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自慰
自慰
 
我们的恋情只持续了一个月,他拿走了我的初吻,也是唯一没有和我做爱的bf,梦中的他面目模糊,但我知道那是他,多年前的梦境已然模糊,只记得自己是在一阵潮水般涌来的快感中醒来的,双腿发软,心跳的很快,我知道自己可能有了高潮,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没用手达到的高潮。
我的自慰史要追溯到大约13岁的时候,一个盛夏的中午,那时的家里还没有空调,我和姐姐们都在地板上睡午觉,一个大大的电风扇在房间里摇头晃脑地转动着,妈妈在每个孩子的身上盖了一条毛巾毯。和往常一样,妈妈走后,我就睁开眼睛,在毛巾毯里隐蔽但快速地脱下自己的全部衣服,然后在毛巾毯的掩护下,开始用手抚摸自己的全身,我闭着眼睛,幻想这只手不是自己的,而是某个人的,和有些女孩幻想自己的老师,同学甚至亲人不同,在我的脑子里,他只是个男人,一个连人形都不具备的男人,但他是个男人本身就给了当时家教很严的我极大的刺激,那时我还不懂怎么用手安抚自己,但每次午觉结束,我身上,尤其双腿之间都是湿乎乎,不知道是汗还是别的什么。
不记得从何时起,我学会了自慰。印象中最频繁的时期应该是在高中,那时我的姐姐们都已经考上了大学,我终于拥有了只属于自己的房间。每天复习完功课,我就躺在床上看一会儿闲书,然后睡觉。随着高考压力越来越大,我开始有了失眠的症状,但很快我就发现了自慰可以治疗失眠。
上床前,我先准备好一本书,不是黄书,甚至连色情都算不上,但里面总会有些与性有关的情节,这就足够了,我只需要一个情绪的诱发,我丰富的想象力足以弥补余下的部分。我把被子盖的严严实实,脱下睡裤,只剩内裤,张开双腿,然后弓起来,同时把内裤向后拉的紧紧的,用屁股压住,接下来就是最享受的过程了,我用右手食指隔着内裤在yd上轻轻抚摸着,用指尖轻刮它,有时轻轻敲打它,这时我的左手拿着那本书,看着里面关于性的描写,但是慢慢地我的思绪就不仅限于写出来的东西了。有时我也会回忆电视和杂志中偶尔出现的强奸情节,那时的媒体还远远没有现在开放,电视中关于强奸的镜头往往会用一张淫秽不堪,或淫笑或狰狞的男人面目,再加上床上紧紧揪住床单的一只女性的手来表达,而杂志里的强奸就更含蓄了,用的都是“摧残”之类的词,害得我直到现在还不习惯在人前说出“强奸”
两个字,不得不说的时候,都用“强暴”或者干脆说“那个了”代替。
随着快感越来越强烈,我的手指也越动越快,高潮到的时候,我的大腿开始颤抖,yd象通电似的一阵阵的麻酥,上身也不由自主地弓起来了。时间不长,大约就是半分钟的样子吧,那阵麻酥过了以后,yd就变的特别娇嫩,手指一碰就一颤,好象不愿任何东西碰她。这时我会感到一阵突然袭来的困倦,整个身体都不愿动,连翻个身都不想,把书扔在枕头边,内裤拉平,连睡裤没穿我就能立刻睡着,而且总是睡的特别塌实。这样的失眠疗法直到现在我还是使用,但已经没有从前那么有效了。
进了大学以后,和所有女孩一样,我在自己的床前安了个床帘,每次自慰的时候,我就拉上床帘,盖上被子,美美地慰劳自己一次,那时的频率大概是一周一两次吧,比起高中时一周两三次要少多了。离开了父母的监管,我终于可以自由自在地看小说了。我开始租书看,也买一些盗版书,《三言两拍》,《十日谈》,都是可以调动我性趣的书,甚至还借过一本《女医生的日记》,这本书几乎传遍我们班三个女生宿舍。还记得当时有个室友从她bf那里借来了一套《查太莱夫人的情人》,我想自慰的时候总会爬到她的上铺去拿这本书,而十次有六七次都会落空——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虽然常常去看情色文学,但我对越来越多的情色图片还有小电影等一向不感兴趣。一方面是因为那些图片往往拍的纤毫毕现,缺乏神秘感,没有留给我任何想象的空间,另一方面是因为被挑来拍照或者拍戏的男人们,他们的男性特征总是大的让人害怕,而女性大都扮演为男人服务甚至受虐的角色,脸上总是一副有些愉悦又有些痛苦的表情,让我看着很不舒服,更别提什么性趣了。
