好香”
而女神只好不堪地别过了脸,不在理会这登徒子今天的污言秽语。
虎哥缓缓地解开女神的上衣,那一个一个扣子,伴随着我一次又一次的心跳,直到最后一个,我的呼吸也随之停止,展现在虎哥面前的是一对可爱挺拔的蜜桃,鲜嫩可口的水蜜桃被包裹在黑色保守的乳罩中,反而增添了一丝庄严与神秘。
男人迫不及待地扑了上去,隔着乳罩轻舔着左边的蜜桃,感受着那一点挺立的变化,右手则握住了右峰的上端,或捻或揉,将右峰变成不同的形状,让它展示自己最动人的风采……过了一会儿,他抬起了头,轻轻说道:“立起来了哦。”
而床上的玉人却不肯承认:“没有,流氓!”
而虎哥则胜券在握的一笑,将乳罩轻轻往上一推,那挺立的樱桃便欢快的跳动出来,诚实地诉说着主人的愉悦。
而一旁的我却酸酸的,由于我没经历过多少女人,和妻子性爱的方式也比较单一,每次更是妻子有一点水便进入,虽然我们都能到达高潮,但妻子每次都是性爱中途乳头才立起来,根本不像面前这样如此之快。
妻子彷佛也感受到了征服者的心情,只是紧紧咬着嘴唇不肯屈服。
而虎哥却不肯放过眼下的猎物,他继续对如玉般的蜜桃发起进攻,嘴上或舔或含,或弹或轻咬,手上更是轻拢慢捻抹复挑,待得两个蜜桃都占满了侵略者的唾液,仙子终于仍不住鼻腔的喘气,轻轻地“哼”
了出来,虽然马上又忍住了,但侵略者却已经心满意足,开始进攻下一个堡垒。
也许自己不知道,但我知道妻子已经在无意识地配合“侵略者”
的角色扮演了,而她也在扮演的过程中会慢慢忽略虎哥与我的不同,而这一切,都是我设计的,虽然我只说了“要挑起她的好胜心”,却没有想到虎哥会以这样的方式完美地达到,不,应该是超出了我的要求。
本以为虎哥接下来会脱掉韵的裙子,可出乎我们的预料,虎哥下一个竟然攻向了韵的玉足……虎哥跪在了韵的小脚面前,轻轻捧起了美人的黑丝玉足,然后像捧圣物一般捧到了自己面前,韵彷佛预感到了什么,开始轻轻挣扎:“不要……”
可是她的双手正绑在床头,轻微的挣扎并不能阻挡男人的恶行,反而激起了男人的欲望。
他将女神的玉足捧在面前,然后将脸贴了上去……我从来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玩法,当虎哥贴上妻子的玉足,我不由得生出了一丝嫉妒的念头,因为那是我还没有探索涉足过的处女地,那是我还没有体验过的妻子的神秘区域!
而最抗拒的却是妻子:“不要,那里脏。”
同时开始剧烈挣扎,因为她本能地产生了一丝抗拒。
而虎哥却等着这一刻,压住了韵的脚:“韵,我想要给你一个特别的婚礼,我想要让你知道,我是最爱你的人,你身上的每一处都属于我,你没有什么地方是脏的,就连你的脚,都是如此完美,它不但不臭,反而充满了芬芳,过去的我从未发现这块美丽的地域,就让今天的我来补偿吧!”
其实从妻子的反应就可以看出从没被玩过玉足,而失了方寸的妻子却从没意识到这一点,反而凭借这段话下意识地更加确定面前的是自己的丈夫,而想到丈夫的“表白”,感动的妻子只好别过头去,故作平静道:“那你轻点,脏。”
得到许可的虎哥自然大喜,立刻将手中的三寸金莲捧起,将舌头伸出,开始在韵的脚掌舔舐,伴随着轻微“哧熘”
的声音,在花园的中央响起……在脚掌处停留了一会儿,虎哥便将矛头转向了纤纤玉趾,隔着丝袜,他强行将韵的一只拇趾吞进了嘴里,连丝袜都绷变了形,韵的这丝袜是进口高档货,竟然这样都没有绷断,然后他开始品尝趾间的缝隙,彷佛那里是他的天堂,而这还不完,他竟然将另一只玉足引向了自己的胯下,那巨大的挺起已经把沙滩裤撑的变了形,他把韵的脚放在上面时,韵彷佛感觉到了那是什么,迅速收回了小腿,可虎哥不放弃地又把它“请回来”,如此反复多次,似是感觉到了男人的决心,仙子终于轻叹一口气,不再收回小脚,转而为裤裆里的巨物隔着裤子轻轻摩擦起来。
看到这里,我的眼角划过泪水,终于忍不住了,虽然下体依旧是在裤子里,但我却明白里面已经湿了一片……在品尝了仙子的两个玉足,享受了仙子的的主动服务后,虎哥终于心满意足,开始进攻她最重要的禁区。
他温柔的从脚背舔到小腿,又从小腿滑到了大腿,本以为他又要玩什么花样,可他这次却似乎不准备搞什么,直接让韵配合,退掉了韵的短裙,而当韵的短裙褪下,我才明白,他根本不需要搞什么了,因为韵的短裙下面已经湿了,不是普通的湿,而是下面一滩巨大的湿痕……我震惊了,印象中从没见过女人流出过这么多的水,何况那还是我最心爱的韵,那个总是娴静平澹的韵……
