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欲望和性奋
欲望和性奋
 
悲恸的叫声与无意义的拒绝,在霉味弥漫的室内回荡。
这里是仓库的一角。或许是近年来经济不景气之故,空旷的仓库已闲置多时。
一盏灯泡照耀着这个门窗紧闭的场所。
昏暗的光线下,女人的衣服被三个男人撕得支离破碎,雪白的肌肤一览无遗。
原本洁白无瑕的美丽肌肤,这会儿不仅被地面蓄积的尘垢污染,甚至还因为男人们的粗暴对待而到处红肿、疼痛。
而且,原本好强又能轻易博得周遭男性好感的清秀脸蛋,如今也布满了泪水,表情则因恐惧而扭曲。
女人的这副模样非但没有引起同情,反而更激发了男人们轮奸、强暴方面的欲望和与奋。
“求求你们、住手……别再做下去了……救命……!”
女人已经声嘶力竭,只能断断续续地发出细微的声音。听到女人有气无力的哀求后,男人们也有了回应。
“嘻、嘻、嘻,别再做什么?不过才扒光衣服、揉一下胸部而己,压轴好戏还在后头呢!”
“没错没错,正式演出现在才要开始,你以为我们把你绑来这里干什么?小姐,你的头脑不太好喔!”
“何况,你口口声声喊救命,这又不是连续剧,哪里会有什么正义之士……啊,难不成你是在对那里的那个家伙说吗?”
其中一人说的没错,附近确实有一位对女人而言无疑是卫义之士,亦是护卫骑士的人物。
他,正是她的男友。
“嗯、唔……嗯——!”
身体被绳索牢牢捆住的他不断在地上滚动。
嘴巴虽被东西塞住无法出声,但眼睛和耳朵却清楚意识到几公尺外的女友即将被侵犯的事实。
不,这股意识是受男人们所迫,他们强迫他扮演一个无法伸出援手、屈辱又无力的观众角色。
“噢——,小姐,你的乳房软绵绵的,是不是经常被那家伙捏呀?我的精湛技巧比他的还舒服喔!”
“喂,你那是哪门子的精湛技巧?不过,或许在男友面前被其他男人玩弄的情景,会让她比平常更有感觉也说不是,甚至有可能还会情不自禁地大叫‘你看嘛、你看嘛’,哈、哈、哈!”
朝悲惨情侣发出的讥笑声,宛如行动的暗号一般,男人们开始剥去女人身上仅存的一件内裤。
“啊——!不、不行!住手!不要——!”
“唉,你差不多也该死心听话……嗯?这女人湿了耶!”
“喂喂,真的还假的……嘻嘻,什么嘛,这个不是小便吗?好脏喔!”
过度恐惧导致尿失禁一事被揭发后,紧接着还有更大的耻辱正等着女人。
“喏,秘密大公开。这可是完全无修正、不打马赛克的阴部喔,男友也来一睹为快吧、”
男人们按住不断挣扎的女人,卖弄似地在她的男友面前打开她的大腿。
其中一人甚至服务周到地运用手指,让鲜艳的淡红色肉层裸露出来。
“不要——、别看……求求你……!”
听到女人的叫声后,他反射性地闭上双眼,然而却无法塞住耳朵,只能任凭男人们开始粗暴爱抚私处的淫秽声和女友的哀嚎声流入自己的耳中。
“好痛、好痛……不要……啊—、手指进来了……不行……不可以——!”
“喂,别叽叽嘎嘎地吵个不停好不好?我也不喜欢把手指插进沾满尿液的阴部里呀……!”
“骗人!你这小子之前不是说过,就算有粪便也无所谓吗?”
“是啊、是啊。而且,这样反而省事多了。万一这女人要是冷感的话,小便刚好可以充当润滑液!”
男人们的挪揄中掺杂着性行为的现实。察觉到接下来即将面对的凄惨结果后,女人的表情因前所未有的恐惧而倏地僵硬。
然后……那一刻终于来临了。
其中一个男人掏出凶恶的肉棒后,身体覆在被他们彻底玩弄得全身布满唾液的女性胴体上。
“呜……!不要、不要、不要!不可以这样!”
“干嘛,你是说后门比前面的阴部好吗?难得你的阴部已经有一点湿了,我可不想扫它的兴。喂,你们好好按住她的脚!”
或许是与意志无关的自我防卫本能想保护肉体免于受伤之故,女人的私处开始分泌出少量的爱液。
当男人膨胀的肉棒剌入的那一瞬间,血滴立刻从女人的私处流出。
“哇……怎么搞的,这家伙是处女吗?这样对她男朋友很不好意思耶,竟然被我捷足先登了!”