最近偶尔看一下图片,又发现一个明显的倾向。随着电脑技术越来越发达,有些被电脑合成或修改的照片简直就是变态。有一次在一个网站看到一系列关于gj的图片,制图的人把被gj的女人的gm修改得面目全非,红通通,大的可以塞进
一只拳头,我当时看了的第一感觉就是想吐,急急关上窗口,骂了一句:真tm变态啊。那段日子我当时的男友一直在尝试说服我进行一次gj,我正在犹豫不决,看了那些图片之后,我干净利落地拒绝了他的要求。
上学这些年来,除了情色文学,我也会看一些性知识方面的文章。一次,在一个健康网站上,我无意中点击进入了一个女性生殖器官图片的链接。看着那些熟悉又陌生的图片,我的心情有些复杂,熟悉是因为图片上的那些都跟随我20几年了,日常清洗时,不用看我也能清洗的干干净净;陌生是因为,长这么大,我还从来没仔细观察过自己的下身。同时我注意到,在网上常常会有男生询问自己的小弟弟上长什么了,肿了,原因是什么。而很少看到女生询问,不仅仅因为女生害羞,我想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不少的女生甚至从来没有真正看过自己的小妹妹。
男生们观察自己很方便,脱下裤子,用手摆弄一下就可以看个全貌。而女生就不方便多了,拿我第一次观察自己的经历来说吧。我先把内裤都脱了,然后半躺在电脑椅上,拿了一面小镜子放在小妹妹前面,可是光线还是太暗,正印了一句诗词:曲径通幽处。于是我又拿了一个台灯,在60瓦灯泡发出的强光下,我戴上眼镜,开始一面观察自己,一面对照着网上的图片。我猜,第一次看到自己小妹妹的女生们一定和我有同样的感觉:怎么那么丑啊!!!平日里看惯自己还算差强人意的脸蛋和身材,而且几乎每个女生都能找出自己外表上至少一个以上的优点,却突然看到那片既不白净也不光滑,甚至每个部位比例都有些怪异的地带,一种强烈的排斥感油然而生。我一下子就把镜子扔到一边,关了台灯,莫名其妙地开始生闷气。几分钟后,我说服自己面对现实,重新拿起镜子,打开台灯,耐着性子观察她,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虽然她很丑,但至少是正常的,也是健康的。我满意地对自己点点头,这就够了,不是吗?
这次观察后,我对小妹妹的兴趣大增,后来又第一次把自己的手指伸进了yd,不知道是因为对自己手指的熟悉感,还是它太细了,和别人用手指挑逗我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根本没感觉!我甚至试图找出自己的g点,在yd壁上我摸到了一个硬硬的,硬币大小的突起,很象性知识文章里写的g点,但无论是按它还是摸它,都没有所谓的“尖锐而短暂的快感”,而这个疑惑,直到现在我还没解开。
消除了对小妹妹和yd的陌生感,我想起一些文章里看到的自慰的多种技巧。以前我的自慰都靠手指来刺激ydi,而文章里很多女人会用振荡器,黄瓜,甚至日光灯管来自慰。振荡器我是没勇气去买了,日光灯管未免太不安全了,至于黄瓜,家里倒有现成的。
我拿了根粗细适中的黄瓜,给它戴上tt,然后试图把它放进我的yd,但很明显,yd太干了,根本放不进去。于是我重新穿上内裤,用手指刺激了ydi一会儿,
感觉yd有些湿了,又试了一次,还是失败了。不仅仅是yd太干的缘故,我感觉黄瓜太硬了,虽然并不粗,但还是把我的骨头硌着生疼。后来我又试了几次,在我的努力下,黄瓜确实能放进去了,但丝毫没有快感,yd里始终也没有湿,我试着抽动了几下,只有疼和不适感,于是这次黄瓜自慰彻底宣告失败。之后我还想过茄子会不会好一点,但那次黄瓜上失败的经历让我对于ydao自慰丧失了兴趣,所以没有再尝试下去,又走回了ydi自慰的老路。