双颊微红的韵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在之前的过程中流出了多少水,不仅有这家席梦思床垫特制吸水效果外,应该还与她的蜜汁是在持续不断的过程中一点点产生的,所以她还以为自己的蜜汁不是很多,,而床前的摄像机却清楚地记下了这一切……记下这一点的,还有接近失神,并且下体已经再次火热起来的我。
虎哥用意味深长的微笑看了韵一眼,便开始了最后的前戏……
(五)
在一个如花园般的房间里,一台摄影机正对着床铺中央,昏黄的灯光照耀下,一个美丽纤细的身体被双手交叉绑在了床头,那是一个仙子,玉体横陈的仙子被蒙住了眼睛,带着一丝邪恶的诱惑,仿佛在诱人堕落,而顺着仙子的身体望下去,并没有看到一双笔直的美腿,反而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阴影,仿佛一头巨兽,正埋头在仙子双腿根部,探寻着绝世的珍宝。而仙子的双腿,正无奈地打开,形成了一个大大的“M”,仿佛在对冒险的勇士发出邀请……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在看到韵的那滩蜜汁后我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然后迷迷糊糊地看到虎哥和韵说了什么,韵激烈地摇头,不论男人怎么说都是摇头,然后男人开始玩弄她的脚掌,与之前不一样,是一种挑逗挠痒似得玩弄,我看到了韵激烈地挣扎,然后,再然后,在朦朦胧胧中,韵似乎张开了双腿,然后……
当我回过神来,麻木地发现我的妻子似乎在以我不能理解的方式犒赏着身下的男人:她主动张开了双腿,那黑丝包裹住的浑圆玉腿呈“M”型散开,似乎在欢迎男人的探访,不,应该是把玩,而男人的头深埋在腿根间,隐约可以看到紫色的内裤已经被拨到了一旁,男人的嘴与那幽秘的山谷中间只有一层薄薄的丝袜,不,应该说什么也没有隔,那透明的黑丝什么也阻挡不了,反而为男人的舔舐增加了无穷的乐趣,对,就是舔舐,那胯间传来的“哧溜”声是如此巨大,仿佛是老牛在饮水,又似巨猿饮液,很难想像那深谷中藏纳着如此多的溪水,而野兽则在疯狂地吸吮溪流中的蜜汁,似要将溪中之水一饮而尽方才罢休……
我眼睁睁地看着虎哥对着韵的溪谷又舔又吸,他爱抚着玉人的溪谷,熟练并有节奏地拨弄着阴核,如在弹奏肖邦的夜曲,手指隔着黑丝刺入,在里面深入浅出,偶尔得到仙子的一声赞扬,便会更加卖力地辛勤耕耘,以换得仙子的下一次褒奖……当又一次“哼”声过后,仙子的身躯迎来了一次激烈地颤栗,而身下的男人敏锐地发觉了这一点,坏心眼地停止了动作,仙子若有所失,双腿开始不规则地摆动,似在寻找着什么……
到这里,虎哥对我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什么,身体开始了前所未有的颤栗,仿佛冬天寒风中的鸟儿,瑟瑟发抖。
虎哥摸了摸韵的脸颊,韵也仿佛知道了什么,脸上开始出现了丝丝红晕……
虎哥退下了裤子,把边上的我下了一跳,那是多么大的一条阳具啊,我的算是正常水准,而虎哥却有十七八公分,黝黑无比,宛如一条丑陋的巨龙,这么大的一条插进去,韵不是直接就怀疑了吗,没想到居然在这里出了差错,不过我失望的同时也呼了一口气,仿佛轻松了许多,这样计划就不用继续下去了。
可是当我向虎哥打手势示意时,他却指了指床上正努力保存平静的妻子,看到了韵两腮的丝红,我明白了什么,处于高潮边缘的韵正需要一根火热的东西来让她走到巅峰,现在处于高潮边缘却努力保持平静,反而搞的意识混乱的她根本没有多余的机会来感受和怀疑阳物的大小,而当阳物一进去,或许马上就会走向巅峰的她只有感受到巅峰的愉悦后才有机会感受,而巅峰过后已经习惯了这大小的她更不会有丝毫的怀疑,虎哥,好深的算计,他已经算准了这一点,才开始无所顾忌地让眼前的仙子走到高潮边缘,并乘这个机会解决最大的难题……
我的心又一次沸腾了,早已准备万全的虎哥仿佛胜利的将军,亮出了自己最强大的武器。他轻轻分开韵刚才复又并拢的双腿,而这次,韵却没有任何反抗,反而无意识地主动将双腿分开,方便男人的进入……
虎哥满意地笑了笑,在我狰狞的目光下,用阳物前端轻轻沾了沾丝袜上的蜜汁,将阳物往那幽深的溪谷探去……
如有违规,还望D斑斑轻罚,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