男人的话根本嗅不出一丝‘不好意思’的味道,从他侵犯处女时兴奋得使劲抽送腰部的举动便是以证明。
眼见女友被强暴,自己却无能为力的事实,他……
“住手……求求你们住手!小百合……小百合——!”
嘴巴明明被塞住,然而他却放声呐喊。
为什么?因为,这是梦。这是一个不断反复重演着真实事件的梦……
※    ※    ※
梦中的嘶吼声让他刹那间惊醒。
“呜……又梦到那件事……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不,或许这样最好……就让它永远烙印在心中……’年轻人大约二十岁上下,中等身材,拥有稍加琢磨便可娩美杂志模特儿般的容貌。
不过,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是他的眼神。
那里看似黯淡无光,又彷佛有青色火焰若隐若现,有着无法以神经质或细腻等形容词一言蔽之的东西。
他的名字是‘铃森比吕’。
站在社会的立场而言,比吕是帝都艺术大学影像学院摄影系的学生,只是这个头街因为这一阵子的休学而变得毫无意义。
比吕现在正坐在船甲板的长凳子上,而这艘船正朝着某座孤岛前进。
“……铃森,这种情况下打瞌睡,就某方面来说颇令人安心,希望工作上你也能保持这种状态好好干!”
突然出现在比吕身边说话的男子,名叫‘黑田剑治’,三十五岁左右,全身上下从西装到里面的无袖衬衫,清一色皆为黑色系到。
“黑田先生……用不着你提醒,既然都到这里来了,事到如今,我没有临阵脱逃之意!”
比吕虽然尊称黑田为‘先生’ ,但回应他的口气却粗鲁又无礼。
这位名叫黑田的危险男子,光是隐藏在眼镜底下的双眸,所发出的冷漠视线使是以吓退一般人,而他口中的‘工作’正是比吕来此之目的。比吕有非完成那份委托‘工作’不可的理由。
“适合我这种心灰意冷的家伙……也就是你所说的那份肮脏的工作……我会完成它的!”
“哼……知道就好。看到了,就是那座岛!”
黑田指向前方,自从船只离开本土以来,始终只有水平线的行进方向,总算出现了岛屿的踪影。
比吕一面凝视远处如黑点般的岛屿,一面在心中对着那位如今已消香玉陨、今生今世他最挚爱的女性发誓。
(小百合……从现在开始,就算被人们憎恨唾弃,就算双手沾满了污秽,我也要在那座岛上脱胎换骨。这是对小百合、你的……)
比吕成功登上了这座位于太平洋上、虽然谈不上是远海孤岛,但也没有是期航班的岛屿。
(黑田说这里原本是无人岛,现在则是私人所有的岛屿,不过……这种荒凉的程度简直跟无人岛没两样嘛。)
除了比吕登陆的码头,基于安全考量而有像样的设备之外,其他地方放眼望去尽是浩瀚的森林。
由此情况来看,当然不可能有岛民到队欢迎的盛大场面,只有一位女性孤伶伶地伫立在码头边。
“……黑田先生,恭候您的大驾!”
这位女性约—一十五岁,脸上的微笑无意问流露出一股妖艳的气息,连身围裙的两肩邻边有着华丽的波形皱褶,甚至连头上的发箍都有褶边。
她那象征波霸身材的九十公分以上大胸脯,和身上的女仆装显然并不协调,比吕有一种置身于风月场所(ImageClub)之感。
“铃森,我来介绍。她是‘和泉丽华’,负责管理这座岛。丽华,他是……!”
“嗯……你就是铃森比吕吗?黑田先生,这种男人真的能够胜任那份工作?我很担心喔!”
黑田引见后,丽华随即露出批评的眼光,口中道出对比吕的不满。
注意到自己因丽华的女仆装,一时不知所措而露出毫无防备的表情后,比吕急忙绷紧神经严肃以对,心想正因为丽华是黑田的手下,来日方长,所以绝不能一开始就被吃得死死的。
“我是铃森比吕,今后要麻烦您关照了!”
“哼哼,你这个招呼还真是言不由衷。算了,不跟你计较,我们就彼此彼此吧,小弟!”
丽华一副不把他当一回事的模样,出乎比吕的预料。
这番盛气凌人的态度,在黑田命令她带比吕到岛中央位于高地的公馆时,依然未曾改变,甚至还因黑田不在,顾虑消失而有变本加厉的趋势。
“你呀!知道自己来这里干什么吗?黑田先生也真是的,为什么会找上你这种傻愣愣的……!”
“我知道‘工作’的内容。也许你比较中意那种孔武有力或像男公关般的男人,不过那份‘工作’很适合我这种人不是吗?”
比吕挑衅的言语让前头带路的丽华停下了脚步。
“或许真是如此也说不是。言下之意是,女人对于你这种男人比较没有戒心罗?哼,想不到你还满有自知之明的!”
再度开始迈步前进的丽华变得沉默寡言,目不转睛地凝视及腰的长发,一副非常在意头发分叉的表情,看来这次她是很认真地在心中评估着比吕。
比吕趁机观察四周。
越过港口附近的森林,来到广阔的草原。通往公馆的唯一一条山路虽非混凝土路面,但人工整备却相当齐全。
(这么大费周章,只为了那个‘工作’?有钱人的嗜好还真奇怪。)
正当丽华和比吕靠近第二座森林时,一个男子冷不防地从茂密的树丛中现身。
“嘻、嘻、嘻……男客人吗?好稀奇喔!”
中年男子满头白发,身上穿着脏兮兮的工作服,驼背的姿态比起年龄因素,更让人有一种锁是猎物般的恐怖感,整体印象仿佛是古代惊悚片中,用来增加恐怖气氛的配角角色。
男子的突然出现让比吕着实吓了一大跳,差点儿惊声尖叫出来,相较之下,丽华则态度冷静地驳斥。
“他不是客人,苏我。他是那件‘工作’的执行者……!”
丽华介绍到一半时,叫‘苏我’的男子目光炯炯有神地插嘴。
“哦?这个男人就是那件‘工作’的……太好了,终于又要开始了吗?可能的话,也让我好好享受享受吧,小哥!”
“让你享受?言下之意,你也要参加那个‘工作’吗?”
“嗯,这个提议也不错啦……只是我个人比较偏好小哥不小心搞过头时的善后工作!”
苏我毫不掩饰脸上的好色表情,边说边盯着比吕瞧,接着与出现时同样发出嘻、嘻、嘻……的恐怖笑声后,随即消失在森林的深处。
“那家伙叫‘苏我戒’,不住在公馆,而是住在森林里的小木屋!”
透过丽华的说明,比吕知道苏我在这座岛上是负责杂务的打杂上人。
丽华轻蔑地望着苏我消失的方向,仿佛再也受不了以苏我为话题一般。
“……丽华小姐,可以问你一件事吗?苏我先生口中的‘偏好’是什么?”
“这件事……你早晚会明白。是吧,赶快到公馆去!”
丽华明显不悦的态度让比吕无法追问到底。不过,能够看到凡事无动于衷的丽华露出这种神情,对比吕而言已值回票价。
穿越第—一座森林之后,公馆就在眼前。
宅邸尽管陈旧,但奢华的建筑还是与这个原本为无人岛的场所格格不入,而带领比吕进入屋内的任务,则由丽华转移到另一位女子身上。
“您就是比吕少爷吗?哇,比我想像的还要优秀!”
她的名字是‘竹内美树’。
年约十八、九……不,也许是因为身上与丽华相同剪裁的女仆装太过于合身、可爱之故,致使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更为年轻,也说不是有可能更为年长。
吴树一面摇动黑色长辫子尾端的蝴蝶结,一面毕恭毕敬地朝比吕低头行礼。
“我是竹内美树,请客我在这座岛照顾比吕少爷的生活起居!”
由于第一次被别人尊称为‘少爷’,比吕感到有点不知所措。
(比吕少爷啊……意思是,这个美树与丽华不同,正如服装所示,是公馆的女仆吗?这么说,他不是那个‘工作’的目标罗……)
虽然听不到比吕心中的嘀咕,不过离去之前丽华却在他耳边低语。
“这孩子对那个‘工作’毫不知情,你可别多嘴!”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她只是单纯的打工族?不,应该不纯粹。就算女仆装再合身,能有勇气穿这种奇装异服的人绝非泛泛之辈,可见这女孩的神经很大条。)
不知道比吕如此评论的美树,和颜悦色地开口说。
“比吕少爷果然很和蔼可亲,我总算放心了!”
“是吗?那是我的光荣。短期内要麻烦你关照了,美树小姐!”
“是!任何时候请直呼我美树即可,比吕少爷!”
美树精神抖擞地这么回答后,带领比吕进入公馆。一是进公馆,比吕立刻被一阵与盛夏闷热的不适感截然不同的清爽空气包围。
(全馆都是冷气空调设备吗……与其说浪费,我倒觉得是缺乏常识。难得这里远离尘嚣,至少也该让走廊保持原状,享受一下夏日的暑气嘛。)
由于情势所逼而沦为时下罕见的苦学生,因此比吕不由得发起牢骚来。
“比吕少爷,您怎么了?啊,到了,这里就是您的房间!”
美树介绍比吕的房间。
适时,比吕方才心中嘀咕的预是‘目标’,一面精力充沛地大声嚷嚷,一面出现在走廊上。
“美树——,莲蓬头又坏掉了,想想办法嘛——!”
女孩有着半长不短的头发,娇生惯养的程度从扭扯美树衣袖,申诉莲蓬头故障的模样来看,便可一目了然。不一会儿,她总算注意到比吕的存在。
“咦?新面孔耶。快点快点,美树,介绍,介绍!”
美树在女孩的催促下介绍双方认识,比吕由此得知这位名叫‘仓田枫’的女孩,是小他一届的专科学生。
“嗯嗯,比吕同学……啊,你比我年长,所以别叫‘小枫小姐’ ,叫‘小枫’就可以了!”
“是,是吗?那么,我恭敬不如从命……不过,叫我同学不太妥当吧?”
“哎呀!有什么关系,别介意,别介意嘛。好,比吕同学,你算是合格了。这座岛上的人除了美树以外,大家不知怎么搞的都好阴沉喔,伤脑筋。所以,今后请多多指教!”
拜小枫首次见面的热络语气与不拘礼节的态度所赐,比吕并没有特别扫兴。
只不过一想到往后那份即将以小枫为对象所进行的‘工作’ ,比吕便觉得没有必要对她抱持任何好咸。
※    ※    ※
公馆每日三餐规定,全体人员皆必须齐众在餐厅用餐。
这是比吕在岛上的第一个晚餐,同样的,他又再次被当场介绍给大家。
“我叫做铃森比吕,目前还是个学生,也算是摄影界的新手,希望能胜任这次的工作!”
做完真假掺半的自我介绍并草草结束晚餐后,比吕立刻赶回自己的房间。
与几个陌生人一起用餐的感觉不太好是理由之一,不过主要还是因为比吕现在渴望拥有独自安静思考的时间。
(黑田委任的那份‘工作’……我真的可以胜任吗……?)
决定来这座岛的同时,比吕原本早已有所觉悟。
可是,即使比同年龄的人更加历尽沧桑,这份‘工作’的困难度对比吕而言还是出乎意料地高,自然也让他心生疑虑。
现在的比吕迫切需要临门一脚的恶魔。
然后,那天深夜,黑田造访了比吕的房间,目的是要对‘工作’进行最后确认。
“仓田枫……包括这女人在内,还有两个人会以度假休间的监察员身分来这座岛。铃森,而你的身分则是拍摄这个企划案资料照片的摄影师。不过,这全都是障眼法!”
“黑田先生,这些我都明白,事到如今为什么还……!”
话说到此,比吕恍然大悟。黑田想要确认的并非‘工作’内容,而是他自身对那份‘工作’的心意。
“没错……那三个女人真正的工作……就是被强暴……而执行这项任务的……则是我。对吧,黑田先生?”
凌虐那些女人正是黑田委任比吕的‘工作’ 。附带条件是,比吕不仅要在肉体上强暴她们,更必须在精神上让她们坠入绝望的深渊。
“首先,要和女人们拉近距离,等她们逐渐打开心防后,趁机侵犯……先取得信任再加以背叛。只有无耻之徒才会霸王硬上弓,而从事这种卑鄙下流的行为便是你的‘工作’ !”
黑田的话咄咄逼人,似乎想看透比吕的觉悟程度。
事实上,这个‘工作’对不久之前还把摄影师当成终身行业的比吕而言,确实是相当残酷的抉择。
“女人们万念俱灰、大声哭叫的模样……就用你引以为傲的技术拍下来吧……可别忘记了,铃森!”
比吕故意用恶劣的语气来消除黑田给他的压力,以及凌虐女性的罪恶感。
“我明白,黑田先生。总而言之,你的客户就是那些想看怪癖照片的老古板吧?照片不过是宣传手法,陷入绝望后沦为追求性爱快乐的女人才是真正的商品……!”
“别做不必要的揣测,只管做好你份内的工作,也就是把心思坡在如何自由摆布女人的身体上!”
黑田发出锐利的目光驳斥,比吕低头道歉。
这种令人佩服的态度不过是为了息事宁人罢了。
“铃森,有些话我说在前头。这种事在这座岛上行之有年,次数多到谁也记不清这次来的女性是第几人。而且,除非是冷冰冰的尸体,否则没有人可以活着逃出这座岛……你要是失败的话也不例外,不成功便成仁!”
仿佛不信任比吕的忠诚度一般,黑田这么说完后便离开了房间。
“哼,老掉牙的恐吓台词,一般人根本没胆子真的付诸行动。不过,那个黑田很难说……他不但有可能会做,而且大概连眉毛都不会皱一下吧!”
黑田自眼前消失后,紧张感也一口气飞到九霄云外,比吕整个人倏地躺在床上。
“成仁?丢掉性命吗?……我做何感想?……目前大概还无法接受吧!”
比吕目不转睛望着天花板。
他注意到自己正被黑田那深不可测的黑暗心灵压制住。
为了振奋精神,比吕开始强迫自己回忆过去那段伤痛的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